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黎智英案第61日審訊|馬鞍山火燒人後 陳梓華指黎批勇武濫暴、憂失道德高地

黎智英案第61日審訊|馬鞍山火燒人後 陳梓華指黎批勇武濫暴、憂失道德高地

分享:

陳梓華:Mark Simon 提議找李宇軒及「前線」
與美參議員見面

控方先針對李宇軒與黎智英的助手 Mark Simon,於 2019 年 9 月與美國參議員 Rick Scott 會面一事提問。陳指,因當時他不在港,Mark Simon 提議找李及另一「前線」示威者與 Rick Scott 會面,講述香港情況。陳形容,當時反修例運動氣氛變得激動,欲尋求「一種對等」,例如覺得警方有不成比例的暴力,政府無視市民訴求。

庭上展示陳與李的 WhatsApp 對話,顯示陳引述 Mark Simon 稱,著李於會面時不要提及「backer」及「JD team」;前者指 Mark Simon、黎等有份在全球登報文宣墊支者,後者指「攬炒團隊」。

陳解釋,「攬炒團隊」在思想、國際層面上取態最激進,有些人會將「港獨」與「攬炒」的概念放在一齊,但沒有政客「會幫『港獨』呢個概念『背書』嘅」,所以 Mark Simon 想避免提及。陳又稱,Mark Simon 在會面後,曾稱「Rick Scott 好 impressed(印象深刻)」。

馬鞍山火燒人
2019 年 11 月 11 日,馬鞍山發生「火燒人事件」。(網上片段截圖)

陳:黎批評馬鞍山火燒人一事
指「勇武派」濫用暴力

控方展示陳與黎於 2019 年 11 月 12 日的 WhatsApp 對話,當中談及前一天發生的「馬鞍山燒人事件」,黎的訊息指,「…Seeing the man was hurled oil and set on fire dreaded me(看到那個男子被潑油及著火,令我感到害怕)…」又提及年輕人和勇武應有領袖。

黎相約陳翌日到其寓所用膳。陳供稱,同場亦有時任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民主黨前副主席李永達及前職工盟秘書長李卓人。陳憶述,黎席間大力批評「火燒人事件」,而李卓人等亦附和黎。

陳引述黎稱「有啲底線係需要堅守嘅」

陳續引述,黎覺得「勇武派」沒有組織及分寸,越來越濫用暴力,憂慮如「搞出人命」,整個反修例運動便失去道德高地及國際支持。黎並稱「黃藍係政見,黑白係良知,有啲底線係需要堅守嘅」。

陳稱,當時黎再要求他聯絡「勇武派」領袖,說服對方進行對話、「克制啲」,黎強調應以「和理非」為主要抗爭手段。陳續指,黎認為泛民擁足夠本土資源及國際地位,以爭取香港政府的回應,包括「五大訴求」,特別是雙普選。

陳向黎發訊息
稱中大衝突涉勇武小隊

控方另圍繞陳與黎,同月就中大和理大衝突的對話提問,顯示黎 11 月 16 日向陳轉寄中大公告,提到校園已被「示威人士(黑衣人)」佔據。黎問陳知否黑衣人是誰,陳回答是不同組別人士,「由屠龍及 Black Bloc 等隊伍為首,形成一幫沒有紀律人士」。

陳庭上解釋,他收到黎的訊息前,已在了解示威者佔據中大一事,「因個畫面好誇張」,如得悉「啲嘢全部打爛咗」,故想知現場是否真有其事。

陳翌日向黎發訊息指,著黎多加留意「屠龍、中移動、閃燈、V 小隊、毒蛇、粉紅、Pink Team」,形容「他們領導著令人無法接受的暴力升級」,又向黎指《蘋果》曾採訪當中小隊成員及領袖。

法官杜麗冰問,陳特別提及《蘋果》曾訪問小隊,是否指能協助黎聯絡勇武隊?陳同意。

黎談理大衝突稱「把我最精銳的人一網打盡」
陳:不是指勇武隸屬於他

黎在理大事件期間向陳發訊指,「這次警方大勝,把我最精銳的人一網打盡,希望昨天逃出來的人都是勇武精銳份子,但這次我們太天真了」,陳回應「真正精銳在外面反制 元氣大傷」。

控方問,為何黎稱「把我最精銳的人一網打盡」?陳稱,認為黎「純粹將呢啲人視為係同路人」,因當時經常提到「和勇不分」,「所以我會理解呢一句說話,並唔係話呢一堆勇武份子或者精銳份子,隸屬於佢」。

陳:黎知美政府要求並盡量滿足
包括不可有警察、示威者死

黎在理大事件期間發訊問陳,「屠龍那些關鍵人物應該已逃出來了吧?」陳回覆「第一代的領軍者在內,現在的隊員不在內」。控方問,為何黎關注勇武隊情況?陳指,當時黎希望勇武影響力越少,就對整個反修例運動越健康,即越少暴力畫面,可以迎合西方期望。

陳又稱,黎曾告訴他美國政府內部的想法,「我先明白黎智英一直以嚟,並唔係純粹咁想爭取國際支持,而係佢已經知道,某啲嘅要求,然後盡量去滿足呢啲嘅要求」。

控方追問,美國有甚麼要求?陳稱「整個反修例運動裡面,唔可以有警察死亡,亦都唔可以有示威嘅民眾死亡,同埋唔可以有無止境嘅暴力」。

陳:黎欲建「大台」
認識「勇武派」領袖人士認為想法「好衰」

庭上續展示兩人同月的訊息,顯示陳向黎稱「我已經呼籲大家 24 日前別生事」。陳解釋,11 月 24 日是區議會選舉,而黎希望在區選前及當日「勇武派唔好暴力抗爭住」,又指黎想建立一個橫跨勇武派及「和理非」的「大台」。

陳稱,曾與認識「勇武派」領袖的人交談,對方覺得陳要求有「大台」的想法「好衰」,認為「打就係佢哋打,喺前線係佢哋、俾人拉又係佢哋,然後你(陳)就想有個大台」。陳指這是黎的想法時,對方稱「黎智英?我特朗普㖭呀」。法官李運騰問,即對方不相信陳?陳同意。

陳:黎稱結合街頭、議會及國際力量
逼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黎與陳於 11 月 27 日的訊息另顯示,黎稱「自從理大失著,我也這樣想,現在是組織領袖團隊的時候,我星期三與泛民大佬傾好後,請你找幾位同儕一同商討可以嗎?」

陳確認,當日與黎第三次見面,並在黎的車內討論。陳當時向黎稱,聯絡不到「勇武派」領袖,而黎稱不要緊,「佢已經大致掌握勇武派資料同動向」。

陳指,黎透露與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見面,並對張評價很高。陳稱張崑陽與團隊曾和黎見面,談及贊助事宜,但據其理解張不需要黎贊助,因靠眾籌已處理好資金。而黎曾稱「眾籌真係好過佢一個人嘅贊助,因為眾籌代表件事有認受性」。

陳又指,黎提及泛民大勝後,應要結合街頭、議會及國際力量,「先可以延續反修例運動嘅熱情,同埋推爆個政府,去逼迫個政府回應市民訴求」。

HCCC51/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