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菲傭死因研訊|法醫:沒證據指向屬人為 但解剖無法知是否營養不良

菲傭死因研訊|法醫:沒證據指向屬人為 但解剖無法知是否營養不良

分享:

46 歲菲傭 2017 年疑遭女僱主虐待,經常日做 21 小時至深夜,甚至被禁在家中廁所更換衞生巾,辭職後被發現在房間昏迷,送院不治。死因研訊周五( 10 日)踏入第 3 天。督察供稱,女僱主聲稱因「工人屋企有啲事」,所以提早完約,但當日無論僱主或中介公司,均未有提及死者曾經投訴。他又指,如完約涉及紛爭,或影響後續調查方向。

法醫則指,由於無跡象解釋死者為何突然逝世,故得出死因不明的結論,強調案中無任何證據指向死因屬人為,但承認解剖學存在局限,無法得知死者是否營養不良,或缺乏睡眠。

葵涌救護站救護員鍾健熙供稱,2017 年 4 月  4 日近中午 12 時抵達美孚新邨一單位,發現死者在房間,合眼朝天躺在上格床,雙手擱在兩側,已無呼吸脈搏。鍾隨即將死者移到地面,嘗試張開其口腔,保持氣道暢通,但死者牙骹「好緊」,估計失去呼吸脈搏至少逾 3 小時。鍾遂使用自動心臟除顫器,其後轉為施行心肺復甦法,但死者一直沒有反應。鍾從女僱主口中得悉,最後接觸死者時間,為早上 7 時 30 分左右,當時死者表示「有啲頭痛」,要求入房休息。

警:僱主稱房間無裝 CCTV

督察譚健燊憶述,當天約 12 時 53 分接報到場,女僱主稱死者前一晚約 9 時半表示身體不適,至翌日早上 7 時許「仍然好攰」,繼續在房內休息。11 時左右,女僱主見死者仍未起床,遂進房喚醒她,但「叫極都叫唔醒」,於是報警。僱主又指,房內沒有安裝閉路電視,死者亦無長期病患。

死者家屬代表律師詢問,警方有否進行搜索。譚指警方當日主要是判斷案件是否有可疑,透過初步搜索,查看現場有否打鬥痕跡,或有否可疑物件,包括遺書,沒有發現異樣。譚遂前往醫院協助驗屍,並交由雜項調查隊跟進,通知菲律賓駐港領事館。

警:僱主及中介無提死者曾投訴

譚又指,女僱主及其丈夫曾提及,雙方合約原於 2018 年結束,但因「工人屋企有啲事」,所以提早完約。在死因裁判官何俊堯詢問下,譚同意若然完約是因與僱主有爭執,或會影響後續調查方向。譚續指,當日無論僱主或中介公司,均未有提及死者曾投訴僱主,強調如有的話,「一定係記錄嘅要點」,亦會提醒同袍注意。

為死者進行解剖的法醫吳松基指,死者食道、肝臟、甲狀腺、腸道等各個器官均正常;胃部有少量未消化食物;左胸外側有一道疤痕,與早年切除囊腫的情況脗合;子宮有多粒纖纖瘤,情況「算係犀利」,通常會導致經期不適,但一般不會致命。吳將死者血液等樣本送往化驗,未有檢測出酒精,只發現低於治療劑量的撲熱息痛。

法醫認為或因功能性病變致死

吳認為,無任何情況解釋到死者為何突然逝世,最終得出死因不明的結論。不過,吳坦言解剖學存在局限,無法得知死者是否營養不良、缺乏維他命,或睡眠不足。死因裁判官追問,能否推斷出屬自然死亡,還是涉及人為因素。吳強調,「完全顯示唔到人為」,認為有較大機會是功能性病變,致身體機能有偏差致死,但「呢樣嘢係做解剖檢驗唔到嘅」。

陪審團詢問,一般進食後多久會完全消化胃部食物。吳解釋,過往曾進行多個研究,但研究所得有很大偏差,故難以判斷死者何時進食。

死者 QUINTO, Leonita Arcillas 在 2016 年 12 月透過大眾通女傭中心,受聘於女僱主黃勝榕,並隨僱主居於美孚新邨。翌年 1 月起,死者先後向胞妹及外僱中介公司投訴,並在同年 3 月 19 日辭職,惟在 4 月 4 日被發現昏迷,送院不治,終年 46 歲。

相關報道:
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指死者請辭後遭僱主責罵 又指作供感委屈
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稱不知死者出事故沒紀錄 官斥本末倒置
菲傭生前投訴遭僱主虐待 胞妹:僱主曾稱「出咗糧就要用到盡」

CCDI 663/2017(SH)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