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黎智英案第56日審訊 李宇軒:曾與陳梓華商討離港組「流亡政府」

實時更新|黎智英案第56日審訊 李宇軒第十三日作供

分享:

12:56 休庭
12:12 控方於李手機檢30人制裁名單
李:不記得由誰發

控方續圍繞英國國會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All-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on Hong Kong)新聞稿〈APPG Inquiry report reveals Hong Kong tolerated the abuse of humanitarian and medical workers〉、SWHK(重光團隊)新聞稿〈美國國會議員報告證實香港警察於示威行動行使暴力〉提問。李供稱當時由 SWHK 的成員傳給他作參考之用。

法官李運騰引述文件內容提及,報告參考了超過 1,000 份證據,屬於大型研討。當時李是否得悉有相關研討?李指當時知道「有啲唔同嘅 inquiry going on(調查進行中),但我冇 pay attention(留意)邊個打邊個」,他亦沒有參與相關研討。

控方再展示另一份從李電腦檢取的文件,封面題為「Investigation Report of potential Sanction targets for Hong Kong Human Right democracy Act」(中譯:香港人權民主法案 潛在制裁目標調查報告),及「Phase 1- The Gang of Thirty」。文件顯示部分制裁目標,分成 6 個類別,包括香港官員前行政長官林鄭月娥等、中國官員及行會成員等,共涉 30 人。李表示不記得由誰及何時向他提供相關報告,他收到後亦沒有跟進,不知道報告最終有否公開。

控方另展示「SWHK IPAC」的 TG 群組,當中李發訊息提及立法會選舉被「DQ」名單,包括楊岳橋、郭榮鏗及黃之鋒等人。而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委員、有份成立 IPAC 的裴倫德(Luke de Pulford)透過 IPAC 發聲明,並由李上載至網上。李另協助把聲明翻譯成日文予 JPAC(對中政策相關國會議員聯盟)。

控方表示需時準備文件,押後至周三(10 日)續審。

11:24 小休
11:26 李:SWHK 成員代表港人促成遊說

控方展示 SWHK 新聞稿,顯示發言人為「John Song」,李確認這是假名。法官李運騰問,2020 年 8 月仍未發言人使用真名,當時有否 SWHK 成員公開身分?李宇軒稱「我算係用真身分做過幾次『枱面人』,另外喺 UK 都一定有真人見過 MP(國會議員),唔知係邊個」。

控方問,除了李使用真實身分,還有沒有其他港人使用真實身分?李稱香港有很多社運人士,「但係 SWHK 個 focus 唔喺香港 local event(本地活動)嗰度,應該話個 theme(主題)係香港,但香港 on the ground(在地)已經有好多人做好多嘅嘢,所以唔使一個 SWHK 嘅『枱面人』喺呢度」。

法官李運騰問,即只有李宇軒是 SWHK 的「枱面人」?李宇軒回答「而我都係算半個」,因為 SWHK 未就「枱面人」達成共識,「因為如果要做到企出嚟講野,suppose(會假設)你講嘢係 represent(代表)到成個 SWHK 嘅 consensus(共識)」。

法官杜麗冰問,那麼誰代表 SWHK?李稱「不如話有唔同 occasions(場合),用過 SWHK 身分去做唔同嘢、見唔同人」。他補充,「instead of represent(與其說代表)SWHK,應該係話 represent(代表)緊香港人,咁就有一班 SWHK 或者其他港人組織去做 volunteer(義務)去 facilitate (促成)個 lobbying(遊說」,例如「攬炒巴」,「村長」及張亦澄亦曾與日本時任議員菅野志櫻里見面。

11:18 官問是否 SWHK 所有成員同意中文譯名為「攬炒團隊」

控方在庭上展示從李的電腦搜出、於 2020 年 8 月 4 日刊出的英國國會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All-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on Hong Kong)新聞稿〈APPG Inquiry report reveals Hong Kong tolerated the abuse of humanitarian and medical workers〉、SWHK(重光團隊)新聞稿〈美國國會議員報告證實香港警察於示威行動行使暴力〉。

控方詢問,英國國會跨黨派國會香港小組(APPG)新聞稿與 SWHK 有何關係?李指,「 SWHK engage 咗 Whitehouse consultancy,跟住我唔肯定 Whitehouse consultancy 喺 UK 嗰邊,exactly(確實)點幫 APPG on HK member(跨黨派國會小組香港成員)」。

法官杜麗冰關注,SWHK 新聞稿上,SWHK 的中文名是「攬炒團隊」。控方周天行補充,APPG 新聞稿亦將 SWHK 譯為「攬炒團隊」。法官李運騰問,「攬炒團隊」名稱是否常見於新聞發布會?李宇軒稱「唔係好經常」,「應該話擺返喺當時個 context,啲 member 會覺得,與其斟酌中文名呢啲咁嘅問題,不如做啲有意義啲嘅嘢」。

李運騰追問,不同意使用「攬炒團隊」的成員,仍會同意其他成員使用「攬炒團隊」?李宇軒稱「大家個 consensus(共識)喺英文名嗰邊」,加上主要由「攬炒巴」劉祖廸發布中文材料,「用返『攬炒團隊』、或者同攬炒有關嘅 labelling(標籤),去 reach (接觸)到攬炒巴嘅受眾呢,就比較有 resonance(迴響)」。

李運騰再問,換言之以當時情況而言,即使 SWHK 成員不同意使用「攬炒團隊」,他們都會容忍?李宇軒稱「係某啲 occasions(場合)會 tolerate(容忍)」。

控方展示 SWHK 網頁,提到「We further support the APPG’s call for Magnitsky-style sanction」,詢問 SWHK 是否支持 APPG 呼籲制裁?李同意。

11:15 李:《國安法》後出現政治逼害

庭上續顯示,李於 2020 年 8 月 10 日發訊息提及,當有人「出事」便有人著他及陳離開。陳回覆「As a leader, I have to be the last one standing.(身為領導者,我必須是堅持到最後的人」、「走走走,我若離開 誰來帶隊」。李在庭上指,「出事」意指有人被警方拘捕,又指在該段期間,兩人不時討論應否離港。《國安法》實施後亦有相關討論,會傾談離港的好處及壞處,「走唔走好、走咗做咩好」,因為在《國安法》實施後,便出現政治逼害。

法官李運騰問,當時李宇軒預計自己可能因違國安而被捕?李宇軒指,「應該係話唔好 anticipate(期望),無論政權話關唔關條文事,都會搵到啲方法去拉我」。

11:00 官問國安法已實施為何仍考慮「浮上枱面」
李:香港政治逼害環境已夠差

法官李運騰追問,當時《國安法》已實施,為何李宇軒仍考慮「浮上枱面」?李宇軒解釋,「因為唔企出嚟,香港依然會被中國共產黨控制嘅香港政權統治,所以已經跌咗入一個有政治逼害嘅環境入面。即係,已經夠差。」在此情況下出現成立流亡政府的討論。

李補充,要成立流亡政府有兩個先決條件,首先流亡政府離開香港,因為「喺香港會被香港政權冚佢檔」。另外需要「枱面人」,因為只有「枱底人」的流亡政府「冇人會 take it seriously(認真看待)」。如果有流亡政府的話,國際遊說的工作應該「put it under (交給)流亡政府」。

庭上續引述二人的訊息指,李問陳「組員問洗唔洗踢你出 TG,因為肥佬黎出事」。陳表示沒有需要。法官李運騰追問,當時該組員問了甚麼?李解釋,當時該組員發現陳的 TG 帳戶「太 well-connected(人脈廣泛),估個 account(帳戶)係咪肥佬黎其中一個仔」。而當時黎被國安警拘捕,所以該組員問李,需否把該帳戶移除。

李憶述,當時把該組員的擔憂轉告陳梓華。庭上訊息顯示,李向陳表示「有人發現呢個 acct 太 well connected」,「一開始估個 acct 係肥佬黎其中一個仔」。

10:20 李:曾與陳梓華討論做「枱面人」
考慮離港組「流亡政府」

法官李運騰問,李與陳梓華的對話提及前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英國駐港總領事館前僱員鄭文傑及港大《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等人。李宇軒庭上指,當時在「數緊邊個做枱面人好」。李續解釋,當時與陳梓華討論李將來的工作方向,當時二人談及國際及社運形勢,認為會有個「bottom neck(樽頸位)或者 power vacuum(權力真空),就講緊拱個『枱面人』出嚟,去 provide impetus (推動力)畀movement(運動),就數緊有邊個人可以去到呢個位呢」。

庭上顯示,李發訊息指,「 數完一圈…總結無人」及「無枱面人」。陳則回應「Shit」、「咁我做啦屌」。李則問「堅?」及表示「要至少一個枱面人,離開香港,去第二度開政府。」陳再指「仲有本記嗰班問過未」。李續指「我靠一兩個圈子嘅人問得七七八八 仲有本記 & 學生動源?」

李庭上解釋,「本記」為組織本民前。當時李總結沒有「枱面人」時,陳表示「『Shit 咁我做啦屌』,所以佢(陳)本來嗰下佢 consider 過『咁我做啦屌』」,跟住陳問「仲有本記嗰班問過未」,陳意指「係咪可以問埋佢哋先」。而「枱面人」要離開香港,要去「第二度開政府」,開「香港流亡政府」。

法官李運騰問,他們當時是否認真討論?李宇軒解釋,他在訊息問「堅」,當時意思是問「『堅』真搵個枱面人離開香港去開政府」,「堅係T做」、「你(陳)真係諗住咁做」?李宇軒庭上指,當時正在考慮此提議。

針對對話提及的「照肺」,李指「照肺」意指政治逼害或者政治檢控。當時陳指其他人會被「照肺」,而李當時回應「無論我打唔打都好,政權要照佢哋肺嘅話,都會照肺」,「政權要 backdate(追溯) 嘅 law 都會去照 backdate;政權要秋後算賬佢,都會秋後算賬佢。我嘅 judgement(判斷)係,似乎其他人照唔照肺呢,似乎唔係取決於我打唔打嘅問題」。

10:05 李:香港有政治檢控「要安排好家人」

控方續圍繞李宇軒及陳梓華的訊息提問,庭上周一(8 日)展示,陳問李「你安排好晒香港 D 野未?」又表示「你去打最終件事會係,你身邊所有人都會照肺」。當時李回應「我搞掂咗要搞嘅家人s」。

控方續問,當時李表示安排好家人,是甚麼意思?李解釋,因為有「political prosecution(政治檢控)嘅地方喺香港,唔係第度,所以要安排好喺香港嘅嘢」。控方追問,意指李要離開或者留在香港?李表示,「無論離開定留喺香港,都要 settle(安頓)喺香港嘅嘢」。

控方續指,李周一指訊息中提及的「去打」是指「浮上枱面,做枱面人」。李周二續解釋,「枱面人」是「出名、用真名嘅人」;「枱底人」則為「唔用真名嘅人」。李舉例指,在 Telegram 不少用戶屬「枱底人」。李續指,當中意指繼續做國際遊說等工作。

10:02 開庭
HCCC51/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