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菲傭死因研訊|死因庭曾拒開研訊 死者胞妹:研訊完成鬆一口氣

菲傭死因研訊|死因庭曾拒開研訊 死者胞妹:研訊完成鬆一口氣

分享:

2017 年,46 歲菲傭投訴遭女僱主虐待後猝死,陪審團經過 6 日研訊,周三( 15 日)裁定她「死於自然」,死因裁判官何俊堯同時將案件轉介警方,進一步調查涉案中介公司及僱主。(另見報道)

事件擾釀 5 年,家屬終於得到一個「遲來的交待」,死者胞妹發聲明指,研訊完成「鬆一口氣」,並感謝所有參與研訊的人,讓她有機會「了解姐姐的故事」。

她在事發後曾來港錄口供,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亦去信死因庭,促請全面調查。警方其後指案件無可疑,死因庭亦於 2019 年發出死亡報告,認為毋需召開研訊。家屬最終在非牟利國際組織 Justice Without Borders 協助下,再向高院申請召開死因研訊獲批。
胞妹:望在港傭工不會遇到同樣經歷

死者胞妹 Imelda Quinto Abong 在研訊後,透過非牟利國際組織 Justice Without Borders 發聲明指,「姐姐去世五年,今日研訊終於完成,我也鬆一口氣。我要感謝所有在這次研訊幫助和支持我的人。我也感謝所有參與這次研訊的人,讓我有機會從他們口中了解我姐姐的故事。」

胞妹又指,會為所有外籍家務工家祈禱,希望他們不會遇到與胞姊一樣的經歷,亦期望是次研訊,能啟發香港人多加關注外籍傭工的困境,將來訂立外籍家務工準僱主的查核機制。

國際組織:外傭應獲同等尊重

Justice Without Borders 香港辦事處代表林凱汶則指,本案首次有外籍家務工的家屬,於海外參與研訊,亦突顯了外籍家務工在外地工作時弱勢及無助的境況。但女僱主移民後失聯,未有參與是次研訊,令很多關鍵問題未能得到解答。林強調,外傭生命同樣重要,他們在司法制度中應得到同等尊重和協助。

死因庭一度稱毋需召開研訊

2017 年事發後數月,菲律賓駐港總領事館曾去信死因庭,促請進行全面調查。但死因庭在 2019 年 3 月發出死亡報告,認為毋需召開研訊。其後,死者胞妹透過非牟利國際組織 Justice Without Borders 協助,向高院申請展開死因研訊,高院原訟庭法官陳美蘭審視後,認為事件有公眾利益批准申請。

警方指事件無可疑

陳美蘭在判詞指,死者 QUINTO, Leonita Arcillas 在 2016 年 12 月透過大眾通女傭中心,受聘於女僱主黃勝榕,並隨僱主居於美孚新邨。翌年 1 月起,死者先後向胞妹及外僱中介公司投訴,女僱主經常在言語和行為上虐待她,除要求她空腹工作至深夜外,亦無提供足夠食物,甚至無視其生理需要,禁止她上廁所等。死者在同年 3 月 19 日辭職。

判詞透露,警方於 2018 年呈交死因庭的調查報告指,全面調查後認為事件無可疑,加上死者胞妹曾表示沒有任何投訴,不建議召開研訊。

官:外傭在僱主監護下離世 有公眾利益

陳官認為,死者尚算年輕,過往健康良好,其驗屍報告未有發現問題,亦無檢測出酒精、毒品,只有少量撲熱息痛,死因不明。陳官進一步指,死者曾於巴林及新加坡工作 6 年,一直相安無事,且中介公司職員曾稱僱主有不良紀錄,已被數間公司列入黑名單。陳官認為,死者在脆弱的狀態下,於僱主監護中離世,死因不明,必然有公眾利益。

針對警方所錄取的口供,死者胞妹聲稱當時英語水平有限,警方未有安排翻譯員協助,直至 Justice Without Borders 介入,她事隔 2 年後取回供詞副本,才發現警方記錄出錯。陳官認為,無論死者胞妹所言是否屬實,或涉誇大成份,現有的證據,足以促使死因庭行使審問權及其職能,以調查死者喪生情況,並作出適當建議。

相關報道:
菲傭死因研訊 陪審團一致裁定「死於自然」 官令警方調查僱主及中介公司
菲傭死因研訊 僱主年初移民 官引導指「毋須猜度證人無出庭原因」
菲傭死因研訊 勞工處入境處指沒接獲外傭求助 僱主無不良紀錄
菲傭死因研訊 法醫:對做家務過勞致死有保留 較大機會屬自然死亡
菲傭死因研訊 法醫:沒證據指向屬人為 但解剖無法知是否營養不良
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指死者請辭後遭僱主責罵 又指作供感委屈
菲傭猝死僱主家中 中介公司稱不知死者出事故沒紀錄 官斥本末倒置
菲傭生前投訴遭僱主虐待 胞妹:僱主曾稱「出咗糧就要用到盡」

CCDI 663/2017(SH)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所有報道免費向公眾開放,
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全部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