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何桂藍稱預算案必然反映「五大訴求」 不論內容都否決「係講唔通」

47人案|何桂藍稱預算案必然後反映「五大訴求」 不論內容都否決「係講唔通」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五(28 日)展開第 94 天審訊,何桂藍接受控方盤問時,主動稱認為「五大訴求」之中最重要是雙普選,「因為有咗雙普選,其他嘢都可以慢慢解決嘅」。

她又指,預算案的部門開支及工作計劃,必然反映「五大訴求」,例如若政府撤回暴動定性,律政司預算應會減少。她稱,認同議員有權基於政治訴求而否決預算案,惟不論內容都否決「係講唔通嘅」。

控方引抗爭派記者會上,梁晃維、岑敖暉等發言提及「我哋」,指是否包括何。對於外界會認為梁稱「我哋」是包括她,何稱「可以咁講」;而就岑的相關發言,何稱「呢個係岑生相信嘅」,又指岑提及「咁我哋呢度 16 人嘅立場」一句,是指反對《國安法》等。案件下周續。

周五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94日審訊 何桂藍開始接受控方盤問
控方引抗爭派記者會梁晃維發言
指「我哋」是包括何桂藍

法官早前裁定,2020 年 7 月 1 日《國安法》實施後,「共謀者原則」適用,即本案共謀者的言行,可用作指控各被告。何桂藍作供第九日,中午前開始接受控方盤問,由主控萬德豪負責。

何早前作供時同意自己是「抗爭派」一員,並曾出席 2020 年 7 月 15 日「抗爭派記者會」。萬引述同場出席梁晃維的發言:

梁晃維:…佢話我哋今日提倡議會攬炒就係顛覆國家政權,但係我哋必須強調他日一旦我哋有幸進入立法會,無論我哋係對政府嘅提案定係財政預算案去投下反對票,呢一個都係我哋作為代議士嘅一個合法權利…我哋亦都繼續提倡議會攬炒嘅路線,係逼使政府係向人民低頭…

萬稱,梁晃維用「我哋」二字,顯示他不只表達個人意見,而是代表記者會出席者發言。何起先回應指「我唔 sure 梁晃維去講『我哋』呢隻字係咩意思」,而在追問下稱「都可以咁講嘅」。

萬續指,梁的「我哋」是包括何桂藍。何反問萬,「你意思係其他人會認為『佢哋』係我嘅一部分(意指其他人會認為梁所稱『我哋』是包括何)?」萬確認後,何答「可以咁講」。

控方又引岑敖暉發言提「我哋」
何:是指簽確認書、反《國安法》立場

萬又引述記者會上,岑敖暉的發言:

岑敖暉:…《國安法》底下我哋會唔會係簽確認書,咁我哋呢度 16 人嘅立場呢…非常之旗幟鮮明地,我哋係反對《國安法》…

…財政預算案係咪會否決,我相信呢一度全部都係好堅定咁我哋係行使…如果我哋能夠進入議會嘅話,我哋係會好堅定地行使《基本法》賦予畀代議士嘅權利,所以答案係「是」嘅。

萬再問,岑說的「呢一度全部」是否包括何桂藍?何答,「呢個係岑生相信嘅」。法官陳慶偉則指,同一句岑有說「呢度 16 人嘅立場」,故是指出席記者會的全數 16 名抗爭派。何表示,「佢呢度 16 人係指緊簽確認書同埋反《國安法》,呢一個我哋喺會前傾過嘅」。

控方續引岑稱若「暴政當道,魔警橫行」
「我哋」不論內容都會否決預算案

萬續引述岑的另一段發言:

岑敖暉:…如果香港係已經落實咗五大訴求,如果係有真普選嘅話,我相信呢我哋係會有磋商嘅空間。但係如果仍然今日係暴政當道,魔警橫行嘅話,我相信我哋無論咩嘢內容都係會否決呢一個財政預算案嘅。

萬問上文「我哋」包否何桂藍?何稱「但係我覺得佢呢個講法,其實係有一個謬誤喺度嘅…因為五大訴求必然會喺《財政預算案》度反映出嚟嘅」。陳慶偉及法官李運騰先後追問如何反映;陳舉例指「撤回暴動定性」,如何反映?

何主動稱,連日作供沒被問及對「五大訴求」看法,「咁簡單嚟講,我個人覺得呢,其他嗰 4 樣都唔係最重要,總之最重要嘅嗰樣嘢係雙普選,因為有咗雙普選,其他嘢都可以慢慢解決嘅」。

何稱岑說法有謬誤
指預算案必然反映五大訴求

何續引岑說法舉例,「如果魔警需要橫行呢,都係要去撥款去買武器嘅」,而若涉政改,「選舉事務處或者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都必然要攞一大筆錢」。至於撤回暴動定性,何指「我相信律政司就使少好多錢」。李運騰問,故此情況是削減開支,而非增加開支?

何引預算案中「管制人員報告」項目為例,「每一個政策局呢佢交嗰份預算嘅時候,未必所有嘢都會列出,但係佢喺管制人員報告入面呢會交代嗰一年計劃做啲乜嘢,所以如果政府係回應五大訴求或者點嘅話,相關嘅政策局喺《財政預算案》無寫,係可以問佢係咪走數喇。」

何:認同議員有權基於政治訴求否決
惟不論內容都否決「講唔通」

何總括稱,「我係認同香港嘅立法會議員,係有權利可以基於一啲政治訴求,去否決財政預算案。但係話不論內容都會否決呢,喺呢一個 context (語境)、程序上,係講唔通嘅。」

控方質疑何沒提「35+ 不可能」
何稱曾同意劉頴匡相關發言

對於何稱曾於 2020 年 6 月 28 日舉行的新東初選論壇上,提及「35+」不可能,萬展示數段何的發言謄本後,指都不見有提及。何引謄本另一處,指自己曾同意劉頴匡的相關發言,因劉「好詳細咁講咗點解 35+ 係無可能嘅」,所以自己當時沒再詳述。

萬先後質疑,謄本所見,何所指的發言「到底 35+ 有無成功嘅機會呢?」屬問句,沒正面提及「35+」沒可能。何回應稱「我相信如果睇返片,聽返個語氣嘅話,呢個意思係非常清楚」,其後指若控方是指「35+ 是不可能的」這 9 個字,自己是沒說過。

控方就選舉通函單張用字盤問
何解釋「攬炒已發生」意思

萬另展示何桂藍的選舉通函單張,並就當中的字眼作提問。就單張所述的「面對極權」,萬問是否指中共、香港政府?何稱,「你可以咁理解。」

萬其後問,何在單張提到 2020 年 5 月,公布《國安法》將實施時,「攬炒」已發生。何指,「嚴格嚟講係大部分 2019 運動嘅參與者佢哋眼中所睇嘅諗法。」

何在追問下稱,「喺我眼中,攬炒唔係一個目標…係一種唔怕付出代價嘅心態,所以喺我嘅角度,攬炒無話完唔完。」至於大部分人理解的「攬炒」,是於 2020 年 5 月已經開始。

控方引通函用「鎮壓」兩字
問一般人是否會理解為加劇「攬炒」?

萬續問,單張上「將極權逼至鎮壓抑或讓步的抉擇」一句,萬指「逼」字於〈墨落無悔〉聲明亦有使用,如「迫(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何同意。

萬再問「鎮壓」一詞,一般人是否會理解為加劇「攬炒」?何先指此句是討論東歐民主化過程常用的用詞,其後解釋「鎮壓」的意思,在立法會選舉的語境中,是指政府大規模  DQ 或在選舉後做出傷害議會的合法行為。

她又稱,認為「加劇攬炒」的說法不太準確,因為「攬炒」於 2020 年 5 月底已發生,《國安法》、美國取消香港特別待遇,屬國際層面的事情,「香港本地呢個層面,無論再發生乜嘢打壓呀,都好難再同呢一個層面嘅東西去比較㗎喇」。

另就「讓步」一詞,何稱,「我相信如果睇到讓步呢兩隻字,我諗啲人好清楚我想指嘅係乜嘢」,舉例指如民主化,另補充稱「民主化包括雙普選,但唔係等於雙普選。」

重啟政改、普選制度
何:當局需與全香港人一齊傾

至於單張提及的「逼出如此局面」,何追問下指,她不認為否決預算案可以直接逼到政府回應,又指「我哋唔係話直接去爭取一個嘅普選嘅制度,而係爭取重啟政改呢件事…至少要睇到呢個全香港一齊傾嘅過程」。

萬質疑,否決預算案,就是何逼使政府與她討論的其一方法。何答「同我傾係無用㗎」。

萬指是整個抗爭派,不止何一人。何答,「立法會選舉唔係講緊選 35 個人入中聯辦或者同林鄭傾,政府亦都無可能係成場運動幾百萬人入面搵一啲領袖傾完,個啲領袖就返轉頭去說服佢哋嘅支持者…佢要傾,佢需要去同全香港人一齊傾」。

控方引「李伯盧」文章提「協調成功」
何:不同意新東完成協調

萬展示題為〈【初選聯署】立會有初選啦!但有無約束力?睇你簽唔簽名〉、由「李伯盧」所寫的文章,刊於《立場新聞》。何稱並非《立場》的報道,相信是讀者投稿或轉載文章。

何一度表示,「我唔知李伯盧究竟係一個人嘅名,定係一堆人嘅名。」萬指,不爭議的是「李伯盧」為本案被告吳政亨。

萬其後問及文章段落:

好消息當然是五區協調成功!經歷過多年民主派的分裂再分裂,「協調成功」四字已是大快人心,根本無需看細節。

萬問,2020 年 5 月 11 日(文章發布當日),協調是否已完成?何一度反問「協調」的意思,其後稱就新東的情況,她不同意完成協調,但指何時投票、票站等「呢啲初選機制上嘅東西我會認為係有共識嘅。」

控方續引文章指「五區候選人同意簽協議書」
何不同意說法

萬續指,「李伯盧」文章中提到「所有參與會議的五區候選人都同意簽署協議書『會(積極)運用』基本法賦予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問在第二次新東協調會議後,是否仍未有達成協議?何同意。

萬續問,即是文章的內容有錯?何先稱,「我會問呢篇文嘅作者,啲消息喺邊度嚟嘅」,追問下表示不同意文章的說法。

何:民主黨代表有出席協調會議
惟記不起是哪次

何桂藍早上亦接受林卓廷、黃碧雲的代表大狀沈士文盤問。其餘被告對何沒有盤問。

何稱,​​有新東協調會議的出席者沒表達出選的意願,亦沒討論過出席者一定要參與初選,或參加初選者必須參加協調會議。何又指,她作為參選人的理解,參加初選是要填寫提名表格後交給「民主動力」。

沈另指,林卓廷的初選參選名單不只一人。何稱知道,但不認得其名單的另外 3 人,並指協調會議上有民主黨的代表,惟不記得是哪一次會議。

何確認
最終沒有收「共同綱領」

何確認,沒有收過協調會議議程、會議紀錄,以及協調共識的書面文件。至於何早前供述,會上曾討論會否簽署「共同綱領」一事,她稱其印象是會在紙上列出會議共識,連同提名表格一同呈交。

何指,當時有此討論,但不肯定用字是否「共同綱領」。何又進一步解釋,當時其關注是「會上面有啲咩係達成咗共識,或者達成咗啲乜嘢都好,都要公開」;又指一旦出現爭拗,「咁公眾都有一個基礎去分辯究竟發生緊咩事,誰是誰非咁樣。」

她確認,會後沒有收到「共同綱領」,另提名表格公開時沒有附上任何「共同綱領」。至於就否決權的討論,何稱,「我會形容當時除咗兩個人之外,其他人都好明顯係無乜興趣去爭議落去。」

戴耀廷沒要求參選人簽文件
何稱不符預期但可理解

沈另問及〈墨落無悔〉,指〈墨〉是在 2020 年 6 月 10 日公布,回應前一日戴耀廷記者會上指不要求參選人簽署文件或共同綱領,何稱,「我唔認為係對組織者嘅回應嚟嘅。」何又指,聲明不是邀請,「如果你見到,你有興趣,你就加入」。

對於戴耀廷的做法,何稱不知道其考慮,亦不知道戴與其他參選人有何討論,「但係呢一個的確係同我一路嘅 expectation 係不符嘅,我只係基於我對局勢嘅理解,我認為我可以理解到點解會咁樣發生。」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