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齊惜福被追工程尾數 梁唐青儀指工程未完成「唔會承認欠款責任」

齊惜福被追工程尾數 梁唐青儀指工程未完成「唔會承認欠款責任」

分享:

梁唐青儀在西九龍法院外回應記者提問,指聆訊進行中,不便回應。(《法庭線》記者攝)

申索人指
工程進度達「百分之九十九」

申索人「意・建築」由該公司的負責人陳先生代表;被告「齊惜福」由該公司職員梁女士及律師梁唐青儀代表。案件周三(7 日)由暫委審裁官譚利祥處理。

陳指,該公司負責涉案麗閣邨地鋪單位的裝修工程,工程總合約涉及 210 萬元左右;是次 3 案則涉及總合約以外的額外工程合約,如地舖的冷氣安裝,而被告「齊惜福」沒有付上述所有工程的尾數,惟基於小額錢債審裁處的入稟金額上限,公司只入稟追討額外工程合約訂明的尾數。

陳續指,當邀請被告來觀察工程狀況時,「客戶(本案被告)唔畀我哋完工,趕我哋走」 ,他們遂報案處理,及後入稟追討,並強調工程完成度當時已達「百分之九十九」。

梁唐青儀指工程屬未完成
需另聘工程師「執手尾」

梁唐青儀則指,原打算將地舖建設為青少年綜合中心,包括咖啡店、健身室等,自己則以義工身分參與工程。審裁官關注,應訊的代表必須為公司一員,梁唐即稱,正考慮擔任公司董事。

她表示「所有嘅錢,呢 3 份合約,我哋完全係 pay up to completion」,即只餘尾數未繳,不過工程未完結,事後更需另聘工程師「執手尾」、「花嘅錢多過尾數」,故不會付尾數。

庭上揭申索人沒電工牌照
官指可能是非法追討

「齊惜福」另一代表梁女士,欲補充合約內容,惟遭梁唐青儀阻止,審裁官斥「你干預佢畀供詞,係可能妨礙司法公正」。梁唐稱梁的說法「不太準確」。梁女士則解釋,自己案發時並非職員、僅從同事了解情況。

梁唐青儀續補充,涉案地鋪需安裝電錶,故「齊惜福」要求申索人簽《完工證明書》(機電工程署表格 WR1),申索人卻不願簽署,拒絕接駁電線,導致單位沒有電力供應,其後要求「齊惜福」再就接駁電線一事付 10 萬元,當時她和職員認為不合理,故更換工程公司。

陳則指,電力工程為額外項目,故報價 10 萬元,又透露公司沒有電工牌照,通常接生意後,將工程外判給有牌照的師傅。官即指,上訴案例指出承判商必須持牌,故本案可能是非法追討。

梁唐指欲入稟區院追討損失

審裁官一度建議雙方調解,陳提出被告須付總工程的 9 成費用、即約 68 萬元,「再糾纏落去冇咩意思」;梁唐則反駁指「工程錯漏百出」,例如全場冷氣未入雪種、水喉接駁錯誤等,導致大部分需重新安裝,故「唔會承認欠款責任」,並指欲入稟區院,向申索人追討工程失誤導致的損失。

審裁官最後下令押後至 8 月 15 日進行聆訊,雙方須於聆訊前呈交補充證供及開案陳詞。

梁唐青儀再問審裁官,如入稟區院,整個案件過程需時多長?官指至少 3、4 年,「所以法庭先鼓勵你哋調解」,又指案情複雜,「一定要花好長時間㗎啦,打官司」。

她又指,自案件於審裁處提堂以來,已有兩年,每次聆訊內容「重複又重複」。審裁官嘆雙方有許多證供仍未呈交法庭,「案件案例都未睇清楚…司法程序係要花時間,呢個係冇辦法嘅事情。」

梁唐青儀於庭外回應記者提問時表示,「聆訊進行中,唔方便回應」。

齊惜福麗閣邨地舖
涉案的麗閣邨地舖,2022 年 6 月時有數名「齊惜福」職員,當時一名經理透露,該鋪將營運咖啡店。(資料圖片)

「齊惜福」被指拖欠尾款
逾 37 萬元

申索人為「意・建築」(I ARCHITECTS LIMITED);被告為齊惜福(Food For Good Limited)。

3 份申索入稟分別涉麗閣邨地鋪單位電力供應、裝修及冷氣設備工程。申索人分別於 2021 年 11 月及 2022 年 2 月,三度入稟小額錢債審裁處,向「齊惜福」追討合共逾 21 萬元款項,以及相關訟費。

據該 3 份申索書指,2021 年 1 月至 6 月與「齊惜福」協議相關工程,同年 8 月已全部完工,但對方拖欠尾數,涉及金額共逾 37 萬元,惟申索人只追討合共逾 21 萬元款項,餘額放棄。

「齊惜福」為免稅慈善團體。據網站介紹,團體發起人及贊助人為全國政協副主席、前特首梁振英的妻子梁唐青儀。

SCTC39015/2021、SCTC3792/2022、SCTC5032/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