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49日審訊 趙家賢確認陳志全首次新東會議不在場

47人案-第49日審訊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一(24 日)展開第 49 日審訊。陳志全代表大狀馬維騉繼續盤問時,趙家賢稱補充上周證供,指多次回想後,確認陳志全並沒出席新東首次協調會議。趙稱,是其助手、「民動」總幹事黎敬輝認錯人,導致會議的筆記紀錄出錯。

上周審訊中,陳志全一方曾播放陳的網台節目直播片段,質疑趙記錯陳出席同一時間的新東會議,趙稱記得陳及助理身在會議場地,對辯方的提問「No comment」。

此外,何桂藍一方質疑趙家賢口供可信性時,指趙定位自己(put yourself forward)政見溫和等,趙激動以英語回應「I’m not put(ting) myself forward! I just told the fact!(我只是說出事實,不是定位自己)」。法官提醒趙,辯方並非針對;趙其後續以英語回答「I disagree」。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上周否認記錯陳志全出席新東首次會議 趙家賢改口指助手認錯人
上周報道:
47人案|第11周審訊 文字及影像報道整合
47人案|趙家賢被何桂藍一方質疑 一度激動以英語回應 法官提醒非針對個人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5:25 休庭 明日再續

法官今日午膳前指,因下午有會議,是日審訊會於下午 3 時半完結。

15:15 法官就新東會議上否決預算案的討論提問

鄒家成代表大狀陳世傑其後問及 2020 年 5 月 5 日第二次新東會議。趙家賢在會後,都有翻閱黎敬輝所作的筆記,而事後趙曾與黎、戴耀廷對話。趙確認。

陳世傑指,紀錄顯示,會上有討論過否決財政預算案一事。陳問,紀錄提到「否決預算案是由 CP 提出」趙稱,「CP」是公民黨,並指「因為公民黨應該係佢開記者會嘅時候有講依樣嘢,喺係(2020 年)3 月嘅時候。」

趙在提問下稱,紀錄上「鋒」是公民黨一名高級職員。陳問,「文遠」是否社民連代表?趙稱,「係,回應陳大狀,文遠佢係一個人嚟嘅,佢係代表依個社民連嘅。」延伸庭被告隨即發笑。

陳問,根據紀錄,就著功能組別否決預算案,「文遠」是否持保留立場?趙確認。陳續指,根據紀錄,李永成不贊成初選時要表明否決預算案。陳問,故否決預算案一事被提出時,有贊成及保留的兩方意見?

法官李運騰其後澄清問題,根據黎的筆記,2020 年 5 月 5 日會議,就否決預算案一事是否有很大討論?趙稱,「回應法官閣下,係即係個時間重點係擺喺嗰度多啲,因為好多區都叫做,就嚟有協議,又話或者即講,戴耀廷係希望有時間去拎到個共識嘅…咁所以如果睇返兩次會議呢,第一次就係點解會傾到有嗰個否決財政預算案依一個題目呢…」

李運騰再指,趙要聆聽及回答問題,這是十分重要,問題只是問否決預算案在 5 月 5 日有很大討論。趙答稱,「係,我唔知個討論氣氛去到邊。」

法官陳慶偉再說,問題不是問當日開會的氣氛,重申法官問的問題只是很簡單。法官再覆述問題後,趙稱,「係無錯。」陳世傑其稱,會轉問另一議題。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4:50 鄒家成代表大狀開始盤問
趙供稱新東會議上 鄒家成與民主黨莊榮輝曾站立討論

鄒家成代表大狀陳世傑開始盤問。陳指,共有兩次新東會議,趙家賢曾供稱,只有出席 2020 年 4 月 14 日首次會議,並遲到早走,而趙亦會依賴「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的筆記。趙確認。

陳續問,趙早前又提到,戴耀廷在會議上提出「積極運用」否決權,而鄒家成當時提到需要用盡所有方式逼使政府。趙確認。

陳向趙指出,當日會議從未提及否決權。趙稱不同意。陳再指,鄒稱用盡所有方法逼使政府一事,並不真實。趙再次表示不同意。

趙其後獲展示黎敬輝當日的會議筆記訊息。陳問,李永成當日有否在場?趙在法官澄清下稱,沒有記憶。陳再稱,根據黎的筆記,當日有討論過不同題目,除了排名制度的議題外,當日主要討論共同綱領。趙同意。

陳引述訊息稱,「文遠」、「將青力」提到共同綱領、何桂藍提到必須要有約束力的初選。趙同意。

陳問,趙當時是否記得第一次會議上,有任何議題有特別討論?趙頓一頓後稱,「當中係我有聽到係咪討論緊,要有初選喇,如果有初選大家可能有啲唔同嘅意見喇,再加上大家都應該要有一個同意嘅綱領喺度,咁係有依啲嘅訊息。」

法官李運騰指,有沒有共同綱領,以及共同綱領包括甚麼事項是有分別。趙其後稱,「兩方面都有討論,不過前者係會多啲嘅。」

陳世傑指,根據黎的紀錄,其中一頁提到鄒家成,但鄒是提及排名制度,而不是否決權。趙稱,「喺依度嘅紀錄係。」陳再問,是否與趙的記憶吻合?趙稱,「有關依個排名嘅問題,都係涉及緊個初選…係用邊一種方法,係提出揀選最多嘅候選人,咁變咗依個都係其中傾如果要初選,初選係點做嘅其中一個嘅題目。」

陳再指,根據筆記,否決權只有提過一次,且是由戴耀廷提出。趙靜默後稱,「個筆記就咁展示,就咁睇,係,但係依個位戴耀廷咁樣記錄呢,而我職員係綜合咁寫咗落嚟。」

李運騰問,若趙的助手是綜合各人說法,那筆記中戴耀廷提到否決權的部分,是綜合其他人的想法?趙稱,「兩樣都有。」

陳遂指,趙事實上不知道,因為這是黎的筆記,且趙沒有指示黎如何作出記錄。趙稱,「喺我離開之前,佢就係坐我隔離嘅,所以變相係之前嘅提問當中,有提及到就住嗰個係咪運用基本法嘅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嘅依一啲戴耀廷喺文章嘅倡議,再包括有啲花火嘅情況。」被告席的鄒家成一度皺眉望天。

趙又指,「其實因為嗰個位我睇住嘅,所以我就叫咗我助手,呀依 part 唔使寫喇咁。」陳再指,為何趙會這樣說?是想隱藏紀錄?趙稱,「回應陳大狀,我之前有其他大狀都有提問到呢,我都有講話橫掂我自己都聽咗,我都睇住個情況。」被告席的鄒家成、林卓廷對望,鄒一度笑著擺動身體。趙又指,「莊榮輝同鄒家成兩個講到直情企左起身,我就想個職員慳功夫,我就唔使佢寫囉咁。」

李運騰問,莊榮輝、鄒家成「企左起身」是否比喻或是真實行為?趙稱,「法官閣下唔係比喻,係我直頭見住,『呀….』」趙說出「呀…」時,刻意加重語氣,法庭傳譯隨、被告席的林卓廷隨即問,「咩話?」趙遂裝作另一個人發言的腔調說,「難道起醫院呀起學校呀都要反對呀,就企左起身咁。」當陳打算再就此議題提問時,法官陳慶偉則稱,可留待陳詞交代。

14:32 趙家賢主動就鄭達鴻、彭卓棋的早前盤問事項作補充

下午開庭後,趙家賢舉手稱,「法官閣下抱歉,我知道我喺法庭度係要盡我所知去作出回應嘅…之前有兩位大律師呢有兩個事項嘅提問呢,我係細心再作回想呢,係再作一啲嘅訊息,抱歉地係我知道可能係打亂咗個流程。我我…所以係想請示法官閣下係睇下係點處理。」

法官陳慶偉遂問,是哪兩個事項?趙稱,「係就住鄭達鴻嘅代表,黃大狀有關於嗰個選舉政綱嘅問題,同埋係就住彭卓棋嗰個嘅代表大狀…」趙一度誤稱,彭卓棋為黃卓棋。趙再稱,是關於方格表遞交的選舉政綱問題。

陳慶偉問,即兩項都是有關政綱?趙確認。趙續稱,「我記得當時黃大狀係有問,係咪知道佢哋公民黨就住佢哋之後交嘅政綱呢,係咪有作出一個更正嘅。而當時佢提問嘅時候,我真係諗唔起任何嘢,但係我而家回想返,我記得係,我嘅助手係同我有講過…公民黨佢哋嗰面呢,係就住佢哋幾位候選人嘅政綱係想更新嘅。因應係當時係知道國內係制定咗國安法,但係就未喺香港通過嘅時候,咁因而佢哋就唔想話係,有一啲咬文嚼字,過唔到選舉主任嘅關係。咁佢哋…就住嗰個選舉政綱作出更正,而就係事實上…事實上就係 delete 整個選舉政綱。依度係我再回想返所記憶到嘅,我所知悉嘅情況。」

陳慶偉問,即趙被職員通知?趙確認。

趙續說,「就住彭卓棋,呀盧大狀嗰度嘅提問呢,關於個政綱係咪有同我同事 Christy 作出個更正嘅問題,咁而當時我都係,即時係無任何特別嘅回憶係當中,喺經過細心去回想返呢,我就記得我嗰個兼職職員…佢有同我講過話,『赤柱嗰個呢,個政綱有啲嘢想改』,而我再問清楚呢,我個職員就係話,佢嘅改法係成個留空白。咁我個職員係問我嘅指示,係睇下應該點樣處理,而我…當時係叫佢,『呀咁呀照跟佢意思去做喇咁』,但係就佢當時就無講明係彭卓棋個名,之後我先至諗返係彭卓棋係赤柱嘅時任議員。」

法官李運騰問,兩件事是何時發生?趙稱,「回應法官閣下,係一定係喺初選投票日之前嘅事情。」法官陳仲衡問,是 2020 年 7 月 1 日之後?趙稱,「應該係,因為嗰陣時係收到通知通過國安法但係未頒布條文,我而家推敲返個時間,應該係 6 月底左右嘅時間。」李運騰再問,兩人都是港島區參選人,是在 6 月 27 日的選舉論壇之前或之後發生?惟趙指,他並非負責選舉論壇,故無法作答。

陳慶偉稱,會請鄒家成代表大狀陳世傑先盤問,更指不希望再有情況發生,不同大狀再提出需要盤問。李運騰又指,否則會不斷來來回回的情況。

14:31 開庭

林卓廷下午 2 時 25 分,走到被告席旁與律師對話後,返回羈留室。另施德來、彭卓棋、鄭達鴻、李予信等在開庭前聊天。代表鄒家成、準備盤問的大狀陳世傑則與代表彭卓棋的大狀盧敏儀調位,坐在律師席的首排。

延伸庭的吳敏兒對旁聽揮手,岑敖暉與律師對話,袁嘉蔚、黃之鋒在開庭前聊天。

12:43 休庭
12:35 陳志全代表大狀完成盤問

辯方大狀馬維騉其後展示 2023 年 1 月 10 日、趙家賢第二次的口供。馬指,當時是否已被通知為控方證人?趙答稱,「回應馬大狀,或者我咁講法啦,因為依份係第二份口供嚟嘅,咁而喺做第一份嘅時候,我知道個情況係…就住之後個案件,向控方同埋法庭去提供依個嘅資料,而係有需要嘅話,係需要出庭作證嘅。但係…有可能係之後覺得我嘅供詞,我嘅資料係無乜幫助嘅話呢,可能係無需要做證嘅。」

法官李運騰問,即當時趙尚未決定作控方證人?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知道我係幫手畀緊證供證據,但係咪要上庭,依個就未確認嘅。」

馬問,趙錄取口供的時候,是盡力提供他所得知的事情?趙稱,「係無錯。」馬續問,就協調會議中,就「會運用」、「積極運用」否決權,是有作出一定討論?趙同意。

馬再問,不論是「積極運用」、「會運用」,戴耀廷都是想留討論空間予參選人自行決定?趙稱,「係無錯,所以之後點解喺民動整嘅提名表格嗰度…我會話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九二共識…按大家需要去揀選咁。」

法官陳仲衡問,無論用甚麼字眼,都會無損共同綱領的內容?趙同意。

馬再問,根據口供,戴耀廷沒有提到必定要使用「會運用」的字眼?趙稱,「或者我嘅意思係,唔好寫到死呢,而係有啲白紙黑字嘅嘢呢,到候選人報名參選嘅時候,係有啲枝節麻煩嘢發生。」

馬最後問,不論是「會運用」、「積極運用」,並不等同必定會用?趙說,「我諗從一個一般常人嘅解讀,三個係有一個唔同嘅程度喺度。」馬其後稱,沒有進一步問題。

代表鄒家成的大狀陳世傑稱,會在午膳後開始盤問。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2:15 辯方就「民動」轉發朱凱廸 FB 帖文盤問

辯方大狀馬維騉展示「民動」Facebook 帖文的截圖,轉發 2020 年 3 月 27 日朱凱廸的帖文,回應《香港01》報道「【基本法30年】譚耀宗:倘泛民議會過半觸發憲政危機 中央勢出手」。

馬問,趙家賢當時是否知悉文章?在澄清下,趙確認當時批准發布該帖文。馬問,趙當時有留意到朱回應《香港01》的文章?趙稱,當時應該我理解錯,以為係朱凱廸有寫文章。延伸庭的岑敖暉發笑。

趙在提問下確認,知道譚耀宗為全國人大常委。馬問,中央授權人大常委會詮釋《基本法》?趙稱,「或者我用個字眼係佢係建制派,有足夠嘅政治份量去解讀一啲中央嘅政策同訊息。」

馬稱,這不是其問題。法官李運騰指,若趙不知道,可以提出。法官陳慶偉其後問,即中國法律由人大常委會解釋。趙答稱,「回應法官閣下,係由國家嘅憲法係授權咗全國人大去處理法律,而有啲嘅解釋權,係授權咗人大常委去處理。」

馬問,趙是否視譚為重量級政治人物?趙確認。馬再問,《香港01》是相對上可靠的媒體,是否正確?陳慶偉問,是嗎?據你的理解。

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回應呢條問題,我首先要講下我對新聞嘅解讀。」法官陳仲衡即問是否很長?被告席隨即傳出笑聲。趙聲量略大說,「好短,我兩段㗎咋!」另鄒家成擰頭,更擺手示意不好,陳志全、吳政亨等人發笑。陳慶偉則指,認為問題並不相關。

馬遂問, 譚耀宗當時指有民主派人士想奪取過半,造成嚴重憲制危機,中央政府會作出一些行為,而朱凱廸則在 FB 回應。趙答稱,「因為喺(控方)主問嘅時候呢,我唔記得係咪李運騰法官有問過我,依個 FB post 嘅問題,因為其實嗰陣時候,係(2020 年)3 月 26 號就係戴耀廷佢哋係有一個嘅記者會,咁我之前都講咗,因為其實民主動力係完全無獲邀請,係完全被排除在外嘅…同助理都傾咗就係,朱凱廸佢個 FB 裡面係有個post,係講到個記者會上嘅人發言嘅一啲嘅綜合訊息,咁而我睇過咪話,『佢有綜合嘅話,我哋就轉發朱凱廸依個 post 啦咁樣。』而轉發嘅時候,因為我哋都尊重個文字嘅內容係來自朱凱廸喇,所以我係上下面都有個斜間,代表就係完全引述返朱凱廸,就唔係民主動力嘅說話嚟嘅。」

陳慶偉打斷稱,這與問題不相關,並請馬再發問。馬遂問,為何那麼多參選人最終會選擇朱凱廸?趙稱,「助手個建議,係朱凱廸嗰幾句,有講到出席嘅與會者嘅一啲意見,轉發嘅話,公眾嘅意見可以係民主動力係依件事都有參與咁樣。」

馬問,趙當時有否讀過《香港01》的文章?李運騰補充,指是 2020 年 3 月尾。趙稱,「回應李運騰法官閣下,我無咩印象,因為嗰陣時我哋民主動力係如火如荼咁推動緊選民登記個活動。」

12:12 開庭
11:25 休庭
11:12 辯方就「民動」Facebook 帳戶權限盤問

趙家賢在提問下稱,他自己、「民動」總幹事黎敬輝,以及數名兼職職員,有「民動」的 Facebook 帳戶密碼。趙又指,有 5、6 名兼職職員。

馬問趙,是否確認,登入 FB 帳戶只需要一個密碼?趙靜默,其後稱,「唔好意思呀馬大狀,我未能夠答到因為本身上 FB 係用電話,咁而個電話當已經你之前已經登入咗個時候呢,咁就長期可以登入嘅。咁而我知啲職員除咗係用電話之外,佢哋都會係用電腦處理啲事情,包括係帖文,咁其實我好耐都已經無透過電腦係去登入 FB,我只可以盡力嘅協助呢,我只可以係透過民主動力嘅 FB 係創立嘅時候,當時係應該係就係入一組密碼呢就係入到去嘅。」

馬問,「民動」副召集人鍾錦麟有沒有密碼?法官陳仲衡則稱,需要問鍾,而不是這名證人。馬再問,他們曾否用「民動」帳戶發帖?趙稱,「我據黎敬輝同我講嘅加入咗嘅兼職職員,佢哋係有依個權限。」

法官陳慶偉問,他們有權限可以發布任何帖文,極端情況下,與「民動」相違背的政治想法都可以?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應該咁講法,如果係無特別睇到嘅帖文,因為佢哋有時都會按需要擺嘢上去嘅。」

陳再問,沒有任何監察?趙答說,「依個唔係嘅,因為始終有時啲工作量方面,我或者係我嘅總幹事會能夠係去睇住或者去處理。」

馬其後展示趙家賢 2022 年 9 月29 日、與警方首次口供謄本的第五段:

民主動力 Facebook 管理人包括我,黎敬輝 ,及另外一啲搞活動嘅職員,例如周沛林 丶 杜銘恩 、 李銳行等等,成立日期唔記得。開設目的係宣傳民主動力。登入密碼有多人知道, 包括我,黎敬輝及一部份活動團隊職員,由我授權佢哋去處理 Facebook 。發帖人包括我, 黎敬輝及相關活動嘅同事。我會就發帖制定方向,授權秘書處同事去發帖。我會盡量在發出前先檢視,但有時太忙,會授權同事未經本人檢視下發帖。

馬問,趙當時有多少個私人 FB 帳戶?趙頓一頓後稱有兩個。馬其後問,趙的兩個私人 FB 帳戶,趙都有授權員工可以使用?趙確認。馬稱,認為是適當的時候休庭。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1:00 辯方就陳志全初選提名表格盤問

辯方大狀馬維騉其後展示陳志全的「35+ 公民投票 地方選區提名表格」,並向趙家賢指出,陳沒有提交政綱。趙在讀畢文件後稱,「個政綱係根據我啲職員個寫法呢,個政綱係(2020 年)6 月 22 號先至補交,因為個方格表先係個候選人嘅相同埋政綱。」

馬問,陳有沒有補交文件?趙稱,當時只是「綜合性」聽到各區收齊,但如九龍東、新界西有額外文件,職員亦沒有特別講明陳志全有無交到。馬遂問,當趙在新東票站時,有否回想曾見過陳志全的政綱?趙稱沒有見過。

法官陳慶偉亦稱,在文件可見,「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是在 2020 年 6 月 19 日發出收據。趙確認。陳問,趙可否認得黎的字跡?趙頓一頓後稱,「法官閣下我唔太清楚,但係我知個運作係點樣。」陳再問,但參選人可以在 6 月 22 日交上政綱?趙確認。

法官李運騰問,文件顯示為 6 月 20 日,即交件後一日,問會否不是一次過交,而是分階段呈交?趙稱,「回應法官閣下,因為喺依個表格度,一定係我職員寫,因為我有同職員講,收返資料嘅時候一定要寫…所以我好相信係個表格係一定係 6 月 19 號下晝 4 點幾嘅時候收嘅,咁我諗個情況可能係頭先陳志全簽名嗰度,有可能係晨早簽定,咁就變咗交嗰個日期同收嗰個日期唔同,因為佢交畀職員然後再收嘅話,有依啲嘅情況其實係唔出奇嘅…」

馬問,但趙沒有看過陳志全的書面政綱?趙稱,「係我無睇…,喺個成個過程當中,就算我有睇民主動力嘅文件,我都無睇到陳志全嘅方格表同埋政綱。」

10:49 趙補充上周證供 確認陳志全首次新東會議不在場
趙解釋指「民動」總幹事認錯人致紀錄有錯

辯方大狀馬維騉向趙家賢指出,在 2020 一整年,除了趙所指在新東首次協調會議見到陳外,趙沒有與陳交談過。趙稱,「係無錯,因為馬大狀我就係想補充返就係新界東第一次會議陳志全是否出席嘅問題。」

趙說,「我多次嘅回想返呢就係,就當我落咗的士呢,買咗幾支茶就上去教協個會場度開會,而去到呢我助手黎敬輝呢,喺隔離係留咗個位畀我坐低嘅,而我坐低嘅時候呢,準備拎電腦嘅時候,佢就同我大概講一講當時嘅情況…依個呢第一次個會議呢,雖然係 7 點鐘開始,但其實係大概 7 點半鐘開始嘅,因為都有好多人未到齊,咁而我大概嗰陣時係 8 點左右到啦,而我助手同我講返就係,戴耀廷開場嘅時候大概想協調、想做初選嘅背景資料時,開始畀在場嘅各個團隊同埋即係想參選嘅人士呢,就各自有啲時間係介紹自己發言咁樣,咁而嗰陣時候都仲係啲團隊介紹緊自己嘅時間。」

法官李運騰問,趙何時到達?趙稱,「喺我啱啱坐低咗嘅時間,而我買咗嗰幾樽茶,我係行去畀左戴耀廷同區諾軒,而都畀一支我助手,咁佢就飲咗兩啖之後呢,佢就同我講,『我想去一去洗手間,橫掂你到咗,或者你幫我睇住先喇』。」被告席的鄒家成捂面笑,陳志全則一度皺眉。

趙續說,「咁依個時候,佢去咗洗手間之後呢…蘇浩呢就係有發言嘅,佢有介紹自己係人民力量嘅執委蘇浩,亦都有講呢…人民力量係支持協調同埋係有初選都會參與嘅,而佢之後係有講到呢就係,因為陳志全出席唔到,因為佢係有個網台直播要做。而佢當時都有向在場各位致歉,而佢都再特別講呢就希望之後嘅會議呢,睇下可唔可以改唔係星期二嘅時間…依個係我所記得當時會議嘅情況。」被告席的陳志全一度撓手發笑。

趙又說,「之後嗰日,咁我收到我助手嘅嗰個筆記,而我就嗰陣時候係有問返就係:『咦,陳志全係咪有出席呀?』因為個紀錄係佢寫咗係陳志全係有喺度,而因為我係早走咗,咁所以即係我唔知道係咪我離開之後,陳志全係有出席到個會議…我助手回應返,『咦唔係,陳志全一開始咪坐咗係蘇浩隔離囉。』咁我記得蘇浩隔離係有一個男性,係嗰個型態係好似陳志全嘅。」被告席的林卓廷大聲笑說:「嘩」,延伸庭的被告亦說「嘩…」,陳志全、鄒家成、吳政亨亦有發笑。

趙續稱,「咁因應蘇浩嘅講法同埋係我助手嘅講法,咁我確認陳志全係當時不在會議,因為我助手應該係搞錯咗,嗰個人佢以為係陳志全。」林卓廷又說,「唔係呀?」

趙又指,「因而喺嗰個嘅筆記嗰度,就個紀錄嗰度就係陳志全同埋蘇浩兩個人喺度,依個係我作出嘅補充同埋更正。」

馬遂問,總結而言,黎敬輝當時認人出錯?趙答,「我確認係個紀錄唔係有搞錯,係因為佢搞錯咗人,所以個紀錄搞錯左。」

馬其後向趙指出,趙未曾於 2020 年與陳志全面對面交談、與電話上聯絡,或使用 WhatsApp 溝通。趙確認。

10:42 開庭

按早前所定,案件今日不早於早上 10 時半開庭。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 38 分入庭。

法官陳慶偉甫開庭稱,法庭只是處理法律事務,並非用作宣傳政治思想,若有人想宣傳政治思想,應在法院外表達,並警告指,若任何人在庭內表達政治意見,會視為藐視法庭。

陳志全代表大狀馬維騉繼續盤問趙家賢。趙問馬,「早晨呀係,早晨呀馬大狀,想問下呢係,呀唔好意思,我記得你上星期話如果我有回想到一啲情況,都可以照向你作答㗎係咪呀?」馬則表示忘記此發言的背景,並指若趙希望,可以發言。陳慶偉則表示,請馬提問。

馬問,趙有否出席新東的初選選舉論壇?趙稱沒有出席選舉論壇;至於初選的投票日,趙稱有去 10 多個票站,並於新界東出席兩個票站。趙在提問下稱,當日在新東的票站看不到陳志全。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