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電單車配送員向物流平台Zeek追薪 供稱須穿制服、報更工作 官押後宣判

電單車配送員向物流平台Zeek追薪 供稱須穿制服、報更工作 官押後宣判

分享:

網上物流平台 Zeek 的營運公司,再被入稟追討欠薪,一名電單車配送員索償逾 1.9 萬元。案件周三(6 日)於勞資審裁處開審。公司代表缺席聆訊。

暫委審裁官吳芷玲指最大的難關(the biggest hurdle)為申索人可否證明自己與公司存僱傭關係。在官詢問下,申索人指公司提供制服、送貨袋及網上培訓,他除了在平台接單外,亦會向公司職員報更工作,如告假便須出示假紙。審裁官將案押後至 9 月 28 日宣布書面判決。

申索人作供:須穿制服、
通過網上培訓測試

審裁官指,本案最大的難關(the biggest hurdle)為申索人可否證明自己與公司存僱傭關係,如果無法證明,是次申索則會失敗,故法庭於審訊時,會詳細問及他的工作性質。

申索人作供,在審裁官詢問下指曾下載由公司提供的平台軟件,再用 WhatsApp 聯絡公司職員,對方傳發一條連結,他點擊後便可以開始登記工作,包括簽署一個網上協議(agreement)。

申索人續指,公司郵寄了一件制服及印有公司標誌的送貨袋給他,而他必須穿著制服工作,不過可以自由選擇用任何類型的送貨袋。另外,公司規定他必須完成網上測試,並提供相關網上學習材料,而他最後完成及通過有關餐飲送遞的測試。

申索人:須輪更工作
公司提供基本時薪

審裁官問及申索人的工作情況。申索人指,他須輪更工作,而公司職員會通過 WhatsApp

或打電話告知他可選擇的送貨地區及更分,每更數小時不等。

申索人補充,按公司守則(guidelines),如果取消更分、請假或不報更的話,他在公司系統的評分便會下跌,公司會提供較少的更分予他選擇,他曾發現平台軟件內沒有顯示任何可選擇更分,而職員回覆指 1、2 天後,公司便會致電他安排工作。

申索人又提及,平台軟件提供每個訂單的「預估收入」,但如果他的接單率超過 85%,公司便會「包底」,確保支付每個訂單基本時薪 70 元,午夜更分的基本時薪則為 85 元,而每周工作結束後,公司會分別計算「預估收入」和「基本時薪」的總額,再支付較高的那個金額。

申索人:當值期間
不可接其他公司訂單

申索人稱,在為涉案公司工作期間,因為忙碌,而沒有為其他外賣物流平台如 foodpanda 和 Deliveroo 工作,公司亦規定當值更分(shift period)期間,他不可為其他公司工作。

審裁官將案件押後至 9 月 28 日宣布書面判決。

資方 5 月被入稟追薪敗訴
須向 6「定線司機」賠償

本案申索人為李强(AFRIDI SHAHJEHAN)。被告為「建順資訊科技(香港)有限公司」。申索書指,被告分別於 2022 年 9 月 12 日至 30 日、10 月 1 日至 31 日和 11 月 1 日至 3 日期間,沒有支付申索人工資共 19,245 元;每個訂單酬勞為時薪 70 至 85 元。

Zeek 平台涉拖欠工資,自 2023 年初被多人入稟申索。《法庭線》於今年 7 月報道,勞審處 5 月裁定該公司與 6 名申索「定線司機」屬僱傭關係,須向他們賠償合共逾 73 萬元,包括代通知金、欠薪、有薪年假、有薪假期等。

據其中一名申索人解釋,「定線司機」不用「搶單」,而是前一晚直接由公司「射件」、按件計酬,能確保穩定收入。

LBTC862/2023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