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103日審訊 鄒家成開始接受控方盤問

47人案|第103日審訊 鄒家成供稱自己獲邀出席抗爭派記者會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四(10 日)展開第 103 天審訊,鄒家成第五日作供,提到自己是獲邀出席抗爭派記者會,並指按他理解,記者會「無一個確切嘅人去組織」。他在法官追問下,提到 3 人有可能有份組織該記者會,分別為張崑陽、岑敖暉、黃之鋒。鄒稱大部分記者會內容,都是出席者當日早上見面才商討,又在提問下同意,記者會是要多謝選民,並向泛民主派伸出橄欖枝。

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入庭,林卓廷在被告席旁見律師。身穿西裝、黑色領帶的鄒家成由兩名男懲教押解下走上證人台,鄒期間望向旁聽親友說,「目標聽日完!」,他其後坐在席上,擰向後方與親友打手勢。另旁聽的王婆婆高呼:「家成加油!」、「慧明加油」、「阿藍加油!」

綜合全日報道: 
47人案|鄒家成供稱「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是鍥而不捨、繼續爭取的精神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20 休庭
16:10 鄒稱一直理解「否決」為投反對票(vote against)

萬問,鄒在新東初選論壇上只提到「35+」的機會很低,但沒提到是不可能。鄒聽問題時不時點頭,並答「的確係無用呢個不可能嘅字眼。」

萬提高聲量問,鄒為何不在論壇坦白,指「35+」是不可能?鄒稱,「因為我諗住有禮貌少少,一個論壇始終都係有一班相信 35+ 有可能嘅人,廢事去人個場好似『搞禍』人哋個場咁。所以就,所以就講非常低,如果睇返成個初選論壇嘅 transcript,應該唔會覺得,我覺得 35+ 有可能。」被告席的柯耀林一度微笑。

鄒在提問下稱,沒有在首次、第二次會議提到「35+」是不可能。

萬問,在第二次會議,就「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

鄒動議「會運用」,問鄒接納否決(veto)的字眼?鄒稱,「中文上面係用否決。」萬指,〈墨落無悔〉都是使用否決一詞。鄒稱,「中文上我都係用否決呢個字眼嘅。」

萬指,「否決」只可在立法會過半達成,問鄒是否同意?鄒稱,「否決呢個中文字,對我嚟講,一直都係 vote against 嘅意思,唔係得我一個人咁諗嘅,前立法會議員都一直係咁樣應用。」

萬問,鄒有否向公眾解釋過?鄒問,可否再問一次問題。法官陳仲衡指,證人一直理解為「vote against 」的意思,問如何向公眾解釋?萬其後指會在陳詞交代。

萬其後問及 2020 年 6 月 17 日發布,〈墨〉發起人接受媒體《Spark.撻著》的訪問。

萬先播放「點解會參加初選?」的環節,鄒則揭謄本,並著鄒讀出片段顯示的字眼,鄒稱,「點解會參加初選。」萬其後著警員製作截圖。

法官陳慶偉指,已經 4 時 20 分,下令先休庭,著控方處理截圖事宜。

鄒家成離席時整理西裝,並說,「守得住!」

16:00 鄒稱不記得協調會議有沒有人提及會被 DQ 

萬其後展示題為「繼承民族意志,掀起反殖浪潮——立法會新界東初選參選宣言」的 FB  帖文,問及其中一段:

「舊時代已死,新時代崛起。我唔奢望喺殖民者嘅制度下可以議會過半奪取政治權力,更唔奢望可以喺擊退殖民者之前「光復議會」,我只求將香港人嘅抗爭意志帶入議會衝擊既有體制,並引領香港人共同建構真正能夠彰顯香港民族意志嘅制度。」

萬問,鄒是否表達「35+」是不可能?鄒同意。萬追問,是因為或會被 DQ?

鄒答稱,「兩個層面去睇,個人會唔會被 DQ,我唔會評估為低嘅。我喺初選入面去講 35+ 唔可能,係講緊香港政府為咗阻止民主派攞得 35+,係會用 DQ 嘅方法。至於政府會如何用 DQ 嘅方式, DQ 邊一類人或者 DQ 幾多個嚟去阻止民主派攞 35+,我無表達過意見。」

鄒在提問下同意,他沒有在協調會議表達過相信自己會被 DQ,至於會上有沒有人提過會被 DQ,鄒稱不記得。

萬問,有否印象有參選人公開提及或會被 DQ。鄒稱,「應該有,但係我唔記得。」

法官李運騰指,鄒曾在抗爭派記者會中提及有很大機會會被 DQ。鄒同意有記者曾問過。法官追問下,鄒稱,「一定有人係提過 DQ 呢個議題,但我唔記得咗。」

萬問,他們是否只有提到有被 DQ 的風險?法官陳慶偉稱,不理解控方此方向的盤問,因為在協調會議曾討論替補機制,故 DQ 的議題一定有討論過,並大聲著萬直接問問題。

萬其後問,是否沒有參選人提過必然會被 DQ?鄒稱,「 黃之鋒一定有講過。」

15:55 控方問鄒有否表達不同意岑發言
鄒:沒有,《墨》已向選民交代

主控萬德豪問及抗爭派記者會中,岑提到「但如果仍然今日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嘅話,我相信我哋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一個《財政預算案》嘅」。

萬指,鄒剛才被問及暴政當道,魔警橫行的話,會否否決《預算案》,鄒稱不會,問鄒有否向選民提過不同意?

鄒聽問題時歪頭,並反問「即係話我有無同選民講我唔同意岑敖暉嗰段說話呀?」萬稱是。鄒稱「沒有…我覺得墨落無悔已經係一個地方,話畀選民知道我會點樣處理《財政預算案》。」

萬其後問及,鄒於 2020 年 7月 5 日、《國安法》後發布題為「對不起,我回來了」的 FB  帖文。

萬問及其中一段:

「国安法過咗,或者有啲嘢我唔可以繼續講,以前準備嘅好多文宣、易拉架都已經用唔著,但相信我嘅理念喺過去已經表達得清清楚楚,亦都希望各位香港人會理解。」

萬問,是否同意鄒沒有提到放棄過往表達的理念?鄒答,「的確無呢個意思。」

萬問,是否同意鄒撰寫此文,仍支持過往的理念?鄒稱「係。」

萬問,不論《國安法》有否實施,鄒的理念是一致?鄒稱「係。」

15:50 開庭
15:15 休庭
15:00 鄒否認新東首次會議有人提戴耀廷文章

萬問,鄒提到在 4 月認識張可森、梁晃維,有見面聊天。鄒稱,「我哋喺 4 月嘅時候有見過面,有食過飯。我當時無特別留意..但係我知道佢哋係有興趣參加立法會選舉,跟住就 friend 搭 friend 咁樣見過面傾過計,大概係咁。」

法官陳仲衡問,有否提及協調會議?鄒稱無,他又在控方提問下稱,「無傾過選舉,但係我知道佢哋有興趣參與港島、新西選舉,呢個資訊係佢哋有講嘅。」

陳仲衡問,有否提過初選?鄒稱,「其實我哋傾吓閒計㗎咋。」陳追問,鄒在何時與梁初次見面?鄒稱約 2020 年 4 月。

萬問,他們 3 人有否在其他場合見面?鄒稱,「應該已經係墨落無悔之後喇。」

法官李運騰問,當鄒與另外兩人準備〈墨〉,有否被告知其他選區的協調會議?鄒稱,是梁、張兩人。李問,即 3 人討論過協調會議?鄒稱,「喺討論墨落無悔嘅時候有提過。」

鄒在追問下稱,只有在 6 月 10 日討論過, 6 月 9 日之前則沒有討論過。

萬問,即 6 月 10 日前,鄒不知道他們有否出席協調會議?鄒稱,應該有出席,並指印象有少少模糊。

萬問,即在 5 月時,不知道他們有否出席協調會議?鄒稱,「我印象真係有少少模糊,但係總之係討論墨落無悔嘅時候嗰一刻,我肯定佢哋有出席協調會議。」萬問,他們有否提過戴在《蘋果》、FB 寫文章?鄒稱沒有。

萬問,新東首次會議是在 4 月 14 日,是否有本土派提過戴耀廷的文章,並認同其想法?

鄒稱,「第一,我唔認同係第一次協調會議嘅時候,已經有本土抗爭派嘅呢個概念。第二,我無留意當時有參加協調會議嘅人入面,有提及戴耀廷嘅文章。」

萬續問,該人是否贊同戴的想法?鄒稱,「我啱啱話,我無聽到有人喺會議上面提及戴耀廷嘅文章。」

萬問,戴其後提及「攬炒的定義和時間」的文章?鄒稱,「我都無留意到戴耀廷有講呢啲說話。」萬再指,此文是在 4 月 14 日發布。鄒稱不知道。萬問,戴其後有解釋文章內容,並提出會「積極運用」否決權。鄒稱無。

萬再稱,戴耀廷在首次會議上提到否決《預算案》為《基本法》賦予的權力,又形容是與中共商討的籌碼。鄒稱沒有。萬指,戴席上又提到,一旦當選只可預期會做幾個月,鄒稱無印象。

萬問,梁晃維於抗爭派記者會所提到的「攬炒」是與戴耀廷文章的意思一樣。鄒稱,「我同梁晃維從來無就住攬炒有任何嘅討論。」

萬發問時,鄒不斷點頭。法官陳慶偉稱,鄒提到攬炒的理解,但沒說過同意其他人的解讀。萬問,當梁提到「攬炒」時,鄒是否不知其意思?鄒稱同意。

萬其後稱會問及FB 帖文,陳慶偉下令休庭。

14:50 鄒稱選舉時專注「香港民族」論述
沒留意戴耀廷文章

萬其後問及梁晃維的發言:「…我哋亦都會繼續提倡議會攬炒嘅路線,係逼使政府向人民低頭…」

法官李運騰指,鄒今早已同意此部分。鄒稱,「今朝陳大狀係問我,呢個攬炒係咪我定義既攬炒。」

法官陳慶偉其後著萬轉問其他部分。萬欲追問時,陳指鄒已提出對攬炒的理解。

萬其後稱,戴耀廷為其中一名初選組織者,問鄒當時欲參與立法會選舉?鄒同意。

萬問,鄒當時有否留意時事議題?鄒稱,「當時比較少,因為喺準備緊選舉嘅過程入面,我同我嘅團隊比較專注香港民族嘅論述,我哋花咗比較多嘅時間去整一啲 leaflet,咁有時新聞都會睇到。」

鄒在提問下稱,他的團隊於 4 月初開始成形,同期開始籌組一個選舉團隊,並一直與其他人見面,亦有開會。

萬其後問,是否知悉戴為一個重要的政治人物,鄒稱知道。萬問,是否知悉他會在《蘋果》及 FB 發表文章?鄒稱不知道。萬問,鄒的團隊是否知悉?鄒稱,「都無,我哋傾香港民族比較多。」

在追問下鄒稱,其核心團隊有 5 至 6 個人。萬問,在 2020 年 3 月至 4 月尾,鄒從沒閱戴耀廷的文章?鄒稱沒有,並指沒有讚好其 FB 。

法官陳仲衡問,鄒知否戴有寫政治文章?鄒稱,「我都唔係太清楚,佢佔中嘅時候,我應該知佢有寫文章。」

萬問,協調會參加者有否告知鄒,組織者有在 FB 發文?鄒稱,「無,我同佢哋無乜交流。」

14:40 主控萬德豪開始盤問鄒家成

主控萬德豪開始盤問,稱會問及 2020 年 7 月 15 日的抗爭派記者會。

萬展示記者會謄本,指記者問會否否決《預算案》後,岑回覆後,記者再問即不論內容,都會否決?岑其後答:「唔係㗎…如果香港係已經落實咗五大訴求,如果係有真普選嘅話,我相信我哋係會有磋商嘅空間。但如果仍然今日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嘅話,我相信我哋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一個財政預算案嘅。」

萬指,岑的回覆,是回答記者的問題,即不論內容,都會否決。鄒稱,「佢最清晰嘅答案係第二句,『唔係架』,即係佢嘅回答嘅問題嘅立場。」

萬重申問題,指岑第二部分的回覆才是其答案。鄒答,「第二部分嘅內容我睇到,但係佢第一部分嘅答案係否定條問題,即係話『唔係』。」

法官李運騰問,為何只集中第二部分?法官陳仲衡亦稱,岑一開頭提到「唔係」。李又指,這應在陳詞交代。

法官陳慶偉問,萬的問題是?萬指,岑於第二部分的回答提到會否決預算案的情況,而鄒提到政府有回應五大訴求的話,就不會否決預算案,故想問鄒是否同意岑第二部分的回答。

法官陳慶偉問,如果 3、4 月就《預算案》辯論,仍然暴政當道、魔警橫行,不論內容為何,都會否決《預算案》?鄒稱,「最重要個核心係,到底政府有無喺《財政預算案》度回應五大訴求,如果有,我相信都唔會暴政當道,魔警橫行。」

陳指,這不是他的問題,並重申問題。鄒稱,「咁要首先處理,咩係暴政,咩係魔警。」鄒說畢後向後挨。陳再指,其問題十分簡單直接,會視鄒不想答其問題。鄒稱,「唔係。」

陳慶偉問,是否要定義每一個問題的字眼?鄒說,「如果有疑問,我會照問。」法官李運騰一度掩面。

陳續問,即鄒不理解其問題?鄒稱,「問多一次唔好意思。」陳指,他已問了兩次。鄒遂說,「答案係不會。」陳慶偉大聲指,「你完全能夠明白我的問題!」鄒欲發言時,法官陳仲衡問,如果《預算案》於立法會辯論時,當時的政府仍然是召開記者會那時的政府,而警方仍是當日的警方。

鄒稱,「審視完《財政預算案》之後,如果入面都係無五大訴求相關嘅內容,我都係會投反對票。」

李運騰指,認為證人已回答問題。

14:34 開庭
12:15 休庭
12:10 控方午休後開始盤問鄒家成

柯耀林代表大狀唐樂山開始盤問。唐問,首次新東協調會議,出席者是「出出入入」?鄒稱,「係有呢個情況出現嘅。」

唐問,鄒是否不認得柯的容貌?鄒稱,「我唔識佢。」

法官陳慶偉問,即鄒不知道柯有否出席首次會議?鄒確認。李追問,就算柯有出席,鄒都會不知道?鄒答,「係,我完全唔識佢嘅。」

唐問,在第二次會議,鄒聽聞民主黨代表為莊榮輝、李永成,但不認識他們?鄒稱,「我當時係話,我當然有喺法庭上面聽過呢兩個名,李永成呢個名,我喺以前都有聽過。」

法官李運騰指,但會上有自我介紹。鄒稱,「係丫,係因為我真係唔識佢哋,所以介紹完我都唔會記得。」

唐問,那鄒是否知悉李永成自 2018 年起,不是民主黨代表?鄒稱不知道。

唐問,是否同意李永成為反對鄒動議的其中一人?鄒稱,「如果坐喺我對面嘅嗰個人係李永成,咁佢係有反對嘅。」法官陳慶偉、林卓廷發笑。

李運騰問,即鄒與其他人有爭拗,但不知他們是誰?鄒稱,「其中一個一定係林卓廷嘅代表。」李追問,但鄒不記得是莊榮輝或李永成?鄒同意;他另同意,當時不只一人與他有爭拗,「我證供入面應該都係講兩個。」

唐問,鄒是否知悉李永成為沙田區政?法官李運騰指,認為鄒已回答。唐指,他是指出案情,並稱沙田區政為區政聯盟的組織。

法官李運騰著唐提高聲量。法官陳慶偉大聲說,「自信發言,唐先生!」被告發笑。唐再重新發問後,鄒答稱,「我唔知道嘅。」

法官陳慶偉問,即鄒只知道其中一人為林卓廷代表,另一人就不知道是誰,不肯定是否為李永成。鄒同意。唐完成盤問。

主控萬德豪稱,可於下午開始盤問,法官李運騰問,控方盤問需時多久?萬指,認為毋需到星期一。法官陳慶偉、鄒聞言發笑。陳下令休庭。鄒離席時笑著向旁聽稱,「正!」

12:05 鄒確認若當選 會就涉開支訴求向政府提問

沈其後指,上周鄒作供期間,法官以鉛水的獨立調查委員會為例,提到事件是於年中發生,故或沒有在預算案中出現。

沈其後展示題為「財務委員會審核 2016 至 17 年度開支預算 管制人員的答覆」的文件,指問題是由時任立法會議員單仲階提出。

主控萬德豪其後站立,指此證人沒有擔任過立法會議員,質疑為何要向鄒提出這些問題。法官陳慶偉則著沈直接問問題。

沈問,如果鄒成為立法會議員,會使用立法會的機制問一系列的問題?

陳慶偉稱,問題太廣泛,又稱他當時以鉛水事件為例,因此事突然發生,就如港鐵事件都是不知從何而來,故他質疑《預算案》如何反映訴求。陳又指,如果在預算案有一項提及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警方行為,鄒等人當然會贊成,但認為此範疇的問題不相關,且法庭毋須就此作出裁斷。

沈其後問,就警方的行為,政府於 2020 年是否沒有回應過?鄒稱,「同意。」

沈問,如果鄒於 2020 年換屆選舉入立法會,是否會優先向政府提問?鄒稱,「係嘅。」

沈又問,如果《財政預算案》看不到開支,會就此提問?鄒同意。沈問,若議程看不到內容?鄒稱,「咁就會問下佢到底對於呢兩個訴求,佢哋會點樣處理。」他又同意,之後就要與財委會談判。沈完成盤問。

11:55 鄒盤問下同意五大訴求 至少兩項涉政府開支

林卓廷、黃碧雲代表大狀沈士文開始盤問。沈稱,鄒上周五提到,如果政府未能回應五大訴求,會否決預算案,指他提過:「以五大訴求作為唯一優先標準,審視《財政預算案》」。鄒稱記得。

沈續指,鄒又提過「咁之後就會進入開特別財委會嘅階段,呢一個階段根本就係一個談判嘅階段」,鄒確認。

沈問,這是否鄒於 2020 年的理解,立法會議員可就《預算案》的內容發問?鄒稱,「任何立法會議員,都可以喺呢個階段發問。」沈問,即鄒的答案為是?鄒同意。

法官陳仲衡問,在協調會議上,有否討論或提及立法會議員可就預算案項目發問?鄒稱,「沒有喺協調會議上面講過。」

沈其後問,立法會議員是否可就開支提出問題,若款項是清晰。鄒稱,「係,我 2020 年嘅時候已經知道。」

沈續問,《預算案》若有項目沒出現在支出,立法會議員可提出問題?鄒稱,「係,基本上我認為要問咗先知,包括可以問下某一啲特定嘅撥款會擺喺邊度,政府打算喺邊一個 ATM (自動櫃員機)嗰度攞錢,我啱啱個 ATM 當然係個比喻啦。」

沈問,鄒於 2020 年的理解,每年預算案會預留一些金額用於政府想用的項目?鄒同意。

沈問,鄒的證供提到,會將五大訴求聯繫 2021 財政預算案?鄒確認。

沈續問,是否同意至少有兩個訴求是要使用一定金額,包括成立獨立委員會、政治改革達成雙普選。鄒稱,「同意呢兩個訴求係需要用錢嘅。」

沈問,是否知悉要涉及多少金額?鄒稱,「真係要問先知。」

沈問,鄒是否有意入立法會,當要審視預算案時會問這些問題?鄒稱,「無錯。」

11:43 開庭
10:59 休庭
10:50 鄒家成完成主問
休庭前向親友稱「狀態麻麻地,開始跌 watt 啦」

陳世傑其後問及鄒記者會上的發言,問他所指的「極權」有何意思。鄒稱,「我覺得極權係一個狀態呀,一種不受制約嘅有權勢者,欺壓無權勢者嘅狀態,形式呢種狀態有兩個條件。」

法官陳慶偉打斷稱,指對於政治理論不感興趣。

陳世傑其後問及王百羽早前的發言,以及岑敖暉另一段發言,指都是與共謀者原則相關。

鄒稱,「對於王百羽嘅講法,我認為佢都係講緊如果《財政預算案》入面係無五大訴求嘅內容,佢會投反對票,我係同意嘅。」

至於岑敖暉另一段發言:

「其實有關係唔係否決呢,我相信已經唔同參選人呢係答過,但係我好想喺呢度重申一次呢,一個代議士,一個立法會議員係絕對有權利喺每一個法案、每一個議案、每一個撥款都係投否決...」

鄒稱同意其說法,「我理解佢嘅意思就係話,佢只係強調緊,立法會議員係可以投反對票嘅。佢只係強調緊,呢個係《基本法》賦予畀立法會議員嘅權力,佢並沒有話佢將來要每一樣嘢都要投反對票。」

陳指已問畢抗爭派記者會的發言,欲作總結。法官陳慶偉稱認為可於陳詞交代,但指可先聽其問題。

陳世傑問,鄒是否以記者會為平台發表其政治主張?法官李運騰稱,鄒已回答過。

法官陳慶偉稱,若是如此認為不用總結,又認為不用重複聽證供。陳世傑稱,只是想概要總結。法官陳慶偉反問,「為何需要為我們總結?」法官陳仲衡又指,可在陳詞交代。鄒家成主問完成。

林卓廷、黃碧雲代表大狀沈士文、柯耀林代表大狀稱有盤問。陳慶偉先下令休庭。

鄒家成離席時向旁聽親友稱,「狀態麻麻地,開始跌 watt 啦。」

10:45 鄒不同意岑意指無差別否決
指岑曾稱「唔通政府擲幾千萬查警暴,我都投反對票?」

陳世傑問,鄒是否認為,岑的說法是無差別否決預算案?鄒稱不是。

陳慶偉問,但岑提到「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鄒稱,「我覺得佢係答緊政府唔回應五大訴求嘅表現,即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如果政府有回應五大訴求,呢一啲情況就應該無出現,如果繼續出現呢,代表住政府無回應五大訴求,所以…」

陳慶偉指,其大狀問此發言是否為無差別否決,而他提出雖然沒有無差別等字眼,但帶出的訊息是有此意思。鄒稱,「我唔同意。」

法官陳仲衡問,但鄒當時是否同意岑的說法?鄒稱同意。

陳世傑其後問及岑一句:「但如果仍然今日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嘅話,我相信我哋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一個財政預算案嘅。」問岑此處的意思是否要無差別否決?鄒稱不是。

法官李運騰問,但重要的因素是否為落實五大訴求?鄒稱,「佢呢度嘅意思係。」李追問,鄒同意其說法?鄒稱「係。」

李追問,鄒是同意落實五大訴求為重要因素?鄒稱,「我當時坐喺個記招度,都係有呢一個嘅諗法,即係我覺得唔係一定要五個齊晒先…」

李指,鄒的說法與岑不同,岑稱要落實五大訴求,但鄒是指有回應已足夠,問鄒的立場是一致或不同?

鄒稱,「不同喇,因為…佢落實呢個字,可能因為我識佢…我理解係個 verb 唔同,我理解呀,但係我覺得佢唔係話一定要晒五大訴求先同政府傾。」

李再問,那鄒是否同意他此處的說法?鄒稱,「唔同意,如果咁講。」

李指,鄒原本指同意,但現時稱不同意,故不理解其說法,著鄒解釋。

鄒稱,「我重新講一次,我理解佢呢一段嘅說話,佢係表達緊如果政府唔回應五大訴求嘅表現,如果暴政當道、魔警橫行係繼續持續嘅話,政府係應該無回應過人民嘅訴求嘅,咁樣嘅情況底下,budget 入面都唔會見到關於五大訴求嘅內容,咁就投反對票喇。」

陳世傑問,他在記者會後有否私下與岑討論?鄒稱之後有,「我就係記得完咗個記招之後,稱唔上話一個討論嘅,但係我記得佢有講過兩句說話,令我知道佢唔係主張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我記得佢講過一句話,唔通政府擲幾千萬去查警暴,我都去投反對票?但係佢呢句說話點樣誕生,我唔記得,但係我記得佢咁樣講過,當然呢個係記招事後先發生,記招之前,我無同佢就住財政預算案有任何討論。」

法官陳慶偉打斷稱,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而不是五大訴求,一個即可。鄒稱,「我覺得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背後嘅精神並唔係要求一步登天,而係一個即使政府回應咗一個或者兩個之後,一種鍥而不捨,繼續爭取嘅精神。」

陳慶偉續指,政府無可能永遠達到所有要求,但其中一個已經達成就是撤回逃犯條例。鄒稱,「同意做咗。」陳慶偉續稱,理解鄒的情況,相信岑的說法不是提到已達成的事項,而是提到未來的事,將來政府就其他訴求有回應,即有一個進程。鄒稱,「係。」

10:35 庭上讀出岑敖暉記招發言
鄒稱不同意其說法 又指岑其後「重新再答」

鄒其後在提問下同意,從謄本顯示,當日記者會上覆蓋到不少題目,包括 DQ 議題、國際迴響。

陳世傑稱,此或與共謀者原則有關,其後引述梁晃維發言,其中提到「…我哋亦都會繼續提倡議會攬炒嘅路線,係逼使政府向人民低頭…」

鄒同意此處的「攬炒」就是他早前供稱的意思。

陳世傑其後問及岑敖暉回應記者問及否決預算案的回答,指他當時最後一句答了「所以答案係『是』嘅。」

謄本顯示岑的發言:

「…《國安法》底下我哋會唔會係簽確認書,咁我哋呢度 16 人嘅立場呢…第一非常之旗幟鮮明地,我哋係反對《國安法》…第二,正如我哋嘅聲明書所講,一紙確認書簽署與否呢,其實唔係入唔入到閘嘅問鍵…我哋稍後會約泛民主派嘅初選勝選人一齊去討論…財政預算案係咪會否決,我相信呢一度全部都係好堅定咁我哋係行使…如果我哋能夠進入議會嘅話,我哋係會好堅定地行使《基本法》賦予畀代議士嘅權利,所以答案係「是」嘅。」

陳問鄒,是否同意其看法?鄒稱不同意。陳世傑問,是否認為當時岑是提到會無差別否決?鄒頓一頓後稱,「畀少少時間我。」

鄒其後指,「佢答『是』嘅時候,我當時覺得佢唔係答得好清楚…之後我記得佢後面有補充嘅,即係有一輪擾釀之後,佢再重新答過。」

陳世傑稱,謄本顯示,有兩人回覆「係呀」同意岑的說法,其中一人為王百羽,另一把是不能辯認的女聲。鄒稱,「我有保留嘅,我記得。」

鄒則指,岑敖暉其後的回覆提到「唔係㗎」,指「佢係否定返原本嗰個『是』嘅答案,佢選擇重新再答。」

謄本顯示岑的發言:「唔係㗎…如果香港係已經落實咗五大訴求,如果係有真普選嘅話,我相信我哋係會有磋商嘅空間。但如果仍然今日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嘅話,我相信我哋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一個財政預算案嘅。」

法官陳慶偉稱,不認為岑是重新回答,而是提供條件,如果落實五大訴求的情況。鄒則稱認為岑是重新回答。

10:20 鄒同意抗爭派記招聲明為聯合聲明
會上發言則不屬共同發言

陳世傑問,在記者會前討論的事項為?鄒稱,第一項就是黃之鋒 FB 的聲明。

法官陳仲衡問,誰人帶領討論?鄒稱,「其實無嘅,大家有意見就講出嚟。」

陳世傑問,聲明有否向所有人讀出?鄒稱,「我哋喺個 google doc 個 word 檔到有一齊去睇嘅,有幾個人一齊打緊嘅。」

陳世傑問,聲明是否協議,是否有同意或不同意之處?鄒稱,「我認為嗰一篇聲明,係每一個出席記者會嘅都睇過,大家都同意咗。」

陳追問,即為一個聯合聲明?鄒同意。陳再問,除了聲明以外,其他發言是否屬於共同發言?鄒指,「除咗呢個聲明,無喇。」

陳問,記者發問時,有人回答問題,為全部人或個別看法?鄒稱,「佢自己,我哋喺開記招之前,有講啲  QA 點樣處理嘅,就係你有興趣、你想答就自己答囉,同埋如果記者指名道姓問邊個,咁你當然都要答啦,我哋仲有講記招個流程嘅,主要分 3 個部分。」

法官陳仲衡稱,有條問題是記者向在場所有人士發問,鄒選擇回答,並使用「我哋」一詞。鄒指,「嗰個人應該唔係我嚟嘅。」

陳仲衡道歉指他出錯,但指當時王百羽代表所有人發言。鄒稱,「因為我啱啱話嗰啲  QA 點樣處理,除咗指名道姓之外,其他問題呢就大家想答就自己答喇,我哋開記招嘅時候,都係如果你自己想有補充,都係自己攞支咪去講。」

庭上展示記者會的謄本,王百羽當時發言提到:

​​「…其實我哋嗰個最大公因數就一定係堅決反對《財政預算案》,如果五大訴求冇落實的話,咁呢個係我哋共同嘅諗法…」

法官陳慶偉問,即王百羽代表所有人發言?鄒稱,「其他人我唔知,我自己個立場一直都係話…」陳追問,即王的回答是正確,代表在場其他人士?鄒指,「其他人我唔知,我自己個立場一直都係話,如果《財政預算案》入面無關於五大訴求嘅內容,我個人都係會投反對票嘅。」

陳慶偉再問,即鄒的想法與王一致?鄒稱,「我唔知佢本身對《財政預算案》嘅諗法係點,但係我當時聽到嘅時候,我係同意嘅。」

10:10 鄒家成稱獲邀出席抗爭派記者會

鄒家成代表大狀陳世傑問及 2020 年 7 月 15 日的抗爭派記者會,問鄒是否同意抗爭派於初選表現良好?鄒稱,「我個人認同。」

鄒又在提問下同意,記者會是要多謝選民,並向泛民主派伸出橄欖枝。

法官陳仲衡問,記者會由誰發起?鄒稱,「我認為係無一個確切嘅人去組織。」法官李運騰問,誰是首人有此想法?鄒指,「我係受邀請嘅。」

李問,即鄒不知道?鄒說,「係有一個人搵我嘅前一日,咁我腦海中有 3 個人名,但係我真係唔肯定係邊個。」

陳仲衡問,鄒獲誰人邀請?鄒答,「嗰個人前一日搵我嘅時候,我記得佢有講一個關於出席人士嘅標準,我理解為非傳統泛民嘅初選勝出者,咁前一日佢就無特別講話點解想開一個記招嘅,因為我覺得完咗個選舉之後去開記招,去同民眾宣布一啲訊息係好正常嘅。」

李運騰問,該人是一名男士或女士?鄒稱是男士。

法官陳慶偉問,鄒提到憶起有 3 個人名。鄒稱,「我印象中即係 3 個嘅其中一個,但係我唔肯定係邊個。」陳追問哪 3 人是誰?鄒稱,「張崑陽、岑敖暉、黃之鋒。」

陳慶偉問,陳志全無被邀請?鄒稱,「我唔知。」陳續指,因為陳志全是來自傳統民主派。鄒指,「我自己唔會將佢咁樣分類。」

陳世傑其後問鄒何時知悉記者會流程等。鄒稱,「總之 14 號就約咗個時間、地點啦,咁 15 號我記得我應該大概 10 點零鐘到咗會場,關於個記招嘅事,全部都喺個日朝早先一齊傾嘅。」

李運騰追問當日記者會的地點。鄒稱,「喺一個學聯嘅 office,喺旺角,但係邊幢樓幾多樓,我唔記得喇。」

10:04 開庭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