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初選論壇發言稱「打倒共產黨」 何啟明:​​相信鄧小平說「共產黨罵不倒」

47人案|初選論壇發言稱「打倒共產黨」 何啟明:​​相信鄧小平說「共產黨罵不倒」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5 日)展開第 79 天審訊,何啟明第三日作供。何在控方盤問下供稱「我理解『會積極(運用)』係更加積極,比起『會(運用)』,咁即係更加積極咁去 veto 個 budget (否決預算案)喇」。

法官又質疑戴耀廷曾解釋「積極運用」的意思,何直言,「佢(戴)本身就諗住攬炒十步曲,所以我唔相信佢嘅解釋」,又重申他及民協會審視預算案的內容,不會無差別否決。

另控方、法官多次引何在初選論壇的發言例如「打倒共產黨」,何解釋屬「憤慨之言」、「​​我相信鄧小平話,共產黨是罵不倒的」。他又指當時尚未實施《國安法》。案件周四續。

周三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9日審訊 何啟明:不信戴耀廷對積極運用的解釋
何供述個人理解
「會積極運用」比「會運用」更加積極

主控萬德豪續盤問何啟明,問及其所屬九西區的協調會議及初選文件。何供稱,沒有收到「35+ 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九西協調機制(初稿)」(協調協議文件)。控方及法官其後就文件內容曾否在會議上討論作提問。

法官李運騰引協調協議初稿文件第二點:「參與此協調機制的個人或團體,認同若民主派能取得立法會一半以上的議席,會積極運用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問何是否同意?何指,「我唔同意否決《財政預算案》,逼使特首去回應五大訴求。」

初稿文件、〈墨〉就否決權字眼
何稱皆不同意

李其後引何發布〈墨落無悔〉聲明的 Facebook 帖文:「我認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認為與文件第二點相似,何同意。何在追問下指,「因為我理解『會積極』(運用)係更加積極,比起『會』(運用),咁即係更加積極咁去 veto 個 budget (否決預算案)喇,咁我唔認同佢。」

何:戴耀廷「諗住攬炒十步曲」
不信其對「積極運用」解釋

法官其後引述證供指,戴耀廷在首次的九西協調會議有提及「積極運用」否決權;另戴於第二次會議應張崑陽要求,講解「攬炒十步曲」,岑子杰提出反對,戴則解釋「積極運用」是「可用可不用」。

何其後答稱,「我都係唔認同(第二點),因為係戴耀廷講嘅,因為佢本身就諗住攬炒十步曲,所以我唔相信佢嘅解釋。」何在法官追問下同意,認為戴當時不誠實(dishonest),亦沒有提及其真正動機(true motive)。

何否認曾收到初選文件
九西會議亦沒傳閱

何又供稱初稿文件上的其他數點,當中就目標議席數目,何指「無話攞 4 席㗎,我哋係話選完之後再決定㗎」。另第九點提到,會找民調機構在官方選舉提名期結束後進行民調,何表示「無討論過」。

另協調協議文件最終版本提到替補機制為「靈童制」,何指,「直頭係無共識呀」,一直未決定採用靈童制或遞補機制。

萬德豪指出案情,指何曾收到 3 份文件,分別是首次協調會議上傳閱的「35+ 計劃」、第二份是首次會議後收到的協調協議文件初稿,第三份則是協調協議文件的最終版本。

何均表示不同意。另何確認協調會議上沒有傳閱文件,又指 4 個共識「好簡單」,收不到文件亦「唔奇怪」。

法官引何 FB 帖文
問會否反對向警方撥款

李運騰另引述何啟明於 2020 年 7 月的 Facebook 帖文:「對政府過去一年(2019 年)所犯下的人道罪行,沒有任何妥協的空間。警暴橫行欺壓市民,公帑絕不能有一分一毫再落入惡貫滿盈的警隊手上;否決對犯罪組織的任何撥款,從來都不是策略問題,而是立場問題…」

李問,如預算案向警隊撥款,何會否反對?何解釋是反對向警方新增撥款,「例如要再買水炮車嘅話呢我就真係唔會(支持)喇」,重申要看清楚預算案內容才作決定;他又補充,因特首可批臨時撥款,故議員不可能透過否決預算案,令警察「無糧出,或者一蚊都拎唔到」。

何:與民協會審視預算案內容
才會決定意向

萬另就民協內部有否商討過否決權一事,多次向何作出追問。何供稱不肯定,指只有在討論簽署〈墨落無悔〉與否時,有在 WhatsApp 群組商討,而其他成員沒有特別討論。何又供稱,「民協就係會睇返《財政預算案》嘅內容再作決定嘅」,且每次都會就內容討論。

萬問,協調會議上就「積極運用」否決權否決預算案的討論,何沒有帶回民協討論?何指,民協一直重視民生,「我覺得有啲嘢真係老奉咗,唔使討論,就係唔會囉」。何又在追問下指,他及民協不會無差別否決,直指「無討論真係唔出奇喎」。

李運騰其後改問,何有否與團隊討論過否決權的議題?何表示有與助理簡單討論,就是指民協不會無差別否決、不會運用預算案去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因為重視民生,故不會隨便否決預算案。

控方引初選論壇稱「打倒共產黨」
何:信鄧小平說「共產黨是罵不倒的」

控方盤問時,再次引用何啟明及民協主席施德來,分別在九西及九東初選論壇上的發言提問。當中包括:

何:…一定係出嚟反抗到底,一定就係出嚟打倒共產黨

何解釋,「打倒共產黨」(overthrow the Communist Party)是「憤慨之言」、對共產黨的批評,「因為佢無兌現返佢係《基本法》」,又指他相信已故中共領導人鄧小平說「共產黨是罵不倒的」,而他說「打倒」不是真的「打倒」,「情形真係好似憤慨嘅時候,你講粗口唔係真係嗰個意思」。

何其後補充指,他發言的場合是選舉論壇,要短時間內吸引群眾,故要用到選舉語言,且其時《國安法》未實施。

萬德豪質疑,為何生效後不對公眾澄清,他沒有打倒共產黨之意?何先稱「諗住過咗去就算喇」,追問下指,「因為我記得好似話 7 月 1 號之前嘅,就唔會追究」。

何稱「極權」非指中央
稱「中央政府都唔會同我哋傾」
(同案被告)馮達浚:…對於你民協以往嘅主張係又傾又砌,咁我想問今時今日,民協係咪摒棄咗呢種主張?

何:唔係,呢個好清楚㗎喇,我哋面對呢個極權呢,佢就係不斷嚟到打壓我地,所以反抗係我哋唯一既出路,我哋唔會同呢個極權有咩嘢好傾㗎喇

何解釋,「極權」是指特區政府,「因為中央政府都唔會同我哋傾,我哋傾嘅對象都唔會睬我哋啦」。至於「又傾又砌」,何指「民協俾人鬧咗 30 年…啫係話我哋搖擺不定,話我哋騎牆」;而他說「無嘢好傾」,是因應選舉論壇要在短時間覆馮,並展示民協是「堅定民主派」,但政治的本質「避唔到『傾』呢一樣嘢」。

稱「把立法會變地獄」
何指即熄建制派咪、趕出會議廳
何:我哋就係要令到立法會成為呢個政府同埋保皇黨嘅地獄

萬德豪指,此句明顯指何啟明想藉 35+,把立法會變成香港政府的地獄(turn the Legco into a hell for Hong Kong government)。法官陳仲衡打斷萬指,何此處是用比喻。

何則解釋,「地獄」即「以往民主派係少數,我哋俾人熄咪,我哋俾人趕出會議廳。35+ 我哋係多數,咪我哋熄返佢咪,我哋趕返佢出去囉。」

法官陳慶偉問,有否癱瘓政府之意?何答,「無呢個意思」。李運騰亦質疑,民主派過去受到此對待,假如民主派當選,會反過來對建制派做同樣的事?何答他先前說的是民主派過半後可做之事,「但我唔係話要變成佢哋咁唔公義」。

李追問,是「送建制派落地獄」的意思?何再答,是要建制派經歷民主派的遭遇,「但唔一定變得不公義」。

控方質疑
何沒追問施發言違民協立場

至於施德來在九東論壇的發言,萬德豪引述指施說:

因為今日嘅中共,我哋無討論嘅空間、無談判嘅餘地,只有抗爭到底,入到議會裡面,我哋大家都要否決《財政預算案》,大家都要否決政府所有嘅議案,同呢個政府抗爭到底,攬炒呢個政府

今日嘅民協入到議會裡面,我哋一定會兩次否決《財政預算案》,否決政府嘅撥款,入到議會裡面,今日係要抗爭,唔抗爭嘅就唔該行開

何啟明表示,施的發言不代表民協立場,而自己事前不知施「會咁講」,他亦不同意施的發言。李運騰問,然則若二人均被選入立法會,就財政預算案投票時,豈不會出現二人投票相左情況?何稱若按施發言字面理解,「真係會出現呢個情況」。

萬德豪質疑,何事後難道不會問施,為何說出與民協立場相左的話?何答當時「真係無乜興趣」,因選舉工作多;又指清楚知道民協支持者能分清他和施,「同埋當時真係無諗過會咁大鑊呀嘛」。被告席即傳出笑聲。萬其後對何指出,他之所以沒問施,因他同意施的立場。何答,「呢個非常不同意」。

是日盤問結尾,控方播放何啟明於 2020 年 7 月 10 日接受《大紀元》「珍言真語」的訪問片段。李運騰一度問,訪問是否在《國安法》後進行?何表示,「應該係。」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