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求情.九西超區衞服|數人親撰信 謝家人不棄、望與伴廝守、為狂妄致歉

47人案求情.九西超區衞服|大狀讀數人信 謝家人不棄、望伴侶廝守、為狂妄致歉

分享:

周三早上,西九龍裁判法院外有約 50 人輪候旁聽,期間突然下大雨。獲判無罪的李予信稱「總之一句講晒,希望喺度,一齊面對」;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稱,「無論係我哋出面嘅人又好,定係裡面嘅人又好…大家都唯有頂埋落去㗎啫,尤其是天氣咁熱,頂埋落去囉」(見另稿)。

開庭前毛孟靜舉心心手勢 何啟明雀躍不斷揮手

記者庭上觀察,毛孟靜束起頭髮,穿黑色連身裙外搭淺啡長外套,兩手向旁聽舉起「大心心」手勢,她眼邊多了不少皺紋。岑子杰黑髮七三分,前陰頗長,他身型增大了不小,穿黑色 Polo 恤,頗為貼身,開庭前曾拉低口罩與旁聽溝通。

岑敖暉穿米白色 T 恤、深啡色外套,頭髮兩側少少鏟光。王百羽則穿白色裇衫,沒扣幾粒鈕,少少開胸,臉比以往略為消瘦。余慧明穿黑衫、啡色外套,短髮。

何啟明穿深灰淨色 T 恤,眼鏡兩側為橙色邊,與裁決日時一樣;他雀躍地向旁聽席不斷揮手。黃碧雲穿與裁決日同款的深色紅花紋上衣、藍色牛仔外套,有摺袖,她向旁聽揮手。

馮達浚穿深藍裇衫,戴深藍白斜紋呔,臉較以往消瘦。劉澤鋒戴藍色口罩,穿白色裇衫,身型消瘦。

毛孟靜獲石禮謙、融樂會等撰求情信

毛孟靜由大狀黃雅斌代表,指毛現年 67 歲,在成為立法會議員前,為記者、教育家;接納毛在本案有一定參與程度,但強調她沒有對其他被告施壓等,亦已深切明白否決預算案可致的潛在傷害,現已有悔意,建議量刑起點為 5 至 6 年。

黃說,毛接獲多封求情信,包括擔任立法會議員多年的石禮謙。黃指,二人政見相當不同,但仍會不時就香港公共政策交流。融樂會則在信中,提及毛如何在立法會中,為少數族裔尋求資源,及為動物權益議題貢獻。而大學同事、街坊的求情信,則指毛真誠保護弱勢社群。

就毛親撰的求情信,黃指早於一月撰寫,對自己的參與真誠道歉;又指信中有提及其丈夫的情況,毛非常真誠希望可與丈夫共度「餘下時間」。其議助求情信則指,曾多次聽過毛說反對否決預算案。

去年有報道指,毛孟靜的丈夫 Philip Bowring 因病入院,在深切治療部留醫一段時間,其後情況好轉出院。他周三亦到庭旁聽。

毛孟靜
毛孟靜(資料圖片)

官關注戴耀廷向毛諮詢初選合法性

法官陳仲衡質疑,毛在信中提到現時明白只私下反對「攬炒」及相關的政治行動,卻沒公開說明,就會成為共犯,需要承擔罪責,但陳指這不是毛成為謀劃一分子的原因。

黃雅斌指接受說法,但想提出一個人就算有意參與串謀或犯罪,同時可帶着猶豫,重申毛的悔意是真誠,沒有矛盾,而毛當時是想執行謀劃,因此認罪。另希望法庭考慮其往績等,衡量毛是否有機會,不會否決預算案。

對於黃提出毛不是初選組織者,法官李運騰質疑,戴耀廷曾就初選的合法性諮詢毛孟靜。黃指出,毛絕非組織者、推手。陳仲衡則指,毛獲戴耀廷諮詢,還可否說她對法律無知?李運騰亦說,毛曾推動「國際戰線」。

黃回應指,毛沒有設計初選,「國際戰線」也非本案控罪,重申公開行為和私下意見有別,而她已就僅私下反對而表歉意。

何啟明
何啟明(資料圖片)

何啟明獲馮檢基寫求情信

何啟明代表大狀阮偉明求情時稱,何本質良好(good man);另為何呈上 9 封求情信,其中一封由何本人撰寫,其他信件包括其父母、兄弟姊妹、女友、神學院教授、校長,以及前立法會議員馮檢基。阮提及,馮檢基為資深政客,亦為 2021 年立法會選舉的參選人之一,指該屆只有愛國者(patriots)才可參選。

阮稱,何於 2013 年在民協工作,因而認識馮。馮的信中提及,對於何服務社區、弱勢社群的熱情感到深刻,且何不只想改變深水埗區,更想香港變好。

何啟明一方:被捕後仍跟進主教山古蹟

何在畢業後亦加入民協,因民協的願景與他一致,同樣關心社區、服務草根階層。阮舉出例子,指何曾經收到街坊投訴指主教山配水庫將被拆毀,他遂跟進,並有份要求政府將主教山納為古蹟,並呈上相關 Facebook 帖文顯示其跟進工作,指他於 2021 年被捕後仍持續跟進,同年主教山被獲評為一級歷史建築。

阮稱,當時政府已宣布立法會選舉延期,指何並非因為選舉而作出相關工作,力證何堅持服務社區,亦獲得馮檢基的認可。

阮又提及,何未來想專注於教會事奉,不會再從政,故他在過往 3 年修讀神學碩士,並獲牧師為他撰寫求情信。阮重申,何已深刻反省其作為,亦難以重犯國安罪行,認為少於 3 年的刑期,足以反映其罪責。

馮達浚(前左)
馮達浚(前左)(資料圖片)

馮達浚一方:出於良好動機

代表馮達浚的資深大狀祁志陳詞指,本案非常獨特,是其他司法管轄區未曾聽過的,即被告是透過「非法手段」去尋求改變;指若成事,被告是透過投票箱,成為立法會代表。

祁志續指,在席的被告,無一不是告知法庭,他們的行為是出於良好的動機,這是其他控罪中,聽不到的;舉例指搶劫案中,被告是用暴力手段偷竊;毒品案中,被告是想有利自己、為自己脫苦;而危駕致死,則會對其他人構成嚴重傷害。

祁志又說,案中被告都是社會,或者民主社會的領袖,法庭日復日聽到的證據,聽過多少次他們如何服務社區;而如今的判刑是棘手的(tricky),因為被告當時相信自己是以和平手法服務社群。

他其後又說,案發時的選舉文化是,反對派的意見不僅合法,也是香港人的生活方式;通識教育更是「訓練提問」的重要一環,在公私領域都鼓勵思考、辨論,但此情況已然落幕,「要求放權」變成「顛覆」。

祁志屢提馮達浚是「拔萃仔」

就馮達浚個人背景,祁志一再強調馮是「拔萃仔」,案發時是 24 歲的理想主義者、滿懷熱心的年輕人,其後當選區議員,盡一切努力倡導他相信正確的事(does his best to make the right be heard),並非「街霸」或「暴力小子」;又說如果形容同樣由他代表的袁嘉蔚是「天真」,則較袁年輕的馮,就是更加「熱情天真」。

祁志又指,從馮親撰的求情信中,看到其文筆佳,而「本土派」亦可以愛香港。陳仲衡一度質疑,信中不見悔意。祁志說,如口講「有悔意」但沒反思,只屬空口說白話;但馮在信中真誠解釋了其心路歷程、所見所聞,並有誠心道歉,與一般刑事罪犯說「我知錯了,求法官輕判」的說辭有別。

其後祁志引述,馮在信中向多人致歉,包括泛民主派的參選人,指自己曾對他們抱有強烈敵意,又曾於選舉論壇等口出狂言、肆意攻擊、批評他們,遂為自身的狂妄向他們真誠道歉。另外,浸大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等,有為馮撰求情信,指他已受教訓。

祁志指馮沒能預知《國安法》內容

就控罪,祁志重申本案是「串謀」罪,而不是《國安法》實質控罪,故第 22 條的三級量刑罰則不適用。對於馮被指 2020 年 7 月《國安法》生效後至 2021 年 1 月他被捕的期間犯案,祁志說本案的控罪在 7 月 1 日前並不存在;而馮實際干犯控罪日子,較袁嘉蔚的 29 天稍多。

祁志又指,馮在 2020 年 6 月底出席、播出其選區的初選論壇時,沒有水晶球預知《國安法》即將來臨。而《國安法》是在 7 月 1 日到來前的數分鐘,由特首簽署生效,事前沒人見過內容,社會只知「可能」將有《國安法》和對此有恐懼;而在 6 月 30 日不過兩分鐘之間,一直相信合法的事就變成控罪。他又引湯家驊也曾指,不確定他們所作之事是否違法。

祁志指本案沒即時國安風險 否則已即拘捕

至於量刑,祁志認為應按實際後果、控罪影響判斷,提出案中謀劃很大機會失敗,例如能否奪「35+」,以及立會重選時被告可否再當選是未知之數,故法庭判刑時,不應以謀劃必定成功來衝量。

祁志又說,法庭判刑時應平衡反映控罪嚴重性及被告個別情況。就前者,祁志認為案中謀劃沒有即時的國安風險,否則《國安法》一生效,這批被告就已即時被捕,而不是靜候 6 至 7 個月後才予拘捕,又一度給予眾人保釋。

陳慶偉打斷指,因為立法會正選已取消。祁志說,政府的說法是因應新冠疫情取消;其後指這正好反映取消選舉是如此容易、可隨時取消。陳問「為何?沒予理由就取消?」祁志答,「正是,毋須理由」。

其後祁志指,馮已還押至少 3 年,望考慮量刑整體性、馮真誠誤信合法,而給予合比例的量刑。

劉澤鋒
劉澤鋒(資料圖片)

劉澤鋒一方:案發時將近 24 歲 參選為服務香港

劉澤鋒代表大狀黃錦娟陳詞時提及其背景,指劉生於廣州、草根家庭,案發時剛畢業於樹仁大學、將近 24 歲;一直參與義工,參加初選為服務社區及香港,當時亦誤信初選是合法,望法庭量刑時考慮他當時的年紀、經驗,為政治素人。

黃錦娟另指,劉參與本案時間短,直至落敗後已完結,認為劉在三級罰則下,屬「其他參加者」或「積極參加者」偏低一方。

黃亦提及,劉的家人有到庭支持,另他獲相識十多年的友人、同學、牧師等撰求情信,力證他樂於助人、熱心服務,並曾發起探訪無家者的活動等,亦有好友寄語「雨後會是天晴」。

黃指,劉還押亦沒有放棄,修讀中大會計課程,成績良好,他未來亦打算進修輔導及運動治療等課程,以其知識服務香港。

岑敖暉
岑敖暉(資料圖片)

岑敖暉求情信:對妻愛意未減、盼出獄廝守

岑敖暉的代表大狀黃雅斌指,明白曾參與公共服務,不可一再因此獲減刑,但據街坊為岑所撰求情信,岑參與政治時,不是只懂叫喊號,而會親力親為,捲起衣袖、流著汗服務社群。

黃又說,法官審理本案時,可能對 2020 年的岑有印象,但這將近 4 年間,岑已悔過(is now a reformed character),隨即讀出其親撰求情信,指其政治參與的一些理念「並不是表面上那麼光采」;又指與妻子分隔逾 3 年,對她的愛「並未隨時間流逝而逐漸流逝,反而每天變得更深厚和強烈」,現盼回家與妻共度歲月。(見另稿

黃碧雲
黃碧雲(資料圖片)

黃碧雲獲張炳良撰求情信

黃碧雲代表大狀沈士文求情時提及其背景,指她最高學歷為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政治科學博士;2012 至 2020 年任兩屆九西區立法會議員,另 2020 年立法會選舉延期,她沒被 DQ,自願辭任後就沒再參政,並曾擔任理大的講師。

沈提及,黃獲前運房局長張炳良撰求情信,張形容黃為 2019 年「對抗性政治」(confrontational politics)的受害者,捲入本案不符其性格。其他求情信亦形容黃溫和、務實,曾就財務議案與政府合作,亦關心社區健康及福利事宜。

沈指,信中曾列舉兩項事件,包括前特首曾蔭權於 2010 年提出政改,增加 5 個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黃支持令議案獲通過,指她為人溫和、務實,望香港逐步實現民主化。另在鉛水事件,黃曾開記招要求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作出貢獻。

翻查資料,法官陳慶偉為當年食水含鉛超標調查委員會的主席。

黃碧雲一方:角色次要、刑責最低級

針對黃本案的角色、罪責程度,沈強調黃的角色次要(peripheral),她從沒親身出席協調會議、選舉單張沒提否決預算案、沒簽署或支持〈墨落無悔〉。沈指,黃定罪是基於黨主席胡志偉發言及黃於論壇發言,重申黃在論壇上受壓才提及否決,片段亦可見她當時緊張,指黃的角色被動。

沈又提及,於盤問控方證人區諾軒時,曾引述他一篇論文,內容提及民主黨認同「一國兩制」,並引黃為傳統民主派的例子。

沈稱,雖認為《國安法》第 22 條的三級罰則,不是直接適用於本案,但指條文強調被告的角色,仍有參考價值,認為黃的刑責為最低級,即屬「其他參加者」。

王百羽
王百羽(資料圖片)

王百羽親撰信:感激家人不離不棄
「他們是天下間最好的父母」

王百羽的代表大狀黃俊嘉就其罪責陳詞,指王並非組織者,屬「積極參加者」,罪責不高。另黃引述案情,指王的名字出現在「港加聯」(Canada-Hong Kong Link)發布的聯合聲明,指王當時沒有授權簽署,一直沒留意,直至到高院申請保釋才知悉此事;並稱王還押時就其案發時的言行已作出反思。

就黃的個人背景,他生於香港,出身基層,為家中第一人上大學,家人對此感自豪,其母亦到庭支持。

王畢業於科大計算機科學及工程,於科技界工作,工作繁忙,同時服務社區,並參選區議會,區議會更達到 100% 出席率。黃稱,王的工作量龐大、艱辛,故身心承受壓力,年紀輕輕患上高血壓,至今仍需要服藥控制。

黃又稱,王百羽對於自己未能完成任期,深感抱歉;另稱王服刑完畢後,望繼續以其專業服務社區,強調他獲家人支持,重犯機會微。

黃庭上亦讀出王親撰的求情信,提及他對於家人的愛,並感激家人對他不離不棄,「家庭是我最珍視的寶物,我非常渴望可以早日回家,擁抱家人,好好地盡孝道,孝順父母…他們是天下間最好的父母,直至今日,我的家人對我都仍不離不棄,我十分感激。疫情期間未能親自照料家人,只能獨自擔心卻無能為力,令我有很大的反思。看到他們能夠活得健康精神,是我現在最開心的事。」

王百羽在庭上聽到大狀讀出求情信內容時,以紙巾拭淚,雙眼、鼻子通紅。黃亦提及,王百羽早年置業,因本案被捕後無法供款,房貸需要由家人負擔;另指他還押 3 年多,體重減了約 20 公斤。

陳仲衡指,陳詞提及王當時真誠錯誤相信初選不違法,問是否屬於法律無知(ignorance of law)。黃指,他採納祁志相關陳詞,指《國安法》當時為新法律。

李運騰亦稱,法律無知為求情理由,問辯方可否舉出王部分言行的例子,反映他當時相信初選是合法,又或王依賴戴耀廷的給予的建議。陳慶偉指可給予時間,並下令先行休庭,著黃周四補充陳詞。毛孟靜、何啟明、岑敖暉獲准退席,明日不會到庭。

HCCC69/2022、HCCC70/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

HK$180 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
新書《公民司法認知》即日起公開發售!

售價:HK$180(歡迎自由定價)
同時推出兩套自家出品Postcard(每套四款);每套售價:HK$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