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印傭稱穿罩袍、祈禱遭解僱 控僱主種族歧視 僱主:「只係叫佢唔好喺屋企拜神」

印傭稱穿罩袍、祈禱遭解僱 控僱主種族歧視 僱主:「只係叫佢唔好喺屋企拜神」

分享:

僱主稱沒禁止祈禱
「只係叫佢唔好喺屋企拜神」

申索人為印傭 DWI-LESTARI,答辯人為梁彩、何偉新及何偉娥。答辯方沒律師代表,案件由區院首席法官高勁修審理。

法官指,本案涉及兩方面指控,包括答辯方不批准申索人穿著罩袍(jilbab)。答辯方表示,申索人外出時沒有穿著罩袍,只戴上戴巾,強調沒有不批准她穿著罩袍,「只係叫佢唔好喺屋企拜神」。法官另引述答辯方文件指,申索人首星期工作時,曾同意外出時穿著普通裝束及戴帽。

至於申索人指控,答辯方不批准她按其宗教儀式祈禱。法官續引述文件指,該單位為公屋沒間隔,而深夜時分已關燈,答辯人稱「年紀大、心血少」,若在深夜見到申索人身穿回教服裝,在祖先神位前祈禱,對先人不尊重,故及後與申索人討論更改其祈禱的時間和地點。答辯方補充,「唔想喺家中祖先神位前咁做,唔可以喺我哋個宗教度拜。」

法官另指,本案有其他事實爭議,如申索人有否獲告知家中裝有閉路電視、申索人終止合約的原因等。法官補充,答辯方指申索人手寫辭職信,並有依據勞工法例計算最後工資。

法官將案件押後至 2024 年 6 月 19 日進行案件管理會議,以待答辯方查清雙方在勞資審裁處有否待決案件,以及區域法院有否權利處理欠薪等事宜。

入稟狀:女傭被禁祈禱、外出時穿罩袍
稱母親見到會「嚇死」

入稟狀指,申索人為虔誠穆斯林,外出時須穿著罩袍(jilbab)。她於 2020 年 3 月 2 日至 16 日期間,受僱於 83 歲的梁彩,以協助她煮飯、陪往街市買菜及公園散步。梁的女兒何偉娥看到申索人穿著罩袍陪梁外出,遂給予口頭警告,禁止申索人陪其家人外出時穿罩袍。申索人未有理會,何再次投訴,最終申索人外出時只戴頭巾(inner jilbab)。

申索人另因宗教信仰,每天須祈禱(salah)5 次,為免影響工作而改為清晨 4 時半、下午 2 時及晚上 10 時,祈禱,每次約 10 分鐘。梁的子女何偉新、何偉娥,及後與申索人和僱傭中心經理會面,指家中閉路電視拍到申索人祈禱,因母親年紀老邁,若起床時見到申索人祈禱會「嚇死」,要求申索人利用自己假期,在外面祈禱;而申索人不知家中有閉路鏡頭。

申索人致歉,詢問能否在屋外祈禱但被拒,並被告知若想繼續工作,則要停止祈禱。同日申索人被終止僱傭合約,沒獲任何薪金或代通知金,僅獲 100 元。她遂向民間組織「Justice Without Borders」求助,亦向平機會投訴,雙方嘗試調解但不果。

申索人入稟區域法院,指 3 人違反《種族歧視條例》,要求他們道歉,支付 2,210 元兩周薪金、4,630 元代通知金、20 萬元情感損失、27,780 元收入損失、2 萬元懲罰性賠償,以及相關利息和訟費。

DCEO10/2023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

HK$180 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
新書《公民司法認知》即日起公開發售!

售價:HK$180(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每套四款);每套售價:HK$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