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80日審訊 何啟明完成作供 劉偉聰開始作供

【實時更新】47人案|第80日審訊 何啟明:沒說過要肢體衝突、推翻政府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四(6 日)展開第 80 日審訊。何啟明第四日作供,控方引述何接受《大紀元》訪問時的發言,以及他的 Facebook 帖文內容盤問。何稱,認為香港政府沒聆聽市民聲音,是一個「極權政府」,而自己曾指反抗包括支持黃店等,「但係我無講過話要肢體衝突,更加無提過話要推翻政府。」

主控萬德豪盤問期間,法官陳慶偉提醒法庭是決定法律議題,不是決定政治議題的對錯。萬答,「當然。」陳慶偉再稱,明白萬需要提到政治的本質,但認為不用說得太深入。法官李運騰又指,法庭只關注被告當時的意圖。何中午前完成作供,親自抗辯的劉偉聰開始作供。

周三審訊中,何在控方盤問下供稱,不相信戴耀廷對「積極運用」否決權的解釋,因「佢(戴)本身就諗住攬炒十步曲」。另控方、法官多次引何在初選論壇的發言例如「打倒共產黨」,何解釋屬「憤慨之言」、「​​我相信鄧小平話,共產黨是罵不倒的」。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劉偉聰開始作供:不曾簽〈墨〉、對全面特赦抗爭者或撤控抱持懷疑
周三報道:
47人案|初選論壇發言稱「打倒共產黨」 何啟明:​​相信鄧小平說「共產黨罵不倒」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17 休庭
16:05 劉偉聰:曾想過澄清沒簽署〈墨〉
惟憂變「選舉自殺」

法官李運騰其後問,劉偉聰在初選論壇前才知悉自己名字出現在〈墨落無悔〉聲明,問劉有否要求移除?劉稱沒有,並指有想過發公開聲明作出澄清,但擔心會顯示他不支持「五大訴求」的立場。

法官陳慶偉問,你不是有原則和誠信(a man with principle and integrity)?劉指他擔心會變成「選舉自殺」(election suicide)的行為。

陳慶偉問,劉不同意〈墨〉的第一點,但同意第二點?劉同意。

陳再問,那最後兩個段落?劉指,當時只留意到聲明兩點。

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6:00 劉偉聰逐一說明對「五大訴求」看法

劉偉聰其後就〈墨落無悔〉聲明作出解釋,並提出其看法,指動詞應在名詞之前,如「落子無悔」。被告席的鄒家成反目挨牆思考。法官陳慶偉稱,「鄒家成 was wondering 」。劉稱他無意批評。法官李運騰又指,這可能是中文的語法或日本的語法。旁聽聞言大笑。劉又表示,本土派或不太喜歡中文的字句,指「共同綱領」是指「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

劉指,他在選舉材料都沒有提及「五大訴求」。陳慶偉問,劉不支持「五大訴求」?劉稱,簡短的答案為「是」,但會就每一項作出解釋。劉稱,有些事情他是支持並有參與,但有些是同意但不會參與,舉例指如同性戀,劉稱他支持每人的選擇,但他不是同性戀者。

劉其後指,會逐一解釋為何不支持。首先,《逃犯條例》修訂已撤回。另要求特首下台,他認為是相對不重要(​​trivialising)的事項,因為特首辦才是重要。劉又指,特首需要對中央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負責,但有時是左右為難(catch 22 situation)。

李運騰指,認為劉毋須解釋其政治立場,重申只對意圖感興趣。

劉續指,就全面特赦或對抗爭者撤控,劉抱懷疑(skeptical)的想法,指這是邀請行政部門干預司法事務,有些案件更已經進入司法程序。

至於要求相關人士為警暴問責,劉指一方面要求特赦,另一方面要求追究警暴,劉認為應如南非的「真相與和解委員會」,追求真相,而不是要求檢控。

李運騰再著劉轉述下一個事項,指法庭不是決定政治。劉則稱,他的價值觀與其意圖相關。

劉指,他不反對雙普選,因為是太遙遠的事(remote),又指要重啟五步曲,要求特首寫報告、獲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通過等。他又指,其選舉政綱都沒有提及雙普選。

15:55 劉偉聰:沒簽署亦沒授權他人
在〈墨落無悔〉聲明加自己名字

法官陳慶偉問,是否指 2020 年 6 月 9 日的記者會,又問劉偉聰有否留意到翌日的〈墨落無悔〉聲明?劉指,他只在 6 月 26 日的九西選舉論壇前數天才知悉聲明,而其助理告知他,其名字出現在聲明上。

陳問,即劉知有人加其名字?劉重申沒有簽署,亦沒有授權其他人加其名字。

法官李運騰其後問,是否知悉為何其名字會出現在其他被告於 Facebook 發布〈墨〉的帖文?他指,他有問其團隊有否為他簽署。

李其後請控方協助展示文件,並引述黃子悅發布〈墨〉的 FB 帖文,指當中有劉偉聰的名字。 劉指,他有問其職員,但沒有人知悉原因,直知今日仍不知悉原因,並同意法官所指,至今仍是謎團

陳慶偉其後問,但當時尚未是提名期,問劉當時是否尚未交提名表格?劉同意。

法官陳仲衡問,劉有否想過向告知公眾打算參加初選?劉稱沒有。陳慶偉指,在劉的海報上,「你只是一隻貓」,沒有告知所有人要參選,但出現劉的名字。劉表示無法回答。

劉其後指,想就〈墨落無悔〉聲明作出解釋,並指當他發現其名字見於〈墨〉後閱讀內文,第一反應是失笑(my initial response is some laughter)。

15:50 劉偉聰:有區議員朋友建議參加初選

劉偉聰指,其證供仍提及 2020 年 5 月。他指,在「盧建民案」後,有更肯定的想法想參選立法會,但指想參選是一件事,參與初選則是另一件事,而他當時尚沒有打算要參加初選,因為他剛才提及的不民主等考慮。

劉又指,他有區議員朋友與他討論勝算,其後建議劉參與初選。

法官陳仲衡問,他們不參選,但著你參選?劉指,他們建議自己參加初選。他又指,其朋友說如果不參與初選,其他人會視他為「鬼」,劉又指他對此不同意。

劉續指,於 5 月收到他們的訊息,指不能與劉一同共事,並轉為支持其他潛在參選人。劉又指,雖然該兩名朋友沒有明言,但認為他們是因為他不參加初選而退出。

劉稱,他有重新思考是否參加初選,而當時仍未作出決定,而其助理告知他初選在 6 月會公布細節。

15:47 開庭
15:15 休庭
15:15 劉偉聰讀出戴耀廷與他人合著論文部分內容

劉偉聰續讀出戴耀廷與他人合著論文的其中 3 段。

第一段提及,香港的法治面對嚴峻的挑戰,但真正的戰場是「文化」,指要在社區為大眾培育法律文化,而耕耘方法眾多,包括壯大公民社會、投資法治素養教育等。

第二段提及,「文化衝突」可帶來持久的轉變,例如「公民不服從/公民抗命」可以放大系統不公義的情況,使人不可再漠視,影響他們對真理、公義既有的信念、價值觀和態度。即使公民不服從未能帶來即時的轉變,亦可為將來改變打好基礎。

第三段則提及,把上述策略放在香港語境中,民主派政治團體及公民社會,要把握來屆選舉,推動策略性投票,贏得更多議席,令現時的架構起不確定性,令中央難以再以舊方法操弄,繼而要思變。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5:10 劉偉聰稱在本案前
沒讀過戴耀廷〈真攬炒十步〉文章

法官陳慶偉問,2020 年 4 月 29 日,戴耀廷發布題為〈真攬炒十步〉文章,問劉偉聰對此是否知情?劉答,他並不知情,亦沒有讀過,直至收到控方向他提供本案的審訊文件。

劉偉聰續指,「戴耀廷教授曾是我的老師」,指他求學時,戴教他「法律寫作」和「法律研究」,但他畢業後就沒有私交,直至 2019 年左右,兩三個場合他們曾討論法治,例如他和戴曾經獲邀,去做電影《芝加哥七人案:驚世審判》的映後法治對談。

法官李運騰問,所以至 2020 年 3 月至 4 月期間,劉偉聰都沒讀過任何戴耀廷的文章?

劉答不是,並指他望補充,他曾在 2019 年前,讀過戴耀廷撰的〈用愛及和平佔領中環〉(應為「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指文章以中文寫成,但他嫌悶,自此沒再讀任何戴用中文寫的文章。

劉續指,不過,他有讀戴耀廷用英文寫的法律學術論文,但忘記具體時間,其中他曾在 2020 年上半年,讀過戴的論文。

劉續展示戴與他人合著的〈Pursuing Democracy in an Authoritarian State: Protest and the Rule of Law in Hong Kong〉,並對法官指若他們讀完,或會驚訝寫此論文的人,就是撰寫「攬炒」文章的戴。

15:00 劉偉聰:「盧建民暴動上訴案」敗訴後萌生參選念頭
希望推動修訂暴動罪條文

劉偉聰又供稱,他在第一次九西協調會議後、約在 2020 年 4 月時,他當時為「盧建民暴動上訴案」的法律代表。劉稱,認為相關的暴動條例應修訂,更指法官未必同意他的說法。

法官陳慶偉指,認同法律理應適時更新及修訂。劉指「我同意,尤其串謀罪。」旁聽聞言發笑。陳續指,藥劑業的相關條例已沿用多時,認為應作出修訂,其後請劉繼續。

劉續稱,希望相關暴動條例可以修訂,其後決定參選立法會。陳慶偉問,劉想改變法例?劉指,是提出修訂。劉又指,在終院敗訴後,就出現參選的念頭。

法官李運騰問,即劉出席首次協調會後,沒有其他事情發生?劉確認,沒有收到其他資訊。

14:55 劉偉聰供述出席九西首次會議時情況

劉偉聰供稱,他於 2020 年 3 月 24 日出席首次九西協調會議,並由其區議會助理通知。

他指,只記得該次會議上有戴耀廷、區諾軒、趙家賢,以及記得簡浩文有出席,但不記得其他參加者。在法官提問下,劉稱會上有約 10 多 人至 20 人,而出席者是不斷「出出入入」。

劉指,記得戴耀廷在會上提到民主派在區議會選舉有很好的表現,但在立法會選舉中未必能輕易獲勝,因此認為要有協調工作。劉指,認為其說法合理,因為是兩個不同制度;他又表示,不記得戴有否說過「35+」,但他有提到要取得大多數議席。

劉又指,戴在會上有提到民主派過半,可以獲得更多憲制權力,包括否決預算案,但不記得戴有提到「積極運用」或「會運用」否決權,亦不記得他有提到前者,是「可用可不用」。

法官陳慶偉問,即沒有印象?劉同意。他又指,沒有聽到任何事項,要約束當選人入立法會後的行為。

劉又指,戴只提到舉行初選投票日。戴席上有提到目標議席,記得九西的目標是 4 席;其後由參與者作自我介紹。

劉續稱,記得會議歷時多於一小時,會議亦沒有任何共識或協議,指會議只是簡述。劉又指,如他早前盤問區諾軒時指出,自己在會議上有提過,認為初選「不民主」。劉指,他提出此項後,但沒有人感興趣,亦沒有進一步的討論。

劉又指,他當時對於初選沒有確切的想法,亦沒有出席第二次會議。法官陳慶偉問,劉有否早走或是在會議總結後才離開?何指,會上沒有正式的總結,又指認為最重要的事項是知悉民主派的協調。

法官陳仲衡問,劉有否向組織者留下電話號碼?何稱沒有,其習慣是不會留下個人號碼。就區議會事務,需由其助理聯絡,法律工作則需要聯絡其秘書。

法官李運騰問,劉離開時,其他人有否作出討論?劉指,有些人本身已認識,並有在會議後留下。

14:45 劉偉聰稱對反修例示威感同情

劉偉聰繼續作供,並供述其個人背景。劉指,他於 2019 年參與區議會,並在深水埗區又一村當選。他指,在 2019 年發生反修例示威,並對此感到同情。他指,很多人擔心修例會模糊「一國兩制」下的兩個制度,但他擔心擴大特首對於移交難民提出特別要求的權力。

劉續稱,雖然他對運動感到同情,但他沒有參與,認為街頭不能發揮其角色。他指,他有朋友考慮參選區議會,並建議劉可以參選。他稱最終有參選,並且勝出。劉其後展示他區選時的海報,標語寫上:「從投開始 由您出發」,並附有一隻貓的照片。

劉又指,在區選後不打算參加任何選舉,甚至有記者詢問他會否參與來年的立法會選舉。法官陳慶偉問,是否為 2020 年 2 月?劉指,是約在農曆新年期間。

他稱,考慮是否參選立法會選舉,除了擔心能力之外,亦有個人考慮,就是會否阻礙其法律工作,故他有與家人朋友分享其想法。

14:33 開庭
12:28 休庭
12:15 劉偉聰供述個人背景:
曾加入皇家香港警察

自辯的劉偉聰開始作供,就如承認事實所示,他有參加九龍西初選,但他沒有與其他人串謀,自己亦不同意否決預算案,遑論他有顛覆國家政權或干擾特區政府的意圖。他依順序作供,並指他參選九西區。

劉續說,他的證供會大致上分為 3 部分,首部分是其自我介紹。劉又指,就首部分會有關他為何參加初選、初選期作出甚麼,以及他案發期間沒有做的事,合共 3 要點。

劉供稱,他現 55 歲、沒案底,並希望可以一直維持沒案底。他 1993 年於港大畢業,其後修讀法學專業證書(PCLL)。

劉又指,他曾加入皇家香港警察,但其後因獲得 AO 的有條件取錄而辭職,但因為他三級榮譽畢業,故終無法入職。其後曾到自由黨任演講辭寫手。另他於 1995 成為執業大律師,其後於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政治哲學博士課程。

劉稱,其學術研究範圍是有關憲政設計等,例如是否合理等。法官陳慶偉問,何的論文是中國憲法的修訂?劉稱這是其中一例,但亦包括美國。

劉續指,他用 4 年進行研究,但因為與其導師意見不合,尚未完成課程,便於 2005 年夏天回港。劉指,他於 2010 年、2012 年擔任暫委特委裁判官及暫委裁判官,離開司法機構後,亦有繼續從事法律工作。

劉又稱,他於 2017 年至 2021 年於港大法律系任教;另於 2012 年至 2022 年為《信報》、《明報》撰寫專欄。

劉又指,因為他對政治、法律的興趣,他曾於 2007 年撰寫書籍,名為 《Professional Conduct and Risk Management in Hong Kong》,其中有一章節由他所撰,並於庭上展示及讀出段落。

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午膳。

12:07 何啟明完成作供、劉偉聰開始作供

何啟明的代表大狀阮偉明覆問,並展示戴耀廷、趙家賢的 WhatsApp 訊息,顯示戴於 2020 年 3 月 18 日發訊予趙,另提到九西會議是在 3 月 24 日舉行。

阮問,何是在 3 月 18 日有否收到訊息?何指,「我無收到戴耀廷嘅訊息。」另一段訊息提到戴告知趙,誰人會主持九西會議,問何有否收到?何稱無。

阮又問,何當時有否發覺〈墨〉的語病問題?何稱,「我當時無睇到。」

阮指沒有進一步問題,亦完成辯方案情。何啟明完成作供。何稱,「唔該晒咁多位」,並細聲向傳譯說,「辛苦晒」,何其後取起水杯返回被告席。

自行代表的劉偉聰其後作供,他由律師席走到被告席,並以英文宣誓、開始作供。

12:00 何啟明否認串謀意圖顛覆國家政權

主控萬德豪其後展示施德來初選提名表格,問施有否與何啟明討論要加共同綱領?何稱,「佢無同我講」,「我係喺佢交咗之後先至知呢件事」。萬問,共同綱領有否在民協內討論?何稱,「有我去嘅會就無喇。」

萬問,民協是否每周都是開會?何指,「我去到後期就唔係喇,本來係每個禮拜,我睇返紀錄就係,總之嗰度紀錄有寫就有開,無寫就無開。」萬問,不是固定會議?陳慶偉則指何已回答。

萬其後展示何啟明的選舉單張,寫上「乜嘢係民主派初選?」指單張上的用語是用了〈墨落無悔〉的用語。何同意。

何又在提問下同意,〈墨〉是與初選有關,而初選於 2020 年 7 月 12 日結束;而政府同月 31 日宣布選舉延遲。

萬其後展示何啟明辦公室門口的照片,壁報版貼上海報,寫上「國安法殺到 香港人迎戰 」,另貼有「乜嘢係民主派初選」的選舉單張。何指,這位置是在其辦公室內。何又同意,警員在 2021 年 1 月 6 日搜其辦公室,而當時海報仍然貼上。

萬其後指出案情,何與其他被告串謀,爭取立會過半及無差別否決預算案,以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意圖顛覆國家政權。何均否認。萬表示沒有進一步問題。

11:55 何啟明主動就證供補充

何啟明甫開庭就休庭前展示的 FB 帖文:「在香港重光後回望,也不過是敵人滅亡前的瘋狂」一句作出補充。

何指,「唔好意思呀我想補充一點呀,我係視佢為對手,希望贏佢,就係咁簡單…視個敵人為對手想贏佢,就係咁簡單。」何其後又稱,「希望贏佢囉就係,有誇張成份嘅,但係就唔係你死我亡嘅嗰個狀態。」

法官陳仲衡問,是指要贏立法會選舉的對手?法官陳慶偉指,何是指香港政府。何則稱,「嗰啲建制派係支持香港政府。」

他其後指,「應該咁講,要贏呢個敵人,就要贏呢場選舉,就係咁喇。」

11:53 開庭
11:15 休庭
11:05 控方引何啟明 FB 帖文提及「和勇不分」
何:意思是大選配票要和勇一體

主控萬德豪其後展示何啟明初選後的 Facebook 帖文。萬引述一段:「九龍西經歷過兩場補選,結果未盡人意,現有 4 席為賣港惡勢力所盤踞。我們要逆轉形勢,光復九龍西,前路定非坦途。然而過去一年,香港人『和勇一體』,團結守望。」指何提到「和勇不分」的價值。

何指,「呢份係我報名立法會嗰份嘅宣言嚟嘅…我嘅意思係呢,喺大選嗰度嘅配票係要和勇一體。」

法官李運騰亦問及,帖文所指「然而過去一年」。何指,「係呀過去嗰一年我哋由無初選變做有初選,咁去到就係而家初選有結果去到大選喇,因為你見到最尾嗰段呢我係寫九龍西嘅選情。」何在追問下指,是由 2019 年 7 月去到 2020 年 7 月。

萬指,「勇」是指街頭上使用武力的人士?何指,「呢個勇係指嗰啲嘅人,喺投票上要一致。」萬追問,與「勇武」無關?何指,「咁唔係,因為初選完之後,我哋係希望民主派係配票㗎嘛,民主派支持者…」

萬再反駁,指何是提到「和勇不分」。法官陳慶偉隨即打斷,問萬的問題是?並著萬不要爭執。

法官陳仲衡又問及,「在香港重光後回望,也不過是敵人滅亡前的瘋狂」一句。何指,「喇即係咁樣,即係逐個逐個字問呢,咁呢份係選舉宣言,係有選舉語言成份嘅。」何在追問下同意是誇張。

萬問,此帖文是何時準備?陳慶偉澄清指,此帖文是在 7 月 22 日發布,問何時撰寫?何指,「之前幾日囉。」

陳仲衡又質疑,何視香港政府為敵人,又提及滅亡。萬擬再追問,陳慶偉打斷指已聽夠相關事項,並下令先休庭。

10:50 法官問何啟明
是否視香港政府為敵人

主控萬德豪其後續引述何啟明的 Facebook 帖文,指何視香港政府為敵人。何答指,「我無 exactly 講佢係敵人。」

萬又引述帖文一句:「所謂敵人反對嘅就要堅決擁護…我哋初選就要用盡一切方法話畀全世界知香港人係唔會投降」。何答指,「個敵人咪就係嗰啲用盡一切方法去打壓我哋嘅嗰啲人囉。」法官陳仲衡問,何視香港政府為敵人?何稱,「你可以咁理解。」

法官李運騰其後問,何指不可能與共產黨打交道,但何又形容香港政府為港共。何指,「首先我對《基本法》嘅理解呢,特區政府同埋共產黨係兩樣嘢嚟嘅,喺港人治港下呢,我哋傾嘅對口單位呢,依然係特區政府。」

何又稱,「港共政權係一個對政府嘅批評,因為我理解嘅共產黨呢,有好多對人嘅打壓,我就話緊特區政府就係做緊呢啲嘢喇,我唔係將佢兩者等同,所以我仍然覺得,佢哋特區政府同共產黨係兩樣嘢,只不過做嘢嘅方式上面,佢哋兩個真係好似。」

李追問,即不是字面上的意思?何稱,「唔係,大家都知道特區政府同埋共產黨一定係兩樣嘢嚟嘅,但係我哋真係見到有時特區政府做咗唔好嘅事都好似共產黨咁。」

10:50 控方引何啟明 FB 帖文
提及「香港民研」被搜查

主控萬德豪其後展示何啟明於 2020 年 7 月 11 日的 Facebook 帖文,呼籲選民投票,另提到「香港民意研究所」被搜,又指「所謂敵人反對的我哋就要堅決擁護」等。

法官李運騰問,何昨日提到協調會議上沒有提過「香港民研」?何解釋,「我琴日係講呢,喺嗰個協調會議,因為第九點嗰度係講,喺正選之前嘅事,係抽樣調查一千個呀嘛,我係講嗰樣事情。」

李其後問,何是何時留意到「香港民研」在「35+」角色。何頓一頓後稱,「誒咁樣樣嘅,喺嗰個協調會議入面呢,因為要電子投票,咁呢其實就無詳細講到嗰個營運者係邊個,私人公司好,各樣嘢好,嗰陣時未知,係後尾我先收到消息話決定咗話搵『香港民意研究中心』,所以點解我琴日話係其實協調會議係無見到『香港民研』嘅人。」

何在追問下指,消息是在「戴耀廷講嗰個機制嘅時候」得悉,並在追問下指「兩次會議討論機制嘅時候,都有提到係點樣去運作嘅」。

10:40 法官提醒控方
法庭不是決定政治議題對錯

主控萬德豪其後續引述何啟明在訪問中提到「重新認識民協」,問何是否提到民協的立場改變成更激進?何指,「不是,因為呢我好清楚講…以往啲人剩係覺得我哋剩係做民生,甚至覺得我哋唔係民主派,所以我重新認識嘅意思係,民協既關注民生,亦關注民主。」

法官李運騰問,即何是指大眾對於民協的想法是不完整、不準確?何稱,「以往啲人覺得我哋唔係民主派,依一個位我覺得唔正確。」

李追問,即被誤解?何答,「我諗個 misunderstood 個位,係覺得我哋唔係民主派,如果你當民協係民主派,咁就無 misunderstood 民協喇。」

法官陳慶偉則指,不認為有人會覺得民協是建制派。何則指,「咁我希望法官閣下你理解民協個狀況。」陳追問,何是指,民協以往是建制派?何指,「民協俾人鬧咗 30 年,真係有人話過我哋係親政府嘅,呀唔係親政府,係建制派。」

萬質疑,何昨日提到民協被批評為「騎牆派」,但現指有人標籤民協為建制派?何稱,「兩者無衝突,因為我哋俾人話騎牆,有人甚至話我哋係鬼,所以佢哋就會介定我哋唔係民主派就係建制派喇你哋係。」

李運騰問,在 2020 年,何有否嘗試向公眾澄清,民協事實上不是建制派?何稱,「有,我哋每一次嘅公開言論,都係希望話畀公眾聽,我哋係民主派。」

李再問,何當時是想看似「更黃」,或是「做自己」?何指,「我哋係做返自己,所以我哋好清楚解釋我哋…民主同民生嘅路線。」

當萬請何續讀《大紀元》訪問謄本時,法官陳慶偉著萬緊記他的說話,指這裡是決定法律議題,不是決定政治議題的對錯。萬答,「當然。」

陳再稱,明白萬需要提到政治的本質,但認為不用說得太深入。法官李運騰又指,他們只關注被告當時的意圖。

陳慶偉其後續稱,政府不聽民意就被視為極權,當然是不正確。陳以美國槍權為例,指民主黨政府傾向收緊,而共和黨提出反對,反問是否可形容此為極權;陳又舉出脫歐公投一例,指不能這樣斷言英、美兩國為極權。被告席的何桂藍一度托頭挨牆望向法官,吳政亨則身體傾前發笑。

陳又稱,對於新疆議題不感興趣,重申不要再深入政治議題。李運騰又稱,法庭只對被告的意圖有興趣,不會考慮其政治想法。

萬其後續問及訪問謄本,何啟明一句:「其實根本就唔需要同共產黨打交道,就係繼續反抗,繼續抗擊呢個極權」,問何是否指「不傾」?何稱,「唔係,我講嘅係唔同共產黨打交道,但係若我選到成為立法會議員,係同特區政府傾,因為港人治港。」陳慶偉一度嘆氣。

何續指,「所以我琴日都話係,共產黨係唔會有渠道係同我哋傾嘅,個對口單位係香港政府。」

10:30 法官問何啟明對「推翻政府」理解

法官李運騰問,但何啟明早前供稱「極權」是指香港政府。何稱,「係,因為當政府唔聽人民嘅聲音嘅時候,佢就會變成極權。」

李再問,何的意思是指,不是香港政府會變成極權,而是當時的香港政府已成為極權?何稱,「係,因為我見到香港政府無聆聽市民嘅聲音,所以我認為佢係一個極權政府,呢個係對佢嘅批評。」

李追問,極權、反抗的意思為何。何指,「我喺(《大紀元》)個訪問之後都有提及,反抗之後個模式係點樣,我指呢個訪問,我話嗰個抗爭可以融入日常生活抗爭之中,例如支持黃店,例如喺自己嘅工作崗位入面堅守價值,但係我無講過話要肢體衝突,更加無提過話要推翻政府。」

法官陳仲衡問,何以構成「推翻政府」?何指,「嗰陣時我真係聽過有人話真係要武裝革命。」

陳欲追問時,陳慶偉打斷問,這只是其他人的想法,但何的想法是?何答指,「我當時就係聽到頭先講武裝革命呢個說法,所以我覺得武裝革命就係推翻政府喇。」

陳仲衡則指,據何的理解,兩次否決預算案、解散立法會不是推翻政府?何指,「如果按我頭先武裝革命嘅定義,咁嗰樣嘢都未算係。」

陳再追問,逼特首下台都不構成推翻政府?被告席的何桂藍、余慧明發笑,鄒家成一度翻眼思考。何指,「誒唔好意思呀法官閣下,因為我真係唔認同呢樣嘢,因為你問我一樣我唔認同嘅嘢係無可能。」

陳指,其問題是問何對於「推翻政府」的理解。何指,「我頭先話係武裝革命就係推翻政府,所以我覺得特首落台…」陳再問,這是一個例子或是門檻?何稱,「我會話係門檻。」

10:20 控方引述何啟明訪問中
提「抗爭」、「反抗極權」

主控萬德豪其後續引用何啟明接受《大紀元》訪問的謄本:

而家香港立埋「港版國安法」,香港就要變成大陸了,呢種情緒呢就係令到大家點解要反抗嘅原因。甚至係越嚟越認同,要對付極權呢,反抗係唯一出路

萬指,何對於「對抗極權」的思想從來沒變,問何是否同意。何指,「唔係,我寫反抗係唯一出路,但係我之後有解釋,我講嘅反抗係乜嘢嘢。」

萬續指,當記者問及民協的地位時,何在訪問中答:「我都好希望呢其實係藉著今次嘅機會,或者係今次嘅選舉,大家能夠重新認識民協,即係以往可能係好多人覺得,我們剩係做民生,或者剩係做啲揼石仔嘅工作。」、「我們越嚟越見到就係,無民主就無民生。」

萬指,就最後一句,就是何昨日作供所提及。何答稱,「唔係,我話『無民主就無民生』,唔代表民主個 priority 係高過民生,喺後面我都有解釋,就係民生係受到政治制度影響㗎,所以係要個制度係要變得民主,政府先會回應民意,回應民生。」

萬又引述謄本:

即係好多時大家做服務就得㗎喇,做民生就得㗎喇,其實民生係受到政治制度影響。而我哋見到,極權嘅情況下,佢係不會理會市民嘅生死,佢係唔會處理嗰啲民生嘅問題。

所以呢點解我哋要走出嚟爭取民主自由,因為其實好多香港人走出嚟抗爭,都是希望香港變為一個更公平、更公義嘅社會,都係希望香港變成一個更適合人居住嘅地方。走出來抗爭,因為大家真係好撚鍾意香港呀嘛。

萬指,何的回應主要是提及抗爭。何答,「呢個就係我講點解要抗爭囉,我希望香港變成一個更公平更公義嘅社會,變成一個更適合人住嘅地方,而不是推翻政府。」

法官陳仲衡問,但要改變香港,首先要取得民主。何稱,「係,但係攞到民主都唔代表要推翻政府,我哋希望嗰個制度係能夠更加回應到人民嘅聲音。」

萬續引述謄本,何的發言:「其實我哋都係因為咁樣而走出來就係反抗極權。所以我哋都好希望市民能夠明白,就係其實我哋都係抗爭嘅,我哋都係反抗極權嘅其中一員。」

萬指,何的發言主要是提及極權。何稱,「係我有講反抗極權,但係我講嘅反抗極權,就係頭先嗰個目標,所以唔係要諗住推翻政府。」

10:10 控方續就《大紀元》訪問盤問何啟明

主控萬德豪續盤問何啟明,提及昨日庭上播放,何啟明於 2020 年 7 月 10 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的訪問片段。萬指,何同意訪問是在《國安法》生效後進行。

法官陳仲衡問,何在進行訪問前,有否讀過《國安法》條文?何稱無。陳指,但何在訪問中提到對《國安法》的評論。何稱,「因為我睇咗其他關於《國安法》嘅評論。」陳再問,即沒有讀過?何答,「我自己就無詳細睇。」陳則著何不要給予含糊的回覆。

法官李運騰又指,法官都會說廣東話,明白有時意思模糊,但重申這裡是法庭,需要依賴證供以作出裁定,故何回答需要仔細。何稱明白。

李問,在進行訪問前,何沒有讀過《國安法》條文?何稱,「係,咁我想補充一點,應該咁講,我無正式睇到佢嗰個官方嘅文件,關於《國安法》。」在追問下,何稱「我係睇到一啲關於《國安法》嘅評論,裡面嘅評論係有講到《國安法》嘅一啲內容。」

李其後問,何如何確保當時的發言是合符《國安法》?何頓一頓後稱,「我盡可能小心我嘅用字。」

李問,在出席訪問前,有否想過要收回(retract)言論,傳譯一度把 retract 一詞譯錯為 recheck,法官陳慶偉遂糾正稱「收返」。陳仲衡亦指,如「打倒共產黨」的言論。

何指,「我當時,首先嗰個『打倒共產黨』,正如我琴日個意思,我個意思唔係 overthrow(推翻)。」澄清問題後,何表示,「我無去收返嗰個言論,因為我嘅理解係(2020 年)7 月 1 號之前嘅係唔會追究,但係我有嘗試去講返啲說話呢,無話去澄清之前嘅野,但係有嘗試嘅係有一個更新啦。」

萬其後引用訪問的謄本:

香港人最大嘅反應呢,其實就係佢哋覺得香港變成大陸。當初所謂嘅香港民主回歸時候,甚至係覺得點解回歸咗之後要有分別呢,大家就已經知道,大陸就係一個黑暗、恐怖,甚至係封閉嘅地方。

佢哋打開新聞睇到好多冤枉錯判,好多屈得就屈嘅事,佢哋明白內地就係一個人治嘅社會,就係個極權嘅國度
10:07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 1 分入庭,黃碧雲等候開庭期間撥扇,並與林卓廷交談數句,鄒家成身體傾前與前排的施德來聊天。吳政亨則向旁聽親友打手勢溝通。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