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立場》被指煽動案|控方指訪問自稱襲警者不報警 鍾沛權:保護受訪者、透過報道履行責任

《立場》被指煽動案|控方指訪問自稱襲警者不報警 鍾沛權:保護受訪者、透過報道履行責任

分享:

前《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前署任總編輯林紹桐,及《立場》所屬公司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案,周四(26 日)於區域法院踏入第 24 日審訊,鍾沛權繼續接受控方盤問。

控方引述《立場》於 2019 年 11 月中的專題報道,當中有自稱前線小隊揚言計劃伏擊落單警員,質疑《立場》為何不報警。鍾沛權指,曾討論是否需要報警,但為了保護消息來源沒這樣做,直言處理這事件是他作為新聞工作者「其中一個最難嘅決定」。

他形容「呢件事係有道德嘅兩難」,知道該被訪者的提倡,或引致他人受傷,不可以「收到預告當睇唔到」,最後決定透過報道履行責任,讓公眾充分了解該前線小隊的想法,作出討論和思考如何應對。他認為,政府或大眾都不能做「鴕鳥」,忽視社會上有人走向激進,提出接近恐怖主義的手法,作為媒體應「攞出來面對,攞出來傾」。

此外,控方問及《立場》美術配圖,例如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容貌貼於新冠病毒上,詢問鍾此舉何意。鍾指,不時會製作政治漫畫,諷刺政弊,而該圖象徵病毒從中國爆發。(見另稿

控引《立場》訪問揚言殺警前線小隊
鍾:公眾應充分知情下討論

控方代表為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辯方代表為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黃卉儀,案件由法官郭偉健審理。

控方引述《立場》於 2019 年 11 月中發布的〈暴力邊緣〉專題報道,有自稱涉及襲警案的前線「V 小隊」成員向《立場》指,曾經在警署外襲擊休班警員,並計劃在 2019 年區議會選舉前伏擊落單警員、長遠建立具規模的武裝類游擊隊持續鬥爭,不排除使用炸彈。鍾供稱,因事件有重大社會影響,故《立場》最終刊登其訪問,並以專題報道,探討當中的倫理問題及政治影響。

控方指「V 小隊」為恐怖分子,要脅公眾安全,質疑《立場》為何不報警。鍾回應指他曾與同事商討,最終決定不報警,因保護消息人士和被訪者是《立場》一貫的原則,並形容「呢件事係有道德嘅兩難」,明白被訪者的預告和提倡或會傷害他人,不能視而不見。

他指最後的抉擇,是透過報道履行責任,詳細交代「V 小隊」的思路和想法,「他嘅思路有幾咁仔細、成熟,甚至幾咁危險,你要睇晒先知。」鍾認為,不論政府或公眾都不可做「鴕鳥」,當時社會上確實有零星人士激進化,及提出接近恐怖主義的手法。他認為社會需要面對這些聲音,在充分的知情權下作出討論,及思考應如何應對。

鍾:恐怖主義可持續多年 控方聞言稱同意

鍾又指,政府需思考香港人沒有受過軍訓及當兵,為何「講到明面對終身監禁,都要行呢條路呢?」他認為政府既要考慮如何防範危害公眾安全的情況,同時應思考為何無法令社運平和,更有人走向激進,不惜代價提出近似恐怖主義的手法。他又提到,恐怖主義可持續多年,背後有深層次上的文化、政治及宗教影響,不能單單透過執法解決。

控方伍淑娟聞言稱「係呀,你話恐怖主義可以持續,因為要解決根深蒂固嘅問題,否則呢啲反政府力量可以持續好多年。我同意你呢一點。」

鍾續指,由民調和輿論可見港人對暴力的接受程度不斷上升,「唔可以做鴕鳥睇唔見」,有關問題需要整個社會共同真誠地面對,並以持續的討論尋找解決方案,作為媒體應「攞出來面對,攞出來傾」。

鍾:有人以北愛喻港提出擔憂
不能單靠嚴苛法例解決問題

鍾引述港大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在〈暴力邊緣〉專題系列的訪問,當中陳指政府缺乏正當性,並不等如社會可自動進入無政府狀態,「無一個政權係 fully legitimate」,而缺乏正當性亦有程度之分,抗爭者需回答政府是否已敗壞至應該推倒重來。

鍾認為,提出更激進手段的人,都需要思索其行為是否得到大多數人同意,是否合乎道德和政治倫理,「呢啲思考,係要攞出來傾」,認為傳媒不應停留在簡單二分的位置。

鍾又指,廣泛民情得不到滿足,被政府以不同手法壓抑,不同人以北愛爾蘭狀況比喻香港是提出警惕和擔憂,若單純透過嚴苛法例和強硬執法,難以解決政治根源的問題,認為社會各界均需真誠和直接面對反修例運動後的香港。

控質疑《立場》不回應《大公報》指控

控方另提到,《立場》曾刊出前大律師公會主席夏博義的專訪,並重提《立場》曾轉載名為〈從北愛爾蘭抗爭經驗,看香港抗爭運動的未來〉的文章,質疑兩篇文章互相呼應。

鍾否認,重申北愛文章為錯誤發布,在他發現後已下架。而夏博義是基於其身分邀約訪問,沒有預先安排指定角度作採訪。鍾指,《立場》每日處理數十篇文,若在文章間找到相同議題和觀點,便指控該些文章經過精心鋪排,「呢啲真係捕風捉影,穿鑿附會。」

控方引述《大公報》就《立場》刊出北愛文章的報道,指《大公報》曾以電郵向《立場》查詢不果,詢問鍾為何不作回應。

鍾解釋,該段時間《立場》持續被官方、半官方媒體以及建制派人士狙擊,當時認為作出任何反應或互動,都會繼續被糾纏或狙擊,並重申《立場》已將文章下架。鍾強調,《立場》不可能為每一篇報道辯護或回應指控,若牽涉事實錯誤會作出更正;若純粹為「上綱上線」的指控,則會選擇「唔嗌交」,以免爭議持續,稱「我哋嘅選擇可能係最合理選擇,就讓我哋做嘅嘢去說明我哋係乜嘢機構。」

DCCC265/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