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支聯會被指煽動顛覆案初級偵訊 辯方播 9 片段指從未煽暴 鄒作供:政府混淆國、黨

ab_支聯會被指煽動顛覆案初級偵訊 辯方播 9 片段指從未煽暴 鄒作供:政府混淆國、黨

分享:

支聯會被指煽動顛覆案,周五(2 日)進行首日初級偵訊,首揭露有 39 名控方證人,而控方證物包括多年六四集會的片段、場刊,以及支聯會工作報告。鄒表明擬不認罪,「無可能認罪,追求民主無罪」,又於作供時解釋五大綱領(見另稿)。

辯方庭上引用控方證物,包括 9 段影片,欲證明六四集會「無一個環節鼓勵人使用暴力」,辯方依環節次序,如開場、獻花等,逐一播放不同年份片段,再邀鄒幸彤作供解釋。片段包括八九民運的新聞報道、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受訪、「天安門母親」丁子霖發言等。

鄒幸彤作供指,支聯會多年堅持「五大綱領」,包括「結束一黨專政」及「建設民主中國」,培養關心中國的人,「而唔係去煽動仇恨,去反中」,她指政府指控支聯會違反《國安法》,講法係混淆緊國同黨」。辯方總結指,控方沒足夠證據將案件交付高院。

控方一度質疑毋須播片,官反問原因後,最終准辯方續播。案件下周四(8 日)續,將由辯方就案件不應交付高院審訊陳詞。
初偵控方披露有 39 證人 證物涉六四集會片段

案件周五(2 日)應鄒幸彤要求,在西九龍裁判法院進行首天公開初級偵訊,由署理主任裁判官香淑嫻審理。

控方 2022 年 5 月曾指,本案證物包括支聯會自 1989 年起影片,稱料時數逾 200 小時,但沒提及具體內容。是日初級偵訊,在辯方案情下,首揭片段至少涉 15 條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開場片段或現場片段,證物亦包括集會場刊、支聯會工作報告等。

控方是日亦首透露,本案有 39 名控方證人,供詞將以書面方式呈遞法庭,並視為完結控方案情。

控方質疑播片不相關、「藉法庭播給公眾」
辯方:能證不曾煽動顛覆政府 官准續播

辯方播放控方影片,其中於 2014 年六四集會獻花片段,主持說出六四死難者姓名及死因。此時控方代表、署理助理刑事檢控專員張卓勤突站起打斷,指看不到庭上播片相關性,「唔覺得喺法庭場合,要不斷聽埋呢啲…」。

官問張,「想向你澄清,呢啲片係咪控方證物一部分」。張同意。

官續問,「既然係控方證物,點解你覺得唔適合係庭上播放?」張表示,覺得片段「有不恰當言辭」,形容是程度問題,建議改用謄本,若法庭認為謄本不足再播片,又指關注鄒是否「藉法庭為平台播片給在場公眾看」。

代表鄒的大律師沈士文則指,片段能證明支聯會「無任何 incite(煽動)、唆擺,去作出顛覆政府目的,如果唔播,公眾人士唔會知,百分之百,六四晚會係無暴力成分…所以我哋係播得有理,亦都係有需要播」。

官最終指,「呢啲證據係控方依賴嘅證據」,批准辯方繼續播放控方證供作證。

辯方播 9 影片 鄒邊作供解釋
首先播 2001 年開場片 含八九民運報道

綜合首日初級偵訊,辯方共播放 9 段影片。鄒幸彤在其代表大律師梁麗幗引導下作供,期間展示或播放控方部分證物,解說六四晚會 7 個環節,即播開場片、獻花、致悼詞、「天安門母親」發言、內地維權者發言、民間團體發言,以及大會宣言。

最先播放 2001 年集會開場片,包含新聞報道,由 1989 年 5 月北京發生追悼前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百萬人遊行,至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探望絕食學生,並對學生稱「你們應該健康的活着」,再到前總理李鵬宣布戒嚴、香港舉行「民主歌聲獻中華」集會,以至 6 月有人在天安門廣場指「頭可斷、血可流、人民廣場不可丟」,以及「6 月 4 日軍隊鎮壓」。

另有多條採訪片段,其中支聯會已故創辦人司徒華指,「有人叫我唔好對六四咁執着,我話假如香港無咗支聯會,無咗紀念六四嘅活動,就等於無一國兩制」。

播畢影片,鄒幸彤供稱,「播開場片」是六四集會開始前,「帶返成個場去返我哋要講嘅呢件事」,隨即語帶哽咽,「呢啲新聞片段,係有需要俾最多嘅人睇到、傳播,而唔可以就咁消失」。

播 2019 年開場片 鄒拭淚哽咽

辯方接着播放 2019 年集會的開場片,內容相若,但多了「香港民主運動」片段,背景音樂是內地歌手李志的《廣場》,歌詞反覆提及「如今這個廣場是我的墳墓」。

播畢後,鄒幸彤嘆了一口氣,靜默一會後答,「當年我哋都無估到,呢個係支聯會最後一次喺維園…最尾一次集會」,然後拭淚。香淑嫻見狀,一度問她需否休息。

庭上亦分別播放 1998 年及 2018 年集會的大會宣言環節。在 1998 年片段中,支聯會常委稱,該次是首次在中國土地上爭取中國民主,「香港已經係中國嘅一部分,爭取中國民主,係每一個香港人嘅責任」。

播 2018 年片段 鄒解說「結束一黨專政」

鄒幸彤本人則在 2018 年片段中說,「香港最新紅線叫『結束一黨專政』。『結束一黨專政』,不就要求政黨輪替,權力還畀人民,要求真正民主。民主呢個咁卑微而又咁根本要求,喺 29 年前,響徹北京天安門廣場,激起全國抗爭,卻喺一黨專政下,被血腥鎮壓」。

鄒於片中續稱「佢哋要我哋接受呢一個現實,中國就係共產黨嘅天下,共產政權就係要千秋萬代。我哋喺呢度,清楚咁同佢哋講,我哋絕不接受」,又說「要『結束一黨專政』,至少起碼,我哋要敢於出嚟講…喺內地已經有唔少人,為咗講呢句說話身陷牢獄,而喺香港嘅我哋,係咪已經準備好,為呢一個說話,付出代價?」

播 1997 年司徒華致悼詞
鄒:向六四死難者致意

辯方亦播放 1997 年集會,司徒華向六四死難者致悼詞,他稱 8 年過去,「你哋灑喺大地上嘅鮮血已經淡去,但流入咗我哋血入面,同我哋鮮血一同奔騰」,又引南韓光州、台灣二二八事件,指要堅持下去。

鄒幸彤供稱,六四死難者是燭光晚會主角,「要有莊嚴嘅畀返佢哋」,又指南韓、台灣多人因爭取民主坐監,「支聯會誓言係要堅持我哋五大綱領,戰鬥到底」。

播 2011 年丁子霖發言
鄒:其聲音應被聽見

庭上續播放 2011 年集會,「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錄音發言,提及「天安門母親」的狀況,指公安曾與他們「私下溝通」,說「不談交代、追究,單提出給多少錢問題」。

鄒幸彤供稱,有此環節,因為六四難屬是事件主題,「佢哋聲音、訴求,應俾參與晚會嘅人、世界聽見」,又提到早年官方控制相對不嚴,「仲可以用訪問形式」,後來只能錄音,「因為國內對民間控制,只有愈嚟愈厲害,後尾要好小心先可以錄音出現」。鄒稱,這是丁子霖最後一次在六四集會上發言。

播 2014 年維權律師滕彪發言
鄒:培養關心中國事務的人 非煽動仇恨、反中

辯方亦播 2014 年,內地維權律師滕彪發言片段。滕彪指,這是他有生之年首到維園,來之前,曾被國保、所屬大學警告不能來,但指「我們生命裡,包含了他們(六四死難者)的死亡,我們有責任記住屠殺」。

滕彪於片段中,又引參與八九民運的李旺陽、苗德順等為例,「25 年過去了,鎮壓從來沒有結束」,又說「必須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佔領天安門,像 1989 年中國那樣,相信那天一定到來,因為我們一直為那天一直奮鬥」。

鄒幸彤供稱,支聯會支援中國民主運動,故邀內地抗爭者發言以建立兩地連結,「培養一班會去關心中國事務,對呢片土地有情嘅人,而唔係去煽動仇恨,去反中…講緊係對真真實實嘅人嘅關心,而唔係去愛一個虛無國家概念,亦唔係去愛一個滿手鮮血嘅政黨…講白啲,政府講法係混淆緊國同黨,根本係偷換概念」。

當年集會亦讀出六四死難者的名字及死因。鄒幸彤供稱,集會重提人名,「因為呢班人係俾政府無情屠殺咗…所以一開場,去講返佢哋名字,去尊重返佢哋,係好有必要。同埋亦都係呢啲名字,驅動住我哋一定要堅持呢個目標,一定要繼承佢哋嘅遺志…所以我唔明白,點解啲人聽到呢啲名字係唔觸動,仲可以幫手冚熄啲燭光。」

播 1991 年民間發言 鄒:聯繫公民社會

庭上播放當年「關心中國同學會」成員、前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之發言。蒙指,「喺缺乏中國民主化前提下,一國兩制只係毫無意義嘅構思,《基本法》真係一廂情願嘅夢想,50 年不變,更加係天大嘅謊話」。

鄒表示,支聯會每年會邀請友好團體上台分享,「要聯繫到香港最大量嘅公民社會組織人士,所以喺呢個平台上,係同樣關心六四者,可以發表佢哋意見或諗法」,其餘團體例子有學聯、勞工界團體等。

報道限制已解除 初級偵訊公開進行

案件在裁判法院處理交付高院程序。8 月 17 日,國安法指定法官、主任裁判官羅德泉按高等法院命令,下令撤銷《裁判官條例》第 87A 條交付程序的報道限制,傳媒自此可報道內容。

鄒幸彤隨即要求初級偵訊公開進行,控方反對,指鄒的證供「好大機會喺社會上有廣泛討論」,必會影響公平審訊。羅德泉指,「如果畀你報道,而唔畀你入嚟,會唔會變咗一個好奇怪現象」,最終批准初偵公開進行。

3 被告僅何俊仁獲保釋

本案被告依次為已被剔除註冊的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64 歲),以及兩名前副主席何俊仁(69 歲)和鄒幸彤(36 歲)。4 被告同被控於 2020 年 7 月 1 日至翌年 9 月 8 日違反《港區國安法》下一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

李卓人、何俊仁和鄒幸彤一直還押,何 8 月 22 日成功在高院申請保釋獲批准。據其民主黨黨友劉慧卿指,何俊仁最近驗身發現肺部有陰影、肝及牙齒有問題,會盡快安排作全身檢查。

WKCC3632/2021
最新文章
焦點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法庭線》報道全部免費向公眾開放,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所有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