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113日審訊 余慧明:衛服界就初選落敗棄選並沒協議

47人案|第113日審訊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四(24 日)展開第 113 日審訊。余慧明第二日作供,在主問下供稱,衛生服務界並沒召開協調會議,自己就本案被捕前,亦沒接受或看過界別的協調協議文件。余又稱,曾邀請潛在參選人開會討論替補機制等,但只有護士劉凱文出席。

余又稱,衛服界就棄選機制,即若在初選落敗不會參與正式選舉方面,亦無協議,「如果佢哋(其他參選人)輸咗初選都照去參選(正式選舉)的話呢,依個情況喺初選完之後呢,其實都避免唔到,但係我就可以出嚟話佢哋出嚟𠝹票,咁既然大家都應該會譴責佢哋呢個行徑嘅話呢,咁佢哋就會輸囉應該,喺正選嘅話。」

周三審訊時,余慧明供稱見證 2019 年政府對市民訴求視若無睹,「只係一味武力打壓」,另推動醫護罷工促政府封關,令她明白若無足夠話語權,「政權或者當權者係唔會同我傾」,故決定參選。余又稱,她因擔心衛生服務界潛在參選人間,或因𠝹票致「鷸蚌相爭,建制得利」,遂聯絡戴耀廷,提出辦地區直選初選時,「搭單」為衛服界舉辦初選,又引述戴當時覆視乎可能性再議。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余慧明:衞生服務界初選結果無約束力 無開協調會議、無接收協議文件
 周三報道:
47人案|余慧明首日作供 稱參選因見證政府對訴求視若無睹 欲爭足夠話語權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47人案審訊報道一覽
16:36 休庭 周五續審
16:25 余慧明:初選組織者決定
衛生服務界初選結果不具約束力

法官陳慶偉問,最終衛生服務界的初選結果沒有約束力,是由戴耀廷、初選組織者告知?余同意,指 WhatsApp 群組紀錄有顯示。陳問,可否簡短提到有何回應?

余稱,「簡單啲嚟講呢,我哋 4 位呢係達唔成一個共識,因為本身有 4 個 proposal 嘅。」陳追問,組織者有何回應?余稱,「有嘅,佢有個最終決定,就係話會用方案三。」余在追問下稱,「即係佢係都要投票者出示職員證,咁就可以證明佢係嗰個組別嘅相關人士。」

法官李運騰問,是指初選結果沒約束力?余稱,「係嘅,佢個用字係『不具規範性』。」李問,戴耀廷有何回應?余稱,「有嘅,佢係有叫民主動力,將呢個決定…」陳慶偉指,現時不是提到核實選民身分,而是初選結果無約束力。

余稱,「係呀,佢係有叫到民主動力發布呢個訊息畀所有人㗎,應該係再落啲嘅 counter(對話),而我睇返個 bundle 呢,其實佢哋個 Facebook page 都有顯示到呢個訊息出嚟,就係話衛生服務界個結果只供參考。」

李運騰問,即最終衛服界的初選結果無約束力?余同意。李再追問,那 4 名參選人滿意此共識?余說,「唔滿意㗎,因為頭先話 in short 呢,如果可以嘅話我可以由頭解,我哋有好多 discussion。」

李問,衛服界的初選結果對所有參選人都無約束力?余稱,「呢個係大會主辦單位所選擇嘅結果,我哋係無可奈可囉,但係就住呢個結果,我係有出到 post 講呢個立場嘅。」

陳慶偉引 WhatsApp 訊息指,李國麟都有表達其意見。余稱,「係呀,所以亦都證明我哋係唔滿意㗎。」李運騰問,即所有參選人都想有約束力?余稱,「我自己係囉。」李運騰再指,李國麟都一樣。余說,「李生好似揀方案一。」

李運騰指,不需要理會選民登記的事宜,但李國麟是想約束力?余答,「佢無明確咁樣表示過囉。」

石問,約束力是否與選民登記的事宜有關?法官陳慶偉用筆指螢幕的訊息,指是無約束力。陳其後下令休庭。

16:20 余慧明:衛生服務界初選曾出現
選民資格認證的爭議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問及 2020 年 7 月 9 日的初選記者會。余慧明確認當日有出席。石問余,當時是否相信其政綱是合法?余確認。

石問,在記者會後,有何事令余認為初選及其政綱是合法?余稱,「有嘅,當日戴耀廷講過。」法官李運騰其後稱,為了節省法庭時間,指他們有謄本,故不用重複,但指戴耀廷發言,確認初選的合法性?余稱,「係正確,因為佢係一個憲法嘅專家。」

李糾正,指是戴聲稱自己是,旁聽及被告席的林卓廷發笑。余稱,「佢好似無自介為憲法專家嘅。」林卓廷再發笑。李則稱,肯定戴有提過,但不要緊,指法庭有謄本。

石問,在初選投票日前,就余的選區衛生服務界,參選人之間有沒有發生爭議?余稱,「係有嘅,有一個選民資格認證嘅爭議係出現咗。」余同意,是在 WhatsApp 群組發生,「係無錯,我哋花咗好大嘅篇幅時段去討論呢樣嘢。」

石問,最終是否提到初選結果並非有約束性?余同意。余稱,「因為個爭議係發生喺我哋界別身上,我哋係爭議點樣界定佢係衛生服務界別嘅選民。」

余又同意,該 WhatsApp 群組是界別參選人與初選組織者的唯一溝通渠道。余在追問下稱,除了曾發訊問戴,可否辦衛服界的初選的溝通外,還有「就住依個選民資格認證嘅問題,我記得戴耀廷有打過電話俾我嘅。」

石又引述 WhatsApp 群組的訊息,指戴曾發訊提到:「我公開訊息說 35+ 目的,是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今(令)特區政府問責,不提否決每一個議案,也不說癱瘓政府,供大家參考」。

石問,余收到該訊息前,界別參選人與組織者之間有否溝通?余稱沒有。

16:15 余慧明稱傳媒就造勢大會的報道
指她「爭取重組立法會」 並非自己當時意思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續問及《獨媒》就余慧明造勢大會報道中的一句:「余又認為立法會內理性討論已不復存在,若有幸當選,她會將反對聲音帶入議會。」問是否準確?余稱,不算太準確。

余其後解釋,並以《逃犯條例》修訂為例,指最初期由 2019 年 2 月開始,已經有不少組別人士表示反對修訂,「但係政府仍然一意孤行,即使 6 月 9 號出現一個咁大型嘅遊行,佢都唔願意聆聽人民嘅聲音,堅持喺 6 月 12 號二讀,所以我認為依個例子已經講明,理性討論唔係不復存在,但係已經無呢個空間囉。」

法官李運騰追問,無理性討論空間,那如何談判?余稱,剛才用錯字詞,是指空間變少,「因為係政府唔接受我哋嘅聲音,個重點應該都係。」李問,即只是「攤牌​​」(晒冷)?余稱,「如果佢肯放下佢嘅身段,我哋唔會唔傾㗎,個問題就係佢擺唔低佢個身段之嘛,佢永遠都係擺出一個姿勢就係佢啱晒嘅姿勢呀嘛。」

李運騰指,但當日是 2020 年 7 月 8 日,問余是否相信民主派與政府可以談判?余稱,「我認為係嘅,不過要視乎我哋攞到幾多議席囉,如果係攞得少嘅,我哋嘅話語權就會低咗,政府就唔需要聽我哋講嘢。」

石續問及報道中一句:「余又強調,她想進入議會的原因,是想借『35+』之力否決法案,爭取重組立法會。」

余稱,「依度個爭取重組立法會,就唔係我嘅意思喇,因為我唔係想爭取解散立法會之後再重組立法會呀嘛,我一直都係爭取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尤其是真普選,只不過透過否決法案,否決議案啦佢呢度用法係。」

李運騰指,余只提到否決議案,但沒有提到哪個議案?余稱,「我自己就係會投反對票之後否決一切議案嘅。」李追問,否決議案的立場與「五大訴求」有關?被告席的鄒家成與施德來對話。

余稱,「我嗰陣時嘅政綱解釋就係…如果嗰個議案唔係五大訴求相關嘅話,而政府亦都無意回應五大訴求的話,我就會投反對票喇,呢個係我預設嘅立場,即係除非係政府做咗啲嘢係令到我回心轉意啦,而呢個係我嘅談判手法。」

16:05 余慧明續就造勢大會傳媒報道解釋

法官李運騰續問及,余慧明造勢大會《獨媒》報道的另一段:

余慧明發言時表示,議會是「抗爭戰場」,要將抗爭意志帶入議會。《港區國安法》下,支持「攬炒」的候選人或會被 DQ。被問及應對方法,余慧明坦言國安法沒有任何標準可供參考,全憑政府定奪,但她不想「自我審查」、「被噤聲」,不會為了當選而選擇暫時隱藏「攬炒」、「抗爭」等信念,希望「由心發聲」,不想違背一直以來的信念。

余慧明答稱,「我有講過話要將抗爭意志帶入議會嘅,但係個抗爭戰場呢個 quote,我唔肯定自己有無講過呀,跟住攬炒,我記得我嗰個發言係好似無呢個 term 嘅,但係抗爭就一定有嘅。」

辯方大狀石書銘續問及一段:

支持「攬炒」的候選人或會被 DQ。被問及應對方法,余慧明坦言國安法沒有任何標準可供參考,全憑政府定奪,但她不想「自我審查」、「被噤聲」,不會為了當選而選擇暫時隱藏「攬炒」、「抗爭」等信念,希望「由心發聲」,不想違背一直以來的信念。
石問哪些部分是準確?

余稱,「自我審查應該有用過嘅,由心發聲我唔肯定係咪 exactly 呢 4 粒字喎,但係大約嘅意思應該都有嘅,被噤聲我就唔肯定喇,不過自我審查就一定有囉。」

石問,余想帶出的訊息是?余稱,「睇返呢段文字,記者應該係問緊我 DQ 嘅想法嘅,我從佢表達嘅意思,選舉主任係採取啲咩標準嚟 DQ 候選人呢,即係佢會唔會自己用一個好低嘅門檻去詮釋個《國安法》,跟住就 DQ 啲候選人,同我本身有無犯法係兩回事囉,所以我就話自己唔會自我審查,因為我認為投選反對票,只係行使緊立法會議員嘅職能,所以我認為無干犯到《國安法》。」

石問,除了立法會議員獲賦予的權力,在《基本法》框架下,余認為如何解除行政、立法死局?余稱,「因為呢個喺《基本法》之下已經寫咗喇,所以即使係啟動咗呢個機制,我都唔認為係干犯緊《國安法》。」

法官陳仲衡指,從報道的相片可見,余與其他相中為余站台的參選人舉牌嗌口號,問牌上寫了甚麼?余稱這是其選舉口號:「初衷毋忘 決戰無降」。

15:55 辯方就余慧明造勢大會提問
余同意 其他在場參選人發言前沒諮詢自己

辯方大狀石書銘問及,2020 年 7 月 8 日余慧明的造勢大會,並展示《獨媒》的報道。石指,出席者包括黃之鋒、朱凱廸、張可森、劉頴匡、何桂藍等,問他們為何會出席余的造勢大會?

余稱,「係因為依個係我個造勢大會啦,我希望係邀請到愈多初選候選人係幫我站台係愈好嘅,但係我係會揀選一啲立場會比較進取啦,同埋唔係泛民嘅初選人,依個…」法官陳仲衡問,傳統泛民?余稱,「係啦非主流嘅泛民啦。」

石問,是否首次有其他參選人參加余的助選?余稱,「咁大型嘅,係,但係如果你話小型啲,我唔記得係咪第一次喇。」

石問,有沒有其他助選活動,有其他候選人同場?余稱,「我有參與過其他嘅助選囉,即係其他候選人嘅助選囉,我幫人站台嘅意思囉。」

石問,在造勢大會開始前,余是否知悉有哪些參選人?余稱,「幾位嘅候選人都係,我嘅競選團隊邀請嘅,我記得佢哋有同我講過黃之鋒、劉澤鋒都會嚟嘅,其他我係唔記得佢哋有無同我講過。」

石問,余有否與出席者討論造勢大會的發言?余稱,「我自己無,但我嘅團隊可能係有同佢哋講過,想宣傳我同其他衛生服務界別候選人嘅分別,所以可以見到嗰個…報道嘅內容。」余又指,報道下方都有提及其他站台候選人批評其他衛生服務界別的初選候選人。根據報道,為余站台的候選人包括​黃之鋒、王百羽、岑敖暉、朱凱迪、劉澤鋒。

法官李運騰問,即其他人發言前沒有諮詢過余,故他們的發言與余無關?余同意。李其後引述報道一段:

問到如何在眾多候選人中突圍,余慧明表示樂見有眾多民主派候選人參選,但她強調不應繼續停留在與政府協商的層面,而要從制度上改革。余批評過往衛生服務界只著重業界利益,著眼於一些「小恩小惠」,而忽略整體香港人的利益,期望進入議會後可以改革,不再將業界利益凌駕在港人利益之上。

李問,此段落所述的是否準確?余稱,「但她強調不應繼續停留在與政府協商的層面」一句不算太準確。

李問,那余事實上的發言是?余稱,「我所講嘅說話,我哋係要爭取制度上嘅改革我係有講過嘅。」

李續問,余是否肯定有提過爭取制度上改革?余同意。余其後續說,「批評過往衛生服務界只著重業界利益」一句應有說過,另「期望進入議會後可以改革,不再將業界利益凌駕在港人利益之上」一句,當時都有表達類似意思。

15:51 開庭
15:15 休庭
15:10 法官問是扮作硬淨或是真的硬淨?
余慧明:如政權不傾「我係會堅持係否決」

辯方大狀石書銘續問余慧明 Facebook 帖文中,「惡法壓境,極權肆虐」一句,問是否指要違反它?余稱,「絕對唔係。」石問,「政權再無斡旋餘地」是否為余的立場?主控萬德豪指,是引導性的問題。

石遂問,余之前提過要與政府談判,但帖文提到「政權再無斡旋餘地」。余稱,「正如我所之前嘅解釋啦,因為我係想展示我嘅決心畀選民睇,亦都唔想將我嘅談判嘅手法公開畀其他人知道,因為呢樣嘢就等同同自揭底牌就無分別。」

法官陳慶偉問,即政治語言?余靜默。法官李運騰再問,是誇張手法?余稱,「誇張嘅講法,或多或少都有嘅但係我係真係好想展示到畀其他人睇,我係會採用一個高姿態嘅談判手法囉。」

李追問,余擬扮作「硬淨」(tough)或是真的「硬淨」?余稱,「咁如果政權唔同我傾嘅話,我係會堅持係否決,即係我會投反對議案,係依樣嘢我係會講得出做得到㗎。」

石問,「再無斡旋餘地」是指哪一邊?李運騰指不理解問題,余稱,「我都係。」被告隨即發笑。

石指,如有談判需要有雙方,問「無斡旋餘地」是指哪一方?余稱,「我只係認為作出退讓嘅應該係政府囉。」

石書銘另展示《獨立媒體》2020 年 7 月 8 日刊出的訪問〈【立會選戰】民主派 4 人戰衛生服務界 余慧明:要將抗爭意志帶入議會〉,指訪問在前一日即 7 月 7 日進行。余慧明同意。

法官陳慶偉打斷問,梁國雄需否休息,同樣身處被告欄的施德來、陳志全等人轉身望向梁。陳慶偉隨即下令休庭。鄒家成離開前對其大狀陳世傑以手指比心。

15:00 余慧明解釋 Facebook 帖文用字
指「惡法」指《國安法》、「極權」是指香港政府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問及余慧明題為「初選意義」的 Facebook 帖文:

惡法壓境,極權肆虐,香港今後福禍難測。然而,歷史從不停步,在逆水行舟的民主路上,我們沒有歇息的本錢。過往一年,有人身陷囹圄,有人犠牲性命,他們未必可以繼續前行,現在剩下的,就是我們的事了。

但是歷經香港過往一年的種種荒誕,清醒的人想必明白,有罪與否並非客觀事實,而往往只是極權主觀的考量。今次初選可能是最後一次展示真正民意及反抗意志的民主選舉。無論候選人勝算如何,會否被取消資格,我們都必須投票選擇一位在議會內外全力抗爭的候選人,因為我們與政權再無斡旋餘地

石問,是否由余發布?余慧明稱,「因為而家依個時候,即係(2020 年)7 月 7 號嘅時候,已經進入咗個初選嘅競選階段喇,依個 post 係由我嘅助理去幫我處理嘅。」

法官陳仲衡問,是由余所寫?余稱,「唔係每粒字都係我寫,但係我 endorse 嘅。」

石問及「極權肆虐 香港今後福禍難測」一句。余稱,「惡法嗰陣時講緊嘅係《國安法》,因為 7 月 7 號《國安法》已經實施咗喇,而點解我會影容《國安法》係一個惡法呢,因為我覺得佢嘅條文好模糊,令人觸犯紅線。」

石追問,那「極權」?余稱,「當時指緊嘅係香港政府,因為佢無理會人民反對嘅聲音對《國安法》嘅通過表示支持。」

石再問「因為我們與政權再無斡旋餘地」一句。余稱,「正如我之前所講,我都係好想顯示到我嘅決心,即使《國安法》立咗之後,我都唔會恐懼,我都唔會作出讓步,除非政府係釋出佢嘅善意,放低佢傲慢嘅身段,同我哋再商討,點樣可以再爭取我哋繼續爭取五大訴求,因為我認為爭取五大訴求,係無違反《國安法》。」

法官李運騰問,余以「惡法」形容《國安法》?余同意。法官李運騰指,無人要求愛它,但不可違反它(nobody requires to love it but it is another thing to say it can be violated.)傳譯未能翻譯後,李以中文稱,「就算你唔鐘意都唔可以觸犯」。余稱,「就係立咗《國安法》之後,我哋要參加初選嘅,我唔好去恐懼,亦都鼓勵緊選民,即使有《國安法》之下,我仍然相信投票係無觸犯到《國安法》,所以我係想鼓勵啲選民,喺初選嗰兩日出嚟投票。」

李指,余提到想顯示其意志,問在《國安法》後,余有否改變其政綱?余稱,「政綱係指即係如果嗰句說話我反對一切議案,直視政府…」

李指,例如提名表格的政綱,問余的立場有否改變?余稱,「如果係講緊 nomination form 嗰張嘅話,個政綱係無變嘅,但係我有啲宣傳單張同埋發言,我有特意唔再講國際戰線呢樣嘢,因為睇完《國安法》嘅條文之後,我認為依樣嘢可能會俾人覺得係勾結外國勢力,即使我唔係要求緊國際制裁,都可能會俾人視為係勾結外國勢力,仲有一啲字眼,我認為比較敏感嘅,例如推翻,我就無再用喇。」

14:50 辯方就警方在余慧明家中搜出
「重組/解散警隊可行嗎」文件提問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展示一份題為「重組/解散警隊可行嗎」的文件,指是在余慧明的住所中被搜出,問與余政綱所提到「五大訴求」有沒有關係?余稱,「有,呢個係同我第四個訴求係有關係嘅。」余又指,「因為呢份文件呢,我係由一啲集會度得到嘅應該,然後我見…」

法官李運騰問,即不是由余所寫?余同意,指保留是因為有參考價值。石問,這與余政綱列出的訴求有何關係?李運騰指,或哪些部分有參考價值,可以引用?

余稱,「我認為呢當中減少警隊經濟,係一個可行嘅方法,例如我哋每一日都見到下面嘅警力分佈。」李再指,但每日都有減少,余稱,「但係都仍然係有好多,所以我認為絕對有空間去減少呢個警隊編制。」

李運騰其後問石,文章哪些部分需要作出提問?石指,任何余想提及的事情。法官陳慶偉指,石是余的代表大狀,由石決定哪些是相關。法官李運騰遂問,文章哪些段落,有助余解釋「五大訴求」?

余稱,「係,第二段…因為依篇文章係講緊重組或者解散警隊嘅可能性,而我嘅訴求,其中一個訴求就係追究警暴,重組警隊,所以我係 keep 住呢份文件,作為如果可以推動到警隊重組嘅時候可以作為一啲參考嘅價值,當然實際推行嘅時候,我哋都要徹底研究到底點樣做嘅,例如嗰個特赦呀…警暴呀。」

法官陳慶偉問,為何需要得知?石指,是回應法官李運騰的問題。李指,認為可以指出,余保留文件欲留在將來使用?余同意。陳慶偉再提高語氣指,余政綱的「五大訴求」十分簡單直接,再指不用深究每個訴求。

石解釋指,如釋放被捕者、撤回控罪的意思不同,陳再指明白並解釋。石又指,但余不同意法官的解讀。陳再表示,不容許石提問。

14:45 余慧明:對政府議案預設立場是投反對票
會研究、分析政策流弊 讓選民及公眾知悉反對理據

辯方大狀石書銘靜默數秒後問,余慧明提到工會是否續舉行罷工時,就作出會員投票,問一旦余當選,會否諮詢界別?余頓一頓後稱,「依個係會嘅。」

法官陳仲衡問,如何諮詢?余稱,「我嘅意思唔係話我就住所有嘅議案都會諮詢佢哋,因為正如呢個政綱所講,我已經係會行使反對嘅權利,反對一切議案,除非政府係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所以除非個局勢係變到,佢開始係有回應五大訴求,我好難確保嗰個字叫民意,仲係咪會咁堅決支持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咁到嗰陣時候,我就係要諮詢我個界別嘅選民喇。」

法官李運騰問,余慧明當選後會如何決定投票或行使權力?

余稱,「雖然我喺競選期間,已經表明我會反對一切議案,但係唔代表我唔睇個內容,就會投反對,我仍然係會研究政府嘅政策有啲咩流弊,正如係抗疫嘅期間,我一直都有就住政策、政府提出嘅防疫措施啦,作出一啲批評同埋一啲建議嘅。」

李運騰問,如果政府推行一個議案但與「五大訴求」無關,余會如何運用其權力?余稱,「因為我個政綱係已經有表示係會反對一切議案,而投票支持我嘅選民,即係亦都認同我呢個政綱,所以我係會投反對票嘅。」

李指,但余又提到會看內容。法官陳仲衡問,即余會找反對理由?余稱,「無錯,我係會研究個政策有啲咩流弊,跟住仔細分析畀我啲選民同埋公眾睇,即係話畀大家知,我就算係投反對票,我都係有理有據嘅。」

陳追問,看利弊但會找理由否決所有議案?余稱,「利與弊都可以睇到嘅,但我會詳述列舉個弊多過利囉,我會仔細分析畀我啲選民睇。」李運騰指,或者他有誤解,但看似余有決定會否決議案,但只是找出否決理由。余稱,「我嘅預設嘅立場係投反對票,所以除非嗰個議案係令我搵唔到任何一個反對嘅原因。」

李指,那根據剛才石書銘問及的政綱,可否單從字面理解政綱?余稱可以。石問,政綱提到的訴求可從字面理解?

余稱,「左邊嗰個撤回暴動定性,其實我自己有少少睇法嘅。」石著余解釋。陳慶偉打斷,指石重問重複問題。石指,他只是緊接法官李運騰的問題,作出澄清。

法官李運騰指余已回答。石指,但不是太清楚。陳慶偉則著石轉問其他問題。

14:40 辯方欲問余慧明對「五大訴求」各項的看法
法官質疑沒需要 駁回問題

辯方大狀石書銘續問及余慧明初選提名表格中夾附的政綱,當中列出「五大訴求」,石指第一項是「撤回送中惡法」。石指當時已撤回《逃犯條例》修訂。余稱,「係,所以我認同依個訴求係已經達到咗。」

至於第二項是「 撤回暴動定性」,余解釋,「我認為出現呢個訴求嘅原因,係當每次有暴力事件嘅發生,政府只係會一味就係話我哋係使用緊暴力,一味譴責,甚至乎抹黑緊我哋整場嘅運動,我哋自 2019…」

法官陳仲衡問,余使用「我哋」一詞,問是指抗爭人士一方?余稱,「我永遠企係雞蛋嘅一方。」其後問,「我可唔可以繼續講呀?」

法官陳慶偉問石,為何需要深究「五大訴求」的每一項?石指因為是問及余是否認為訴求已達到。陳慶偉指,看不到有此需要,反問為何需要花時間問?石指,要探究余的底線。陳反問,為何需要?

石指,會直接問余會否運用否決權。法官李運騰指,認為余已曾提及。石指,因為余要求回應「五大訴求」,故需要得知在哪些情況下是同意已作回應。陳慶偉打斷稱,「不不不」,指他理解每個訴求的意思,反問為何要逐項追問,又指不想與石作出爭拗。

石欲問及,就「五大訴求」情況,余會否否決預算案。陳慶偉問,石要求余猜測政府作出的回應?石指,是問在哪個因素下會否決議案。陳慶偉稱,「謝謝,下一題!」法官陳仲衡欲就「五大訴求」發問,陳慶偉再稱,這是猜測,指不需要發問。

石作出解釋,陳慶偉再指,已駁回石及法官陳仲衡的問題。石再重申,認為余需要解釋。陳慶偉再稱,「明白且已駁回,謝謝!」

14:34  開庭
12:46 休庭午膳
12:40 余慧明:隨初選提名表格附加的政綱
是由助理準備 僅為應付表格要求、沒派發予公眾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展示初選提名表格夾附的政綱,呈白色背景,附有余的大頭,並列出「五大訴求」。余稱是由其助理準備。

石又指,單張上「我若當選,定必承諾行使反對權利反對一切議案,直至香港政府全面回應五大缺求,缺一不可」一句。余稱,「如果我當時有睇過嘅話,我無理由睇唔到囉,咁大個錯處。」

法官李運騰問,此政綱是否僅為提名表格而準備,而不是用作向公眾派發?余稱,「無錯,我係呢份無 print 過無派過,只係想為咗應付呢個表格而做㗎呢張表。」

李追問原因。余稱「因為點解我要擺呢個政綱呢,我係以為呢個政綱係一定要填嘅,所以我就叫我助手,就求其整一張 poster,係可以代表到我嘅政綱上去啦,咁右手邊嗰段嘅說話,咁亦都係我一直都有講嘅。」

李指,在幾句句子的唯一錯處是錯字?余同意。陳仲衡問,但訊息是正確?余同意。

石問,訊息是否全面?余稱,「依一句未全面講出嘅意思係,因為我係想展示到我嘅決心,但係你話係咪,即係有 negotiation 呢,我係會有嘅,我琴日都有解釋過,我認為五大訴求中最重要嘅係第五個,係立即實行雙普選,而其他嘅訴求,都可以係雙普選之後,透過可以認真反映民意嘅民選政府,應該都可以實行到嘅。」

余續稱,「而至於點樣實行雙普選,我噚日都解釋過,只要政府係有個實在,白紙黑字寫到明嘅時間表,我都可以解釋畀我嘅選民聽,我會接受,如果佢反口啦…咁我就根據我嘅承諾,行使返我嘅反對權利囉,直至政府再次回應我為止。」

法官李運騰問,那政綱提到「立刻」,就不是準確?余稱,「係無錯,所以個重點係實行嗰度,如果佢可以立即實行到一個確切嘅時間表。」

法官陳仲衡其後引用余一個受訪的謄本,指余提到,「要逼使呢個政權一定…而唔係可能回應其中一兩個訴求,就當可以解決到呢個問題」,指是「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而不是僅回應一兩個訴求。

余稱,「啱呀,我認同五大訴求係缺一不可㗎喎。」陳再質疑余剛才的說法,余解釋,「啱呀,但唔代表我實行咗雙普選之後,我就會停止呀嘛,我要確保嗰個民選政府都要做埋第二、第三、第四個訴求,咁咪就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囉。」

石指,其中一個訴求是「林鄭下台」,但政綱沒有提到此訴求,問是否故意?余稱,「係呀,因為我頭先都解釋過林鄭月娥落台係解決唔到問題,因為我哋係要爭取一個制度上面嘅改革。」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午膳。

12:30 余慧明:交助手代填寫初選提名表格、助手亦沒細看
以致見證人部分錯由自己簽署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問及初選提名表格,指余慧明在 2020 年 6 月 19 日交表。余同意,但指是在同月 20 日提交,「因為我係交畀我助手去交嘅,我 19 號簽完之後,佢就 20 號幫我交嘅。」

石問,當交給助手時已有內容?余稱,「填好晒嘅,係助手成份表格填好晒,我剩係需要喺要簽名嘅地方簽署㗎啫,換言之其實我係無乜點睇過呢份表格。」

法官陳仲衡問,初選是余首次參加的選舉,而她不是老手?余同意。陳問,余不會花時間看提名表格?余稱,「首先,我本身自己嗰份正職都好忙,二來嗰陣時已經係一個競選嘅階段,初選嘅準備工作亦都係好忙碌,所以我都係交咗畀我助手幫我填,然後我自己簽名。」

陳再問,但余沒有閱讀表格,留意有否包括初選的宗旨?余稱,「唔會,因為我覺得係純粹一份報名表格。」

石其後展示表格的見證部分,問是誰簽名及如何簽。余稱是她的簽名,「呢個係我收到 bundle 之後,我仔細睇過呢份表格,跟住就發現呢個第三部分,其實應該係出錯咗,即係唔應該係由我本人見證我自己填㗎嘛。」林卓廷聞言發笑。余續說,「應該係由我助手或者我其他人去填呢一 part 嘅,所以如果我真係有仔細睇過呢個表格嘅話,無理由留意唔到呢個錯處囉。」

李運騰問,即余的助手,或收表人士都無仔細看過?余笑稱,「係。」

石問及表格聲明的第二點:「我確認支持和認同由戴耀廷及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包括『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及其目標。」余稱當時沒有留意到此一項。

石問,如果余當時留意到會如何做?余頓一頓後稱,「對我嚟講,我認為 35+ 嘅目標,就係民主派爭取到議會過半囉。」

石續問,那如果看到共識一句?余頓一頓後稱,「因為我無開過協調會議,我會覺得唔關我事囉,同時間因為我都認為呢份 form 呢,地區直選都係會用呢啲 terms 嘅,所以佢哋係可能會 refer 緊嗰邊地區直選嘅事,但係大會唔會為我哋呢個界別特登設計多一張 form 出嚟㗎嘛,即係如果我係搞手都唔會咁做啦。」

法官李運騰問,此聲明不適用於余所屬選區是甚麼意思?余稱,「因為佢個字眼係,『支持和認同由戴耀廷及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咁如果無發生過協調會議,即係第一 part 嗰度都已經唔成立,但係第二 part 嗰度,我自己嘅理解,就係爭取民主派議會過半囉。」

陳仲衡問,余是指看畢後的理解?余稱,「係呀,因為頭先問個問題係,如果我當時有睇過的話吖嘛。」石問,「包括『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及其目標」,問余的意思?余靜默後稱,「無喇喎,剩係 35+ 囉。」

12:20 余慧明:同意〈墨落無悔〉兩點聲明故簽署
認為自己是抗爭派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轉問〈墨落無悔〉聲明,並展示余慧明於 2020 年 6 月 11 日發布聲明的 Facebook 帖文。

石問,余是如何留意到該聲明?余稱,「首先我喺 6 月 10 號嘅夜晚,喺我哋個競選團隊嘅 WhatsApp group 度,就得知到有呢個網上聲明係面書度流傳緊,即係我嘅競選團隊話我知嘅。」

石問,余有看過聲明?余說,「當其時我有睇過嘅,但係我最著眼嘅,都係開括號閂括號嗰兩點,然後我認為我係認同嗰兩段,所以討論咗一陣之後,我就話,我簽喇。」

石問及聲明,法官李運騰澄清問題,在〈墨〉之前,余有否留意到就聲明第一點有討論?李指,因為余所屬的選區沒有協調會議,問余有否留意到其他選區有討論。余稱並不知道。

李追問,即余首次留意到第一點,是閱讀聲明的時候?余稱,「其實我唔知佢有無討論過㗎,但係佢話『有意參與初選者,在宣布參選時公開簽署以下聲明』,咁呢兩點都係我認同嘅說法。」

法官陳仲衡問,但閱讀聲明時,不會覺得兩點都是有討論過?余稱,「如果當時我有仔細睇的話,應該都會有呢個咁嘅諗法。」李運騰問,即余只著眼聲明當中的兩點?余稱,「無錯,因為我對之前嗰段文字呢,我認為佢只係舖排緊佢點解會發起呢個聲明嘅背景囉,而且我又無參與過協調會,所以對我嚟講係無咩意思囉嗰段嘢。」李追問,余背書(endorse)聲明,是因為認同兩點聲明?余同意。

石問,就聲明中的第二點:「我認同若支持度跌出預計可得議席範圍,須表明停止選舉工程。」問余認為適用於其選區?余稱,「我認為勉強嚟講佢唔係太適用喺我嘅選區嘅。」

李運騰問,因為只有一個席位?余答,「係無錯,所以無呢個『預計可得議席範圍』呢樣嘢,但係對我嚟講,如果唔係攞到第一位嘅話,簡單嚟講就係輸咗唔使選囉。」

石續問聲明中一句「我們呼籲有意參與初選者,在宣布參選時公開簽署以下聲明」,問余有否呼籲其他人簽?余稱,「無,我純粹想顯示我咁堅定嘅立場畀我啲選民睇。」

石問,聲明題為「抗爭派立場聲明書」,問余提否視自己為抗爭派?余稱,「當時呢個 term 應該係好新㗎,但係如果我簽得呢個聲明書,咁我都會認為自己係抗爭派囉。」

石追問原因時,遭法官陳慶偉打斷。法官李運騰問,余簽署是因為視自己為抗爭派一員?余答,「係,仲有另一個原因。」李著余簡短回答。余稱,「都係有堅定嘅意志,同埋我係想令自己同普遍嘅泛民係有啲分別囉。」

石問,為何余在 Facebook 發布帖文?余稱,「都係頭先所講就係話展示畀選民睇我有呢個嘅意志囉。」

12:10 余慧明續解釋撰文提「生理準備」
稱遊行需要強健體魄

辯方大狀石書銘續問及余慧明所撰、〈迷霧裡黑夜終於響起號角聲〉一文中,「背水一戰」的意思,指余提到生理準備,不是鼓吹緊大家上街,著余續解釋。

余稱,「係,我係想以我罷工作為例子嘅,當其時我係需要同好多唔同嘅持分者去溝通,例如我要同醫管局嘅高層啦、政府啦,同時間我亦都會同會員解釋我哋嘅罷工支援…同樣地我哋亦都要面對公眾…其實呢個過程都好費心力,尤其是係對住醫管局嘅高層同埋政府,都係唔聽我哋嘅說話嘅,係更加費我哋嘅心神。」

余續說,「而普通市民如果參與遊行,即係我攞返(2019 年)6.16 嘅規模嚟做例子嘅,你由起點行到去終點,都至少要 6 至 8 個鐘,即係如果你每個禮拜都 expect 有個咁嘅遊行的話,大家都要需要一個好強健嘅體魄囉。」

12:00 法官引傳媒專訪指提及「推翻政權」、「我要真攬炒」
余慧明稱不完全反映自己意思 認為林鄭下台無意義

辯方大狀石書銘甫開庭稱,剛才提問時將余慧明作供提及「生理方面唔係鼓吹大家上街」,聽錯成「生理方面係鼓吹大家上街」。陳慶偉稱不要緊,著石轉問其他問題。

石續問余所撰寫文章中「奮力迎接與中共的背水一戰」一句,問余是否預期會有談判?

余稱,「正如我一直都強調,我係會嘅,我強調係會有 negotiation,只不過我唔喺文章到寫明,係因為我唔想將我個談判手段,都擺埋出嚟俾人睇,同樣唔想令啲公眾認為我會好易退讓。」

法官李運騰指,但看似余是不會退讓。余稱,「唔係,因為我頭先都交代咗我個寫文章嘅背景,因為我唔想香港人剩係得恐懼,覺得做咩都無用嘅,我係想鼓勵大家要繼續思考,仲有啲咩地方係可以抗爭,爭取我哋嘅一直追求嘅民主、真普選。」

李問及,《獨媒》2020 年 4 月 22 日發表的一篇題為〈【專訪】從組織工會到走進議會余慧明:我要真攬炒!〉的專訪。李指,當中一句提到,「一定要用任何方法去推翻而家呢個政權、呢個政府,先可以做到一個改變」。余稱,「係,依度我都想解釋返。」

余其後解釋,「嗰篇訪問呢,係《獨媒》嘅記者同我做嘅,咁出街之前呢,佢係無俾過我睇嘅。咁出咗街之後呢,佢就 send 咗條 link 俾我喇,咁呢篇文我當時係有睇過嘅,我係認為有一啲字眼,係比我嘅立場更加激進嘅,而有啲位置,我覺得係唔完全反映緊我當時表達嘅意思。但係我無叫佢去修改個詞語,或者叫佢落架,因為當其時已經係一個競選嘅階段,如果咁樣做會帶來一個公關災難,所以我選擇冷處理就算喇。」

法官陳仲衡指,現時問及引號一句。余稱,「係,而家我講緊,依一個其實我唔肯定係咪一個 exact quote 嚟嘅,但係我肯定有用過類似推翻呢個制度,同埋要一個民選嘅政府。」

李運騰問,即余只能說出這一句未必準確,問是否只是一個可能性?余稱,「因為如果你問我每一個 quote 係咪我有講過嘅話,我真係唔記得 3 年幾之前我有無咁樣講過,但係對我嚟講政權係等於政府嘅,當其時嘅想法,我嘅意思係…推翻政權嘅話,即係等同叫緊林鄭下台囉,我認為林鄭下台,係無意思嘅…」

李運騰問,即政權是指林鄭或是整個政府?余稱,「我當時嘅意思係林鄭。」

余其後續說,「喺頭先講緊推翻政權嘅呢個位置,就等於林鄭下台,而我一直強調嘅係,我係要推翻而家呢個制度,正如我喺(2020 年)3 月尾嗰篇文,〈踏上這攬炒旅途〉呢一篇,我 keep 住都係講,都係要改變呢個制度,爭取呢個制度上嘅改革,所以你純粹改咗個執政者,係無意思㗎對我嚟講。因為林鄭落台,你搵個林鄭 2.0 上去係無改變過,我係想…」

李運騰打斷問,但如果有一個願意對話的人?余稱,「咁依個可能係一個改變嚟嘅。」余其後續說,「我認為我爭取緊一個比較民主、比較公平嘅制度,咁當然我都會願意同佢即係傾咗先,睇下佢係咩態度。」

李又引述《獨媒》文章標題〈從組織工會到走進議會 余慧明:我要真攬炒!〉,問「我要真攬炒」是否為余的發言。余稱,「依個 title 係個記者,或者佢哋個編輯定嘅。」余在追問下說,「我認為佢係根據我之前嗰篇文,〈踏上這攬炒旅途〉而定嘅。」

11:58 開庭
11:16 休庭
11:10 余慧明欲解釋街頭抗爭是否暴力
法官提醒辯方 本案控罪沒指控宣揚武力

辯方大狀石書銘另問及余慧明文章的其中一段:

眼看香港各界別的打壓定必越演越激烈,即使醫護界別亦會如是。林鄭較早前已明示要清算以行動發聲的同僚;醫管局主席范鴻齡更明言不能放過參與罷工的同事。即使沒有參加罷工,以言入罪下,只要於社交平台說過香港人加油都可能被冠上顛覆國家罪名。大家必須作好生理與心理準備,要不做順民,不再發聲;否則,便奮力迎接與中共的背水一戰!

石問,「生理與心理準備」的意思是?余稱,「咁心理準備應該會簡單啲嘅,即係要大家要預備呢條路會好長,爭取民主之路會好長,然後生理方面,我絕對唔係話鼓吹緊大家要上街,即係街頭抗爭嗰啲,而係進行一個和平嘅抗爭手法,都要消耗好大嘅體力。」陳慶偉一度發笑。

石問,就街頭抗爭,是指暴力或是不暴力?余稱,「我所指嘅係比較會用暴力嘅示威,但係呢樣嘢亦都係視乎返警方用暴力鎮壓。」石欲追問時,法官李運騰稱這不是控罪,問石是否想問及控罪以外的事?李又著石考慮後果,並指自己只是提出問題。

法官陳慶偉亦問石,是否需要就此提問?石指,只想作出澄清。李運騰則指,本案控罪沒有提到宣揚武力。余一度稱,「我未解釋完個生理喎…」

法官陳慶偉打斷稱,「不不不,我建議你不用回答。」余又稱,「為我想講返和平嗰邊…」李運騰又提醒可能製造不必要的麻煩。陳又對向余剔眉稱,「這是很危險。」林卓廷聞言大笑,黃碧雲、楊雪盈對話。

陳慶偉其後問及文中「奮力迎接與中共的背水一戰」一句。余慧明稱,「係,依度係一個比喻嚟嘅,即係我唔係話…」

陳慶偉指,「背水」是指只可以前行戰鬥。余稱,「向前行唔一定要戰鬥㗎嘛,我明呀你俾我解釋先。」陳又指,「背水一戰」,這是余所使用的字詞,不是他所用。余稱,「明白嘅,首先我係想,即係前面我都係用緊一個上陣,即係赤裸裸上陣嘅句子,即係首尾呼應嘅手法,所以我都係講緊…」

陳慶偉又指,即使余提到「奮力迎接與中共的背水一戰」,笑問最終都會「先砌後傾」?余稱,「不是…即係中共嗰邊已經實施咗港版《國安法》,而我會比喻為呢個行為已經係向香港人開戰喇。」余又指,「咁所以如果我哋作為一個香港…」

陳追問,即無談判,只可以戰鬥?余稱,「我哋叫做反抗,但係反抗唔一定係要用暴力嘅行為去做出㗎嘛」。

陳再追問時,余大聲稱,「咁你戰爭入面都會有 negotiation。」陳指,但余不同意他提出「先砌後傾」說法, 指他只是向余提供出路(giving you a way out),余稱,「OK,我 get 到喇。」林卓廷聞言大笑。

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1:00 余慧明:從沒發表要求外國制裁言論
撰文是想引起國際社會關注 令港府感受壓力

辯方大狀石書銘另問及余慧明所寫文章的一段:

二. 議會戰線要繼續去做。當初要爭取議會過半,全面反枱,迫使政權解散立法會進行破局。這個目標一日未達成,一日亦要堅持,哪怕政權DQ也好,取消選舉亦好,目的只為向全界都揭示香港人已失去昔日人權與自由。

石問,「全面反枱」一句的意思。余稱,「呢度所寫嘅意思,其實同我噚日嗰篇文章都係差唔多意思嘅,呢度全面反枱…」傳譯一度未能譯出「全面反枱」。

余續說,「都係講緊我自己都會繼續全面講緊所有嘅議案都係投反對票,而我哋係要反客為主,將個話語權攞返去自己手上。」法官李運騰問,是指想帶出可以對話的訊息?余稱,「依度係無一個好明確嘅顯示嘅,因為我係要展示一個,我要擺出一個好高嘅姿態。」

李追問,會否高姿態不看似準備「傾」?余稱不會。李問為何?余答,「因為係可以攞返個罷工做例子,其實我哋同樣都係擺出一個好高嘅姿態㗎,政府同樣都係擺出一個好高嘅姿態嘅,但係事實上,其實係有一個 negotiation 出現咗嘅。」

法官陳慶偉指,法官的問題是,余在文中沒有提及,但讀者看畢文章後,會認為余的做法,或與戴耀廷〈真攬炒十步〉一文差不多,又指不一定是最後一步,因為有數步提到特首下台、國際制裁等。

余稱,「首先我係無睇過嗰個戴耀廷嘅〈攬炒十步曲〉先,即係我指當時呀,第二,我係想向我嘅選民同公眾去展示我嘅決心,唔會輕易退讓,但我唔會將我嘅談判策略都擺埋出嚟畀人睇㗎嘛。」

法官陳仲衡問,即余寫此段,是想威嚇政府,令政府願意談判?余稱,「我無 threat 喎,我用逼使咋喎,即係如果你話如果要用 threat,我應該要用威脅政權解散㗎喇喎,即係呢個係我對文字嘅理解啦。」陳追問,即想逼使政府對話,以達到訴求?余同意。

陳仲衡再問,如果政府沒有做,余就會作出上述一段提到的事?余稱,「係,因為我已經列舉咗我會做嘅嘢,我認為投下一票反對票,係無錯㗎喎。」

石續問「哪怕政權 DQ 也好,取消選舉亦好」一句,問當時余預期政府會 DQ?余稱,「嗰陣時係剩係諗到嗰…兩樣嘢,無諗過會拉人嘅,即係連議會都未入去就拉人咁樣,即係票都未投就拉咁樣。」法官陳仲衡問,投票是指預算案或是正式選舉?余稱,「係等我清楚啲講多一次,就係當一個人入咗,即係如果我成功當選到一個立法會議員之後,喺投下反對票之前,已經俾人拉咗喇。」

石問,即是指換屆後的時間線?余稱,「頭先講嗰樣嘢係嘅,但係我依度都有講話佢係有機會係取消選舉呀嘛,而事實上亦都發生咗吖。」石問,即是指 2020 年的正式選舉?余同意。石續指,文中的第三點提到「堅持國際戰線」,問意思是否與昨日所供稱的意思有否不同?余稱差不多意思。

李運騰問,即引起國際社會的關注?余稱,「呢個都係我嘅原意,只不過可以引到幾多就另計啦。」石問,余有否想尋求國際制裁?余稱,「我從來都無發表過要求外國制裁嘅言論。」石續問,除獲得國際關注外,還想得到甚麼?余頓一頓後稱,「喺佢哋度無,我剩係香港政府可以感受到多啲壓力,由始至終我都係想政府聆聽返我哋嘅民意,唔係剩係一味打壓囉。」

10:50 撰文提及「大三罷」
余慧明:相信公務員罷工合法、受《基本法》保障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問及余慧明文章的另一句「面對中共赤裸裸上陣,香港人只可奮力迎戰。各路戰線,要堅持去做」,問「奮力迎戰」的意思。

余稱,「奮力迎戰呢度講緊嘅係都係下面呢幾個戰線,我哋都係要繼續做囉,即係其實係唔同方法嘅抗爭囉。」

法官李運騰問,但在戰爭中會有對手,問誰為對手?余稱,「當時嘅語境係政府囉,拒絕聆聽民意嘅政府…就係因為當其時有好多香港市民都唔贊成呢條《國安法》嘅實施㗎,但係香港政府係無將呢個意見表達畀中央。」李續問,余提到政府為對手,問余有否排除談判的可能性,指因為戰爭中會造成很多死傷。余稱,「絕對不是,正如我琴日所講…」

法官陳慶偉問,「先砌後傾」?余大聲稱,「呢個係個高姿態嘅談判手段,但係最重要嘅係政府必需要放下佢高高在上嘅身段,佢先可以同我哋傾囉,即係我哋唔會關上我哋嘅溝通大門。」

陳續問,但要政府放下身段,余會「先砌後傾」?陳又望向傳譯問「先砌後傾」的英文是甚麼,其後再以英文重覆問題。黃碧雲一度發笑。余稱,「我認為依個係一個可行嘅方法,擺出一個高姿態係令到佢,即係我哋要爭取一啲平等啲嘅對話機會囉。」

石指,文章其後一段提到「大三罷」,引述文中一句「有效的三罷是不設時限的,直至社會停擺,政府無法運作,必須回應訴求為止。」余解釋,「依度係我嘅想像,公務員都參與罷工嘅時候,咁政府部門應該都會個運作都會有影響,咁就要視乎返公務員參與罷工嘅規模喇。」

李運騰問,這是余預期的未來或是其想念?余稱,「依個係我嘅想像囉。」李追問,即作為籌碼?余稱,「都係嘅。」

石欲問余當時是否認為合法時,李運騰指,證人不是一名法律專家。陳慶偉又指,石是問余撰文時有否諮詢法律意見,著石要現實一點。余搶聲稱,「我相信公務員都會有保障囉,因為《基本法》應該保障咗全香港人。」

陳慶偉打斷稱,他現時與其大狀說話,並指現時不時開會。李運騰又指,石提出一條法律問題,但證人未有資格回答。

石則指,是想問當時余的想法及其基礎。李遂問余,當時是否相信公務員罷工是合法?余稱,「絕對係嘅。」

10:45 余慧明:合法抗爭是重要考慮
推動罷工時亦確保整個程序合法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問及《獨媒》2020 年 5 月 5 日刊登、余慧明撰寫,題為〈迷霧裡黑夜終於響起號角聲〉的文章。

余確認文章為她所寫,「其實同琴日嗰篇文章一樣,我都係擺咗喺 Facebook page 先嘅,然後《獨立媒體》度轉載囉。」

石笑問,有否獲得余的同意?陳慶偉隨即打斷,指不相關。石問及余撰文的原因。余稱,「係,寫呢篇文章嘅背景,其實喺第一段嗰度都已經寫咗出嚟嘅,就係當人大已經公布咗會就港版《國安法》立法。」

石問,當中提到「合法抗爭」,問合法是否為重要考慮?余同意。

石問,那發起罷工?合法是否都是一個考慮?余稱,「係,因為我始終係一個工會嘅代表,所以我好著重我自己做嘅嘢,會唔會係符合法律嘅容許之下嘅,正如我哋工會喺(2020)年初嗰陣時搞嘅罷工,為咗保障我啲會員,我係確保咗成個罷工程序係符合法律程序嘅,我係有問過法律顧問嘅意見,所以係確保咗成個程序都係符合合法嘅程序嘅。」

石問,余倡議抗爭方式是合法,問這對余是否很重要?余乾笑稱,「好重要!」

石引述文章其中一段,並問及首句的意思:

中共已按捺不住直接炒熟香港人,任誰也不能置身事外。實施國安法定必為香港帶來極大的不穩定,由其是經濟方面。疫情下,香港的失業率及就業不足率已升至近年新高,即使於去年示威浪潮持續下亦不及政府的不作為導致民不聊生。請親政府組織勿再扭曲事實,一國一制下,追求自身利益及安穩生活的藍絲亦不會再支持政府,後果自負吧!

法官陳仲衡問,這是否激起(stir up)他人對仇恨中共?余稱,「我唔認為會,因為我只係陳述返,中共係有一個權力係加插港版《國安法》,喺香港嘅《基本法》附件三,係唔需要經過本地嘅立法,亦都無經過本地嘅一啲諮詢呀,直接就可以喺香港實施,所以我認為呢個情況,就係『中共已按捺不住直接炒熟香港人』用呢個句子嚟形容。」

陳仲衡質疑,陳不是以事實陳述的形式,而是用「炒熟」一詞。余稱,「因為當其時係有人用攬炒嚟形容呢個行為,但我唔認為呢個係攬炒,因為呢個係中共單方面去炒香港人,所以有著呢個背景之下,我就用咗『炒熟』呢個字。」

石問「炒熟」一詞的意思。余稱,「其實就係依句句子後面我都有列舉到一啲我認為會發生嘅事,即係例如經濟不穩定啦,可能會嚇怕咗一啲嘅外資啦,咁香港就無辦法維持住一個國際大都會嘅一個名譽啦。」

石問,這對於香港來說是否一件好事?陳慶偉打斷稱當然不!陳更反問,「這是甚麼問題?」陳仲衡一度發笑。

10:30 余慧明:衛生服務界就初選落敗棄選並沒協議

辯方大狀石書銘問,有關棄選機制方面,即初選落敗不會參選正選,此方面是否有協議?余慧明稱無協議。

石續問,那余如何解決此議題?余稱,「頭先法官講嘅情況,如果佢哋輸咗初選都照去參選的話呢,依個情況喺初選完之後呢,其實都避免唔到,但係我就可以出嚟話佢哋出嚟𠝹票,咁既然大家都應該會譴責佢哋呢個行徑嘅話呢,咁佢哋就會輸囉應該,喺正選嘅話。」陳慶偉聞言發笑。

法官李運騰問,余有否與潛在的參選人提出棄選機制的協議?余稱,「協議唔到。」李追問,但余有否與戴耀廷提到此事項?余稱沒有。

李問,余提到衛生服務界沒有「35+ 計劃文件」,問當時余是否知悉棄選機制有討論過,且為計劃的一項?余稱當時不知。李追問,那余有否看過任何資料,或聽聞過初選的棄選機制?余稱,「嗯,我唔知〈墨落無悔〉算唔算。」

法官陳慶偉問,那「三投三不投」?被告席的吳政亨搖頭。余稱沒有。

陳追問,從來沒有?余稱,「又唔係 never 嘅,但係去到就嚟投票日嗰陣有聽過個名,但係我無關心佢呢個 program 係搞緊啲咩,因為我自己都好忙碌囉。」被告席的吳政亨伏前,手擺下巴,並一度剔眉。

法官李運騰問,余有否留意到「三投三不投」的報章頭版廣告?余稱,「我喺 bundle 先見過嗰個頭版廣告囉。」

法官陳仲衡問,余在初選時有沒有人協助?余稱,「係有嘅,我有個競選團隊。」陳仲衡追問,競選團隊都沒有告知余?余稱,「無喎,我哋都喺個(WhatsApp)group 度無傾過。」

10:20 余慧明:沒與初選組織者討論替補機制
自己曾邀界別參選人開會討論 僅劉凱文出席

辯方大狀石書銘續問及協調協議文件,余慧明指自己無收過文件。石問在 2020 年 6 月 9 日前,余成為候選人前,有否討論傾過界別的協議?余稱沒有。

石問,有沒有討論提到,若當選會如何運用權力?法官陳慶偉稱,如果沒有討論,就毋須提問。石續問,當余聯絡戴耀廷,問可否「順便」為衛服界辦初選時,戴耀廷有否提到其他地區協調會議的討論題目?余稱沒有。

石問,那余是何時首次知悉衛服界會辦初選?

余稱,「係當 6 月 9 號大會舉行咗一個記者招待會之後,跟住其實我都唔係自己直接留意到嗰個記者會嘅,係我啲競選團隊話俾我知…announce 咗衛生服務界別都會搞初選,咁嗰刻我就覺得係攞到一個好 official 嘅 announcement,就係衛生服務界別會搞初選喇。」

石問,當時余有留意到其他參選人都會參加衛生服務界別的初選?余稱,「有大概了解到個潛在競爭者嘅,因為我噚日都有提及過 5 月中嗰陣時,《立場新聞》有個專訪,嗰個專訪都係包括咗 4 位衞生服務界別會有意去參選嘅人嘅。」

石指,余提到希望避免𠝹票的情況,並指協調會議有討論過替補機制,問當時余有否留意到有此討論?余稱當時不知道。

石問,當時余對於替補機制的想法是?法官李運騰其後問,余有否想過,一旦被 DQ,會有替補人選?余稱有。

法官陳仲衡問,這是余的想法或是包括其他參選人的想法?余稱,「呢個係我自己嘅想法,因為衛生服務界別得一席啦,即係如果我係贏咗嘅話,咁我就真係不幸咁被 DQ 的話,咁我咪應該可以係指名自己另一個人去代替我出選。」

陳仲衡問,但其他在初選落敗的參選人可能都會參加正選。

法官陳慶偉擺手截停稱不,指這是有關棄選機制,是另一回事,問當時余的想法是「靈童制」?余稱,「我嘅諗法係嘅,但係靈童制呢個term,我都係庭上先知道。」

法官李運騰問,余有否與組織者討論被 DQ 後的替補機制?余稱,「組織者方面無」。

法官陳慶偉問,那其他參選人?余稱,「依樣嘢有,但係頭先我提及過,喺初選結果之後…我邀請佢哋出席個會,就有提出過喇。」余追問下同意,當時只有劉凱文出席會議。

10:10 余慧明:衛生服務界初選沒開協調會議、
因本案被捕前沒接收或看過協調協議文件

辯方大狀石書銘問,余慧明昨日提到在 2020 年 6 月 9 日前沒有與初選組織者見面,亦沒有與衛生服務界的參選人見面。余確認。

石問,在 2020 年 6 月 9 日前都沒有舉行過衛服界的協調會議?余確認。石問,事實上沒有舉行過衛服界的協調會議?余稱,「沒有,我自己喺初選嘅結果之後就邀請過佢哋開一次會嘅。」

法官陳仲衡問,誰是「佢哋」?余稱,「我邀請晒其他 3 位嘅初選候選人嘅,但係最終只係得劉凱文出席嘅嗰個會議。」余又同意,會議是在初選之後舉行。

石其後展示「35+ 計劃」文件。余稱沒有收過此份文件,亦沒有看過。

石另展示「民主派 35+ 立會過半計劃 衛生服務界協調機制協議」的文件。余稱沒有收過此文件,在被捕前亦沒有看過。石請余看文件的細節,問內容是否為衛服界的協議?

余稱,「其實佢所有嘅內容,我哋都無話,我哋都無傾過話點樣有個協議喺度囉,因為我同戴耀廷講,我想搞初選嘅原因,只係想選一位嘅出選人代表民主派出選啫。」

法官陳仲衡稱,文件第四項提到有兩個指定票站,問最終有多少個票站?余稱最終有 3 個。

法官陳慶偉問,即開始前少於 3 個票站?余答,「唔係,因為佢曾經提及過有 4 個嘅,但係應該有一個應該係街工嘅地址嚟嘅,所以當街工退出咗初選之後,咁就嗰個票站都無咗喇,之後佢有喺個 WhatsApp group 度講出嚟嘅。」

法官追問,是甚麼 WhatsApp 群組?余稱是衛生服務界別資訊發布區的 WhatsApp 群組。

陳慶偉問,是何時創立?余稱,「其實我唔睇 bundle 嘅話我唔記得嘅,係睇完 bundle 之後就係(2020 年)6 月 24 號囉。」

陳追問由誰創立?余頓一頓後稱,「我印象中係戴耀廷。」

石其後展示 WhatsApp 群組文件,余確認是此群組。石指文件顯示,看似是由戴成立群組。

石問,誰把余加入在群組?余稱,「應該係戴耀廷喇」,追問下指「因為一開始如果你俾人加咗入 group 嘅話呢,你就會見到你個人已經存在咗喺個 group 入面啦嘛。」

法官李運騰其後根據文件的電話號碼所示,成員包括劉凱文、李國麟、余慧明,問還有哪一名潛在的參選人?余稱,「如果以名嗰個次序呢,就係第三嗰個 Ricky Yuen(袁偉傑)。」李追問,即共 4 名參選人?余同意。

石另根據文件指,群組成員亦包括戴耀廷、趙家賢、黎敬暉、鍾錦麟。

石又指,根據訊息,戴耀廷曾提到,現在衛生服務界別有 3 個票站。余同意。

10:06 開庭

身穿淺啡長袖外套、夾起頭髮的余慧明由兩名懲教人員陪同下走上證人席,余向旁聽親友微笑,並作出舉拳手勢。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入庭,吳政亨向旁聽打手勢溝通,鄒家成則在被告席旁與律師對話。另林卓廷與黃碧雲、懲教聊天,施德來一度望向林的方向,陳志全發笑。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