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女傭稱被僱主丈夫性騷擾  攬腰、吻頭髮、勃起陰莖壓臀等 入稟索償28萬

女傭稱被僱主丈夫性騷擾  攬腰、吻頭髮、勃起陰莖壓臀等 入稟索償28萬

分享:

一名菲律賓女傭指其僱主的丈夫於 2021 年 4 月,在其跑馬地寓所性騷擾她,包括攬腰、親吻頭髮、將勃起的陰莖壓在她的臀部等。女傭指他違反《性別歧視條例》,周四(5 日)入稟區域法院,向僱主丈夫申索約 28 萬元作損害賠償及要求書面道歉。

申索人為一名菲律賓女傭,答辯人為僱主的丈夫 Siu Chak Wai。入稟狀指,申索人於 2021 年 3 月 10 日抵港工作,受僱於答辯人的妻子,在他位於跑馬地的寓所工作。

申索人:被性騷擾後提前終止合約

申索人稱,答辯人於 2021 年 4 月 21 日至 22 日晚上,當時寓所只有她們二人。答辯人多次對她作出性騷擾行為,包括:按摩她的肩膀和手臂、擁抱並摟住她的腰、從後抱起她、拍她的肚子、撫摸她的臉、親吻其頭髮、嗅其頭髮和脖子、把勃起的陰莖壓在她的臀部、提出以金錢換取申索人給他按摩,以及提出以金錢換取申索人在他面前「做運動(exercise)」。

入稟狀續指,申索人多次拒絕相關要求,如稱:「No sir」、「I am scared」及 「Why are you doing this?」。隨後申索人於同年 4 月 23 日提前終止合約,並離開單位。她在 2022 年 1 月 26 日就性騷擾向平機會投訴,但雙方未能和解。申索人質疑,答辯人違反《性別歧視條例》第 23(12) 條及第 40(1A) 。

申索人稱事後感焦慮、失工作 須暫時回菲律賓

申索人要求法院頒令,答辯人須向她書面道歉及賠償 284,405  元,補償其損失或損害。申索人表示,她因被性騷擾而感到憂慮、有壓力、受冒犯及侮辱。她曾全身發抖,其後經常失眠及發惡夢。她回到菲律賓後需要接受心理輔導。由於對方是其僱主的丈夫,她感到非常焦慮及害怕,亦因而暫時失去工作。

申索人另提及,其合約本於 2023 年 3 月 10 日屆滿,當時月薪為 4,630 元及提供食宿。若非被性騷擾,她不會提前終止合約。她在 2022 年 8 月 19 日才開始在新僱主工作。她在再受僱前需要自費食宿,並因受情緒困擾而暫時返回菲律賓。

申索人要求答辯人賠償 20 萬作感情傷害補償、74,080 收入損失及10,325元食宿支出,及懲罰性損害賠償。

翻查資料,一名名為蕭澤偉的商人,曾於 2021 年被控兩項猥褻侵犯罪,指他在 2021 年 4 月 21 日及 22 日,在跑馬地寓所內猥褻侵犯一名菲律賓籍女子。但案件提訊時,控方指由於事主已離港,失去重要證人,終撤回控罪。

DCEO1/2023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