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鄧桂思死因研訊|解剖醫生稱換肝後出現併發症、死於敗血症 向死者家屬致慰問

鄧桂思死因研訊|解剖醫生稱換肝後出現併發症、死於敗血症 向死者家屬致慰問

分享:

案件由死因裁判官周慧珠,連同 2 男 3 女陪審團審理。死因研訊主任為律政司高級檢控官劉理蘭,死者長女胡尚佑列席、無法律代表。

醫管局被列為有利害關係方,由資深大律師蔡維邦、大律師孫文灝代表;另兩名涉案主診醫生林治崑、陳小劍,均由律師 Bernard Murphy 代表。

深切治療部醫生指
因急性肝衰致腎衰、肺衰

據庭上證供顯示,鄧桂思由於肝功能持續惡化,於 2017 年4 月 5 日轉去瑪麗醫院,其後移至深切治療部。深切治療部時任駐院醫生黃世權供稱,鄧因急性肝衰竭, 轉入深切治療部,持續接受腎臟透析治療,並指根據臨床診斷,鄧因急性肝衰竭,導致腎衰竭、肺衰竭,並需要呼吸機。

鄧於 4 月 13 日接受活肝移植,惟移植後,血管出現栓塞,肝靜脈修復亦進一步變差,她於同月 20 日接受屍肝移植。另由於鄧長期插喉,於 24 日接受氣管切開術;以及需進行胸腔引流,治療反覆出現的氣胸,期間亦需使用抗生素等。

換肝後情況仍轉差
出現多重器官衰竭

黃續指,鄧之後情況仍轉差,出現多重器官衰竭。即使獲最大支援,但病情持續惡化,與其家人討論後,決定進行緩和護理,最終於 2017 年 8 月 26 日凌晨 1 時 17 分死亡。

黃在死因裁判官提問下同意,鄧當時需插喉、使用人工肺及胸腔引流管等,另因住院及長期卧床,均會增加感染風險。官再問,即鄧當時是否處於「catch 22(左右為難)」的情況,即一方面需要上述儀器,但另一方面會增加其感染風險?黃同意。

解剖醫生:希望你哋早日走出哀傷
長女:衷心多謝你

瑪麗醫院組織及細胞病理部主任陳雙煒負責為鄧解剖。陳在開始講述其報告前,向死者長女胡尚佑表示,他曾在 6 年前與家屬見面對話,「知道你哋家人好困擾」,故在此致以慰問, 並感謝家屬信任他進行解剖,「希望你了解媽媽病情多啲,希望你哋早日走出哀傷」。

瑪麗醫院組織及細胞病理部主任陳雙煒。

胡在提問結束後回應陳,「衷心多謝你,冇乜人係作為醫生,咁嘅身分地位講呢句說話,我亦都未收過任何呢啲(說話)」,胡一度哽咽,並指「呢 6 年本身真係過得唔容易,所以真係多謝你」。

陳供稱,於 2017 年 8 月 31 日為鄧解剖,其解剖結果顯示,肝臟有手術縫口,右葉下方有 4x3x3 厘米的梗塞,左葉下方有 6x4x3 厘米的壞死組織。

另在顯微鏡檢查下,其腎部發現中度「A 型免疫球蛋白腎病變」,肺部有出血情況,其中一條血管栓塞,並出現廣泛組織纖維化,在測試下亦驗出有細菌。

陳:換肝後出現併發症

陳續稱,根據臨床資料顯示,鄧懷疑服用類固醇,引起乙肝復發,需要肝臟移植,曾進行兩次移植,併發急性呼吸道窘迫症,多重器官衰竭,鄧需使用人工心肺,但她仍出現敗血症及多重耐藥性細菌感染,明顯死因為敗血症。

陳判斷,鄧因為急性肝衰竭需要換肝,併發機化性肺炎及胸腔積液,引起細菌入血,最終因敗血症死亡;另陳指鄧曾出現缺氧腦病變,稱不是直接造成的死亡原因,但導致鄧虛弱。

另陳在死因研訊主任提問下同意,鄧身上出現的傷口造口,吻合其治療。

陳:料術前以抗病毒藥「㩒低」病毒

死因研訊主任問及,甚麼情況引致肝衰竭?陳稱,因為解剖時是接觸鄧第二次移植的肝臟,指曾嘗試從第二個肝臟,推斷首次移植肝臟的端倪,因可推斷出首次移植的肝臟有否出現嚴重感染。

陳續指,在鄧的肝臟中找不到乙肝病毒,看不到有復發情況。陳解釋,一般進行肝臟移植手術前,醫生會處方抗病毒藥「㩒低」病毒。

官問,乙肝病毒是否在換肝後,都可以在新肝出現。陳稱有機會,尤其移植前曾爆發乙肝病毒。若患者在換肝前,醫生沒處方抗病毒藥物、壓抑病毒才換肝,病毒會再次出現,「所以一定要㩒低」。

官續問,會否因為鄧在換肝前,醫生有處方抗病毒藥物,故最終新肝找不到乙肝病毒。陳稱,「絕對有可能」,指可以「本身好高,㩒到好低先換肝」。

陳:不知兩涉事醫生處方哪種藥物

死者長女胡尚佑問及,瑪麗醫院處方的抗病毒藥物,是否為聯合醫院兩名涉案醫生平常處方的抗病毒藥物。

陳稱,抗病毒藥物不只一種,不知道兩名醫生常處方哪種藥物。陳又指,只知道處方類固醇時,同時會建議處方抗病毒藥物。

胡再問,處方抗病毒藥「可以咁神奇、咁勁」,解剖時都找不到病毒?陳同意,指抗病毒藥「可以好勁」、「可以壓低個病毒」,又指當時鄧接受移植約 4 個月後都沒有出現乙肝。

案件周四續,料會再傳召另兩名醫生。

CCDI-808/2017(SH)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