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98日審訊 陳志全完成作供

【實時更新】47人案|第98日審訊 陳志全完成作供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四(3 日)展開第 98 日審訊。陳志全完成作供,否認串謀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意圖顛覆國家政權。控方引陳於街站發言,指他曾提及時任特首林鄭月娥為傀儡,意思是打倒林鄭無用,要打倒中共;陳答「絕對唔可以咁講」,並以《逃犯條例》修訂一事為例,指最終是由林鄭說「壽終正寢」,而特首是「香港或者議會嘅對口單位」,仍要透過她改善香港人生活。

控方續引陳發言,指曾提及願望是可以達成「35+」,但陳又提過認為「35+ 」不可行。陳反問,「當你生日許願嘅時候係世界和平嘅時候,你覺得世界和平可唔可以達到呀?」他其後稱,「希望同埋相信,係無衝突囉我覺得」,指雖覺「35+」可能性很低,但「贏多一席多一席,贏多過人哋緊係好事㗎,都係個願望嚟之嘛...」

周三審訊時,控方問陳知否「35+」計劃目的,就是取得憲制武器?陳供稱,知道初選的目的「就係要令到民主派攞到最多嘅議席」,但他沒有「大殺傷力憲制武器」的概念。陳並稱,由始至終不認同初選目的是否決預算案,又指否決預算案並非最強權力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因民主派若達成「35+」,建制派將不夠召開會議的法定人數「連個財政預算案嚟立法會首讀、二讀,都讀唔到」。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控方質疑曾稱願望是達成35+、沒提不可行 陳志全:希望與相信沒衝突
周三報道:
47人案|陳志全:沒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概念、始終不認同35+目的在否決預算案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47 人案周四(3 日)展開第 98 日審訊,陳志全完成作供,並在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龍法院。
47 人案周四(3 日)展開第 98 日審訊,陳志全完成作供,並在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龍法院。
11:00 休庭 周五續審
10:50 陳志全完成作供
否認串謀無差別否決預算案、意圖顛覆國家政權

主控周天行其後向陳志全指出控方案情,被告席的鄒家成一度伸前說話,柯耀林、施德來轉頭望向鄒,鄒一度點頭。

周指,指陳志全於 2020 年 7 月 1 日至 2021 年 1 月 7 日,與其他被告串謀,在立會過半後無差別否決預算案,逼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陳稱,「絕不同意。」

周問,陳意圖顛覆國家政權,陳稱,「不同意。」周指完成控方盤問,陳志全點一點頭。

陳志全的代表大狀馬維騉稱沒有覆問,陳完成作供。陳笑著取起桌上的膠水杯,手執背囊後走入被告席。

馬維騉其後提到,陳志全街站發言謄本有誤譯之處,認為可以更新等,另指這就是陳志全的案情。

鄒家成代表大狀陳世傑稱,希望有更多時間索取指示,稱可押後至明日開始其案情。法官李運騰指,陳有更多時間準備,冀可減省主問的時間,陳世傑笑稱,「你知道我會的。」法官陳慶偉聞言大笑,其後下令休庭。

10:45 控方引譚得志初選論壇發言盤問

主控周天行其後問及 2020 年 6 月 9 日的初選記者會,指戴耀廷提過「35+ 目標係憲制…由基本法賦予權力,包括否決預算案」。陳答稱,「我無睇嗰個記者會嘅直播,都係睇返報道,所以我唔可以好肯定咁去回應你呢個…但係戴耀廷呢啲說話應該都講過唔止一次㗎啦。」

法官李運騰指,問題是問陳當時有否留意到。陳稱當時沒有特別留意。李續問,在 6 月至 7 月,或 3 月至 7 月,陳有否留意到戴耀廷提及「否決權」、「攬炒」,以及「大殺傷力憲制武器」等?

陳志全稱,「其實控方琴日第一篇文都問過我呢個問題大約嘅時間…或者話我睇過攬炒十步又好,但係係咪 exact wording 我講唔到。」

周問,陳是否同意此想法?陳笑著反問,「你講大殺傷力武器呢個諗法呀?」周指是「35+」的目的。法官陳慶偉稱,周天行昨日已提過。

周其後問,陳有否留意到 7 月 9 日,戴有提過「35+」的目的是要行使憲法權力?陳其後答稱,「唔記得,因為佢講嚟講去都係嗰啲,都係差唔多㗎啦。」

周其後問及初選論壇,指譚得志於 2020 年 6 月 26 日出席論壇。陳確認,並確認他自己是於 6 月 28 日出席論壇。

周問,兩人有否作出過討論?陳稱沒有。周問,陳對於譚於論壇的發言不感興趣?陳稱,「我哋唔係第一次選舉,選舉都係各自照顧自己,邊有咁得閒去傾你個論壇,我個論壇講咩啫」。陳又向法庭傳譯稱,「你無譯我哋又唔係第一次選舉呀。」

周問,但兩人為同一政黨,不需要有一致的方向?陳慶偉打斷稱,「謝謝!」

周其後問,陳有否看到論壇?陳稱,「無睇,但係譚得志佢去完呢個論壇之後,有講返少少呢個論壇發生咩事,佢話俾黃之鋒捅咗一嘢。」被告席的柯耀林及旁聽笑。陳續指,「話佢(譚)曾經鬧過梁天琦係無賴本土派,問佢會唔會認,問佢會唔會道歉。」陳慶偉一度提出指,「無賴」譯為「scum」。

法官李運騰問,此一方向的盤問有何相關,指同一政黨,不一定是代表陳發言,並提到早前已法庭已裁定「共謀者原則」如何應用;陳慶偉亦說「 7 月 1 日前」。李續指,除非有一個基礎指明譚於論壇的發言代表陳志全。

陳其後著周直接問問題。周其後引述譚在論壇上的發言,一度誤稱為記者會,陳提高尾音反問,「Press con 咩?」。周稱抱歉,指是論壇並讀出譚的發言,依庭上顯示及周讀出的謄本

...如果我真係有幸入到去,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丶癱瘓個政府、林鄭柒婆落台嚟到做 bargaining power,爭取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尤其是係獨立調查委員會,查嗰個警暴嘅問題,同埋公民提名嘅雙真普選...如果嗰個《財政預算案》,每個香港人派一幢樓喎,一人派十皮嘢喎咁,即係志偉呀,同埋阿文豪嗰啲,就平時都反對...派錢㗎喇,但係今次派十皮嘢喎咁點呀?一樣反對 ,因為呢個係我哋嘅選舉承諾...

周問,這是否為陳志全在初選的立場?陳稱,「絕對不是呀,呢個係違反人民力量所講嘅全民政治回水,我哋爭取咗咁多年,由 day 1 叫財爺直接回水,人人派十萬你都否決呀,俾人斬呀真係!」被告聞言發笑。

陳志全續指,「佢(譚)從來無同我講佢會人人派層樓或十萬佢會否決,不過可能佢爆肚啦,我唔解釋啦,我唔揣測。」

10:35 控方引街站發言稱願望可達「35+」
陳志全:生日許願世界和平,你覺得可唔可以達到呀?

主控周天行其後問及,陳志全當時在街站上提到其願望,「第一個當然就係呢,民主派可以攞到更多議席,第二個就係希望快必可以當選,第三個係連任。」

周問,陳的願望是可以達成「35+」,你從沒提過「35+」是不可行。陳加快語速答稱,「當你生日許願嘅時候係世界和平嘅時候,你覺得世界和平可唔可以達到呀?」有旁聽輕笑。

法官陳慶偉其後問,即陳的意思是,在街站說了一些自己都不相信的事?陳志全反問,「邊樣?35+?」陳慶偉稱是。

陳志全其後答,「希望同埋相信,係無衝突囉我覺得,但係你雖然對 35+ 覺得嗰個可能性係好低,但係…贏多一席多一席,贏多過人哋緊係好事㗎,都係個願望嚟之嘛…」

陳又指當時在街站上,「暗暗話有人話 35+ 緊係好啦,但係又講返自己嗰套理論,就算唔得,我哋都要努力喺議會嗰度工作。因為就算我覺得佢唔能夠得到或者唔係好大可能性,但係希望得到呢個係無衝突囉我覺得。」

法官陳仲衡問,陳志全的意思是抱最好希望,做最壞打算?陳志全稱,「我做人不嬲都係咁㗎!」說畢後飲水。

10:30 陳志全:議會戰線是指
不讓政府及建制派快刀斬亂麻

主控周天行其後問及陳志全在街站的另一段發言:「議會戰線都係抗爭運動一部分…抗爭不可缺一環…抗爭至係我哋嘅目標…對住呢個港共政權…對住呢個國安惡法至係我哋嘅目標」。

周其後向陳志全指出,陳的意思是參加初選是要抵抗共產政權、港共政權。陳問,「我仲可唔可以喺呢個位解釋㗎?」法官陳慶偉稱可以。

陳志全稱,「其實民主派作為反對派,我哋喺議會入面嘅對手,就係建制派同埋呢個特區政府,我哋每日都要鬥智鬥力,去搵出呢個政策上面不完善嘅地方,或者將香港人,想要得到而(政府)唔肯落實嘅嘢,要畀壓力佢叫佢落實…如果呢個係咪叫對抗政權呢?如果呢個係,咪係囉。但係唔代表我對佢係一個,或者調返轉講啦,我話我要對抗呢個港共政權,我嘅對手係建制派同埋特區政府…但係我同無論係建制派定係特區政府,都係好多情況之下都係要合作,先至能夠達到改善香港人嘅生活。」

陳續說,「無論係建制派定係特區政府官員,我都係一個可以合作,可以溝通嘅對象,呢個係鐵一般嘅事實,大家可以去搵,睇下法官容唔容許我舉一個例子。」法官李運騰稱可以簡短講述。陳稱,「我記得 2018 年…」

陳慶偉打斷稱明白陳志全的意思,指陳志全過往有與政府溝通通過一些草案,又指陳於街站上有提到他過往的業績,問陳是否同意於街站時,無提過如何與政府合作以通過草案,反而堅持抗爭到底。

陳志全稱,街站除了著他人投票,另一個目的是提及《國安法》的危險,「當你講緊呢樣嘢嘅時候,你唔會再提合作,咁好分裂㗎嘛個人。」

法官陳仲衡問,但陳街站的發言又提到守住議會戰線、抗爭。

陳志全答,「當然我喺街站記得我講過,個意思就係唔好畀佢有好日子過,唔畀佢有好日子過嘅意思係,如果我哋係唔喺度或者唔積極提問發言,可能佢已經過到好多議案,好多撥款。守住個議會戰線嘅意思就係,唔好畀佢即係快刀斬亂麻,香港人都唔知道就過咗好多撥款議案,可能佢想一個禮拜過到,咁我哋守住不斷發言提問,令佢兩個禮拜、三個禮拜過到…呢個一直以嚟都係我講議會戰線嗰個原則。」

陳續稱,「以前民主派同建制派個矛盾無咁大嘅時候呢,可能立法會星期三呢,黃昏就開完會㗎喇。但係我當我入咗議會之後,多數都要星期四下晝或者夜晚先至開得完,咁我話唔好畀佢哋有好日子過呢,就係佢哋星期三晚,佢哋想去馬場跑馬呢都去唔到,以前財委會可能又係…」

陳慶偉打斷稱已聽夠了。

10:20 控方引陳志全稱林鄭為傀儡
指意思是打倒她無用,要打倒中共

法官李運騰問,陳志全是指誰人做都一樣?陳稱,「即係話佢(林鄭月娥)係傀儡,即係話佢係執行啲指令咁樣囉,即係佢話唔到事咁樣囉。」

李追問,就算罷免特首都不會改變?陳稱,「我唔記得我當時講呢句說話嘅時候,如果我話係嘅話,我驚我過份解讀,過份幫自己辯護咁樣,但係我…有咁嘅意思囉,其實就係無論如何,都係大家都要出嚟投票。咁我下句就講,出嚟投票最低限度,你唔好講話令到政府改變呀咁,都可以展現香港人嘅力量。」

陳志全又指,「補充多一點就係嗰度話,包括我哋之前話,我唔想拖其他人落水啫,我用我哋嘅時候,係畀人唔好咁自我中心嘅說法,即係由『I』 講成『we』咁啫。」

主控周天行指,陳的發言指林鄭月娥為傀儡。陳同意。周續指,陳發言的意思是打倒林鄭無用,要打倒中共。

陳答稱,「咁又絕對唔可以咁講,因為譬如以《逃犯條例》為例,《逃犯條例》都係林鄭月娥話壽終正寢嘅,咁當然我相信背後要有中央政府嘅首肯,即係岌頭,佢先至可以做到呢個決定啦,咁係香港或者議會嘅對口單位,都係特區政府,所以你又唔能夠話就算佢係傀儡,你係完全可以唔理佢,因為你都係要透過佢嘅手佢嘅口佢嘅政策,去令到香港人嘅生活改善。」

10:10 控方續就街站發言盤問陳志全

陳志全繼續作供。主控周天行續問及 2020 年 6 月尾的將軍澳街站,並展示陳當時發言的謄本,問及其中一段:

今次大家搞初選,已經將個人或者黨派嘅利益係放埋一邊㗎喇,無論邊個出線邊個當選,係未來都係要同心協力抗爭到底,包括我哋之前話,不惜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議員嘅權力嚟去否決財政預算案,逼使林鄭月娥政府重啟政改,回應五大訴求,達至雙普選...

周問,陳的口號是「抗爭到底」,指他於街站的發言就是解釋「抗爭到底」的意思。陳笑著反問,「你認為係咩?」

法官李運騰指,控方的意思是,陳在發言中有清楚提到「抗爭到底」的意思,問或是有其他意思?

陳答,「嗱琴日大家都睇晒呢 30 幾 40 分鐘嘅街站片段,『抗爭到底』,其實我已經用咗好大嘅篇幅去解釋到底咩嘢係『抗爭到底』,就係喺議會嗰度要開會,要加入委員會,要發言,唔可以就話投咗一個票好似以前咁,因為我係少數派輸咗…你投我多啲,投我入去,下次先可以改變到。我哋去推銷『抗爭到底』呢個口號,其實就係講緊過去有啲議員,佢抗爭係未盡全力,連開會、出席,或者加入委員會,或者發言,或者質詢,都未做足。」

周欲追問,指重點是「抗爭到底」。法官陳慶偉打斷稱,著控方留在陳詞交代。陳志全又稱,「我想補充一點,呢個要運用《基本法》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當然我喺街站到都講過,都唔會迴避呢樣嘢…」

法官陳仲衡則稱,陳志全不是提到「包括」,而是用「不惜」運用,指兩者的字眼不同。

陳志全答,「喇呢個呢,喺我之前街站,之前講過呢啲嘢,『今時今日,呢個 step 已經跳咗』,我嘅意思係,我之前係講過喺唔同情況下講過運用《基本法》嘅權力去否決預算案,唔係,唔係我今次要講呢樣嘢。咁我以前講過唔知幾多次啦,但係每一次我用咩詞語,我不能考究喇下,可能都會有啲出入,有時用嗰啲字比較強烈啲,有時就比較平舖直敘啲都唔定。」

陳志全續指,「但係呢句話嘅意思,係今時今日呢個 step 已經跳咗,即係話而家已經唔係同你講呢樣嘢,呢樣唔係我嘅主題,跟住我就話林鄭月娥係傀儡,個意思就係話其實邊個做,都係咁㗎啦咁樣。不過即使係咁,大家都要出嚟投票。」

10:07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 1 分入庭,陳志全則坐於證人席上;鄒家成身穿西裝、打上黑色領帶,旁聽大呼「嘩!好靚仔呀!」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