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彭卓棋指因梁晃維已簽、為免輸陣勢而簽〈墨〉 稱從沒說要特首下台

47人案|彭卓棋指因梁晃維已簽、為免「輸陣勢」而簽〈墨〉 另稱從沒說要特首下台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28 日)展開第 75 天審訊。彭卓棋完成主問,開始接受盤問。彭供稱,戴耀廷曾說否決權是「可用可不用」,視乎政府「做得好唔好」;法官追問何謂「好」、問戴曾否提及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彭稱沒有。

彭又補充簽署〈墨落無悔〉聲明的另一原因,是看到擬在同區參選的梁晃維已簽署,當時認為自己「唔簽就會輸陣勢」。他又稱,被捕後再看〈墨〉,並沒提「無差別」否決,被法官促勿捉字蝨。

彭另在主問下稱,從沒說過要特首下台,若知「35+」是要特首下台、顛覆政權,自己不會同意。他又在控方盤問下稱,初選前與戴會面時,關心自己是否可取議席,沒興趣理會民主派可否取「35+」。審訊周四續。

周三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5日審訊 彭卓棋:〈墨落無悔〉沒提無差別否決
彭簽〈墨〉因梁晃維已簽
「如果唔簽會輸陣勢」

第二名作供被告彭卓棋,周三第三日作供,完成主問後接受盤問。主控周天行的盤問範疇涉〈墨落無悔〉聲明、初選「摸底」及協調會議、選舉單張,以及彭與初選組織者關係等。

彭日前於主問時確認,自己有簽〈墨〉但當時未細看內容,又供稱即使有細看仍是會簽,因〈墨〉是「鬥黃書」,而團隊認為不簽一定會輸。

周天行周三展示彭 Facebook 專頁發布〈墨〉聲明帖文後,彭確認他「𥅈過」後同意簽署。法官陳仲衡問,為何只「𥅈一眼」?彭答,「因為當時我第一眼睇到嘅,我留意係有咩人簽,我留意到已經有港島區嘅潛在候選人簽咗」。

周問,即是梁晃維?彭答,「係, 係喇,咁如果唔簽,就會輸陣勢」,又重申〈墨〉是「鬥黃書」。

控方問及與戴耀廷等人的會面
彭:沒興趣理民主派可否取「35+」

周另問及港島區 2020 年 3 月份首次協調會議前,彭與戴耀廷、區諾軒、李永財的見面。彭在提問下指,戴只提到會進行初選,及「可以令民主派啲票唔好嘥,達至立會過半」,在官追問下,彭同意是要爭取逾 35 席,但指戴當時沒提否決權或逼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彭續稱,他當時沒有回應戴的說法,但有提出初選應使用對他有利的電子票。陳仲衡追問,彭是否想民主派取得大多數議席?彭未有正面回答,僅稱「我想我可以攞到議席」,他其後再指,自己沒有興趣理會民主派是否可取得 35+ 議席。

官質疑與戴原為陌生人
彭指戴為港大教授 應不是騙局

周亦指,港島區首次協調會議,同日為初選記者會。彭稱沒有留意。另彭供稱,沒有讀過戴耀廷的文章或翻查其 Facebook,亦沒看過區諾軒的文章。

李運騰一度質疑,彭本身不認識戴耀廷,直至與他會面,即有個陌生人告知他會舉辦初選,問彭是否同意戴為陌生人?彭同意。李追問,但彭不會想了解他更多,看這個人是否可信?彭則指,知道戴為港大教授,「咁應該唔會係騙局或者係呃人囉。」

港島區協調會議討論否決
彭:戴耀廷稱「可用可唔用」

就港島首次協調會議情況,周指彭早前供稱,戴耀廷會上有提過否決預算案,但司馬文提出反對。彭同意當時沒有提出反對,「因為我覺得當時司馬文講嘅嘢有道理,戴耀廷嘅答法都係有道理,可用可唔用,我覺得兩個都無錯。」

法官追問司馬文的反對理據,彭指他不記得,但在追問下稱,「應該都係同經濟有關係啦。」

周稱,彭曾供稱涉及地區工程等事項,就不會否決預算案,若彭有關注理應在會議上提出?彭指,戴當時的說法是「可用可不用,視乎政府做得好唔好」。

彭稱戴沒解釋「做得好」意思
會擔心有人用否決權 但沒法左右意志

李運騰追問,戴耀廷有否提到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的事?彭指,「無,佢剩係話做得好,你咪唔使用(否決權)囉。」李其後追問,戴有否解釋「做得好」的意思,彭指沒有,他當時亦沒有問,「因為好同唔好,我心中有答案。」

周其後問,彭會否擔心有人使用否決權,彭先稱沒有。李再指,「關鍵是,若預算案提出對你選區有利的項目,而有人使用否決權,你會否擔心?」彭稱會,「我會擔心嘅,但係人哋嘅意志係乜嘢,我無辦法去左右」,若《財政預算案》好,「我諗我會盡力說服佢係唔好咁做(否決),如果唔得都無計 」。

另彭確認,會上有傳閱「35+計劃」的文件,當中有提到「凡認同五大訴求,缺一不同」。

控方指戴提迫特首回應五大訴求
彭一度稱同意 後澄清並不同意

周其後向彭指出控方案情,稱戴耀廷在港島首次會議上,有提到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彭初稱,「我同意。」被告席的林卓廷隨即張開嘴巴,一臉茫然;周天行亦一度狀似愣住望向彭,庭內靜止數秒。

李運騰即提醒彭要小心,指不想造成不公,指控方的問題頗長、重點是後句,即運用否決權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彭答,「抱歉法官啱啱我有啲攰,我係不同意嘅而家」。

控方引「攬炒十步曲」單張
官質疑令彭看來「超級黃」

周天行就彭的選舉單張作提問,該款為沒有派發、呈白底背景,並有列出「攬炒十步曲」。彭指,他指示暱稱為「小白」的同事設計「彭卓棋自我簡介」的單張,「但係我𥅈到攬炒十步曲之後,已經 foul 走咗(該版本的設計)喇。」

彭又同意,除十步曲外,內文部分內容均為「小白」所製,而非來自其指示。

法官陳慶偉一度質疑,「小白」做了對彭有利的事,令彭看來「很黃」、「超級黃!(super yellow!)」說時一度提高聲調。彭答,「當時我嘅指令係話整一張關於我嘅自我簡介。」在追問下,彭稱當時沒有想過要看似「很黃」。

辯方僅鄭達鴻一方盤問
涉協調會議、區諾軒信件

各被告之中,只有同樣與彭參選港島初選的鄭達鴻一方有盤問。代表鄭的大狀陳曉妍指,彭的證供提及港島區沒討論簽署協議,同時說自己不記得協調會議所有討論事項,那麼會否是彭不記得會上曾討論簽署協議?彭起先否認,在法官追問下指,「我係印象中無囉」。

陳另指,從控方在本案的未使用材料中得知,區諾軒於 2022 年 11 月曾撰信予彭,問是否屬實?彭答區曾寫信給他,但已忘記何時的事,僅稱是他 2021 年 1 月被捕後。

法官一度質疑為何陳要問此問題,又指按案例可能要重召區再作供,陳則解釋她不依賴信中內容,只想藉此問題,取得鄭達鴻並非唯一一人收到區信的證供,涉鄭是否與區關係密切的問題,最終官准發問。

彭卓棋完成主問
稱「已經做盡咗」避免違法

同日彭卓棋完成主問,在其大狀盧敏儀提問下,多次舉例稱他在《國安法》生效後,有採取措施避免違法,包括撕毀政綱,有向「民主動力」職員主動口頭要求撤銷政綱,又親赴初選投票站、親自檢查初選投票應用程式有否把政綱下架。

法官先後質疑為何彭沒用其他做法,例如公開撕毀、印新單張時宣布撤政綱、以書面聯絡「民動」留下證明等,但彭均稱他當時認為已做的「已經足夠」。

李運騰一度問,彭為何繼續參加初選、有否想過退出?彭稱他之所以繼續,因想藉初選看自己能否取得支持,又稱沒想過退出,「因為我以為自己好安全,如果今日睇返嘅話」。盧問,彭是否認為自己是盡力避免違反《國安法》?彭答,「基本上我已經做盡咗㗎喇」。

彭另亦確認自己約在初選投票日後,收到戴耀廷發出港島初選 WhatsApp 群組訊息,指戴說初選不違法。

彭作供亦提及,被捕後再看〈墨〉的內容,並不涉「無差別」字眼。陳慶偉聞言指,「無差別」一詞不曾出現在任何初選文件上,最早見於本案公訴書,叮囑彭勿捉字蝨(don’t play with the word)。

辯方問及團隊人數有違共識
官質疑與成員串謀虛假陳述

盧又就彭的初選名單多於 3 人,有違港島區共識一事提問。彭解釋不跟從共識,因立法會正選沒此限制,「咁我就覺得唔好理佢喇,我哋照跟返我哋個心去做」,在追問下,彭指這個規矩不利其勝算。

陳仲衡指,張嘉莉與彭出席論壇發言。彭同意張是其團隊,亦同意她在論壇上的「選舉語言」發言。陳慶偉一度問,彭是否與成員串謀向選民說出「虛假陳述」(false statements)?彭稱,「我哋嗰刻無話係想欺騙選民。」陳再重申問題,彭遂稱,「如果咁樣嘅話,係囉。」

彭在法官提問下同意,當時一心想勝出初選,以取得立法會選舉的「入場券」,其他為次要考慮。盧最後向彭指出案情,問如果彭知悉「35+」是關於無差別否決預算案,不論優劣,彭會否參選;若知悉「35+」是有關特首下台、顛覆政權,會否同意?彭均稱不會。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