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社民連街站被指非法籌款 警供稱被告發言「滲透到籌款意思」 承認未見有人捐款

社民連街站被指非法籌款 警供稱被告發言「滲透到籌款意思」 承認未見有人捐款

分享: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及兩名義工,被指 2021 年 7 至 8 月,在旺角東天橋擺街站要求「釋放政治犯」期間,在宣傳板上展示網上平台 Patreon 的二維碼,被票控 5 項無牌籌款。3 人早前否認全部控罪,案件周一(20 日)在九龍城裁判法院開審。暫委裁判官曹遠山裁定表證成立,被告選擇不作供和不傳召辯方證人,押至周二(21 日)作結案陳詞。

辯方指,本案爭議為被告有否籌款。控方則向作供警員提問,首被告的發言內容有否呼籲籌款,警員稱不記得內容,但「有滲透到籌款嘅意思」。

在辯方盤問下,兩名作供警員承認,當日沒有看到任何人捐錢,或被告有收集款項,亦不確定桌上擺放的膠箱是否籌款箱。

承認事實指,於 2021 年 7 月 24 日下午近 5 時至 5 時半,首被告、次被告於旺角洗衣街的行人天橋擺設街站,放有兩個易拉架、一幅橫額,上述物資印上捐款、「撐長毛」等字樣;梁國雄、Figo Chan、岑子杰和吳文遠的 Patreon 二維碼;社民連網站捐款版面,以及社會民主連線的 PayMe 二維碼。

辯方稱本案爭議為被告有否籌款

於 2021 年 8 月 14 日下午 5 時多,首被告、次被告和第三被告於旺角洗衣街的行人天橋擺街站,放有兩個易拉架,物資上同樣印有上述的二維碼。控方指出,三人均為組織、參與和提供設備的角色。辯方則指,是次爭議點為被告有否籌款。

時任駐旺角警區警員吳嘉欣供稱,當時收到電台指示,有人表示一街站造成聲音滋擾,於是到場調查,當時首被告手持揚聲器發言。控方詢問首被告具體的發言內容為何,吳稱「過咗好耐」,「內容我唔能夠逐隻字講出嚟」,控方再向他釐清,吳指「我真係唔記得」。

作供警承認沒目擊途人捐款

辯方盤問吳,是否看到途人捐款,或者被告收集金錢或款項,吳稱沒有。辯方再問,是否同意當日被告擺街站之目的,為要求釋放所有政治犯,吳同意。

辯方引述案件管理報告,指警方列出街站物資的清單中不包括籌款箱,質疑吳當時清楚未獲許可之籌款違法,為何不紀錄及檢取疑似籌款的膠箱,並問吳是否認同該膠箱可能並非籌款箱,吳同意。

作供警:「with no fund-raising activity」指沒人放錢入籌款箱
後稱「可能我英文唔算好好」

辯方續指,報告上註明,當日的街站內容「with no fund-raising activity(沒有籌款活動)」,吳確認。辯方即引述吳早前的作供,指她會否將橫額上呼籲捐款的字樣,與首被告的發言內容混淆,吳稱首被告發言「有滲透到籌款嘅意思」。

控方覆問下,吳稱「with no fund-raising activity」的意思為,沒有人將錢放入籌款箱,並非沒有籌款。辯方指出「沒有籌款活動」僅僅是字面意思,吳稱「可能我英文唔算好好」。

警稱桌上放有「思疑係籌款箱」
辯方盤問下指不確定是籌款箱

時任駐旺角警區警員麥樂恒供稱,當時觀察到被告 3 人於旺角行人天橋擺設街站,桌上放了傳單和「思疑係籌款箱」。

首被告當時亦有持咪發言,麥稱只記得她呼籲支持街站,並有用手指示途人看向易拉架。辯方再向麥釐清,是否曾看到有人捐款,以及被告有否收集金錢,麥均稱沒有看到,亦不確定桌上的是否籌款箱。

裁判官裁定表證成立,被告選擇不作供和不傳召任何辯方證人。控方補充,此控罪不須證明被告意圖,但須辯方舉證被告具合法辯解,以及籌款的權限。

控方申延遲交書面陳詞
辯方反對、裁判官批准

辯方提出即日處理結案陳詞,提及被告希望盡快審結,惟控方稱,希望延遲提交書面陳詞,指將再提交數個案例協助法庭。辯方反駁指「呢項控罪嘅案例得幾個」,控方要求押後至周二(20 日)作結案陳詞,獲裁判官批准。

3 人由當值律師委派大律師黃宇逸代表。旁聽席有社民連前主席黃浩銘、成員「阿牛」曾健成及其他社民連義工。

被告依次為社民連主席陳寶瑩(65 歲)、義工唐婉清(63 歲)、義工何榮溢(52 歲),分別面對兩項、兩項及一項「沒有許可證而在公眾地方籌款」的傳票控罪。

控罪指,有人提出告發,指陳、唐於 2021 年 7 月 24 日;以及三人於 2021 年 8 月 14 日,在旺角洗衣街之行人天橋上近弼街,無合法權限或解釋而在公眾地方組織、參與或提供設備以進行籌款活動,且並非根據及按照社會福利署長或民政事務局長發出的許可證而進行該活動,違反《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4(17) 條。

陳寶瑩及另外三名社民連義工,被指同年 6 月在沙田擺街站時非法籌款。他們均承認控罪,罰款 800 至 1,200 元。

KCS1423-1427/2022(合併審訊)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