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拉丁舞導師抽脂期間亡 醫生誤殺罪成囚6年 申定罪及刑罰上訴許可獲批

拉丁舞導師抽脂期間亡 醫生誤殺罪成囚6年 申定罪及刑罰上訴許可獲批

分享:

32 歲拉丁舞導師於 2014 年 6 月底,在尖沙嘴「重生植髮中心」接受抽脂療程期間死亡,負責手術的註冊醫生受審後被裁定一項誤殺罪成,判囚 6 年。醫生不服定罪和刑罰提出上訴,周四(11 日)於高院處理許可申請。上訴庭法官薛偉成即日批出定罪及刑罰上訴許可,擇日頒下判詞,並批准其保釋等候上訴。

申請人一方爭議原審法官不當引導陪審團,原審引述涉案包括 5 項疏忽,如沒有於死者鎮靜期間確保她有足夠氧氣、沒有遵守「鎮靜程序指引」,及抽脂後沒提供足夠監察等。但原審引導指,若陪審團認為其中「部分、全部或一項(some, all or one)」疏忽成立,便可裁定其罪成。申請方則指,控方提控基礎應為涉及全數 5 項疏忽。
律政司不反對
申請人獲批保釋候上訴

申請人關孝孜在律政司一方不反對下,獲准以 10 萬元現金保釋,另加其父親 20 萬元人事擔保,期間不得離港,須居於報稱地址。由於其旅遊證件已過期,當她更換證件後,須向法庭交出證件。關就定罪及刑罰上訴申許可,當中律政司同意,刑罰方面有合理可辯之處,不反對此申請。

申請人關孝孜被指於 2014 年 6 月 26 日,作為負責向死者李嘉瑩進行抽脂療程的註冊醫生,嚴重疏忽而非法殺死李嘉瑩,違反對死者的謹慎責任,沒有確保療程期間有合資格人士在場施行,及監察鎮靜療程,沒有於李鎮靜期間確保她有足夠氧氣、沒有遵守香港醫學專科學院的「鎮靜程序指引」、以及在抽脂程序後沒向李提供足夠監察,以及充足的復甦治療。

申請方:原審官引導陪審團不當

關孝孜一方陳詞指,本案原審法官李素蘭於引導陪審團時「有問題(problematic)」,原審引述涉案上述 5 項疏忽,指若陪審團認為其中「部分、全部或一項(some, all or one)」成立,便可裁定其罪成,但控方提控基礎應為關犯上全數 5 項疏忽。

關一方另指,本案中控方曾邀兩名專家證人麻醉師醫生提供意見,包括醫生 Mainland Phoebe-Anne 及郭志德 (Lester Critchley),最終只依賴前者的證供,沒有傳召郭志德出庭。而他的報告當中有部分意見與 Mainland 不同,對關一方較有利。包括指出死者案發時似乎獲妥善的監察,死者的麻醉程度,涉案醫療中心的設施及人手亦屬合理水平。

至於律政司指控關沒有遵守「鎮靜程序指引」,郭志德指相關指引並無明文規定適用於本港的抽脂手術。但原審時當其他專家引述郭志德的意見時,原審官當時亦要求陪審團刪去相關段落,不予考慮。

原審時辯方原擬傳一名專家,法官問為何最終沒有傳召該專家。關一方回應指,由於辯方的醫生為整形外科醫生,並非麻醉專科,當時原審官不容許該醫生就死者被處方的麻醉藥異丙酚(propofol)提供意見,故最終沒有傳辯方專家作供。

申請方:控方專家依賴閉路電視片段
惟片段不能作準

關一方亦提及,控方提控基礎有關死者的鎮靜情況。案發手術室有兩個閉路電視鏡頭,其中一個時間較快,調查人員把兩個鏡頭同步化,但兩者仍出現誤差,每播放 5 分鐘片段,其中一個鏡頭便會多出數秒。而控方專家 Mainland 在仔細觀看片段後發現,死者被注射的麻醉藥劑量比原本所推測的更多,影響 Mainland 的證供。而當時原審官引導陪審團時指,若他們信納 Manland 的證供,控方案情便得以證實。但關一方認為,片段經人手編輯及篡改,不能作準,未能反映事實全貌。

律政司:本案證據有力

律政司一方回應指,關一方提及的專家郭志德,實際上沒有觀看本案閉路電視片段,其首份報告更沒有證人供詞的譯本,所以他的意見對法庭協助有限,最終沒有採納。而且他對於死者死因的判斷與 Mainland 其實大致相若。

至於關一方指控原審官引導不當,律政司在提問下確認,當時控方專家醫生 Mainland 認為,死者因上述因素的「累積效應」而導致其死亡,難以判斷是否當中任何一項疏忽沒有出現,便可避免死者死亡。但律政司強調本案證據有力,並無證供實際與 Mainland 的意見矛盾,關亦沒有出庭作供。

法官則指出,律政司列出 5 項涉案疏忽,而 Mainland 亦認為由「累積效應」導致死者死亡,但陪審團卻被引導為,只要信納關犯上一項疏忽,便可裁定罪成。律政司最終表示對此沒有回應。

案發於 2014 年,事隔 7 年後於 2021 年開審,控方傳召法醫、整形外科醫生及麻醉科醫生 3 名專家,辯方則不傳召專家。陪審團一致裁定關誤殺罪成,原審法官李素蘭批評她毫無悔意,表現嚴重偏離正常專業標準,判其監禁 6 年。

CACC244/2021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