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何桂藍解釋參選宣言 稱不因留住「浮沙上自由」接受香港被破壞現狀

47人案|何桂藍解釋參選宣言 稱不因留住「浮沙上的自由」接受香港被破壞的現狀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一(24 日)展開第 90 天審訊,何桂藍解釋其參選宣言,指很多港人幻想能維持現狀,但認為不會因想留住「建立喺浮沙上面嘅 privilege 同自由」,而接受香港表面繁榮但實際不斷被破壞的現狀,「我會形容呢個係所有參與 2019 運動嘅人嘅選擇」。

她又稱,認為初選論壇讓民主派辯論路線,讓選民了解後作出選擇,當時坊間很多聲音好想民主派團結一致,又覺得〈墨落無悔〉聲明爭議好煩,「但我唔同意嘅,我認為所謂嘅『鬥黃』,其實係啲好重要嘅路線 debate 嚟嘅。」

法官問及,初選是否浪費時間和金錢,何稱非常不同意該說法,法官一度打斷何回答,指與案有關會讓她回答,何質疑官對立法會理解不足,「你點樣分咩係 relevant 咩係唔 relevant!」法官則稱懂得判斷甚麼是有關,又指即使有錯都不是由何糾正。案件周二續。

周一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90日審訊 何桂藍解釋參選宣言
何桂藍解釋參選宣言
「反抗先可以改變到香港嘅宿命」意思

何桂藍第五日作供,其代表大狀 Trevor Beel 引述參選宣言一段:

國安法壓境,面對來勢洶洶嘅逼害同打壓,或者最理性嘅選擇,係認命、放棄抵抗;識時務者,會笑我哋螳臂擋車...但佢哋永遠都唔會明白,我哋前仆後繼,係因為我哋知道,反抗,先可以改變到香港嘅宿命

就「放棄抵抗」,何稱她眼中有很多香港人抱有幻想,認為香港可以維持現狀,但指在「一國兩制」之下,「一國都不斷咁變化嘅時候,兩制係無可能維持不變,我嘅理解就係香港永遠都無可能留喺一個無民主但係有自由嘅幻想入面」。

她續解釋「一國不斷變」,稱「譬如中英談判,或者譬如之後好長嘅時間,至少國家主席個位都唔係終身制先啦,而我哋都見到 2012 年打後,中國大陸嘅情況係不斷咁惡化㗎,咁其實香港憑咩覺得自己可以偏安一隅,去維持住一個有自由有法治嘅一個地方呢?」

至於「反抗先可以改變到香港嘅宿命」,何稱,「守住法治」、「守住議會」的心態,「都證實咗只會令情況愈嚟愈差,事實上就係乜嘢都守唔住」,所以該句是指「要做我哋相信嘅嘢」,明知打壓下「唔去褪,而係去堅持我哋本身做緊嘅嘢,先至可以改變到香港嘅宿命」。

她舉例,「佢哋唔畀我哋進行真正嘅民主選舉,透過 DQ ,透過《國安法》去恐嚇同埋嘗試操縱個選舉,但係我會形容初選就係一場由香港民間去做,符合民主原則嘅選舉。即係話,我哋透過我哋實踐我哋相信嘅民主究竟係點樣樣,去抗衡佢哋對民主呢件事嘅打壓。」

參選宣言稱「面對極權我哋的確一無所有」
何稱預期會受「法外」打壓

Beel 又引述:

面對極權,我哋的確一無所有,只能夠以我哋嘅人生、前程、甚至肉身同生命作為代價去抗衡國家機器。我哋唯一有嘅,就係其他香港人...

何解釋稱,選擇抗衡極權時預期會承受「法外」打壓,「一無所有」是指「我哋本身以為自己有嘅一啲保障,譬如法律上嘅保護,人權上嘅保護,甚至係當一啲事發生喺我哋身上嘅時候,到底傳媒能唔能夠影得到同埋公諸於世。」

Beel 另引:

多年以來,呢個不民主嘅議會,都係吸納、消弭街頭運動能量嘅地方,但而家民眾嘅強大的意志,已經走在政治領袖嘅前面。議員,就同前線、後勤、家長一樣,雖然不可或缺,但其實只係呢場運動嘅其中一個崗位。

何稱,立法會無法履行憲制責任、監察政府,而每當有選舉,關注點會轉移去選舉,續指每次的大型社會運動,最終轉化成選舉資本,但議會無法落實社會運動所爭取的訴求。

何續解釋另一句「喺今時今日嘅香港,議會要去助燃場運動,而唔係再拖抗爭嘅後腿」的意思,稱「就係好多市民其實都好清楚,或者甚至都會講立法會係廢嘅」,故議會要助燃運動,是希望說服這批市民,議會「仍然有一啲關鍵嘅作用」,但她直言當時的時空,無法想像立法會議員當選後有何方向。

何解釋與岑敖暉一同宣傳
因岑想法「可以接受」

Beel 另問及何的初選單張,並展示其中 3 款,一款寫上「向世界展現 港人面對極權的頑強姿態」,以黑、黃色為背景,另附何桂藍與岑敖暉的大頭照;第二款寫上「中共推國安法 香港變一國一制」,以藍紅色為背景,附以何的大頭,單張底部亦有岑的照片。第三款則寫上「國安法打到黎 監控有冇得避?」

何稱,最後兩款應是她未宣布參選、積極考慮參選的時候發布。被問到為何其單張為何會有岑敖暉的照片,何解釋,每人於初選或立法會選舉投兩票,所有地區直選參選人都會與一名超區參選人「夾埋一齊」宣傳。

法官李運騰追問,是否因兩人有近似的政治想法,何其後答稱,「不如唔好用近似,用『可以接受』。」何又指,大部分單張內容均由她所撰,除了岑的自我介紹,但指「我啲單張寫咩,其實我係無畀過佢(岑)睇嘅,你而家問我佢啲單張寫咩我都唔係好知。」

何解釋「破局」是指當權者設不公規矩
港人齊心可突破

何在提問下解釋單張部分用字,如「參與議會戰線不是因為仍相信制度…」一句,何稱,不是指入到立法會後可爭取甚麼,而是「即使個制度係咁不利於我哋,我哋都唔會甘心屈服。」

至於「破局」的意思,何指,在 2020 年 5 月知悉有《國安法》後,美國作出反應,而很多人認為當時「攬炒」已經發生,不視「攬炒」為目標,故她想用「破局」的想法作為延續。

她續稱,「局」是指「當權者會設立好多不公平嘅規矩,然後威脅你一定要跟住佢呢啲規矩嚟玩,佢會令你覺得你必須要覺得呢個就係現實,係無 alternative (選擇)嘅,但係我哋而家就係講緊,只要香港人夠齊心嘅話,我哋係可以突破到呢一啲規矩…令到當權者無辦法再透過呢啲規矩嚟到去控制香港嘅局面…」

何:不少人認為香港僅為大國角力下棋子
應該堅持自己抗爭

另就「當香港正式步入攬炒年代」一句,何稱,當時不少人認為美國作出反應後,「已經去到一個大國角力嘅 level 」,不再關注香港人本身可做的事。

何指不同意此想法,「我認為咁樣只係將香港人以前對政治明星嘅祟拜或者依賴,轉移咗去啲外國政府嗰度,但係 2019 其中一個精神就係在於我哋每個人都唔可以再有一種靠人嘅心態…」。何又稱,不少香港人認為香港只是一隻棋子,「而我嘅睇法係,香港人應該堅持返自己抗爭,做返自己嘅嘢。」

李運騰問,何是以「攬炒年代」為形容,即不是單一事件,而是描述一個過程。何則指,「無論係《國安法》,定係美國對港嘅一啲政策,其實個影響都係非常之深遠。」

何:郭榮鏗事件後民主黨等有「Plan B」
被告欄林卓廷:「吓?」

就何桂藍早前供述,公民黨立法會議員郭榮鏗被中聯辦及港澳辦譴責後遭 DQ,法官要求她澄清說法及時間線。

何稱兩辦在 2020 年 4 月底「威脅」郭,那時她便認為「35+」永不會成功,因預期政府會在民主派遞交正式提名表格時大舉 DQ 。至 5 月中郭被「強行褫奪咗佢(主持)內會主席(選舉)嘅位置」,惟他在任時沒被 DQ,「但佢參選應該係(會)俾人 DQ 咗」。

翻查資料,郭榮鏗於 2019 年 10 月至 2020 年 5 月主持內會主席選舉,最終在 2020 年 5 月 15 日,由時任立會主席梁君彥欽點改由時任保險界立法會議員陳健波主持選舉,大批民主派被逐離場,李慧琼最後以 40 票獲選內會主席。

法官陳慶偉追問,何有否在第二次協調會議上提出過其對「35+」計劃的觀點?何稱,「係唔需要提嘅,因為當兩辦講咗嘅時候,民主黨、公民黨都自己搵晒 Plan B 㗎喇其實」。被告欄內陳志全聞言發笑,林卓廷則張大嘴巴「吓?」何其後補充,「呢個係我由政情專欄獲得嘅資訊」。

作供被官中斷 指相關才可續答
何質疑官理解不足、決定有瑕疵

陳慶偉稱,請容許他舊調重提,將何桂藍描述的情況,概括為初選是浪費時間和金錢,問何桂藍有否向戴耀廷表達過此等想法?

何重申,社會運動很少可達到原初聲稱訴求,惟過程中能建立一些事、打開新空間,「我非常之唔同意嘥時間嘥心機嘅呢個講法!我相信絕大部分嘅香港人心底裡都知道,喺中共治下爭取民主從來都係一場妄想。」

李運騰一度著何冷靜。何覆「我好 calm 呀!我希望完埋頭先嗰句先!我唔希望被斷章取義!你問完問題又唔畀人答我覺得好唔公平!即係法官就可以定義呢場嘢(運動)!然後 put to me!但係我就唔可以答!」

李再著何莫發表政治演說,又指要視乎答案相關性才予她續答,期間陳慶偉和應,何則疊聲指「即係一個 question 都唔畀我答呀嘛?」在李提到「相關性」一詞後,何亦搶聲、大聲指,「其實你哋對立法會嘅理解咁少,你點樣分咩係 relevant 咩係唔 relevant!」

陳慶偉則表示,「我在這裡審案 25 年,可能對很多事情不了解,但我知道甚麼是相關,甚麼不是」。何再疊聲、大聲指,「但係你唔知咩叫分組點票!…我就係要指出你呢個判斷係好有瑕疵嘅!」陳回應稱,「無問題的,但我如果有錯誤,是由上訴庭糾正,不是由你來糾正」。李其後要求何回到原先提問。

何:初選論壇讓民主派就路線辯論
否決預算案沒多討論 因被塑造成派系鬥爭

Beel 其後問及 2020 年 6 月 28 日新東初選論壇,何稱當時坊間很多聲音好想民主派團結一致,「攞晒 35+ 咁樣,同埋覺得嗰啲墨落(墨落無悔)呀,好多唔同嘅爭議好煩」,但她不認同,認為初選論壇只有民主派,可透過辯論處理分歧,「我認為所謂嘅『鬥黃』,其實係啲好重要嘅路線 debate 嚟嘅。」

她又指,論壇的辯論機會亦可供選民「選擇佢哋本身想要嘅路線」,又提及「如果我無記錯,我都係喺呢一個論壇,先第一次聽到林卓廷究竟對《財政預算案》嘅立場係點樣嘅」。林聞言望一望前方。

何又稱,「我會形容否決《財政預算案》呢樣嘢,之所以無喺 2020 年形成好多嘅討論,因為當時輿論將呢樣嘢,塑造成抗爭派同埋其他嘅派系之間嘅二元紛爭,將所有嘢 focus 喺個派系之爭上面」。

何:「立場姐姐」呢個名係非常之尷尬

Beel 問及何在論壇上被喚「立場姐姐」,她同意對該稱呼不太受落,解釋稱「如果你喺一場運動出咗名,有好高嘅知名度喇,咁嗰樣嘢就成為咗你一個好好嘅 asset 啦。尤其是係選舉入面…簡直係我會形容係名聲嘅暴發戶咁樣啦」。

何續說,「咁但係『立場姐姐』呢個名,係非常之尷尬嘅…啲人係關注緊場運動,同埋啲抗爭者,但係佢哋無辦法知道啲抗爭者係邊個,因為大家都係 faceless 嘅,所以啲關注就去晒揸機個人度喇」。

她又指,「積聚喺『立場姐姐』呢個 term 嘅政治能量非常之大,但係其實呢一股能量呢,並唔係因為我本人而積聚起嚟,佢其實係好多無名抗爭者嘅行動,佢哋帶畀香港人嘅感受,聚合而成嘅一個 icon 。所以話(立場姐姐的稱呼)屬於成場運動就係呢個意思喇。」

何:簽署提名表格時沒看聲明

Beel 問及初選的提名表格,何稱就聲明部分,「其實我簽呢張嘢嘅時候,其實我無睇到」。就第二點「我確認支持和認同由戴耀廷及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所述的共識,何稱對於共識的理解如早前所述,「都係幾時搞初選呀、搞公民投票呀呢一啲」。

法官陳仲衡則指,但何必然有看到聲明第一句,因提及「提名名單只由一名人士組成,請刪去此句」,而何有跟從指示。何則稱,「我而家去諗返,好似我攞到呢份嘢嘅時候,好似係已經係刪咗,我唔肯定呀。」

原定審期 90 日
目前辯方案情尚未完成

另外,案件是日審訊第 90 日、踏入原定的審結日(原先審期共 90 日),惟仍未完成辯方案情。目前仍在處理初選最後一個地方選區,即新東的案情。

該區作供首人何桂藍正接受主問。而同區被告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及柯耀林;超區李予信、衛生服務界余慧明的辯方案情則尚未展開。

法官早前曾關注進度,稱案件或審至聖誕。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