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死因研訊|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指死者請辭後遭僱主責罵 又指作供感委屈

死因研訊|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指死者請辭後遭僱主責罵 又指作供感委屈

分享:

2017 年,46 歲菲傭疑經常工作至深夜及遭女僱主虐待,辭職後被發現在房間昏迷,送院不治,周四( 9 日)踏入第二日死因研訊。「大眾通女傭中心」老闆李偉康供稱,死者曾投訴工作辛苦,「成日唔開心」,請辭後曾遭僱主責罵。李在庭上一度激動,指「我今日上庭受嘅委屈係好大⋯當咗我係僱主,話我害死個工人」。他又指現行制度未能完全處理勞資糾紛,「由得外傭自生自滅」,希望政府設立特定部門,處理相關問題。案件周五續審,將傳召救護員及法醫。

李偉康上午作供又提到,公司沒有死者檔案、驗身報告等資料的正、副本,指「當時唔會知道工人出呢件事,冇每一個步驟都做紀錄」,遭死因裁判官何俊堯斥責本末倒置,並揚言會跟進相關事宜,「唔會隨便喺呢個法庭放過人」。(另見報道

「大眾通女傭中心」老闆李偉康供稱,死者工作一個月後,曾向他投訴工作至深夜感辛苦、被女僱主黃勝榕大聲責罵,表示「成日唔開心」。李著死者多加注意,遂致電黃反映死者情況,「(死者)有錯都好,大家協商吓,有啲嘢教吓佢先得㗎。」李表示沒有紀錄外傭投訴,稱「經常都有,如果(僱主)打佢、嚴重傷害就會報警。」

中介老闆:死者請辭後遭僱主責罵

幾星期後,黃與死者到中介公司商量解約事宜,李稱死者當時「苦口苦面」,僱主聽到死者辭職後有較大反應,「鬧返工人轉頭,話佢做得唔好,然後話『唔做就唔做囉』。」2017 年 4 月 4 日,李接獲瑪嘉烈醫院通知,指死者情況不樂觀,他抵達醫院後向黃了解事件,對方稱看到工人氣息很弱,遂召救護車。李向菲律賓駐香港總領事館、菲律賓公司報告事件,其後死者胞妹抵港,往公眾殮房認屍。

被問及有沒有客戶換外傭的紀錄,李稱「我唔係法庭啊,一句說話都要紀錄,係咪客人每句說話都要紀錄?」死因裁判官何俊堯反駁,「全部都係重要事情,唔係茶餘飯後事情!工人投訴你同我講唔重要?僱主想換工人唔重要?唔係最尾冇事,就唔駛紀錄㗎嘛?」

中介老闆:僱主當香港 agent 係垃圾

李稱不記得有否跟死者說過,黃有不良紀錄一事,並突然情緒激動稱:「我今日上庭受嘅委屈係好大,我好似已經係受害人⋯當咗我係僱主,話我害死個工人!我上嚟做證人協助法庭,有機會我答得唔好,希望你原諒,我睇到你好似好針對我!」裁判官強調,「我哋係想知道件事點發生。」

死者家屬的代表律師詢問,上述投訴內容是否常見;李同意,「我哋心態會盡量協調。」李續指,法例沒有賦予他們權力去哪個法庭、部門幫助外傭,「僱主當香港 agent 係垃圾⋯⋯所有唔滿意嘅嘢,(僱主)就鬧 agent 鬧到仆街。」李認為現行制度是「由得佢哋(外傭)自生自滅」,即使有勞工處及領事館勞工部,仍未能完全解決勞資糾紛,他希望政府設立一個特定部門,處理外傭工時過長等問題。

死者入院時血糖低

另外,醫生陳志成供稱,2016 年死者來港數日後因咳嗽求醫,陳為她檢查及照 X 光,顯示身體正常。瑪嘉烈醫院醫生黃凱鵬(譯音)供稱,死者送院時已沒呼吸及脈博,黃向死者僱主查詢得知,她前一晚感頭痛同暈眩。院方為死者「拮手指」做血糖測試,顯示她血糖低,於中午 12 時 27 分證實死亡。

死者 QUINTO, Leonita Arcillas 在 2016 年 12 月透過大眾通女傭中心,受聘於女僱主黃勝榕,並隨僱主居於美孚新邨。翌年 1 月起,死者先後向胞妹及外僱中介公司投訴,並在同年 3 月 19 日辭職,惟在 4 月 4 日被發現昏迷,送院不治,終年 46 歲。

相關報道:
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稱不知死者出事故沒紀錄 官斥本末倒置
菲傭生前投訴遭僱主虐待 胞妹:僱主曾稱「出咗糧就要用到盡」

CCDI 663/2017(SH)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