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休班警涉醉駕撞傷途人至骨折 著對方勿報警「賠幾多都得」 妨礙司法公正罪成

休班警涉醉駕撞傷途人至骨折 著對方勿報警「賠幾多都得」 妨礙司法公正罪成

分享:

官:被告根本無意報警
只想拖延時間

被告何家榮(27 歲,警員)承認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等 3 罪,另否認妨礙司法公正罪受審。

被告何家榮。(資料圖片)

法官總結案情指,被告車上的行車紀錄儀,拍攝到被告知道撞倒傷者陳啟發後下車,即使有手機在手也沒報警。有人叫報警後,被告雖然曾表示會報警,但依然沒有報警,只是在把玩手機,不停稱「唔好意思」。

1 分鐘後,傷者再叫被告報警,被告問「可唔可以唔報警啊」,傷者回應稱「點唔報警啊大佬,你真係痴撚線」、「唔係錢唔錢嘅問題……斷撚咗骨啊大佬」。

法官認為,唯一不能抗拒的推論,是被告人根本無意報警,他只是想拖延時間,想辦法說服傷者不報警。

官:傷者誠實可靠
當時只欲報警以送院

傷者庭上的證供顯示,其後被告再稱「我賠幾多畀你都得,你唔報警」,最終傷者在兩分鐘後自行報警。等候救護車期間,被告再問「可唔可以唔好報警」、「警察嚟到,你可以唔講其他嘢」,傷者回應「你撞我就係撞我啦,仲可以唔講乜嘢其他嘢呢?」

法官認為,傷者是名誠實可靠的證人,有記不清楚情況時坦白道出,沒有試圖掩飾。根據傷者的證供,他當時只關心自己的傷勢,只想盡快接受治療,相信只有報警才能送院求醫,他不理解亦不同意被告提出的要求。

官:撞傷人後指不報警可賠償
明顯是妨礙司法公正

法官稱,唯一推論是被告眼見傷者報警後,知道傷者要藉報警獲取治療的態度堅決,取消報警已是沒有可能,只有協助傷者向警方提供資料,法官信納被告在等候救護車期間,繼續遊說傷者,不要向警方提及要求治療以外的事宜,即被告駕車撞傷了他。

法官考慮整體認供,認為被告下車後不斷請求傷者不要報警,又以金錢慫勇,和誘使傷者不向警方報告他駕駛車輛撞傷了傷者,而一個司機撞傷人後,問傷者能否不報警,及表示若對方不報警,要求多少賠償他都會支付,明顯是妨礙司法公正的行為,因此判被告罪成。

求情:案情「相對溫和」
呈警隊嘉許信等

辯方求情指,案件事發突然,雖然其性質嚴重,但案情「相對溫和」,希望法庭將被告各項控罪的部分刑期同期執行。辯方又呈上警隊嘉許信、義工服務證書等文件作求情。

被告承認危駕等 3 罪
案情:傷者被撞至小腿變形見骨

被告何家榮早前承認危險駕駛引致他人身體受嚴重傷害、在血液中的酒精濃度超過訂明的限制下駕駛汽車、使用殘缺車輛 3 罪。

案情指,被告在事發的 2022 年 5 月 28 日與友人飲酒,及後超速駕駛私家車和「衝紅燈」,亦曾下車嘔吐。被告接載一名女子不久後,私家車剷上行人路,撞倒途人及麵包鋪鐵閘,途人小腿被撞至變形見骨,事後診斷為脛骨骨折。酒精呼氣測試顯示,被告在 100 毫升呼氣中含有 125 微克酒精。

警方早前回覆查詢指,涉案警員已被停職。

DCCC298/2023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