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黎智英案第49日審訊|李宇軒:「重光團隊」共識爭取民主 非所有成員支持制裁

黎智英案第49日審訊|李宇軒:「重光團隊」共識爭取民主 非所有成員支持裁制

分享:

李宇軒庭上作供(繪圖:Kensahung)
李:非所有「重光」成員支持制裁

李宇軒第六日作供,在控方周天行提問前,主動補充「重光團隊(SWHK)」的組織性質。他形容「重光團隊」最初是一個鬆散的港人組織,沒有會章及會員制度,共識是為香港爭取自由民主,而在每一個特定活動中,會有支持該活動的成員參與,所以每次「重光團隊」活動的論述並非一致。

他舉例,部分「重光團隊」活動與制裁有關,但非全部活動或成員均支持制裁,亦不同意組織「為咗制裁而去成立」,形容制裁只是其中一種方法。李又引述「重光團隊」網站截圖,提到當中的財務報表,是為「重光眾籌」準備,中、英文版字眼不同。

李同意部分廣告字眼包括要求制裁

李解釋,組員認為中文版應使用比較華而不實(flowery)的字眼,鼓勵懂得中文的人捐款,因此中文版標題為「全球登報眾籌制裁港共活動」。至於不懂中文而要閱讀英文版的人,組員覺得要用中性字眼,較容易鼓勵他們捐款,故英文版標題為「Advocacy for Hong Kong(香港倡議工作)」。

法官李運騰關注,中文標題想傳遞甚麼訊息?李宇軒指「制裁港共」意指香港政權與共產有關,暗示是共產黨,認為字眼更強烈。李運騰追問,李宇軒是否同意部分廣告字眼包括要求實施制裁?李宇軒同意。

「重光團隊」登報廣告
李:第三次眾籌登報後
成員商討應否繼續登報

控方另問及 2019 年 8 月第三次眾籌「G20 X 攬炒團隊」登報行動後的事宜,李提到當時眾人討論應否繼續全球登報,因當時登報行動使用了約一半眾籌款項,如果再進行規模相近的登報行動,便會用盡款項。

李供稱,當時成員討論登報行動,是否爭取民主自由的最好方法。另一方面,有成員擔心,如果沒有用盡款項,會被人質疑「會唔會落格」。李指群組討論期間,成員分成兩邊,一方支持繼續全球登報,另一方則主張放棄登報,雙方未能達成共識。

李稱,自己與陳梓華主張不繼續全球登報,兩人一度離開群組,後來獲通知成員已達成共識,不同意繼續登報的成員,會留在「G 攬」,支持登報的則離開團隊,李與陳梓華於是重新加入群組。李其後得悉。離開團隊的成員,在同年 10 月再組織「賀你老母」眾籌登報計劃。

李:重新加入群組後
團隊正式命名為「重光團隊」

控方詢問,李重新加入群組後,留在群組的人,有人較認同「G 攬」身分,有人則認同「重光團隊」身分,但當時沒特別打算為群組重新命名。反而「攬炒巴」一方在英國舉行「見光」活動,如集會中使用的橫額,或與國會議員會面,都會使用「重光團隊」的標誌及口號。李指,有見及此,群組於 2019 年底正式命名為「重光團隊」。

李講述英國會議員訪港細節

控方續展示「重光團隊」網頁截圖提問,顯示題為「各國活動及工作」,包括「 成功邀請 Bob Seely MP 8 月 31 日到港觀察示威」。

李憶述,當時「攬炒巴」告知他英國國會議員 Bob Seely 有意來港觀察示威,最終由前學民思潮成員李宗澤接待。李宇軒指,李宗澤負責行程安排,李宇軒則曾與 Bob Seely 等人晚膳,期間講及香港自由及民主的狀況。當晚有人安排 Bob Seely 到街頭觀察示威情況。

李講述成立「香港故事」由來

控方另圍繞組織「香港故事」提問,控方展示 2019 年 9 月的公司註冊紀錄等文件,顯示創辦人及首任董事為李宇軒。李解釋,就眾籌提款一事,曾與陳梓華討論,應否設立社運組織戶口,最終達成共識,成立「香港故事」。但他指設立公司後,發現仍無法處理眾籌的轉帳問題,所以「冇理過佢(香港故事)啦」。

李憶述,他到訪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與主責中國事務的 Sébastien Gillioz 會面時,曾用「香港故事」卡片,但及後認為「重光團隊」的身分更有效,改派「重光團隊」卡片。庭上展示李「香港故事」的卡片,印有「自由 公義 香港」字眼。

李另確認,他與 Sébastien Gillioz 會面,是由另一名 Telegram 成員「Sheep」邀請,指「Sheep」是聯合國職員,同年 9 月人權理事會於瑞士日內瓦召開會議,「Sheep」建議他聯絡 Sébastien Gillioz ,所以李到日內瓦找 Sébastien Gillioz 。

黎智英(繪圖:Kensahung)
李:2019 年 9 月與 Mark Simon 會面
其後知悉他為黎智英得力助手

另外,控方提及 2019 年 9 月美國參議員 Rick Scott 曾訪港,庭上展示 WhatsApp 紀錄,群組為「Coffee on Sunday」,由陳梓華於 2019 年 9 月 29 日成立,成員包括李宇軒及 Mark Simon。對話顯示,陳提及會把「Cath」加入群組,Mark Simon 問「 Senator Rick Scott is here in HK. Could you two be free at 4:45 in Mid level?」(中譯:參議員 Rick Scott 在港。你們 4: 45 半山有空嗎?」李表示,Cath 屬「前線」示威者,相對而言他屬「後線」,負責處理眾籌等,不會親身參與示威。

控方續問,李於 2019 年 9 月時,對 Mark Simon 有何認知?李指,當時沒有認知,由於 Mark Simon 由陳加入群組,所以知道他是陳一方的人。李後來與 Rick Scott 會面時,亦沒有和 Mark Simon 交談,後來透過報紙或其他渠道才得悉,Mark Simon 是黎智英的「right hand man(得力助手)」。

控方問,當時為何會安排李本人與 Rick Scott 會面?李指,因為當時他負責國際登報活動,又曾參與人權理事會,所以在國際線有「做過嘢」。而國際線是為引起國際關注香港的自由民主,當時「重光團隊」亦「慢慢想做 international lobbying(國際遊說)」,以應對香港當時「deteriorate(惡化) 自由民主情況」。

李解釋,當時與參議員會面,希望美國「做啲嘢 address(關注)香港情況」,但沒提出具體建議。而 Cath 在前線目睹示威場面,所以由她負責描述示威場景,李則講述眾籌行動,或 Rick Scott 作為參議員「可以做啲嘢」。

HCCC51/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