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菲傭被解僱後返鄉病逝 僱主被指歧視患癌、被索償58萬元 官裁事主一方敗訴

菲傭被解僱後返鄉病逝 僱主被指歧視患癌、被索償58萬元 官裁事主一方敗訴

分享:

申索人為事主 Guting Joan Sarmiento (終年 41 歲)的友人兼遺產執行人 Temporosa Ma. Carla Arangote,由大律師 Denise Souza 代表;答辯人為蔡昭儀(音譯),由大律師陳業禧代表,案件由法官周昭雯審理。

申索方指事主患癌後
在家中安裝閉路電視

判詞引述庭上內容指,事主於 2015 年受僱於蔡,照顧蔡兩夫婦、其一對子女及寵物狗。2017 年 3 月 5 日,事主確診子宮頸癌,獲批當日至 4 月 28 日的病假,事主於 3 月 31 日出院。

事主其後遭僱主不合理對待,包括被僱主無視、由面對面交談轉為手寫文字溝通。僱主又在家中安裝閉路電視、不容許事主使用家中洗衣機、將她用過的廚具丟棄,拒絕向事主提供足夠食物或津貼,事主需依靠在附近工作的教會朋友提供食物。

事主在 2017 年 5 月 1 日遭解僱,2018 年 8 月在菲律賓離世。申索方指,僱主違反《殘疾歧視條例》,就醫療開支、非法解僱等,索償逾 58 萬元。

答辯方否認上述指控,指事主在 2017 年初,不願面對面與僱主溝通,致雙方需發訊息溝通。僱主又因事主曾在 Facebook,發布背景為其住所的性感照,為防止她穿得性感,帶不明人士到家中,以及監視狗隻,故在客廳安裝閉路電視。

僱主認以「瘟神」形容事主
稱僅發洩情緒

法官周昭雯指,本案除了涉案事主向平機會及勞資審裁處作出的陳述外,主要依賴傳聞證據,因事主友人並非住在涉案地址,亦不是直接知道事主所遭受的對待,所以她們的供詞對本案的協助有限。

至於僱主蔡昭儀供稱,事主工作表現一般、故意不服從命令﹐「習慣性講完唔記得」,例如事主在私家車駕駛座上,放了一張髒地毯,下雨仍把衣服晾在屋外,法官指上述情況獲  WhatsApp 對話支持。

WhatsApp 對話顯示,蔡讚賞事主努力工作,又感謝對方包容其壞脾氣,她庭上解釋,若女傭做得好會讚賞她。判詞指,這是蔡唯一讚賞事主的訊息。就蔡與家人曾以「瘟神」形容事主,蔡稱她只是在家人面前發洩情緒,否認不歡迎對方。

答辯方質疑僱主拍片假裝關心
官:僱主無法預知投訴細節

判詞提到,蔡曾就事主拍性感照一事,在 WhatsApp 詢問家人意見,終決定旅遊後解僱事主,又稱「提醒你們,要警惕邪靈(evil spirit)或誘惑(temptations)留在我們家」,蔡的丈夫回覆她,「補錢計足,就當僱主提出解僱,簽足文件,以免日後法律麻煩,無需因小失大」。

蔡又提供兩條片段,顯示蔡敲門詢問事主她是否還好,以及事主在廚房洗米。申索方指,蔡故意製作影片,讓她看起來關心事主。法官對此表示不同意,指蔡無法預知事主對她的投訴細節,又指根據蔡與家人的對話,她在解僱事主一事上非常謹慎,甚至向勞工處徵詢意見,認為她拍片是保障自己。

官稱觀察到僱主生氣時
會說出冒犯性稱呼

法官指,蔡早在事主患癌前,已稱呼對方為「瘟神」,又觀察到她生氣時會說出「冒犯性稱呼(offensive names)」,例如她曾稱丈夫是「白癡」、兒子是「廢青」,「在此情況下,我不會因蔡偶爾提到事主是『瘟神』,而得出任何歧視的推論(In the circumstances, I would not draw any inference of discrimination from the occasional reference to Joan as “溫(瘟)神”)」。

總括而言,法官接納蔡的供詞,即她不滿意事主工作表現,發現其性感照,則是「最後一根稻草」,無法推斷事主被解僱與歧視有關,裁定申索方敗訴。法官另根據《區域法院條例》,指《殘疾歧視條例》相關法律程序的每一方,須各自負擔其訟費。

DCEO13/2019、DCCJ 3408/2020(Consolidated)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

HK$180 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
新書《公民司法認知》即日起公開發售!

售價:HK$180(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每套四款);每套售價:HK$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