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黎智英案第60日審訊|陳梓華:黎指「勇武派」令示威畫面「唔靚」 欲聯絡要求克制

黎智英案第59日審訊|陳梓華:黎指「勇武派」令示威畫面「唔靚」 欲聯絡要求克刻

分享:

陳:Mark Simon 曾提議美國國會山莊辦香港展

陳梓華第二日作供,控方周天行先問及 2019 年 6 月、第一次「G20」眾籌後的情況。陳梓華供稱,黎助手 Mark Simon 曾提及,他與黎智英欲在不同地方舉辦「報紙展」,以呼應「當時我哋嘅訴求,反修例同埋五大訴求」,爭取國際關注。陳指,Mark Simon 希望他協助找出 20 份「G20」登報行動的報紙﹐又指當時自己在香港協辦報紙展,對方願意贊助。

他續指,曾自行墊支約 3 萬元舉辦香港的報紙展,當時李宇軒亦有參與展覽,隨後由 Mark Simon 全數資助。陳憶述,Mark Simon 曾催促他提供報紙及文宣海報等﹐並提議他與李宇軒在美國國會山莊,租用商務辦公室作展覽或遊說中心,「話畀人哋知香港發生緊咩事」,主題與反修例運動相關。

控方追問,Mark Simon 當時是否認識李宇軒?陳確認,一直有向 Mark Simon 提及李宇軒,加上部分單據寫上李宇軒的名字,Mark Simon 及李則在 2019 年 9 月底,與美國參議員 Rick Scott 見面。陳又透露,Mark Simon 不喜歡李宇軒「last minute(最後一刻)搵佢幫手」,笑稱「有陣時都會聽佢發吓牢騷,但佢對李宇軒嘅能力評價好高」。

另外,陳曾在大埔、中環及台灣等地,組織不同街站和展覽,內容初時與「G20」全球登報有關,後來因參觀者不懂相關語言,遂擺放其他人創作的文宣。陳確認,曾墊支約 14.4 萬元舉辦街站及展覽費用,Mark Simon 其後向他存入相同金額,支票持票人為黎智英。

陳梓華:黎智英欲聯絡「勇武派」要求克制

控方之後圍繞第二次、於 2019 年 7 月的「中英聯明聲明登報行動」提問。陳確認,是次登報與反修例運動相關,當時「攬炒團隊」認為,修訂《逃犯條例》削弱香港自由,違反《中英聯合聲明》,故登報譴責中國違反《中英聯合聲明》。

李宇軒其後向陳表示,行動需使用簽署《中英聯合聲明》的照片,照片版權屬《蘋果》,李著陳「幫手問吓」。陳當時指,如情況不趕急,可稍後與黎智英會面時問,但李其後表示情況趕急,陳遂致電 Mark Simon 解釋情況,對方表示「呢件事早就處理咗」。

陳另確認,他於 2019 年 7 月首次與黎會面,相約在前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的胞弟開設的餐廳。陳供稱,由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邀約他參與是次飯局,李亦有出席飯局。黎當日表示,如陳有需要,可透過 Mark Simon 聯絡他,Mark Simon 會盡量協助其訴求。

此外,陳指黎要求他聯絡「勇武派」領袖,指他們製造暴力示威現場,令「畫面唔靚」,如在街上破壞、縱火等,會導致香港失去國際、特別是美國的支持。黎提出「淨化計劃」,即聯絡「勇武派」領袖,要求他們「克制」。黎另指,如果年輕人「做唔到嘅嘢」,可利用其傳媒力量做到。

陳梓華:聯絡「勇武派」遇困難
向黎智英指無法做到

陳梓華解釋,當時黎認為「勇武派」有大台,會聽從一小撮人指揮。陳又指,當時有「勇武派」於 Telegram 開設群組,故黎相信陳可聯絡「勇武派」,陳表示會嘗試聯絡。控方續問,那麼是次會面中,李柱銘有否發言?陳供稱有,指李表示「試吓啲刺身」。

陳續指,事後曾嘗試按指示接觸「勇武派」,但面對兩個困難,首先要如何確認該人屬「勇武」,若對方確實為「勇武」,又怎會向陳承認為「勇武」。故此,及後黎再向他跟進情況時,陳坦白表示無法聯絡「勇武派」。

陳:Mark Simon 以個人戶口接收眾籌款項

就 2019 年 8 月、第三次「G20 X 攬炒團隊」登報行動,陳稱目的是國際關注香港警暴情況,並呼籲國際停止出售武器予香港警察。陳指,行動由 「G20」登報團隊及「攬炒團隊」合作,及後演變成大家所知的「SWHK」,而「SWHK」骨幹成員則由兩個團隊的骨幹成員擔任,包括橫跨兩隊的李宇軒、「攬炒巴」劉祖廸及「G20」的連登用戶「家樂牌通心粉」。

陳稱,當時李宇軒告知他「眾籌收唔到錢」,希望他幫忙提供一個位於美國的銀行戶口,以免眾籌款項「流返入嚟香港」。他指,雖然當時李沒具體說明,但理解李希望他找 Mark Simon 幫忙。陳續指,在其協助聯絡下,Mark Simon 以個人戶口接收眾籌款項,並曾為 6 份報紙墊支。陳其後得悉「SWHK」已成立信託基金收款,團隊轉用該信託基金款項運作。

陳:第三次眾籌後
團隊就未來行動「有好大分歧」

三次眾籌登報行動後,陳稱曾與李商討應否繼續登報,加上 Mark Simon 曾指「登實體報紙唔係一個最好嘅文宣手法」。李則形容登報如「放煙花」,「頭一次係好好睇、好犀利,第二次都仲 OK,但係再做落去就冇意思啦」。他指,李曾問是否應多進行國際遊說,但當時沒有結論。

陳補充,當時團隊對於是否繼續登報「有好大分歧」,指李為了不再登報,退出了 Telegram 群組,藉此讓其他較活躍的骨幹成員看到,「唔會再有一個 backer(支援者)喺個 group(群組)裡面」,即墊支的人。後來,團隊決定不再登報,「想登報紙就全部一齊走晒」,「SWHK」遂由李、「攬炒巴」等人「話事」。

另外,法官杜麗冰關注「SWHK」的中文名是「攬炒團隊」或「重光團隊」。陳形容兩者可交替使用,但基本上與「SWHK」英國事務有關事宜,均由「中英聯合聲明團隊」、即「攬炒團隊」處理。他又指,「SWHK」的工作小組「以線、國家分組」,「慢慢發展落嚟,美國線同英國線就主導咗成個 SWHK」,所涉成員、資源最多。

HCCC51/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