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獨媒》放蛇排隊旁聽獲酬800元 被指涉事男子:「我無嘢回應,我做緊嘢」

47人案|《獨媒》放蛇排隊旁聽獲酬800元 被指涉事男子:「我無嘢回應,我做緊嘢」

分享:

民主派初選 47 人案正於西九龍裁判法院(暫代高院)審訊。法院外每日均見數十至逾百人排隊旁聽。《獨立媒體》周二(14 日)揭發,有人透過 WhatsApp 招募人通宵輪籌,而記者放蛇報名參加,取得籌號後在法院附近的富昌邨獲發 800 元現金酬勞。

《法庭線》周三( 15 日)致電被指為「蛇頭」的男子范功健,他表示「我無嘢回應,我做緊嘢。」記者問有何目的,范沉默未有回應,未幾掛線。

警方指,如發現任何違法行為,定必嚴肅處理並採取適當的執法行動。司法機構重申連日回覆的內容,指所有排隊輪候的公眾人士均有序取得入庭籌,即座位數目足以應付需求,會繼續密切注視情況,適時調整有關安排。惟未正面回應「排隊黨」的問題。
《獨媒》:記者放蛇排隊旁聽
獲發現金 800 元酬勞

周三踏入第八日審訊的 47 人案,司法機構每日安排大約 400 個旁聽席,當中僅約 40 個在正庭,其餘都在視像直播的延伸法庭,而所有座位都要憑籌進入。西九法院自開審日起一連多天出現旁聽人龍,有人帶同被鋪、露營椅及糧水到場,通宵等候旁聽席籌號。

《獨立媒體》周二(14 日)報道,有人在一個名為「小新工作轉介室part or full 」的 WhatsApp 群組,以 800 元招募「排隊黨」,指在西九法院,由晚上 9 時半排隊至翌日早上 9 時半取籌,「800 蚊什麼都不用做,只係攞籌」、「中間可以瞓覺可以打機」,並稱即時現金出糧。

報道指,《獨媒》記者報名參加,被要求提供遮蓋號碼的身份證照片,其後獲安排加入另一 WhatsApp 群組。該群組管理員為「范功健」及「阿軒(音譯)」;前者指示集合時間是晚上 9 時 15 分,地點為西九法院門外,該群組最終共有 9 名成員。

報道續指,范曾指需以籌號換取酬勞,「阿軒」則著取籌後只需登上法院的扶手電梯,毋須安檢就可折返,事成後到法院鄰近的富昌邨富良樓領取人工。《獨媒》記者周二(14 日)通宵輪籌後,早上到富良樓交收,交出籌號後,獲范功健派發 800 元現金報酬。

《法庭線》記者致電
范功健:我無嘢回應,我做緊嘢

《獨媒》並報道指取得范功健的卡片,顯示他是「S.P.C.青創家協會」理事。《法庭線》亦取得該卡片,周三(15 日)並致電該電話號碼,接聽人確認他是范功健。記者表明身份,問及他被指為「排隊黨蛇頭」,范聞言稱「我無嘢回應,我做緊嘢。」

記者續問他為何要取旁聽籌、背後有何目的,范功健沉默未有回應,未幾掛線。

警方:如發現違法定必嚴肅處理

《法庭線》向警方查詢,警員在西九法院巡邏期間有否留意到「排隊黨」的情況、如有會否跟進,以及「排隊黨」的人士需否負刑責等問題。

警方回覆表示,就西九龍法院一帶的安保工作,會繼續與相關部門溝通,並調配適當人手作出部署,以確保公共秩序及公眾安全。警方又指,如發現任何違法行為,定必嚴肅處理並採取適當的執法行動。

司法機構:座位數目足應付需求
未正面回應「排隊黨」問題

《法庭線》亦向司法機構查詢,司法機構有否留意到「排隊黨」的情況、如有會如何跟進、「排隊黨」據報道取籌後離開會否對其他旁聽人士不公平,以及「排隊黨」的人士需否負刑責等問題。

司法機構回覆時,重覆連日就相關問題回應的內容,指就 47 人案推行特別座位安排措施。為善用旁聽座位,不會預留座位給持有入庭籌而沒有入場的人士,又指會視乎座位供求情況,適度及有序地容許在延伸庭的旁聽者,轉往正庭旁聽。

司法機構續指,自案件開審以來,所有排隊輪候的公眾人士均有序取得入庭籌,即座位數目足以應付需求,會繼續密切注視情況,適時調整有關安排,盡量提供足夠的旁聽座位及確保法院大樓的秩序。

男子上周聲稱「接 order」安排輪籌
獲酬 1,000 至 1,500 元

《法庭線》記者上周發現多名排隊頭的人士,雖然可取得正庭籌,卻在早上 10 時開庭前離開法院,而記者在正庭大部分時間亦不見他們。記者尾隨部分人,再發現他們於法院外不遠處會合另一男子,該男子主動與記者交談,並聲稱「接 order」安排數人輪籌,獲酬 1,000 至 1,500 元。

記者亦曾在法院外遇到一名婆婆,她手持延伸庭籌,稱自己約 7 時到場排隊,聽審大約一小時,聽聞可獲酬「150 蚊一個鐘呀,我聽講話」,並問記者「邊度有錢收?」

記者本周一(13 日)在法院外接觸到多名未能進入正庭旁聽的市民,有人稱眾被告還押逾 700 日,希望「睇吓佢哋有咩變化」,有人對未能入正庭感失望,亦有人指「入唔到都唔緊要嘅,可以睇直播」、「排隊都係一種支持」,有人指仍希望現身排隊,讓記者知道有人支持被告。

多間傳媒連日跟進
《獨媒》指有男子聲稱籌號「價高者得」

多間傳媒上周跟進旁聽人龍,以及有人懷疑取酬一事。《Hong Kong Free Press》記者拍攝到排隊數人離開法院後,在附近餐廳處理款項(were seen handling money);《明報》記者拍攝到有排隊人士的手機螢幕,顯示有人在名為「二月六號」的 WhatsApp 群組問「冇人排隊?」;《獨立媒體》記者在隊伍中遇到一名男子,主動稱「你哋想聽(審),你哋問我哋,我哋搵啲朋友去」,聲稱籌號「價高者得」、「你要幾多張我幫你搞掂」。

《明報》剛過去的周日亦刊出獨立記者鄭思思的〈通宵排隊聽審手記〉,指在法院外通宵輪候,發現多人「領籌後不知所終,未見入庭」,「開審時,內庭(正庭)四十幾個公眾席大約有一半吉位。」她又發現排隊的人有部分清晨離開,由他人接更。她曾向離開的人追問原因,但對方沒回應。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