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公民黨改政綱沒公布 鄭達鴻:相信公關上憂予人「縮得好勁」印象

47人案|公民黨改政綱沒向公眾交代 鄭達鴻:相信公關上憂予人「縮得好勁」印象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天審訊。法官追問公民黨於《國安法》後更改政綱,但沒公布的原因。鄭達鴻稱黨沒透露,「不過我相信係一個公關嘅考慮」,又指黨憂慮「畀人哋嘅一個印象係佢哋縮得好勁。」

鄭又供稱,前黨友李予信 2020 年 6 月 12 日參加街頭活動被邀請入警署,其後公民黨討論找李參選超區。法官問黨是想找一個看似為「街頭戰士」的人?鄭否認,稱「只係佢哋想畀人攻擊嘅時候,可以有呢樣嘢講出嚟。」官其後再問,最好他有被捕過?鄭答「係。」

鄭又透露,曾與李予信「有啲拗撬」,又引述當時勝出區選不久的李稱,不想參與落區派傳單「咁機械性嘅工作」,並稱想專注地區工作。案件下周續審。

周五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2日審訊 鄭達鴻:公民黨憂改政綱予人「縮得好勁」印象
47 人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日審訊,鄭達鴻第六日作供。獲保釋被告到法院應訊。
47 人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日審訊,鄭達鴻第六日作供。獲保釋被告到法院應訊。

47 人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日審訊,鄭達鴻第六日作供。獲保釋被告到法院應訊。
47 人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日審訊,鄭達鴻第六日作供。獲保釋被告到法院應訊。

47 人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日審訊,鄭達鴻第六日作供。獲保釋被告到法院應訊。
47 人案周五(23 日)展開第 72 日審訊,鄭達鴻第六日作供。獲保釋被告到法院應訊。

官質疑為何改政綱不通知公眾
鄭:黨憂令人感「縮得好勁」

首名作供被告鄭達鴻第六日出庭作供,主控萬德豪繼續盤問。鄭日前於主問時指,公民黨於《國安法》生效後三度更改政綱,第三次是於 2020 年 7 月 12 日初選投票日後更改,是為「新 9 點政綱」。

萬德豪周五問,「新 9 點政綱」刪去「撤回國安法」、「否決預算案」等內容,但公民黨是否沒向公眾展示過。鄭確認,「佢哋係預期初選之後,正式選舉先至使用」。萬問,鄭本人是否也沒對公眾說過,將會起用新政綱。鄭稱「沒有」。

法官李運騰打斷指,初選之目的,是讓民主派支持者投出能參選正式立法會選舉的代議士;問為何公眾在初選投票前,不獲通知公民黨政綱有變?鄭答,「係,佢哋(黨)無同我透露過,不過我相信係一個公關嘅考慮。」李聞言指,「我不太明白」。

鄭續解釋,「佢哋好擔心過咗國安法之後,畀人哋嘅一個印象係佢哋縮得好勁」。李再問,「政綱內容一經收回或撤回,難道不是要事,公眾投票前須知情?」鄭答,「佢哋嗰陣時嘅考慮,係一個勝算嘅考慮…」。

李運騰問,「簡而言之,公民黨不通知選民,是為了增加公民黨取得參選(正式選舉)的入場券?」鄭稱「現實上係」。李追問,「比公眾知情更重要?」鄭答「嗰一刻係」。

官質疑政綱提「彈劾及罷免林鄭」
是「先彈劾後尋據」

法官陳慶偉則問,更改後的政綱提及「彈劾及罷免林鄭月娥」,公民黨擬如何做到?鄭稱按《基本法》第 73 條,議員有彈劾的權利;在追問下,鄭稱黨沒詳細討論,但黨一直認為政府應就社會運動問責。

李運騰質疑,鄭一方面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 2019 年社會運動,另一方面又在調查結果出爐前,要求特首下台,「難道不是未審先判(pre-judged)?」鄭稱,彈劾特首非本屆首現的政綱。

李質疑公民黨的議程,向來是不論特首是誰,都要彈劾?鄭否認,指啟動第 73 條後,會另有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事件。陳、李先後指不明當中邏輯,其中李質疑,鄭的說法是「先彈劾,後尋據」(start the impeachment process first, then find the reasons later)。鄭否認,指獨立調查報告出爐後,再交中央決定。

《基本法》第 73 條中有關彈劾特首的條文:

第 73(9) 條

如立法會全體議員的四分之一聯合動議,指控行政長官有嚴重違法或瀆職行為而不辭職,經立法會通過進行調查,立法會可委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負責組成獨立的調查委員會,並擔任主席。調查委員會負責進行調查,並向立法會提出報告。如該調查委員會認為有足夠證據構成上述指控,立法會以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可提出彈劾案,報請中央人民政府決定;
控方質疑起用新政綱沒共識
鄭:WhatsApp 群組沒異議

萬德豪質疑,鄭在主問中,沒提及公民黨就起用新政綱達成共識。鄭否認,稱有提過「阿豐」會與候選人討論,其後補充指「豐」初選前曾把政綱發送至 WhatsApp 群組,「大家無議異議,所以通過」。

萬問,沒人反對,就是通過?鄭答「我認為係通過」,又補充稱群組內有資深黨員,5 名時任立法會議員亦曾討論該 9 點。

控方引單張提「鄭達鴻承諾」
鄭:當刻需跟黨立場

控方另引鄭達鴻其中一份選舉單張,提及「鄭達鴻承諾…35+反制政府、實現五大訴求」,指這鄭的承諾,而非鄭在主問時所稱是黨的承諾。鄭否認,並稱「呢個係黨嘅立場」。

法官陳仲衡則問,鄭是否用了黨的立場,作為其對選民承諾,鄭追問下同意,但稱「嗰刻係要跟返黨個立場」,又指他雖看過設計,但沒留意內容。

鄭:與李予信「有啲拗撬」
引述李稱「專注返個地區」

鄭日前供稱前黨友李予信,曾有機會成為自己港島參選名單排名第二,但最後不成事,而李獲楊岳橋、譚文豪按「徵召機制」推薦參選超區,獲公民黨執委接納。

萬德豪周五問及,公民黨於 2020 年 6 月 10 日討論簽署〈墨落無悔〉聲明,鄭早前提到討論是在 WhatsApp 群組發生,而該群組內有約 20 至 30 人,追問當中是否包括李予信?鄭稱,「李予信嗰刻未必喺度。」

陳仲衡問,李當時是否為鄭的名單第二?鄭稱,「嗰刻已經唔係喇」,並解釋「我記得同佢係有啲拗撬」,指他們密集落區時,李不想參與「咁機械性嘅工作」,即不斷派傳單,加上當選區議員不足百天,「所以就話想專注返個地區」。被告席的李予信一度望向證人席,其後側頭望向前方。

鄭:李曾因參與街頭活動入警署
黨討論找李參選超區

鄭其後確認,李予信在 2020 年 4 月時仍在其名單中,5 月中「有拗撬」,其後李減少助派傳單,而鄭至 6 月 13 日後才知悉李會代表公民黨參選超區初選。鄭指不記得原因,但稱時機是 6 月 12 日,李因為街頭活動被邀請入警署,其後黨才討論找李參選。

鄭追問下指,是楊岳橋告知他,並稱「佢講嘅原因,就係因為本身我哋黨喺街頭嘅論述不足。」李運騰問,公民黨是想找一個看似為「街頭戰士」(street fighter)的人?鄭稱,「不是,只係佢哋想畀人攻擊嘅時候,可以有呢樣嘢講出嚟。」

李其後再問,最好他有被捕過?鄭確認。

控方問及公民黨簽署〈墨落無悔〉
鄭指黨名義簽可「保留彈性」

萬德豪續就公民黨簽署〈墨落無悔〉聲明一事盤問,並引述聲明的第一項:

1. 我認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撤銷所有抗爭者控罪,令相關人士為警暴問責,並重啟政改達致雙普選。

萬問,公民黨在 WhatsApp 群組討論時,有沒有人提出,這一項不是協調會議的共識?鄭稱不記得,又稱他當時都沒有提出,而是提出另外兩個反對意見。

萬其後引用公民黨 Facebook 宣布簽署〈墨〉的帖文,指公民黨一直重複「莊嚴承諾」,就是於 2020 年 3 月 25 日記者會中提及承諾否決預算案的訊息。鄭其後答指,「我認為都係有呢個立場,但係唔係統一立場。」

鄭另提到,他在記者會才知悉否決是在 10 月《施政報告》後開始。

官質疑如鄭「講一套做一套」
會影響作為證人的誠信

萬再指,公民黨以黨名義簽署,原因是重複黨於 3 月 25 日記者會的立場。鄭指,「簽嘅時候,我會認為係黨嘅立場,同時刻意同其他簽署者嘅共識唔同,保留彈性。」萬再指,這是黨立場,而鄭為參選人,故鄭是受約束。鄭稱,「係黨嘅立場。」

李運騰質疑何以保留彈性,又指鄭若「講一套做一套」,會影響其可信性,以及作為參選人的誠信。鄭同意,並稱「所以我最後有兩個可能,就係當我不再是公民黨員,或者公民黨解散。」

陳慶偉問,公民黨獲支持者歡迎,且鄭一直想成為立法會議員,問鄭為何與黨持不同的立場?鄭解釋,他想成為立法會議員,故要採取黨立場,但討論《財政預算案》時,必然會審視內容再決定。

控方:是否對公民黨心存感激?
鄭:有感激亦都有不快的事

陳再問,鄭在初選前已有個人議程,就是要成為公民黨中離群的人(black sheep of the Civic Party) ?鄭指,若要作出改變,都必須先成為立法會議員,「我喺個黨先有議價能力。」

萬追問,鄭是指會勒索(blackmail)黨?陳慶偉打斷,問鄭有否想過「轉黨」,如加入「街工」?鄭答稱,「喺嗰一刻,公民黨係我最大機會,最大勝算嘅一個身位。」

萬其後亦問及,公民黨一直栽培鄭,問鄭是否對公民黨心存感激?鄭稱,「我對個黨有感激,亦都有唔開心嘅嘢。」萬追問,鄭是否一直跟從黨立場?鄭稱,「我有跟隨黨嘅立場,亦都有提出異議。」

鄭:黨內參選人無討論
所屬選區的協調會議內容

萬亦就協調會議討論否決權一事作盤問。鄭供稱,否決權僅在港島首次協調會議討論,但他及與會的公民黨副主席賴仁彪,當時並沒發言。

被問到參選九東的前黨友譚文豪,有否提過其選區的會議中,討論過否決預算案?鄭稱,「佢直到最尾簽咗嗰份共同綱領先有 send 出嚟」,引述譚當時是指九東要簽共同綱領,故他有簽,其他區則「無印象有提及」,又指黨內各候選人沒提及所屬選區的會議內容。

萬向鄭指出,事實上他知悉每區的協調會議,均都有提及否決預算案;且他在〈墨〉發布前已知悉,每區都會通過否決預算案,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鄭一概否認。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