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照顧者慘劇近 10 年至少 8 案 3 被告曾稱盼有「安樂死」 醫衞局:無計劃檢討

照顧者慘劇近 10 年至少 8 案 3 被告曾稱盼有「安樂死」 醫衞局:無計劃檢討

分享:

現年 58 歲男電工郭偉賢前年在睡房燒炭,殺死已婚近 30 年、患末期肺癌的妻子。他早前承認一項誤殺罪,還押逾 2 年後,周三(7 日)被判感化 12 個月。案情透露,被告太太臨終前曾向家人稱感到極度痛苦,希望香港有「安樂死」。(見另稿)

類似的倫常慘劇並非個別事件,過去 10 年間至少有 8 宗。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曾接觸其中 3 案的照顧者。他指 3 人都曾經向他提出「香港係咪應該要有安樂死」,認為社會是時候正視照顧者的聲音,不論支持與否,都應該就「安樂死」認真展開討論。有社工則促請政府,加快落實以照顧者為本的支援政策,「省卻照顧者周圍搵服務嘅過程」,從而減輕他們的壓力。

醫務衞生局回覆查詢指,安樂死在大部分先進國家為非法行為,亦不符合醫護人員的專業守則,政府現時並無計劃就安樂死合法化進行檢討。社署則重申,一直透過不同單位提供服務,盡早識別有需要人士及家庭,提供適切援助。
不忍妻子受苦 親吻額頭後燒炭「送她一程」

時間回到 2 年前的冬天,郭偉賢獲醫生告知,患末期肺癌的太太只剩下幾日命。他按太太意願,接她出院回家。當晚目睹太太痛苦到睡不着,就跟妻子說若她不能忍受,可以「送你最後一程」。妻子點頭後,郭為她按摩、又親吻她的額頭,之後在睡房燒炭,期間播放佛經,祈求妻子安詳離世。3 小時後,郭偉賢確認妻子斷氣,自行報警投案。

法官黃崇厚判刑時指,被告毫無疑問很愛太太,於本案中同是受害者,亦明白重病者盼有尊嚴地生活。他提到今次悲劇,「提醒我哋究竟需唔需要喺法例、條文上處理同類型極端、絕望情況下嘅人嘅意願」,留待政府考慮及跟進。

《法庭線》翻查有關照顧者殺親的資料,發現過去 10 年,至少有 8 宗同類家庭慘劇。

8 宗照顧者殺親 3 人其後自殺 5 人認誤殺 

綜合傳媒報道,其中 3 宗個案,照顧者在殺親後自殺,有人曾留下遺書及向親友透露,在照顧至親期間感到心力交瘁。

其餘 5 宗案件,全部被告均於庭上承認誤殺罪,部分更是主動自首。案情分別提到,死者生前受病魔折磨、中風癱瘓、或需長期臥床等;而幾名被告都是死者的主要照顧者,大多擔心在年老後未能再照顧至親,最後出此下策。

5 被告分別判感化及監禁 2 至 5 年

其中被判感化 2 年的李家輝,2017 在家中用菜刀劈死母親、同日跳樓企圖自殺不果。法官黃崇厚判刑時指,案件是一宗悲劇,被告就讀中學時被診斷患抑鬱症,案發時的無力感,亦使其精神狀況變差,因而殺害母親和自殘。

但法官強調,即使被告有良好意願,都無權奪去母親的性命,判刑須協助被告康復,亦要符合社會及被告的利益,終判感化令。

2018 年一名五旬婦,因懷疑照顧多年的 6 歲外孫患精神病,擔心他日後無法自己生活,於酒店房以背包帶勒死他,則被判囚 5 年。法官杜麗冰強調,即使被告患有抑鬱,刑責仍然很高。而且被告於事主入睡後才下手,非一時衝動,而是有計劃行事。

八旬翁勒斃老伴 曾寫遺書、嘆「窮人必定要行嘅路」

當中最轟動的,要數到黃國萬殺妻一案。

2017 年,80 歲的黃國萬,獨力照顧中風癱瘓的 76 歲妻子多年。他因身心疲累﹐又擔心死後無人照顧妻子,以竹製「不求人」將太太勒死;黃伯其後自首及承認誤殺罪,被判入獄兩年。

法官張慧玲判刑時指,案件是一齣悲劇,老年人照顧老年人,當中的辛酸可想而知。法官又指,被照顧者受盡病患折磨,沒尊嚴地接受他人照顧;而照顧者,則需面對照顧病人的困難,以及精神上的苦惱。

時任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黃伯還押期間曾經探望,其後又為黃伯撰寫求情信。信中透露黃伯曾打算在殺妻後,了結自己的生命,並寫下遺書,直言「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定要行嘅路」。而他最後選擇自首,是希望成為活生生的例子,讓社會關注雙老照顧的辛酸,以及控訴社會對長者的支援不足。

數名被告曾提「安樂死」 張超雄:社會是時候討論

除了黃伯,張超雄在任議員期間,亦曾接觸李家輝及郭偉賢。他形容三人「都好將個責任擺喺自己身上、都係好錫嗰個病人,但用盡晒佢哋嘅能力都幫唔到,亦都見到家人好辛苦。到最後搵唔到辦法、出路,就覺得(殺死親人)都係為佢家人嘅一種解脫。」

張超雄直言,三人都曾經問他,「香港係咪應該要有安樂死」。

其中黃伯在服刑後,曾透過張超雄指:「我覺得香港要有安樂死,咁樣社會就唔使嘥咁多資源,窮人唔使咁慘⋯⋯一個人最困難就係生不如死,我明白螻蟻尚且偷生,但病起上嚟係冇選擇。」

李家輝早前接受傳媒訪問時,則表明願意以過來人身分,與張超雄一起推動安樂死。

但張超雄指,「安樂死」牽涉宗教、倫理等複雜問題,具一定爭議,因此在香港遲遲未有機會深入探討。

張現時已卸下公職、舉家移民加拿大,未能進一步在港推動政策,但他認為,社會是時候正視照顧者的聲音,認真就安樂死展開討論。「唔好講話要接受、立法,至少討論一下安樂死呢樣嘢,有咩好處、唔好處、有啲咩可以幫人解決、或解脫到?」

「如果呢個過程唔發生,咁我哋就永遠都推動唔到。」

社福界倡設「個案經理」 減輕照顧者壓力

翻查傳媒報道,上述三個家庭,於案發前皆非社署社工跟進的個案。

一直關注病人權益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表示,社會上有很多照顧者,都因為不懂得如何尋求協助,一力承擔照顧至親的責任,最終導致壓力爆煲或情緒失控。他建議設立「個案經理」,及早識別及統一安排照顧者的支援服務,「省卻照顧者周圍搵服務嘅過程」,相信可減輕他們的壓力。

他解釋,以本港目前的社會服務分類來看,單單是經濟、情緒及照顧等支援,照顧者都「可能要走好幾撻地方、申請唔同嘅服務,其實都幾費神。」

促政府落實照顧者支援報告建議

他又提到,政府今年 6 月公布的《香港長者及殘疾人士照顧者的需要及支援顧問研究》報告,建議制定全面的照顧者政策框架,並提出 11 項策略性建議,包括提供職場及鄰舍支援、加強熱線服務及早識別高危照顧者等。彭鴻昌促政府盡快交出具體時間表,落實報告中提及的建議,進一步加強照顧者的支援。

醫衞局:沒計劃就安樂死進行諮詢

醫務衞生局回覆《法庭線》查詢,指安樂死在大部分先進國家為非法行為,不符合醫護人員的專業守則。《香港註冊醫生專業守則》亦明確指出,安樂死是「違法及不道德的做法」。局方強調,安樂死是一個非常複雜且具爭議性的議題,牽涉對醫學、社會、道德、倫理及法律等不同層面的影響,重申任何關乎生命的課題都必須慎重處理。政府現時並無計劃就安樂死合法化一事,進行檢討或諮詢。

社署發言人則重申,署方一直透過各類服務單位,提供一系列的預防、支援和補救性服務,包括外展服務、轉介服務等,以及早識別有服務需要的人士及家庭,為他們提供適切援助。

最新文章
焦點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法庭線》報道全部免費向公眾開放,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所有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