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無家者黎民十裁死於自殺 邵家臻、吳衞東:失望 林國璋:骨灰已送家鄉安葬

無家者黎民十裁死於自殺 邵家臻、吳衞東:失望 林國璋:骨灰已送家鄉安葬

分享:

黎民十還押期間亡
時任議員等曾質疑有可疑

根據死因研訊證供,2020 年 10 月,黎民十被控涉藏毒,先被還押於荔枝角收押所,期間被發現在活動室內企圖上吊,隨即被轉介至小欖精神病院,之後因情緒激動,被轉至獨立囚禁的高保護規格房間「保護囚室」內看管。他同月 8 日被發現用長褲自勒,送院翌日不治。

黎民十是深水埗通州街公園無家者之一,曾參與投訴遭警察砸爛家當的記招。他出事後,時任立法會議員邵家臻聯同張超雄、民協區議員何啟明等亦召開記招,質疑阿十死因有可疑。

他們提出,房內有閉路電視,而阿十被列為「醫療觀察名單」,懲教人員理應每 15 分鐘內監察其行徑一次,但阿十卻在懲教嚴密看管下身亡。

邵家臻:無話可說、十分失望

邵家臻在陪審團一致裁定阿十「死於自殺」後,回覆《法庭線》指,「對於法庭嘅判決我無話可說,作為多年前關注同埋跟進呢件事嘅人,我當然十分失望,最失望嘅係冇人為亞十上庭提出該問問題,冇人為他取回公道。」

邵又指,「連懲教署職員都講咗因為人手問題而沒有適當地巡邏,而 CCTV 又𣋡(矇)又不清不楚…但這些都沒有人需要負責。奈何。」邵表示,相信阿十家人與關注此事的人,都不易消化是次裁決,望懲教能夠改善,而阿十的家人能好好生活。

林國璋指 2022 年帶同阿十的骨灰赴其越南家鄉,交予家屬安葬。(受訪者提供相片)

吳衞東:懲教巡查監管令人失望
對自殺原因「依一刻仍然帶住疑問」

跟進露宿者議題的社協社區組織幹事、社工吳衞東指,對是次裁決「好大失望」,認為仍未聽到阿十之死責任誰屬,又指阿十在政府監管下的密閉空間也能自殺,懲教的巡查監管亦令人失望,尤其阿十是自勒,須用上繩狀物體自綁,行為明顯,懲教理應要看到,「責任出咗喺邊?」

吳表示,阿十自殺的原因「依一刻仍然帶住疑問」,他又認為阿十還押時正值疫情,懲教限制非政府組織、神父、牧師探訪,或窒礙羈留者包括阿十的求助渠道,另又質疑懲教內有醫生跟進,為何未及時發覺。

吳另憶述,對上一次見阿十是 2020 年 2 月他被砸家當之前,形容他當時較為內向,但友善、情緒平和。吳又指據他所知 ,阿十的友人對阿十在獄中自殺一事感到憤怒且不開心,又擔心事件會令其他無家者不敢再爭取權益。他表示,「如果公義能夠得到伸張,希望(阿十)在生時就知道」。

黎民十(右)是深水埗通州街公園無家者之一,家當曾遭砸爛。牧師林國璋(左)稱與他相識多年。(受訪者提供相片)

林國璋:阿十骨灰已安葬越南家鄉

與阿十相識多年,有份處理阿十身後事的牧師林國璋則指,阿十生前樂觀、朋友眾多,不解他「受咗咩委屈要自殺」。林又言,不少露宿者頻繁進出監獄,「坐監係平常事,有咩壓力啫」、「自咩殺啫,佢都捱到嗰度啦」。

林又憶述,2020 年 2 月深水埗無家者遭砸爛家當時,「個個都喊,好似死老豆咁」,而阿十當時有份召開記招講述情況。

死因研訊庭上口供提及,有一位姓名近似林國璋發音的男子,報稱是阿十友人前往認屍。林向《法庭線》確認是他,又指在兩年後,即 2022 年 9 月當新冠疫情放緩、通關後,已親身帶同阿十的骨灰,到其越南的家鄉安葬,亦與阿十的親人見面。

林表示,阿十之所以叫阿十,因在家中排行第十,他的大哥、大嫂等親接骨灰。林形容,他們家境狀況不太良好,而阿十的骨灰已於越南入土,並已設墓碑、神位。

陪審團一致裁死於自殺

黎民十的死因研訊,本周完成一連三天聆訊。案發時負責看守囚犯、時任一級懲教助理丘威強供稱,案發時人手少、工作量亦重,就沒親身巡視,改為從閉路電視察看。而就算他有親身巡視,礙於職權他也不能直接入房看囚犯,只能從門外觀察。而他觀察閉路電視時,以為死者只是脫癮徵狀起而脫衫、正在睡覺。(詳見另稿

經歷 3 日審訊後,5 人陪審團周五一致裁定阿十「死於自殺」,指阿十於 2020 年 10 月 8 日早上,在 26 分鐘內「間斷地自己用長褲勒頸」,並據法醫結論,最終因頸部受壓、自我勒斃,以及冠狀動脈粥樣硬化致死。(詳見另稿)陪審團提出 3 項建議,懲教署回覆會仔細研究。

CCDI-888/2020(DK)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