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7日審訊 何啟明開始作供 解釋「光復香港」意思

【實時更新】47人案|第77日審訊 何啟明開始作供 解釋「光復香港」意思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一(3 日)展開第 77 日審訊。被告何啟明開始作供,他指 2013 年加入民協成為職員,2015 年入黨,翌年成為副主席,直至 2021 年 3 月。何又供稱,他於 2015 年當選深水埗區議員,與政府有良好合作關係。

何又指,民協關注基層民生如綜援議題,亦關注社會事務如要求釋放桂民海。庭上展示民協內部的會議紀錄,提及「光復香港」,何啟明解釋是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的口號。法官問「光復」意思,何答,「我係希望回復返香港以往價值,自由同埋法治。」

上周審訊時,彭卓棋完成共 4 日作供,供稱初選期間曾「俾人笑我係大灣棋」,另承認為取悅選民而「扮黃」。彭又稱,在《國安法》後曾撕選舉單張,並通知「民主動力」移除政綱,故認為為免違法已經「做盡咗」,又表示「我放棄政綱,我真係萬估不到,都係會出事」。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何啟明首日作供 稱支持〈墨落無悔〉內容 指理解為可用「一系列權力」
上周報道:
47人案|彭卓棋完成作供 引葉劉淑儀曾指不認同初選違法 稱「令我放心」
47人案|第20周審訊 文字及影像報道整合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3:08 休庭,周二續審
13:00 法官問何不展示自己是民主派溫和派的聲明?
何啟明:「溫和係做出嚟,唔係自己講」

法官陳慶偉問,在〈墨落無悔〉聲明提到「我們深明議會絕非抗爭終點」,問何啟明是否同意?何頓一頓後稱,「都係,都係嘅,都係嘅,因為成個聲明嚟嘅,唔係唔係…應該咁講,嗰兩段係有我個名喺度,係嘅。」

陳再問,何會否視自己為抗爭派?何稱不會。陳續引述 Facebook 帖文,圖片寫上「墨落無悔 堅定抗爭」,問何這樣寫的原因。何指,「呢個聲明嘅抗爭派,係講緊求同存異,攞最大公因數,所以係講緊整個民主派嘅光譜,呢個係我嘅理解。」

陳追問,即所有泛民主派人士都為抗爭派?何指,「唔係,因為頭先你問我,你會唔會介定自己係抗爭派,我對你嗰個問題嘅理解呢,就係指嗰啲本土素人,咁我就唔會介定自己係抗爭派喇。最起碼喺初選之後嘅抗爭派記招,我係無被邀請嘅。」

何在追問下稱,「當時其實呢抗爭派真係有好多嘅說法」。陳再問,那為何不展示為民主派溫和派聲明?何稱,「呢個聲明係希望求同存異,佢用抗爭派所以我用返佢嘅字,溫和係做出嚟嘅,唔係自己講,民協有往績可尋。」

在追問下,何指,「因為佢嗰個標題係用呢個,所以我就用咗呢個。」

法官陳仲衡其後問,何是否將自己標籤為抗爭派,以在選舉中得到更多支持?何稱,「我嘅想法係咁樣,或者可以畀時間我講講。」

陳著何回答問題。何指,「誒無,咁呢我哋民協本身過去都係一個溫和、重視民生嘅民主派政黨,而我哋見到呢個聲明呢,係希望求同存異、搵最大公因數,咁所以我覺得,既然係搵最大公因數嘅時候,我哋都可以參與,我唔會介意嗰一個半個字嘅不同就唔參與,係喇。」

法官陳仲衡問,何當時有否聽過「鬥黃」?何稱有。陳追問,何是否標籤自己為本土派,看似更「黃」?何稱,「唔係,我哋無咁做。」

辯方大狀阮偉明問,當時黨有沒有立場,指何及施德來要簽署?何稱,「黨係沒有意見,交由參選人自行決定。」

阮指會問另一範疇,法官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2:50 何啟明稱簽署〈墨〉
因「用嚟求同存異,搵最大公因數」

法官李運騰指,因為〈墨落無悔〉聲明第一點:「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但據何啟明的證供,理應不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

何稱,「咁我嘅理解真係同法官閣下唔同喇,頭先法官閣下講呢,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係形容緊會運用。我理解嘅包括《財政預算案》,係形容緊《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所以我嘅理解係呢,我會運用呢一系列嘅權力,呢一系列嘅權力係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但我會用運用,係我喺呢一系列嘅權力入面,我有選擇空間,有啲我會用,有啲我唔會用。」

李追問,在初選後,何是否維持同一立場?何答,「有,我補充少少,我喺論壇無提過呢一樣嘢,選舉主任問我嘅時候,我都直接答佢唔會咁做。」

阮問,在讀過〈墨〉內容後,何決定簽署,問原因為何?何指,「用嚟求同存異,搵最大公因數。」

法官陳仲衡追問,但何可以選擇不簽?何表示,「我係有選擇嘅空間。」陳再問,簽署有何益處?何稱,「如果我唔簽,一定會俾人問,甚至指責,咁我就要花時間精神咁樣嚟到去回應,如果我簽咗,我就可以省卻呢啲時間…」

法官陳慶偉問,即政治上的便利?何指,「咁本身都要認同先至可以簽嘅。」

陳仲衡問,但當時何不知道有些簽署者會無差別否決預算案?何答,「我唔知道其他簽署人嘅想法。」在追問下,何指其同事給他看的文件,是沒有其他人的簽署。

12:40 法官指何啟明對〈墨〉理解與他人不同
問是否「一中各表」

辯方大狀阮偉明其後問及〈墨落無悔〉聲明的第二點:「我認同若支持度跌出預計可得議席範圍,須表明停止選舉工程」。

另第一點提到:「我認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我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阮指,就「會運用」、「積極運用」曾作出討論,問何在簽署前有否記得有討論?何稱沒有。

阮續問,在 2021 年 1 月被捕前,何有否留意到有相關的討論?何搖頭說,「不知道。」

法官李運騰問,何稱不知道有討論,但何如何理解「會運用」?何表示,「我係就咁睇完個文本,然後按我自己嘅理解。」

李續指,在首次九西會議,就否決權沒有太多討論,至於第二次九西會議上,戴有提及其〈真攬炒十步 這是香港人的宿命〉的文章,問就「會運用」有否作出過討論?何稱無。

李追問,何在 2020 年 6 月時的立場是不會運用,問其原因。何指,「喔,頭先話會運用係一系列嘅權力丫嘛,而我嗰個唔會,係我唔會否決《財政預算案》,咁我會運用,喺嗰一系列嘅權力入面揀。」

法官陳慶偉追問,即「會運用」權力否決不支持的議案,但不支持預算案,都不會否決?

何指,「呀應該咁講,嗰個一系列嘅權力呢,有好多嘅,係有選擇嘅空間,聲明入面無講到你揀啲乜嘢嘢,或者我亦都無應承過會揀啲乜嘢嘢,但係當刻呢我真係無諗過否決《財政預算案》嘅,正如選舉事務主任問我同樣嘅問題。」

陳問,即上述都是何對於第一點、第二點的理解?何同意。陳續指,但何的理解或與其他人不同?何稱,「有機會。」

陳再指,那聲明便會無用,問聲明是否「一中各表」?被告席的林卓廷、柯耀林、余慧明聞言發笑。李運騰再指,即文字上一樣,但每人有各自的詮釋。何稱,「咁我睇到嘅理解就係 state the obvious…」

陳慶偉打斷指,若何的說法正確,那第一點、第二點就不存在,相反應為區諾軒早前供稱的 4 點共識,並逐一讀出該 4 項。何指,「我諗最大公因數係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

陳再指,何的說法與其他人的理解不同,即不是最大公因數,問是否為各自解讀?何指,「係當時嘅社會氣氛入面呢,所有參選人都係要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

12:30 何啟明:民主派落立會過半 將擁「一系列」權力

辯方大狀阮偉明續指,何啟明提到「一系列的立法會權力」,當中是否包括否決預算案?何同意。阮追問,有甚麼其他權力?何答,「如果民主派喺立法會過半數,咁我哋可以調動個議程,我哋可以畀議員不斷嚟到問問題,或者係修訂個議案。」

法官李運騰問,甚麼議案?何指,「所有議案都可以提出修訂。」李追問,即是指「拉布」?何稱,「兩樣野嚟嘅,不斷咁樣修訂,不斷咁樣問問題係拉布,但係同時亦都可以係一啲有建設性嘅修訂,一啲有用嘅修訂。」

李指,何是提到議案,但與預算案無關。何稱,「喇呢個修訂同埋問問題呢,可以發生喺所有修訂同埋立法會議案。」

何在提問下同意包括預算案,他續提到,「但係仲有一樣就係,甚至可以唔開會,點人數,製造流會。」李運騰問,即癱瘓議會?被告席的鄒家成發笑。何稱,「不是。」

在追問下,何解釋,「應該咁講,當民主派喺立法會過半,政府嘅議案係需要民主派嘅同意先能夠通過,呢個過程需要政府同埋民主派嚟到去商討嘅,而喺商討嘅過程,民主派係可以修訂政府嘅議案,可以制訂自己嘅議程,甚至制訂嗰個開會嘅時間同埋日期,呢個就係我所講嘅一系列嘅權力。」

李運騰問,但就〈墨〉的第一項,問如何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何指,「頭先講嗰啲嘢呢,係令到呢政府佢需要通過議案嘅時候,係需要得到民主派嘅同意。」李指,但這就會包括所有議案。何稱,「咁喺呢個過程入面呢,咁民主派會要求特首嚟到去回應五大訴求。」

12:20 何啟明供述對〈墨〉字句的理解

辯方大狀阮偉明其後展示何啟明 Facebook 發布〈墨落無悔〉的聲明。何指,他於 2020 年 6 月 10 日下午,獲同事楊繼昌展示聲明,「佢(楊)只係簡單講話而家流傳緊個聲明,希望各個民主派候選人簽署。」何稱,他在決定簽署之前有看過聲明。

法官陳仲衡問,何在簽署之前,有否與施德來討論?何指,「我喺民協嘅中央黨團嘅 WhatsApp group 入面討論,施德來都喺嗰個 group 入面。」

阮引述〈墨〉聲明首段,「昨日(6月9日),戴耀廷教授召開記者會交待初選細節,表示不會要求參選人簽署共同綱領。」問何對於「共同綱領」的理解。何指,「係區諾軒嗰幾項聲明。」

阮續引聲明:「在初選協調會議上已取得共識的共同綱領」問何對「已取得共識」的理解?何指,「就係係協調會議裡面所達成嘅共識。」

何在追問下指,是「區諾軒嗰 4 點共識」,即「會有初選、會有選舉論壇、誒靈童制或替補機制,同埋各區嘅議席數目。」

阮續引述聲明:「考慮到立場差異,此一綱領已達致抗爭陣營光譜的最大公因數。墨落理應無悔,否則等於失信於選民」,問何對於首句的理解。

何稱,「就住否決財政預算案嘅立場。」阮追問,有何分別?何指,「有人會選擇否決,有人選擇唔否決。」

至於「最大公因數」的理解,何稱,「係求同存異」。法庭傳譯一度問「求同存異即係點?」何稱,「to strike for common ground despite of the differences」。法官李運騰糾正傳譯稱,「to tolerate the differences」。

阮追問「求同存異」的「同」及「異」的意思。就前者,何稱是「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後者則是「不限於否決《財政預算案》」。

法官陳仲衡則指,不明白最後一句的意思。何答,「因為佢頭一句係寫『我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係一系列嘅權力,而呢一系列嘅權力我哋係有選擇嘅空間嘅,有啲可以用,有啲可以唔用,所以嗰個不限於否決財政預算案,只係呢項權力嘅其中一樣,所以個『同』個位就係,會運用基本法賦予立法會的權力,個『異』就係可以喺呢一系列嘅權力入面有選擇嘅空間,所以就係不限於否決《財政預算案》。」

法官李運騰問,但何的立場是會用或是不會用否決權?何指,「我不會用。」

12:10 何啟明:沒收過九西協調協議文件

辯方大狀阮偉明續問及 2020 年 4 月29 日的九西協調會議,指區諾軒供稱,張崑陽在會上請戴耀廷介紹其「攬炒十步」的文章,但戴介紹後,沒有作出進一步的討論?何同意。

法官李運騰問,證供顯示,在九西第二次會議後,戴發送「35+ 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九龍西協調機制」的文件,問何有否收到。何稱沒有。

阮指,區提過 3 份文件:「35+ 計劃」、「35+ 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九龍西協調機制(初稿)」、「35+ 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九龍西協調機制協議」,何有否收過?何稱沒有。

法官陳仲衡問,何如何向初選的組織者聯絡,何指是收到 WhastApp 訊息,收到通知就去開會。

何確認,區有其電話號碼,但戴耀廷在協調會議,沒有問及其手機號碼。法官追問下,何稱,他與戴耀廷本身認識,故在初選前已交換電話號碼,區諾軒的情況一樣。

12:00 何啟明指九西首次會議沒傳閱文件

辯方大狀阮偉明問,何啟明提到當 2020 年 2 月底,民協反對當年的預算案,原因為何?何答,「因為當時嘅財政預算案,無回應到我哋一啲嘅民生訴求,例如失業援助金,甚至全民退休保障,所以民協係反對嘅。」

阮其後展示 2020 年 3 月 21 會的黨會議紀錄,第一項提及 9 月的立法會選舉,何當時建議找楊先生協助選舉工程。法官陳仲衡問,當時何的參選人身分獲黨確認?何指,「嗰陣時未去到最終確認嘅。」

阮續指,會議提到,何與江先生出席九西 3 月 24 日的協調會議。何確認。

阮續展示, 2020 年 3 月 28 日的會議紀錄,匯報事項的第一項亦是 9 月的立法會選舉,另提到九西的選舉工程。阮再問,為何九東、九西的選舉工程是分開?何稱,「因為係兩個獨立運作嘅選舉隊伍。」

阮提到,其中一項提到民協傾向參與初選。陳仲衡問,這都是何的傾向?何同意。

阮指,黨團建議何撰寫支持初選的文章。在法官提問下,何稱,「好似有」撰寫;至於有否發布文章,何指,「我無記錯應該有。」

阮問,首次九西會議於 2020 年 3 月 24 日舉行。區諾軒早前供稱,戴耀廷在會上有介紹使用否決權否決預算案,但會上沒有討論,問何是否同意其證供?何同意。阮續問,依何的印象,當時會上有作出甚麼討論?何指,「初選嘅協調機制。」

法官陳慶偉問,在出席第二次會議前,有否收過第一次會議的總結文件?何稱沒有,並在提問下指,甚麼文件都沒有收到。

法官李運騰問,會議上有否傳閱任何文件?何稱無。陳慶偉追問,「35+ 計劃」都沒有?何頓一頓後稱,「我記憶就無喇。」法官追問下,何同意會上只有出席者發言,沒有文件。

11:58 開庭
11:06 休庭
11:00 何啟明稱施德來曾匯報九東會議進展

法官陳仲衡其後問,民協會議紀錄上提到「若有機會只集中只出一隊」,問有何意思?何啟明稱,「九東或者九西,只集中出一隊。」

法官李運騰另問,2020 年 3 月 24 日的九西初選協調會議,誰人有出席?何稱他有出席。

李其後問,因為施德來去了九東兩次會議,他有否匯報過九東會議的進展?何稱有,但「詳細內容唔記得。」

阮澄清指,相信施當時只去過一次,因為九東第二次會議是 3 月 16 日,而這個紀錄為 3 月 14 日。阮其後稱會問及下一個議題。

法官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0:55 何啟明稱支持〈墨落無悔〉兩點聲明、
沒支持「三投三不投」

法官陳慶偉指,即不論是否有初選,都會參選?何指,「我當時係咁諗既。」陳問,即是有〈墨落無悔〉等聲明也好,民協都不會不受約束?何指,「唔係。」

陳指,那為何提到,不論是否有初選,9 月都會出選?何解釋,「喔唔係,我頭先係講,我哋喺好早嘅時候,已經決定去參與 9 月嘅選舉,當時未傾好有無初選㗎,所以當時嘅說法係亦都會去選,但係後尾傾得成就去選…而參與初選就係要『願賭服輸』,所以當參與咗初選嘅時候,咁你輸咗嘅時候就唔會去參選㗎喇。」

陳問,所以何簽署〈墨〉?何答,「我係支持墨落無悔嗰兩點聲明嘅。」被告席的吳政亨一度掩嘴,鄒家成則望向吳。

陳再問,何都支持「三投三不投」?何指,「我無支持過三投三不投。」法官陳仲衡問,何有否留意到「三投三不投」?何稱知道,並指是在 2020 年 7 月得悉。

陳慶偉續問,雖然何沒明確支持,但如果當時知悉的話,是會支持?何指,「我只能夠答你,我參與初選就係願賭服輸嘅,唔夠票就唔會去選喇。」

陳追問,但何同意勝出者才參選。何答,「誒當時搞嘅係民主派初選,其實我哋係要支持返民主派…我哋過去都支持民主派嘅候選人,如果佢係民主派嘅候選人,咁我哋咪支持佢囉。」

陳問,沒有參與初選但最終參選正式選舉,何會否支持他們?何大聲答道,「唔好意思,呢樣嘢真係無發生過呀,我真係唔能夠答到你呀。」

陳指,何已坐在這裡第 77 日,指只是問一個可以回答的問題,並非要求何作出猜測。何答,「喇我睇返過去民協嘅紀錄啦,有啲嘅立法會選舉,民協係無派代表參與嘅,但我哋係會支持民主派嘅候選人,咁按返呢個紀錄呢,咁我哋支持民主派囉。」

陳慶偉稱,「明白你的答案,但看似你不想回答問題」,因為問題不是問以往的選舉,以往都沒有協調機制。何則稱,「過去試過立法會補選有協調機制。」陳再指,現在是指宏觀的立法會選舉。

10:45 法官問及民協九東選舉安排
何啟明稱不能代表九東團隊的立場

法官陳慶偉其後指不明白,因為當中有一句提到「但視乎初選安排或結果」?何啟明稱,「希望能夠喺九龍東再攞多席…即係如果民協入到圍的話。」

法官李運騰指,意思是指紀錄中明確地指明有初選。何咳了一聲,其後答稱,「喇按我記憶呢,喺嗰個黨團會議入面啦下,我收到個訊息係,九龍東個選舉團隊呢,去希望能夠真係喺九龍東度攞到民主派第四席,但係的確係同嗰個『66443』係唔同嘅。咁所以佢哋係爭取,而當時喺初選嘅協調上呢,我理解係九龍東仍然未有一個最終嘅決定,所以係要視乎嗰個安排或者結果。」

李追問,九東選舉策略會否指初選策略?初選時參選九西的何頓一頓後稱,「我,我代表唔到佢哋立場。」李再指,但會上有討論?何搖頭稱,「係,呢個位我真係唔係好明。」

陳慶偉指,或者可以作出提醒,區諾軒的證供提到,九東一開始的決定是不會進行公民投票,直至第三次會議,才決定參與。李運騰則指,證供亦提到,民協成員許錦成在 2020 年 4 月 18 日收到訊息,指有人提議做初選,譚文豪、 胡志偉、施德來、黃之鋒不變。

陳慶偉問,在 3 月 14 日,九東尚未決定目標議席數目,當時仍然未有共識指九東會進行初選,民協如何得知首 3 席沒有成功的機會?

何指,「喇幾樣嘢,頭先法官閣下都提過幾樣嘢,係去到(2020 年)4 月 18 號,許錦成都係講緊九龍東要去初選,喺呢個會議紀錄係 3 月 14,其實當時未有個最終或者好確實嘅決定,仍然係討論當中,咁所以當時嘅決定就係暫時,紀錄上面顯示嘅,咁最終佢係用喺初選定係正式大選,其實真係未知之數,所以我判斷唔到法官頭先問嗰個係啱定係唔啱。」

陳慶偉再指,當中又提到選舉財政 30 萬元。何指,當時決定一定會參選,所以此金額是用作宣傳。陳再指,即不論是否有初選,都會參選?何指,「我當時係咁諗嘅。」

10:40 民協會議紀錄提及望取九東第四席

辯方大狀阮偉明續展示 2020 年 3 月 14 日的民協黨會議紀錄,問當中的選舉議題是否指 9 月的立法會選舉,而不是初選?何同意。

阮指,當中提到九龍東、九龍西的選舉工程策略,問為何會分開?何指,「因為係希望係兩條嘅選舉團隊。」

法官陳仲衡問,會有多少名參選人參加立法會選舉?何指兩個。何在提問下稱,當時尚未決定會由誰人參選。

陳仲衡問,但在上一次會議,何被要求準備選舉期的橫幅?何同意,並同意當時已決定標語,「因為當時得我一個係有意去選九龍西,但係個黨未最終確認。」

法官李運騰問,即是當時在黨內沒有其他競爭對手?何同意。

阮問,在九龍東是否一樣?何指,「當時嘅我就未知道九龍東會唔會競爭,但係事後睇返呢都係無競爭嘅。」

阮續問,為何會分開九東、九西的選舉團隊?何指,「因為希望大家就係獨立運作,咁就唔好大家互相 chur 散啲資源。」

李運騰問,紀錄提到,民協希望取得九龍東第四席,問是否與「35+」有關?何指,「唔係。」法官追問是否與初選目標議席「66443」有關?何答指,「66443, 九龍東係 3 㗎我記得係。」

10:30 何啟明解釋「光復香港」:
望回復返香港以往價值「自由同埋法治」

辯方大狀阮偉明問,在 2020 年 3 月,何啟明是否想參選當年 9 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何稱有考慮,並指是在 3 月 頭有這個想法。

阮其後展示,2020 年 3 月 7 日的會議紀錄,指當中的第一項是提到 9 月的立法會選舉,而其他部分則提到民協繼續參與其他社會有關的事項。

法官李運騰則指,留意到口號的建議寫上「立會過半」、「光復香港」,問何當時已有立法會過半的願景?何同意。

在追問下,何稱,「我哋民協曾經喺深水埗區議會過半,嗰陣時係 2003 年,我哋嗰陣時明白到議會過半嘅時候,係更有效咁實現民生理念,所以我哋好早已經明白到議會過半嘅功用。」

李追問,是否指民主派過半?何同意。李再問,是從何處得到這個願景?何稱,「我哋係根據自己嘅經驗,然後都好希望將呢個區議會嘅經驗,喺立法會度都實踐得到。」

李續指,有證供指,施德來在 3 月 7 日前已參與九東會議,但是否接納相關證供則會稍後處理。

何指,「呢個口號係,我諗嘅,而我係好似頭先所講,根據過往經驗,希望將呢個願景擺入立法會度。」

法官陳仲衡問,何是否知悉立會過半是「35+」的主題?何稱知道。法官陳慶偉問,為何是「光復香港」?何答,「因為當時 2019 年嘅運動係有呢一個嘅口號。」

李運騰問,立會過半與光復香港,兩者有沒有關係?後者是否為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的延續?何指,「會係。」陳仲衡追問,光復甚麼?何指,「我係希望回復返香港以往價值,自由同埋法治。」

10:20 何啟明同意
民協持續關注綜援、低收入的社會議題

法官陳慶偉指,想問及「民主動力」的參與,因為會議紀錄提到「民動」參與協調會議,據何的理解,當時「民動」是否已參與協調會議的籌辦工作?何答,「我無去到(2020 年)1 月 22 號嗰個會,所以我只係聽到同事嘅匯報。」

陳追問,即在 2 月 29 日,何的同事告知,「民動」有籌辦?何同意。

法官陳仲衡問,民協在「民動」是否有代表?何稱有,在追問下指是梁有方。陳慶偉問,梁有否出席「民動」的會議?何稱,「本來應該係佢匯報嘅,但係呢個會(民協會議)佢無出席。」

阮問,當時民協是否都會參選社會上的事務,如會議紀錄上列出跟進事項,舉例指,「要求釋放桂民海請願行動」?何同意。

阮續問,除了請願外,亦會參與持續參與社會事項,如關注綜援、低收入的社會議題?何同意。

何在提問下確認,民協為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的成員之一,另提到民主黨、社民連、街工都是成員。

10:10 何啟明:2020 年 2 月民協同事指有初選
惟不記得是哪人

辯方大狀阮偉明問,何啟明是何時知悉會舉行初選?何指,「大概係 2020 年嘅 2 月。」,他指是在民協黨團會議裡得知。法官李運騰問,是否由施德來所告知?何頓一頓後稱,「喺個會議入面係有同事講會有初選。」被告席的施德來一度望向證人席。

法官陳仲衡問,誰是該名同事?何指,「我唔記得係邊個。」李運騰問,是否指 2020 年 2 月 29 日的會議?何同意。李又指,留意到何在閱讀文件冊,並提醒何除非被要求看文件,否則不要翻閱文件。

阮其後展示 2020 年 2 月 29 日「民協中央黨團會議紀錄」。

何確認,紀錄上列出出席者,包括施德來及自己,但無法說出由哪一位同事告知會有初選。李運騰指,有證供提到施德來出席會議,是否由施告知何會舉行初選?何稱,「我都係唔能夠肯定。」

陳仲衡問,哪一名出席者一定不可能告知?何指,「一定唔係朱偉聰同埋黃子樂,因為補充一點就係下面第三點寫住,18 區副主席匯報嘅,咁楊彧係當時嘅深水埗主席,咁都係有機會佢收到消息係講都唔出奇,所以我唔肯定到底係邊一個去講有初選呢個消息,我唔肯定。」

阮問,有一項是肯定,就是九東於 3 月 2 日會舉行協調會議?何同意。阮問,有否決定誰人會參與?何指,「施德來去嘅。」

法官李運騰問,看到會議紀錄提到「2020 年財政預算案論述」,立場為反對預算案,是否指是當時 2 月的預算案,與「35+」無關?何同意。

阮其後問,但當時沒有民協成員為立法會議員?何確認。李運騰又問,看到紀錄以「武漢肺炎」稱呼「新冠病毒 」,問是否故意選擇使用這個詞語?何指,「唔係,因為當時係疫情開始嘅時候,咁呀仍然有好多人都係用武漢肺炎呢個字。」李追問,即沒有貶意?何同意。

09:55 何啟明開始作供

何啟明代表大狀阮偉明稱,何啟明將開始作供。何其後以基督教形式宣誓稱,「本人何啟明謹對全能上帝宣誓本人所作之證供,均屬真誠及為事實之全部,並無虛言。」

阮問及何的個人背景,何在提問下供稱,他於 1988 年出世,現 34 歲、單身,於民協擔任社區幹事。何指,他在城大完成社會科學學士,現於中國神學研究院,修讀基督教研究碩士;另確認直至今日,他沒有案底。

就政治方面,何同意,他在案發期間,為民協的副主席,2013 年加入民協成為職員。在法官提問下,他稱先成為職員,其後於 2015 年加入為民協的黨員。

被問到為何會加入民協,何稱,「因為想參與多啲地區服務,同埋關注多啲基層民生嘅工作。」

他稱,2016 年成為副主席,直至 2021 年 3 月。何又供稱,他於 2015 年 11 月當選深水埗區區議員,2019 年 11 月成功連任。

阮問,在職區議員時是否需要與官員溝通?何稱需要,不時需要與政府溝通,「就好似法院出面嘅地盤,就係我哋其中一個溝通嘅成果,我哋成功爭取拆咗長沙灣屠房,將佢改成 3 幢嘅公屋,而家仲起緊。」

阮問,如何形容任職區議員時與政府的關係?何答稱,「係一個合作嘅關係。」法官李運騰指,問題是想問雙方的關係是否良好?何指,「良好嘅。」

阮問,何如何形容民協的政治立場及定位?何指,「我哋係溫和民主嘅民生派政黨。」何又同意,其立場與黨立場一致。

09:49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9 時 30 分入庭。林卓廷、鄒家成一度在被告席旁邊及前方與律師對話,另身穿藍色襯衫的何啟明已坐在證人席。法庭書記表示,將於 9 時 45 分開庭。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