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余慧明首日作供 稱參選因見證政府對訴求視若無睹 欲爭足夠話語權

47人案|余慧明首日作供 稱參選因見證政府對訴求視若無睹 欲爭足夠話語權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23 日)展開第 112 天審訊,參選衛生服務界、前「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開始作供,稱見證 2019 年政府對市民訴求視若無睹,「只係一味武力打壓」,另推動醫護罷工促政府封關,令她明白若無足夠話語權,「政權或者當權者係唔會同我傾」,故決定參選。

余又稱,她因擔心衛生服務界潛在參選人間,或因𠝹票致「鷸蚌相爭,建制得利」,遂聯絡戴耀廷,提出辦地區直選初選時,「搭單」為衛服界舉辦初選,又引述戴當時覆視乎可能性再議。

辯方亦引余所撰文章,要求解釋多個段落,當中就「全面否決所有政府提出的議案為目的」一段,余解釋「依個只係一個姿態,唔係一個恐嚇」。余又指相對泛民「又傾又砌」,自己是「先砌後傾」,較泛民「企得硬啲」。案件周四續。

周三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112日審訊 余慧明開始作供
47人案審訊報道
余慧明首日作供:
政治參與始於組織工會

余慧明在其代表大狀石書銘主問下,確認她現年 36 歲、已婚,2010 年中大護理系畢業後成註冊護士,並一直在醫管局工作,曾擔任深切治療部專科護士等前線崗位,其後轉任醫療信息管理助理主任。

余供稱,她 2019 年底前不曾參與政治活動,直至她籌辦工會「醫管局員工陣線」;另確認工會在 2019 年 12 月 4 日刊憲成立,會員人數至醫護罷工期間達高峰期,約有兩萬人。

余:為保醫療系統推動罷工促封關
醫管局、政府無回應訴求

余供述發起醫護罷工原因,指 2020 年 1 月留意到武漢爆發新冠肺炎的消息,曾向政府、醫管局發出公開信要求正視但不果,工會「為保障香港市民性命安全及避免醫療系統崩潰」,發動罷工促請政府對內地封關。

余指,醫管局「完全無回應」工會訴求,「係咁遊花園」,故談判破裂;工會另曾先後邀請時任食衛局長陳肇始及特首林鄭月娥對話,均不果。

余續指,罷工在 2020 年 2 月 2 日開始,同月 7 日完結,指當時有會員擔心病人,亦「放唔低喺病房繼續作戰緊嘅同事」,故發起投票表決,最終反對票多於贊成票,遂宣布結束罷工。

余供述參選原因
指明白若無足夠話語權政權不會理會

余稱,她參選原因主要有二,分別「基於我喺 2019 年見證到政府對市民嘅訴求視若無睹,只係一味武力打壓示威者」;及上述罷工行動時與政府、醫管局直接交手的經驗。余指,後者令她明白,「如果我無一個足夠嘅話語權,政權或者當權者係唔會同我傾,係唔會理我嘅。」

余又在追問下稱,「佢哋唔聽我哋嘅理由,係因為佢唔係一個民選嘅政府」,認為在雙普選之下,行政長官由全民一人一票選出才會真正向市民問責。

余稱曾考慮過參選地區直選,但因工會會員大部分屬於衛生服務界別,且她不滿現任衛生服務界別議員李國麟的表現,遂在 2020 年 3 月中決定,個人出選衛生服務界。余又提到,2020 年 3 、4 月曾委託機構為會員做民調,最終逾千份回應中,逾七成人支持工會派人出選。

余:為免𠝹票令建制得利
主動聯絡戴耀廷「搭單」辦初選

石書銘主問亦圍繞余 2020 年 3 月底在 Facebook 發布帖文〈踏上這攬炒旅途〉提問,余稱是「為正選舖路」,因當時未知有初選,其後同意文章可視為其參選宣言。

就衛生服務界為何有初選,余稱衛服界只有一議席,料潛在對手有擬競逐連任的李國麟,以及公立醫院前線護士劉凱文,而為免出現𠝹票、「鷸蚌相爭,建制得利」,她約 4 月中從新聞等得悉戴耀廷就地區直選辦初選後,託人取得戴電話,再傳訊問戴可否「順便搞埋衛生服務界嘅初選」。

余續說,戴回覆大意是「睇下有無呢個可能性」。余確認,在 2020 年 6 月 9 日初選組織者記者會前,沒再與戴聯絡,「我哋只係搭單去搞初選…如果搞唔成嘅,咁可能到時再算啦」。余又指,沒看過戴的文章。

余:文章主要探討
議會內外抗爭可做之事

被問及〈踏上這攬炒旅途〉主要訊息,余稱同年 4 月 2 日是超區選民申改當功能界別選民資格的截止日期,故撰文鼓勵他人「要過返去自己所屬嘅組別」。法官質疑文中沒明言,余同意,解釋稱因若直接寫,或招致選舉開支申報,又指其 Facebook 其他文章亦有相關分析。

法官再指,問題是該文的主旨為何?余答「就係議會內外嘅抗爭,我哋係可以做啲咩」。在石書銘主問下,余被要求解釋文章中不同段落的意思。

舉例衛服界李國麟
批泛民昔日「又傾又砌」易退讓

就「過往泛民主派主張的『又傾又砌』都應在這時代畫上句號」,余解釋想指泛民以往與政府談判時,「意志唔夠堅定,好易作出退讓,同時間亦好易畀人睇穿個底牌」,舉例指李國麟曾向政府退讓,在涉買水炮車的綑綁式議案中投贊成。

余續指,新一屆議會應由「意志比較堅定」的議員進駐,以爭取「五大訴求」、令政府向市民問責。法官李運騰問,余是否指「五大訴步」不能讓步?余否認,稱意思是「我係會主張一個高姿態嘅談判手法」。

余:自己屬「先砌後傾」
若政府不願「傾」 預算案會投反對

追問下,余稱若用相若字眼形容其取態,會是「先砌後傾」。被問為何文章中沒提,余答「因為我怕咁樣寫出嚟呢,咁我同啲泛民係無分別囉!」法官陳慶偉笑問,余實際上和「又傾又砌」沒分別?余稱自己「會比佢哋企得更硬㗎」,再批泛民易在民生議題上妥協。

追問下,余稱「政治嘅實際操作上,你無辦法避免傾呢一樣嘢」。陳質疑余豈非「捉字蝨」、欺騙公眾?余否認指「我真係會投反對票囉,係有啲泛民係連反對票都唔敢投囉」。

陳其後再問,可否理解成余會不理預算案內容,先投反對票再算?余稱「『砌』係擺出一個好高嘅姿態,事先宣揚我會反對一切議案」。陳追問假設政府不回應「五大訴求」,余還會否「傾」。余答「咁佢都唔同我哋傾,我哋點樣單方面嗌出嚟呀」。

陳再問,若政府不願「傾」,余會否對財政預算案投反對票。余稱會。

文章提「全面否決所有政府提出的議案」
余:係一個姿態,唔係一個恐嚇

石書銘又引文章另一部分:

「攬炒」議會,爭取 35 席後為手段,然後全面否決所有政府提出的議案為目的,藉此觸發基本法第五十條,令特首宣布解散立法會,製造憲政危機,此為制度內的「攬炒」。

就全面否決一句,余稱此處「寫得唔好」,指最終目的並非想否決所有議案,形容「依個只係一個姿態,唔係一個恐嚇」。李運騰指,文中所見,余基本上是威脅會「攬炒」,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余否認,並稱「我哋從來都係有得傾嘅,不過係政府擺出一個高姿態」。

李質疑與「又傾又砌」有何分別?余答「我認為我哋嘅意志係比較堅定」。李再問余會否讓步。余答「我哋一直高舉住我哋要爭取五大訴求,但係我認為最重要嘅係爭取到雙普選…只要爭取到雙普選…我認為其他嘅訴求都可以解決」

李問,故「五大訴求」中,雙普選是其底線?余答「​​係,但係何謂實行雙普選,呢度係有得傾嘅…因為我知道雙普選唔會話叮一聲第二日就變到出嚟俾我,但係起碼我要政府俾到一個好實在嘅時間表俾我」。

余:「議會內攬炒」是要令政府
不能任意通過想議案

至於「攬炒」,余稱是爭取「五大訴求」時,她願用任何合法方法,「即使個過程之中我可能有利益受損,可能會無咗份工,都要增加政府拒絕聆聽民意嘅代價」。法官陳仲衝問是否雙輸局面?余答「其實呢個唔係我想要㗎,我想要一個 win-win(雙贏)」,又指雙輸局面是政府不聽民意所致,「個始作俑者係政府」。

另官一度追問用字與戴耀廷有無關係。余否認,並稱字眼早見於 2019 年,當時網上不少人有用。余其後稱,她認為「攬炒」是由電影《飢餓遊戲》對白「If we burn, you burn with us」衍生,「咁我認為當時嘅市民,係已經畀政權燒著緊喇」,而後句意指「就示威者或者市民嘅角度,就係要令到政權都係付出代價」。

而「議會內攬炒」,余稱「要令政府付出嘅代價就係,佢唔可以任意通過佢想過嘅議案,但係同時間我哋市民同埋議員都要付出一個代價就係,我哋係可能失去咗一啲派糖嘅議案」,但重申其目標不是「攬炒」,而是雙普選。

余另稱曾在發動罷工時,形容「政府攬炒緊我哋市民大眾」,故曾在赴特首辦示威高舉「停止攬炒」訴求,望政府封關。

解釋對政權、醫管局的控訴
余:點解剩係要市民承受代價?

石續引述文章其中一段:

運動開始停滯不前,勇武抗爭無法再進一步,和理非遊行集會也只被政府無視。這時,我與同伴萌生組織工會的念頭,希望團結有共同理念的同業,凝聚力量發動全民三罷,令社會停擺,向醫管局及政權作出強而有力的控訴

余先後解釋對政權、醫管局的控訴。就前者,余稱 2019 年示威者上街示威,換來政府高壓手段鎮壓,又指要回復正常,「依樣嘢唔可以得過且過,即係發生過嘅事 721、831,我哋真係唔可以好似政府咁講,我哋要向前看、要 move on」。

余又指,無政府官員需要問責落台,亦無警員要為暴力行為負責任,而很多示威者同時被捕被控,「我認為依個係無辦法接受嘅,我唔認為點解要剩係要市民一方去承受代價」,故願意嘗試用任何方式,令政府直視民意。

余斥醫管局「企咗喺政權一邊」
指行政總裁應在疫情後下台

至於醫管局的控訴,余指 2019 年時員工被要求政治中立,但發生理大事件時,「啲催淚彈、水炮車,喺 QE(伊利沙伯醫院)外面橫飛嘅時候…佢無理到嗰度返工嘅員工嘅安全,佢亦都無理過喺病房硬食 TG(催淚彈)嘅病人,只係擺幾部空氣清新機就算。」

余續稱,醫管局從來無譴責警暴,「企咗喺政權嘅一邊,而喺 2020 年嘅時候,我認為佢對於罷工嘅處理手法係非常之差嘅,隨後疫情嘅處理,亦都反應好緩慢,佢哋置公眾利益於不顧」,認為醫管局行政總裁應在疫情後下台問責。

余解「製造憲政危機」
指「主導權從來都喺政府嘅手」

石另引述一段:

「攬炒」議會,爭取三十五席後為手段,然後全面否決所有政府提出的議案為目的。藉此觸發基本法第五十條,令特首宣布解散立法會,製造憲政危機,此為制度內的「攬炒」。

余解釋「憲政危機」是指民主派過半後,政府仍然拒絕回應民意,就會產生行政機關、立法機關分歧局面,需要透過《基本法》機制解決。

李運騰稱,機制就是否決預算案兩次,特首就要下台?余同意,並指無人觸發過,當陷入此局面,政府面對很大政治壓逼,故為「憲政危機」;並重申「呢個主導權從來都喺政府嘅手入面」。

余在追問下稱,這不是其原創想法,而是在網上看過,但沒有留意到是戴耀廷的想法。

余:望雙普選取代舊有制度
指是《基本法》承諾
…要破局,必須由制度上的變革開始,甚至把制度推倒重來也在所不惜。今年立法會選舉可能是破舊立新的好時機,同時觀乎極權的步步進逼,亦可能是最後一次機會。今次的選舉關乎整場反送中運動的推展,所有立法會議會席位包括功能組別都不再屬於某界別利益,而應向全港市民問責

余解釋首句,指是希望有雙普選,取代舊有制度,「但係呢個新嘅制度,係從來都喺《基本法》承諾,而唔係我自己個人想要」。

余又指,是「合法制度內爭取到一個制度嘅重置」,「唔係將香港成個制度都要推倒重來,即係三權分立依一個局面,我係唔需要推倒重來」,並稱推倒並不包括《基本法》第一條,即香港屬中國不可分割一部分。

余:爭話語權需愈多席位愈好
獲話語權可「反客為主」設議程

至於「功能組別」一句,余認為,功能組別應該將港人利益優先,不應只著眼界別利益,並認為要爭取話語權,愈多席位愈好。

余另解釋「話語權」,指民主派取得「35+」後,「有一個權力係可以 set 到一啲嘅 agenda…我哋反客為主,拎返五大訴求上嚟審議」。

石問及,如果民主派沒有「35+」,余會否視為有話語權?余稱,「話語權係少咗但係唔代表無嘅…可以擺出一個高姿態同政府談判」。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