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8 歲男被指非禮親兒 10 歲女同學 庭上播警錄影會面片 未刪事主名 官斥警錯漏

48 歲男被指非禮親兒 10 歲女同學 庭上播警錄影會面片 未刪事主名 官斥警錯漏

分享:

48 歲梁姓男子被指 2021 年 12 月,在天水圍某單位睡房內藉按摩為名,伸手入其兒子的 10 歲同校女同學之體育服內捏胸,他否認一項猥褻侵犯罪,案件周一(25 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開審。

女童 X 與警錄影會面時供稱,案發當晚她到同學家晚飯,遭被告叫入睡房,以按摩為名伸手入體育服內捏胸。女童周一亦透過視像作供,辯方質疑她能流暢覆述事件,是曾與家人「綵排說法」;女童否認。審訊周二續,料傳女童母親作供。

此外,警方處理證物人員連番錯漏,包括沒帶齊證物、錄影會面片段未刪提及事主姓名部分,導致審訊兩度押後。負責警員身穿 T 恤上庭,連同一名督察被裁判官施祖堯大聲斥責,「幫辦點解你唔嚟之前冚哂啲聲?點可能女童 X 個名仲留係個 video 到?」兩警散庭後急步離開法院。
女童向警稱被告問需否揼骨 對方後以手掌捏右胸

本案周一開審,警方處理證物有錯漏,控方直至下午才順利播放女童 X 與警方的錄影會面片段。她在片中供稱,案發日她參與學校活動後,發覺不夠錢吃飯,遂致電同學問可否「上去佢哋屋企食飯」。到埗後,她吃了幾口麵便趕去上芭蕾舞堂。落堂後約晚上 6 、7 時,她再致電同一同學,可否上去吃晚飯。抵達後,「祖哥哥(被告)就叫我同(被告兒子)入房」。

她續指入睡房後,她和被告兒子面向床尾伏着看手機短片,「祖哥哥」遂問她需否揼骨,便按了她身上數下,「無端端隻手慢慢向前,係呢個位捏咗一兩下,之後我就 feel 到有啲唔妥,叫佢停手」,剛好廳外就有人說開飯。

女童又補充指,她感到是被告先在其衣服外,按背脊兩三下,再伸手入衫內按三、四下,然後掃前至右邊胸部,以手掌捏了兩三下。

女童又指,她曾先後對妹妹、母親及朋友提起事件,其後校內有人「周圍唱我畀人非禮過」,校方得悉後跟進及報警。

辯方:以腳踭按摩 女童 X:腳唔會有捏感

女童 X 周一並透過視像作供。辯方盤問時質疑她,在與警錄影片段中能流暢地覆述事件,是否曾與家人綵排;女童否認。辯方又質疑,當時女童背向被告,沒看到被告動作,「所以『祖哥哥』(被告)捏你,(你)係見唔到」,女童供稱她感覺到。

辯方又指,被告為免女童及兒子吵到廳內嬰兒,遂叫二人入房玩,再說「同你哋按摩下」。

女童回答指,只記得被告有說按摩的部分。

辯方續說,當時被告是隔着被、用腳踭,同時「銳」其子及女童的背脊按摩。女童否認,指「我係覺得佢係用手,唔似用腳」。辯方又說,當時被告兒子「按按下笑、周身郁」,是否他「掂到你」,女童否認。

控方覆問時,問女童能否分辨用手摸及用腳「銳」的分別,女童答,「腳應該唔會有捏下捏下呢個感覺,但你用手,一定會 feel 到」。其後裁判官問,女童稱遭被告捏其胸部當刻,被告有否隔着被,女童答沒有。

官兩度退庭 供警方處理證物

此外,裁判官周一兩度退庭供警方處理證物。第一次是開庭不久,主控引述警員指,證物未帶齊、器材有問題,需時處理。裁判官聞言叫坐在主控身後、身穿白 T 恤警員站起,問他知否出庭不可穿 T 恤、為何證物未齊。該警員道歉,指會再準備。

審訊押後約一個半小時再開庭,坐在控方身後的證物警員,改為身穿藍色西裝的胡姓督察。裁判官即叫他解釋為何警方沒備好證物,胡稱因經驗不足。裁判官即說,「都唔係剩係播片,係證物都無帶嚟」、「個女仔(事主)都喺到等咗一個鐘」。

負責證物的警員(左)周一身穿白色、印有紅字的 T 恤上庭,連同一名胡姓督察(右)被裁判官施祖堯斥責,質問警方為何未在錄影會面片段中刪去涉事女童姓名。兩警散庭後急步離開法院。
控方播警錄影片段 未刪事主名
官斥責:點可能會咁樣?

其後控方開始播放女童 X 與警方的錄影會面,但播放後辯方提出話片中有同學名。官亦問為何沒刪事主名,「接二連三呢,法庭忍耐力有限,你(胡姓督察)嗱嗱聲處理返」。官再次押後讓控方處理錄影片段。

案件原定審期兩日,控方原擬明早再續,惟辯方指若表證成立,被告將作供,憂餘下一日審期不足夠。

官聞言即大聲斥胡姓督察,「幫辦點解你唔嚟之前冚哂啲聲佢?點可能女童 X 個名仲留喺 video 到?」遂要求胡警解釋。胡警答:「我係第一次處理呢單案,係經驗不足,知道所有嘅錯都應該係我一力承擔,對唔住法官閣下」。

官即說,「你叫法庭而家點樣?…一而再,再而三!你嘅下屬今日着 T shirt 嚟法庭!主控話畀法庭知,佢(穿 T 恤警員)無帶證物嚟!點可能會咁樣?兩個鐘頭啦!」、「女童 X 就係唔想佢個名揭露之嘛,一播(條片)個名就揭露咗啦!」

被告梁勝祖(48 歲,侍應)被控一項猥褻侵犯罪,指他在 2021 年 12 月 4 日,在天水圍某單位猥褻侵犯女童 X 。

WKCC977/2022
最新文章
焦點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法庭線》報道全部免費向公眾開放,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所有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