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涉公廁笠頭襲夜歸女子 男子認非法禁錮及襲擊囚16月 官:為事主帶來難以磨滅心理陰影

涉公廁笠頭襲夜歸女子 男子認非法禁錮及襲擊囚16月 官:為事主帶來難以磨滅心理陰影

分享:

23 歲夜歸女子去年凌晨乘搭通宵巴士,至調景嶺公共交通交匯處下車,走入公廁如廁後,被一名男子以風褸笠頭及箍頸,該男子原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周三(31 日)在區域法院(移師荃灣裁判法院)承認非法禁錮及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 2 罪,判監 16 個月。 案情指,被告於錄影會面稱,箍勁期間看到 X 呼吸困難,之後「突然清醒」便鬆手,讓她離開。

他另解釋犯案原因,稱沒有特別目的,但感覺到自己當時「好諗唔開」、「鬼迷心竅」、「好似見到一千零一個人入咗去,打佢一鑊喇」。 法官指,事主被襲時求救無門,度日如年,指事件對  X 帶來難以磨滅的心理陰影及烙印,她將來在晚上獨自回家,到公廁如廁時猶有餘悸,故法庭須為 X 主持公道,懲處被告,並發出法庭不能容忍此類案件的訊息。
辯方求情:「明白情節都好驚嚇」
指被告案發時停藥 3 周

辯方求情稱,案發時 30 歲被告葉紹陶坦白認罪,避免事主出庭作供。辯方又指,本案過程歷時 10 分鐘,較其他案件歷時短。法官則認為難以作出比較,辯方續指,「明白情節都好驚嚇」,另指被告已還押 15 個月,並在在錄取會面紀錄時,坦白交代本案很多細節,反映他有悔意,指被告已承諾不會再犯,且會定期食藥覆診。

區院暫委法官韋漢熙判刑時引述辯方求情,指被告現年 32 歲、中三輟學、從事餐廳散工及兼職,案發時為酒店兼職侍應。他一歲時被診斷語言學習遲緩,並有聽障,要接受訓練,10 歲被診斷患自閉症,長大後患甲狀腺亢奮,須服藥控制病情。辯方指,他案發時停藥 3 周,病徵浮現,容易情緒失控,另他工作遭上司同事欺凌揶揄,容易因小事有偏激想法。法官續指,被告下定決心不會再犯,獲家人支持,會檢討思維及積極工作。

官:事件對 X 帶來難以磨滅陰影

法官指,X 在夜闌人靜獨自一人回家途中如廁,遭不認識及沒有積怨的被告,以風褸笠頭箍頸,期間曾高呼救命但不獲回應,可見她當時感無助。法官又指,X 兩度問「你要咩,我都畀你」,可見 X 擔心自身安全,甚至願意作出奉獻,以求保障安全。

法官又指,X 曾講述被告箍頸時很大力,且 X 當時被笠頭,看不到周圍環境,感到十分恐懼,度日如年,指對  X 帶來難以磨滅的陰影及烙印,她將來晚上獨自回家,到公廁如廁時猶有餘悸,故法庭必須為 X 主持公道,懲處被告,並發出法庭不能容忍此類案件的訊息。

法官續指,雖然被告小時侯發育遲緩,且患甲狀腺亢奮,須服藥控制病情,但當時被告自行停藥,令病徵浮現,斥他是咎由自取。

官:被告自知行為可怕 或令 X 窒息或死亡

法官指,被告表示因壓力大而犯案,明白其行為不合理、可怕。雖然被告沒使用武器,但他用力握 X 頸部極為危險,有可能令 X 窒息或死亡,故就非法禁錮罪,以 2 年為量刑起點。

至於襲擊他人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法官指本案兩宗控罪「相互交織一齊」,不能不同時考慮另一控罪,採取非法禁錮罪的量刑起點,而被告最大的減刑理由是及早認罪,兩罪刑期同期執行,終判被告監禁 16 月。

法官判刑後著被告感謝辯方的詳細求情,並稱「希望最後一次咁嘅環境下見到你」。

案情:被告尾隨 X 入女廁
用風褸套頭箍頸

案情指,2022 年 5 月 28 日凌晨,被告與事主 X 分別在油麻地及尖沙咀登上 N796 巴士,兩人凌晨 1 時 50 分在調景嶺公共運輸交匯處下車,X 其後走入附近女廁。

X 如廁後打開廁格門時,看到被告在其前方,兩人距離僅約一步。被告一言不發,張開風樓套著 X 頭部。X 即尖叫,嘗試用雙手拉開被告的手,被告握著 X 的頸部,大力推她入廁格,關上廁格門。

X 感到十分驚慌,掙扎大叫並轉身,被告雙臂全力箍住其頸部,X 被箍頸 5 至 10 秒後不支倒地,曾高呼「救命」,但沒有回應。X 擔心被傷害,兩度向被告稱,「你要咩,我都畀你」,被告最初沒回應,其後著 X「你唔出聲就得喇」,X 舉起「OK」手勢,X 其後嘗試掙扎脫身不果,無法離開。

案情:被告稱「我唔玩喇」讓 X 離開

X 續反抗,被告突然稱「我唔玩喇」,隨即鬆手,被告拾起風樓,不發言離開廁格。X 離開女廁,看見被告仍在女廁,被告望向她,手指指向外面,示意她離開。X 其後致電男友,對方代為報案。

凌晨約 3 時許,X 到將軍澳急症室求醫,診斷有頸傷、頸部肌肉痛、沿頸範圍觸痛及泛紅,她接受診治後同日出院。本案發生後,X 晚上行經事發路段均感害怕。警方 2022 年 6 月 8 日以「猥褻侵犯」罪拘捕被告,他警誡下稱:「我嗰時真係好大壓力,想搵人發洩,咁廁所得呢個女仔,所以我先至用外套笠住佢同用手箍佢,事後我都好後悔。」

案情:被告稱「突然清醒」故鬆手
指當時「鬼迷心竅」

被告於錄影會面中稱,他與 X 不認識。他走入女廁後,用風褸套 X 頭部,其後看到 X 呼吸困難,之後「突然清醒」便鬆手,並著 X 「唔好報警」。至於為何干犯本案,被告稱沒有特別目的,但感覺到自己「最近好諗唔開」、「鬼迷心竅」、「好似見到一千零一個人入咗去,打佢一鑊喇」。

DCCC886/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