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專訪|兩少年候審兩年半改認暴動 「某程度認罪是種解脫」

專訪|兩少年候審兩年半改認暴動 「某程度認罪是種解脫」

分享:

動搖的契機

訪問當日,阿明揹著滑板赴約,向記者介紹其新興趣;Gas 背著一個大書包,匆匆從校園過來,乍看與其他同齡男生無異。兩人一見面便聊個不停,說選科也說起牆內的人。

Gas 和阿明被捕時,分別 16 歲及剛滿 18 歲。最初,Gas 表明不認罪,認為沒證據指他曾參與暴動,「掟磚、火魔都冇,當然打死都唔會認罪」。然而,2021 年終審法院頒下的「盧建民案」裁決讓他動搖。

Gas 從報道得知,「盧建民案」為「非法集結」及「暴動」的控罪元素訂下指引。判詞其中提到「被告身處現場並透過說話、標記或行為提供鼓勵,則可因參與該暴動,或協助其他干犯暴動罪的人士而被定罪。從單純身處現場,變成被歸類為提供鼓勵,並不意味需要大量活動」。

「變相門檻好低,你喺現場著住嗰套衫,都可以入到你罪」,Gas 道出他的理解。不過,他自言性格是活在當下,很快把資訊拋在腦後,直到律師通知他即將進行審前覆核,才感到影響未來的抉擇逼在眉睫。

「3C 報告」的計算

案件審前覆核和開審相距一個月,Gas 在這個月內,反覆思考應否認罪,內心拉鋸著。他一方面不想「認輸」,一方面覺得「冇得打」,「著黑色衫或者黑色褲,就已經可以入到罪,咁你係完全冇打嘅機會,更何況我嗰陣係 full gear (全副裝備)上身,即係斷正,更加冇可能打得甩」。

他亦擔心審訊期間無法上班,未能應付生活開支,而結果很大機會罪成,「最後只不過係將時間拖延」。Gas 家人則覺得,他已踏入 18 歲,應為自己的未來打算,也尊重其決定。

律師告知 Gas 會替他索取「3C 報告」,他暗自計算「坐 3C 真係快好多」。

律師向 Gas 分析認罪及不認罪的後果,指若他有意認罪,會嘗試向法庭索取「3C 報告」,即教導所、勞教中心及更生中心,監禁以外的判刑選項報告。Gas 暗自計算,「坐 3C 真係快好多,嗰時開始有啲判例,都已經係 3 年到 4 年左右(監禁),就算(院舍)坐最多都好,都唔夠 3 年」。可是,法庭也可以拒絕為他索取報告,直接判監。這對他而言,是一場賭博。

思前想後,Gas 決定「博一博」,在開審當日認罪。

候審是無形的枷鎖

阿明也認同,定罪率高是改認罪的原因之一。他說這兩、三年來,甚少聽到脫罪的案件,即使如社工陳虹秀被裁定表證不成立,也隨即遭律政司上訴,「打甩咗都會再追究」。

最令阿明感折磨的,是漫長的候審過程中,需要接受宵禁、禁足令等嚴苛的保釋條件,面對精神壓力,「我覺得呢個候審係一個無形嘅枷鎖」。案件也令他感到消極,「我會設限畀自己,諗住之後無論點都會入獄,做咩事都變得冇動力」。

他看著同學積極規劃人生,開設 Linkedin 帳戶、尋找實習機會。身邊人與阿明的距離越來越遠,他卻只能等候,「某程度認罪係一個解脫,我可以結束呢種好長候審期帶嚟嘅煎熬」。案件開審的半年前,律師留意到阿明即將 21 歲,這或許是索取報告、爭取非監禁式刑罰的最後機會。

阿明坦言「心動」,但如 Gas 一樣,阿明不想「主動認錯」,為此掙扎了幾個月。親友勸他要為刑期著想,最後是妹妹平淡的一句,打入他的心坎,「你拿拿聲出返嚟,快啲搵我哋團聚」。阿明記得認罪一刻,他從被告欄與家人對望,雙方也泣不成聲。

阿明翻看親友寄給他的信,當中父親叮囑他凡事忍讓。
「自己做的決定要自己負責」

Gas 和阿明在教導所內認識,雖然兩人在不同「期數」,但因大家都喜歡動漫,投契成為好友。Gas 服刑期間學習不同技能,過著有紀律的生活;阿明重拾學業,每天朝九晚五準備文憑試。

懲教署會為在囚人士提供中學課程,由有教育文憑的教師任教,但他指「要考好成績,咁係唔夠」,還要用私人時間溫習,甚至吃飯時也手持筆記,被嘲笑是「書呆子」。阿明慶幸,院舍內一些較高學歷的囚友願意替他補習,最後考獲不錯的成績。

教導所的關押期長度,一般由懲教署根據犯人的表現及進度而定,最長可達 3 年。而根據《教導所條例》第 5 條,罪犯獲釋後須接受感化主任監管 3 年,其定罪紀錄在監管期屆滿後,可被視為已喪失時效

阿明在教導所內遇到不懂的題目,獲囚友熱心教導。

服刑一年多後,兩人在過去的夏天獲釋,笑說至今仍未適應社會急速的節奏。

Gas 稱,教導所作息固定,裡面資訊沒那麼流通,一分一秒也過得很慢。回復正常生活,大家談論的話題轉變得很快,反而讓他有點吃不消,「可能上一秒講緊 ChatGPT,下一秒就講尹光去選我最喜愛男歌手,跟唔切」。

他談起同期的大專同學畢業,邀請他出席畢業禮時,顯得有點彆扭,還在想要否出席。Gas 慨嘆失去太多光陰,欲加倍努力完成課程,「你望住人哋,已經喺呢段時間超越咗你咁多,你仲係原地踏步」。阿明安慰 Gas 順其自然,「咁諗會好難受,同自己過唔去」。像他,現時只想享受校園生活,體驗「上莊」樂趣。

夜闌人靜,Gas 和阿明也曾幻想,若沒有認罪會怎樣——大概,還置身牢獄中。對他們來說,認罪是一個出於現實的決定,無論如何,過去不能重寫,這是他們青春的重要一課。

「自己做嘅任何決定,都要為自己負責」,阿明說。兩人在天台吸一口香煙,看著日落,想像未來的模樣。

阿明和 Gas 在過去的夏天獲釋,同年 9 月重返校園。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