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死因研訊|女工污水廠井口工作身亡 法醫推斷死者吸入高濃度硫化氫昏迷墮井

死因研訊|女工污水廠井口工作身亡 法醫推斷死者吸入高濃度硫化氫昏迷墮井

分享:

死者王喜梅,終年 46 歲,其丈夫列席聆訊,家屬沒有律師代表,死因研訊主任為大律師吳美華,列作利害關係方的渠務署,由大律師葉海琅代表,研訊由死因裁判官周至偉主審。

消防隊目:池中近抽水泵發現死者
兩度搜索殘肢不果

消防隊目黃寬亮供稱,案發當日在望后石消防局當值,下午 4 時 20 分到達小蠔灣污水處理廠,是第二批抵達回流井的消防員。當時總隊目向黃表示,井內平台有兩名人士,井底水中仍有 1 人,暫時未能確定該人位置,黃遂換上潛水衣及戴上全罩式呼吸器下井搜救。

黃憶述,回流井中有兩個獨立水池,中間有一個平台,當他下井時,平台上只剩下一名傷者,黃再往池底搜索。黃指,在水池中間、近抽水泵位置發現死者,她當時面部向下,背部朝天,全身浸在水底,已無呼吸脈搏及失去左前臂。黃亦留意到死者身旁的水泵會突然「郁一郁」,黃為死者戴上胸帶後,通過對講機要求地面同事協助,將死者拉回地面。黃指,其後曾兩度與上級再下井搜索,惟無法搜獲死者左前臂。

救護隊目李子康供稱,當日下午 4 時 35 分到達污水處理廠,當時已看到有消防及救護員救援,亦有兩名工人已被救出,其後他目擊消防員救出第 3 人,該傷者為女性,隨即為其急救並送上救護車,送院期間持續為其進行心外壓,並測試心電圖,惟傷者已沒有脈搏。

北大嶼山醫院急症室副顧問醫生李裕安則供稱,死者送到醫院時心臟已停頓、瞳孔擴張、身上有泥濘及嘔吐物,隨即為其插喉、進行心外壓及注射強心針,於當日下午 5 時 58 分證實死亡。

法醫:推論吸入硫化氫昏迷墮井

法醫林百通供稱,他於 2021 年 11 月 24 日解剖死者遺體,死者全身多處擦傷,包括額頭、鼻尖、左臉下方及左肩;左臂有創傷性截肢,截肢處滲透大量深色混濁物質,左上臂後方有13厘米裂傷;右邊第 6 至 10 節肋骨骨折;右胸腔大量積血及塌陷,左胸腔膨漲及積水,背部有積血,氣道內有帶血泡沫。

林認為,死者多條肋骨骨折,傷勢與鈍物撞擊吻合,可能是後胸撞向平台或地面所致。而胸腔積水顯示死者有溺斃痕跡,其左手則可能是被相對鋒利的水泵葉片切斷。林又指,事發後數日在井內尋回一隻左手手掌,檢驗顯示基因與死者高度吻合,但其左手手肘至前臂上段部分,未能尋回。

林續指,死者的血液、腦及肺部均驗出硫化氫,或源於污水或污泥沉積物。在正常情況下,人體接觸小量硫化氫,會刺激眼睛、鼻及喉嚨,大量接觸會導致肺部不適及水腫,吸入高含量硫化氫則可令人暈倒、停止呼吸。而死者血液中驗出的硫化氫濃度,高於正常水平,與普遍硫化氫中毒死亡個案的程度相若。

林推論,死者當時可能站近回流井口,吸入高濃度硫化氫後暈倒,跌入井中,墮落時背部撞擊地面或牆壁,認為其死因是硫化氫中毒、胸肺受損、溺斃的累積效應。

氣體偵測器事發前
曾錄得電量不足紀錄

亞太工業安全設備的銷售經理黃麒峯供稱,其公司於 2020 年 10 月 23 日售賣四合一氣體偵測器,予死者丈夫李金華經營的協力貿易工程公司,儀器能探測爆炸性氣體、硫化氫、一氧化碳及氧氣濃度,機器內亦設置記錄功能,會自動記錄儀器啟動、氣體超標的數據,並會在氣體超標時發出鳴響。

黃指,因應警方要求,於 2022 年 9 月 2 日擷取涉事偵測器數據,顯示儀器最後一次使用紀錄為 2021 年 11 月 10 日,當日最後紀錄為電量不足。黃又指,李使用的四合一氣體偵測器,於事發前曾校正兩次,分別在 2020 年 10 月 20 日及同年 11 月 1 日,兩次校正性質一樣。死因裁判官周至偉指出,數據並無顯示機器曾於 2020 年 11 月 1 日校正,質疑機器會否出現未能完全記錄的情況,黃指這刻無法解釋,「要返去 check 返」。

李金華問及事發當日上午曾啟動氣體偵測器,當時渠務署二級監工陳偉樂亦聽到聲響,黃指其說法為「跟 data(依照數據)」,「抄落嚟嘅時候唔見」。

死者丈夫李金華
機電工程師:井口硫化氫濃度低
死者或於下井期間失知覺

另外,渠務署高級機電工程師岑啟邦供稱,回流井接駁 4 個污水泵,水泵平均分佈在井內兩個水池中,水泵附有開放式螺旋泵葉,若水泵處於自動模式,會根據污水高低自動開啟抽水。岑續指,案發後翻查污水泵紀錄,發現案發時,其中兩個污水泵曾啟動,而進行工程中的水池並無啟動污水泵,惟另外一個水池的污水泵處於自動模式,而死者是在該水池中發現。

代表渠務署大律師葉海琅問及事後進行的模擬測試,岑指測試模擬事發情況,以獲得硫化氫於回流井不同高度時的濃度,結果顯示當離心機的污泥泵開啟後,以百萬分之一為單位,距離井底約 2 米的污水水面,硫化氫濃度最高,約 800 ppm,接近 900 ppm,而距離井底約 9 米的地面的濃度則最低,僅 50 ppm,顯示與井底的距離越大,硫化氫濃度越低。

葉海琅問及法醫就死者的死因推斷,岑指,根據模擬測試結果,死者因在地面吸入過多硫化氫,暈倒並墮入井中的可能性較低,相信死者當時「心急想落井」,在沒有攜帶任何呼吸器具下入井,但在爬猫梯的過程中,吸入越來越高濃度的硫化氫,令其失去知覺跌落井中。

CCDI-1053/2021(MC)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

HK$180 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
新書《公民司法認知》即日起公開發售!

售價:HK$180(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每套四款);每套售價:HK$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