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11.19 理大衝突|5 人尖沙咀暴動判囚 37 至 48 月 官:有急救用品仍可屬暴動者

11.19 理大衝突|5 人尖沙咀暴動判囚 37 至 48 月 官:有急救用品仍可屬暴動者

分享:

2019 年 11 月 19 日,警方圍堵理工大學,大批巿民聲援被困校內的示威者。3 男 2 女在尖沙咀厚福街被捕,被控暴動罪,當中一人於開審前認罪,餘下 4 人早前被裁定罪名成立。法官郭啟安周三(7 日)判 5 人監禁 37 至 48 個月。

法官形容,本案聚集人群使用汽油彈,暴動目的為分散警力,企圖妨礙警方正當執行職務,以營救理大內的示威者,均屬加刑因素。法官續指,暴動現場「人多勢眾」,部分人手持塞有毛巾的玻璃瓶作勢投擲,警方逼不得已拔搶,幸好警員「當機立斷」,否則可能受嚴重傷害。

法官又指,即使被告當時管有急救用品,仍可同屬暴動者,兩者並非互相排斥。

2019 年 11 月 19 日,警方圍堵理工大學,大批巿民聲援被困校內的示威者。3 男 2 女在尖沙咀厚福街被捕,被控暴動罪,當中一人於開審前認罪,餘下 4 人早前被裁定罪名成立。法官郭啟安周三(7 日)判 5 人監禁 37 至 48 個月。

法官形容,本案聚集人群使用汽油彈,暴動目的為分散警力,企圖妨礙警方正當執行職務,以營救理大內的示威者,均屬加刑因素。法官續指,暴動現場「人多勢眾」,部分人手持塞有毛巾的玻璃瓶作勢投擲,警方逼不得已拔搶,幸好警員「當機立斷」,否則可能受嚴重傷害。

官:被告與警作對稱 「圍魏救趙」

法官判刑時指,本案為 2019 年反修例事件暴動案之一,但法庭不會考慮案件背後的政治因素。案發時有示威者聯群結黨投擲汽油彈,顯然有備而來。本案雖非最嚴重的暴動案件,但亦不屬案情輕微。若非警方及時制止會愈演愈烈,而本案眾被告亦非路過旁觀,而是與警方作對,稱要「圍魏救趙」救走理大內的「手足」。

5 名被告於警方掃蕩時掉頭逃跑,首被告詹溢朗被截停時雖沒有特別裝備,但他身處的大樓遍佈示威者裝備,包括內有易燃液體的玻璃瓶,故不能削弱控方對被告不利的推論。

至於被告梁安生、梁安逸兩兄弟,以及馮煒恩三人的手套均沾有汽油彈成份。梁安生及梁安逸更有備而來,分別攜有 3M 手套及勞工手套等裝備,一心參與暴動。馮煒恩求情時強調自己沒投擲汽油彈,只在其他示威者要求下協助傳遞。惟法官認為她不單身在暴動現場,更協助他人製造及使用汽油彈。

官:有急救用品仍可屬暴動者

而第四被告梁敬慈被捕時身穿黑色衣物,管有外科口罩及噴漆,跟隨其他示威者跑入厚福街,期間棄置頭盔。法官認為,她沒有正當理由管有噴漆,即使她當時管有急救用品,仍可同屬暴動者,兩者並非互相排斥。

法官又指,若被告一心打算為示威者進行急救,便會令其他暴動者感到安心。從她管有噴漆,跟隨其他示威者逃跑,中途放下頭盔等行為可推論,她當時屬示威者或暴動者。法官指她與暴動者為伍,壯大聲勢,以鼓勵的方式參與暴動。

官:警「當機立斷」逼不得已拔搶

法官指,本案 5 名被告均在不同地方被捕,與集結的地點有距離,但暴動罪本質具「高度的流動性」,屬「一脈相承」。根據警員證供,當時在厚福街附近約有 20 至 30 人集結,人多勢眾,部分人手持塞有毛巾的玻璃瓶作勢投擲,警方逼不得已拔搶,幸好警員「當機立斷」,否則可能受嚴重傷害。

官:3 人手套沾汽油 曾製作及運送汽油彈

法官認為,本案雖然沒有證據顯示,5 名被告曾投擲或作勢投擲汽油彈。但梁安生及梁安逸兩兄弟,及馮煒恩的手套沾有汽油,再加上他們被捕時身穿黑衫、戴面罩等,比另外兩名被告激進,走在前線的機會較高,刑責較重,終採納較高量刑起點。

法官指,即使 3 人只參與製作及運送汽油彈的過程,基於共同犯罪原則,應以 52 個月作量刑起點。首被告詹溢朗及第四被告梁敬慈,則以 45 個月作量刑起點。基於 5 人良好背景,沒有案底及承認部分案情,全部酌情扣減 4 個月。詹溢朗及梁敬慈判囚 41 個月,梁安生及梁安逸判囚 48 個月,馮煒恩在認罪扣減後判囚 37 個月。

官:另案法官量刑過於寬大 為免引怨憤逐跟隨

法官引述另一宗由法官林偉權主理、與本案背景相近的暴動案件,指該案林官以 39 個月作量刑起點。郭官直言該量刑起點過於寬大,林官考慮被告沒案底、承認案情,額外減刑 4 個月的安排,亦過於寬容。但他認為並非過份,為免被告因不同法官處理案件,而獲得不同幅度的刑期扣減,引起怨憤,故本案亦會酌情扣減 4 個月。

一被告開審前認罪候判

被告依次為詹溢朗(26 歲,餐廳經理)、梁安生(26 歲,跟車工人)、馮煒恩(28 歲,物業管理)、梁敬慈(46 歲,自僱人士)及梁安逸(23 歲,倉務員)當中梁安生及梁安逸為兩兄弟。他們被控一項暴動罪,指他們於 2019 年 11 月 19 日,在尖沙咀厚福街一帶,與其他身份不詳的人參與暴動;馮煒恩於開審前認罪。

DCCC94/2021
最新文章
焦點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法庭線》報道全部免費向公眾開放,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所有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