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立場》被指煽動案|控方欲呈中大衝突判詞 證《立場》文章有煽動意圖 辯方指做法不穩妥

《立場》被指煽動案|控方引警方內部系統資料作司法認知 辯方指做法不穩妥

分享:

前《立場新聞》總編輯鍾沛權、前署任總編輯林紹桐於 2021 年 12 月被捕,連同《立場》所屬公司被控「串謀發布煽動刊物罪」,兩人還押近一年,先後獲准保釋。案件周三(4 日)於區域法院踏入第 13 日審訊。

控方欲傳召警員就涉案文章的受訪者背景、中大衝突情況作供,以證明涉案文章與事實不符,而兩被告知悉涉案文章有煽動意圖。辯方質疑警員使用警方內部系統資料、案件判詞作為司法認知,並以其為供詞,做法不穩妥,「開咗一個唔係咁好嘅先例」,認為控方應引用公開報道。

控方則認為,警方內部紀錄最準確,又指傳媒廣泛報道中大衝突判決,兩名被告不可能不知裁決內容,但仍刊出文章,從而可推論兩人知悉文章有煽動意圖。控方又指,即使文章內容可能是真,若引起對政府憎恨等,均可構成煽動。

法官郭偉健最後裁定,證人可就涉案文章的受訪者背景作供,至於中大衝突相關資料,法官着控方以其他方式呈堂。
控方傳國安警作供
證兩被告知悉涉案受訪者背景

控方代表為署理高級助理刑事檢控專員伍淑娟、署理高級檢控官徐倩姿;辯方代表為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大律師黃卉儀,案件由法官郭偉健審理。

控方伍淑娟傳召國安處高級督察丘楚怡,指她從司法機構網頁下載中大暴動案判詞,從警方「案件管理及調查系統」和「警務處姓名索引電腦系統」中,索取涉案文章的受訪者資料,包括被捕和被通緝日期,以證明兩名被告知悉中大衝突、受訪者背景,從而推論他們知悉文章有煽動意圖。

辯方質疑「開咗唔係咁好嘅先例」

辯方資深大律師余若薇反對,指若控方欲證明兩名被告知悉受訪者背景,「普通渠道應該攞到(資料)」,例如新聞報道,認為不應以警方內部資料作司法認知,「唔係由警員口中講『我代大家下載咗』」。余若薇質疑,警員在司法機構網頁下載判詞,作為她的供詞,「原則上好有問題,法庭唔應該接受呢個做法,開咗一個唔係咁好嘅先例,唔穩妥」。

伍淑娟回應指,「傳媒報道係基於法庭、警方資料」,故警方內部紀錄最準確,又指博客作者陳沛敏在 2021 年 6 月 17 日被捕後,《立場新聞》在同月 27 日發出下架公告,「兩件事有關連性,因為(陳沛敏)呢宗案件,所以《立場》有出公告」。

至於中大暴動案判詞,伍淑娟指案件發生在 2019 年 11 月 11 至 12 日,兩宗案件分別在 2021 年 7 月及 10 月審結,而涉案文章則在案件審結後、同年 11 月刊出,「作為傳媒、編輯,佢哋會唔會唔知(判詞已出)呢?」

辯方:兩被告沒看過警方內部紀錄

余若薇反駁指,「問題唔係話資料正唔正確,而係佢哋(被告)唔係由警方內部紀錄睇呢啲資料」,強調應使用公開資料,或是兩名被告屆時作供,「你想知佢認知,你咪問佢囉,唔係由警員話畀我哋聽個情況」,又指判詞及檢控情況,與文章的煽動意圖無關。

法官郭偉健表示,文章是否有煽動意圖,「都要睇文章事實背景」,提到何桂藍被捕、許智峯等人被通緝,以及「35+ 初選案」均屬司法認知,「比較關心社會嘅人都會知,唔係做法律嘅人都可能會知道」。他續指,法庭可藉司法認知,得悉示威者與警方在中大校園對峙,但對於能否將判詞內的事實陳述,放於本案使用則有疑問。

余若薇引述案例指,另一案件的事實陳述,對本案的事實陳述沒有約束力。控方伍淑娟則指,《立場》刊出文章前,判詞已經公開,「中大暴動都是哄動,有記者報道」。她又認為,對比其他傳媒報道以及涉案文章,「傳媒報道係一個版本,涉案文章係另一版本」,認為涉案文章與事實不符,因此法庭可推論文章有煽動意圖。

控方:即使內容真確若引起憎恨可構成煽動

伍淑娟又指,考慮煽動罪時,即使文章內容可能是真,只要說法符合條文中的犯案意圖,包括引起對政府的憎恨、對司法的藐視,亦可構成煽動,「(內容)真同假,唔係法庭需要考慮文章係咪有煽動性」。

余若薇則重申,將公開報道呈堂較公平,法官聞言謂:「即係控方摷返嗰日報紙?」余若薇指,此做法對被告較公平。

法官最後裁定,警員證人可就涉案文章的受訪者背景作供,至於中大衝突相關資料,法官着控方以其他方法呈堂。

警:應案件主管要求整理初選案資料

高級督察丘楚怡其後開始作供,指她收到案件主管指示,整理「35+ 初選案」資料。她指,案件主管給她涉案受訪者何桂藍、鄒家成及梁晃維的被捕日期,即 2021 年 1 月 6 日,據她所指,相關資料在「案件管理及調查系統」取得。

而張崑陽及羅冠聰因一宗「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案」被通緝,許智峯則有 4 宗案件,在 2020 年至 2021 年被發出拘捕令。

國安警稱調查《立場》資金
日內有過萬宗入帳紀錄

另外,國安處偵緝警長 4420 劉興偉(音譯)供稱,他負責分析、調查《立場》所屬公司 Best Pencil 的資金情況。就 Best Pencil 的銀行戶口,劉興偉指 2015 年初有 4 筆存入款項,包括支票及現金。2018 年,該戶口有較多「細數」入帳,銀碼為數百元不等。

劉續指,2019 年 7 月 2 日當日有 1,000 筆入帳紀錄,「似係收捐款同籌款模式,好多不知名轉帳、個人戶口同 cash」。同年 10 月 8 日,當日有過萬筆入帳紀錄。2021 年 6 月 27 日,《立場》發布下架公告,同時宣布不收捐款,劉稱當日之後,「(紀錄)仍然見到一啲人名,但交易數量明顯少咗好多」。

劉在辯方盤問下指,在 2021 年下半年分析《立場》資金情況,但忘記是被告被捕前或後分析。余若薇指,警方附件中有「單次贊助付款方式」的網頁截圖,而《立場》在 2021 年 6 月停止接受贊助後,網站已移除相關圖像,再次詢問他在被告被捕前或後分析;劉表示「我都唔敢肯定」。

余若薇又問,2015 年《立場》銀行戶口的入帳交易較少,「係有金主喺財務上支持《立場》運作?每次大手筆啲?」劉表示「唔敢確定」。余若薇舉例,2015 年有 10 萬元現金、230 萬支票入帳,劉回應指,「相信係資金來源,有人將大額嘅錢入落去」。

DCCC265/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