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康橋之家」前院長涉性侵被索償案 康橋董事稱張健華曾虧空公款370萬元

「康橋之家」前院長涉性侵被索償案 康橋董事稱張健華曾虧空公款370萬元

分享:

葵涌私營殘疾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張健華,被指在其辦公室內性侵智障女院友,警方並檢獲有精液的紙巾,檢出事主及張健華的 DNA,控方最終因事主無法作供而撤控。事主由母親代理入稟區院,向張健華及兩公司索償約 134 萬元,周五( 7 日)展開第 5 日審訊。

康橋董事供稱 2012 至 2014 年間,從沒收到康橋之家的賬目,他曾多番「追數」,及召開股東會逼使張健華交出帳目,又指另案入禀狀顯示,張曾虧空公款約 370 萬港元。

張健華一度要求呈上文件證明自己與康橋之家的關係,又爭議康橋董事的身分,但遭法官拒絕。案件押後至 9 月 25 日作結案陳詞,法官直言各方的開案陳詞對他幫助不大,希望大家在結案陳詞「清楚明白你拗啲咩,唔拗啲咩」。
張健華爭議康橋董事身分 
法官指張口供從未提及

康橋董事李永耀周四供稱,他是在事發後接收「康橋之家」後重新看帳目,才得悉張從收入拿走部分錢作自己薪金,又指不同意「康橋」與張為僱傭關係。張健華周五甫開庭,要求呈遞文件,以證明自己與「康橋」的關係,並指文件可説明李有何誘因「砌生豬肉」。

張另爭議李「康橋董事」的身分,指他未經股東授權,無權代表「康橋」。法官黃若鋒指,張的說法在證人口供從未提及。張同意,但稱自己「由頭到尾開始已經有爭議」。法官追問「但你證供無講,點解我而家要容許你?」張聽後,捶打桌面稱「不公平」,又指「一定會上訴」。法官最終指張沒合理辯解遲交文件,加上證供未提及有關說法,拒絕其申請。在處理張申請期間,法官多次搖頭嘆氣。

康橋董事稱曾召股東會
逼張交出帳目

第二被告方續傳召李永耀作供,張沒有律師代表,親自盤問李。李供稱,知道「康橋」有一個支票戶口,需經其父親及張兩人組成的董事會簽署文件才能運作。李及其父親由 2012 年「智友」收購「康橋之家」,到 2014 事發當日「簽得好少支票」,簽時亦只會留意銀碼,不會留意「成盤數」。李供稱,張利用公司可使用小額資金(petty cash)運營的漏洞,繞過(bypass)了支票機制。他續指,由於未有從張健華收過「康橋」任何賬目,他在 2014 年初曾召開股東會以逼使張交出帳目。

李又指,另案入禀狀顯示,張由 2012 年 6 月至 2014 年 8 月,曾虧空「康橋」約 370 萬港元。張健華盤問時質疑李或其父親,作為「康橋」董事局成員,卻容許有人虧空「巨額」、「咩都唔理」,是否有責任?李不同意,指其父授權張全權管理「康橋」,當張未能交出帳目時,他們有「不停追數」,並指如果張是僱員,他們可以解雇張,但張不是。

盤問期間,張與李多次提及多年前的金錢和股東糾紛,及於高等法院處理的案件,法官多次介入,要求張聚焦本次訴訟有關的問題。法官最後將本案押後至 9 月 25 日作結案陳詞,並直言各方的開案陳詞對他幫助不大,希望在結案陳詞大家「清楚明白你拗啲咩,唔拗啲咩」。

原告方與「康橋之家」母公司已和解

張健華於 2014 年就同一事件,被律政司控告一項「與精神無行為能力的人非法性交」罪,指他與事主非法性交。事主在錄影會面中提到,張用陰莖插入其下體。警方另在辦公室內的垃圾桶,找到 6 張紙巾,當中的精液染有張及事主 DNA。

2016 年 5 月 17 日,事主因創傷後壓力症及智障,不適宜出庭作供,控方終撤控。法官陳廣池認為他自招嫌疑,又指「控方是在無奈的情況下,才撤銷對被告的指控,本席認為這可說是被告的『幸運』,而是受害人或社會的『不幸』」。張其後被社會工作者註冊局永久「釘牌」。

DCPI648/2018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

HK$180 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
新書《公民司法認知》即日起公開發售!

售價:HK$180(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每套四款);每套售價:HK$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