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67 歲漢血管瘤撕裂終不治 死因研訊揭候手術施救 廣華四度拒仁濟請求接收、派員支援

67 歲漢血管瘤撕裂終不治 死因研訊揭候手術施救 廣華四度拒仁濟請求接收、派員支援

分享:

2019 年 3 月,67 歲退休人士因腹部不適被送往仁濟醫院,並被診斷出血管瘤撕裂,需轉院治療及接受手術,惟廣華醫院 4 度以死者血壓低等理由拒收,死者隨後獲瑪麗醫院接收,最終留醫 9 天後不治。事隔逾 3 年半,死因研訊周二(15 日)召開。

死者家屬指,死者的血壓一度回升但廣華仍然拒收,質問該院副顧問醫生「覺唔覺得扼殺緊我阿哥(死者)嘅生存?」廣華醫生作供時稱,無印象仁濟提及死者血壓回升,又稱考慮到死者心臟即將停頓,「我覺得無空間去做」。

死因裁判官何俊堯問廣華醫生,有否考慮仁濟的意見,「仁濟醫院覺得你哋見死不救」,該醫生承認當時「沒有作相關溝通」。該醫生亦供稱,雖有指引訂明可派員到其他醫院做手術,但實際上「好難考慮喺第二度做手術」,同意官所指,指引「名存實亡」。
仁濟外科醫生:缺設備、專家 需轉院救
「有機會救返」惟廣華拒接收

死者蔡志德的胞姊蔡惠冰供稱,死者於 2019 年 3 月 25 日用膳後腸胃不適,翌日凌晨被送往仁濟醫院治理,期間被診斷出血管瘤撕裂,流血不止,但院方不設血管外科,提議送至廣華醫院。由於廣華拒收,死者同日早上被送至瑪麗醫院,當時他失血過多,並出現肝衰竭,隨即陷入深度昏迷,延至 4 月 3 日不治,終年 67 歲。

仁濟醫院外科醫生梁國達作供指,死者腹部大動脈撕裂,但仁濟欠缺相關設備及血管科專家,需轉往有相關設備的醫院聯網治理。梁認為,雖然當時死者血壓的上壓低於 80,但仍然清醒,「有機會救返」,遂 2 度聯絡當日負責接收病人的廣華醫院。梁供稱,惟廣華表示蔡血壓偏低,拒絕接收。

仁濟醫生:上壓回升惟廣華仍拒收
倡廣華派員動手術亦遭拒

梁續指,院方在凌晨 4 時許,為蔡注射強心藥,血壓的上壓回升至 88,同時清醒,符合轉院要求,故先後再 2 次要求廣華接收蔡。但廣華醫院副顧問醫生仍然拒絕,指死者血壓低和曾使用強心劑,不適宜轉院。梁遂提議廣華派員前往仁濟進行手術,惟同樣被拒。

梁認為,當下死者仍有機會獲救,於是聯絡其他醫院,最終在清晨 6 時許獲瑪麗醫院接收。

廣華副顧問醫生:不轉院獲救機會較高
回應家屬斥扼殺生存 稱「我覺得無空間去做」

廣華醫院副顧問醫生黃善恒作供指,死者血壓偏低,加上曾使用高劑量強心劑,若然在轉院途中心臟停頓,難以在車上施行心肺復甦法。他供稱,假如蔡在醫院心跳停頓,獲救機會較高。

死者家屬問到,黃作為一名醫生,究竟有多少把握才會決定施救,又問何以判斷病人值得被救。他回應指,通常根據過往經驗判斷,而當時「我覺得我無辦法成功(施救)」,所以拒收死者。

家屬追問,「你覺唔覺得你係扼殺緊我阿哥(死者)嘅生存?」黃指,相信死者心臟即將停頓,「我覺得無空間去做」。

家屬又質疑,死者血壓曾一度回升,為何廣華仍然拒收。他指,無印象仁濟曾提及死者血壓曾回升,如有亦只是強心劑起效,尚未回穩。

家屬厲聲質問,「我哋等緊醫生去救人,點知原來你係會放棄㗎!我真係好想知點解呀!」他強調每個病人的情況都不同,「我只能夠話我喺嗰一刻盡力去做我嘅判斷」。

死因官:有否考慮仁濟醫生意見?
廣華副顧問醫生認「沒作相關溝通」

死因裁判官何俊堯問及,廣華是否有考慮過仁濟的意見,「仁濟醫院覺得你哋見死不救」。黃承認當時「沒有作相關溝通」,亦無表達過萬一死者在送院心跳停頓的擔憂。

何聞言回應「直情問都無問過啦」。至於被要求前往仁濟醫院動手術,黃指該院相關設備不足,及後在詢問下承認未從未主動詢問,純粹估計。

廣華醫生:實際上「好難考慮」他院做手術
同意官稱指引「名存實亡」

何又指,相關指引訂明,處理血管腹部大動脈撕裂病人時,院方可按需要派員至其他醫院進行手術。黃坦言,自指引生效以來未曾試過,雖然可提供多一個選擇予當值醫生考慮,但實際上「其實好難考慮喺第二度做手術」。

何追問「咁根本寫喺度係無意思㗎喎?即係我所講嘅名存實亡?」黃認同。

醫管局被列為有利害關係方

是次研訊由死因裁判官何俊堯,以及 2 男 3 女陪審團共同審理,預計需時 5 天。死者蔡志德的家屬及被視為利害關係方的醫管局均有列席。

CCDI-272/2019(ST)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