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李予信稱街頭被捕後獲公民黨准出選 曾向譚文豪表達想爭取撥款

47人案|李予信:6.12一周年被捕後獲公民黨准出選 曾向譚文豪表達想爭取撥款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五(18 日)展開第 109 天審訊,李予信第二日作供,稱黃文萱不參選超區後,公民黨找人填補,而自己提出申請惟公民黨因資金及勝算而拒絕。

不過李續稱,自己於 6.12 一周年在銅鑼灣被指涉非法集結拘捕後,黨稱獲捐獻,終批准由他代表參與超區初選;他最後低票落敗,宣布不參加正選(時序請看內文表)。李稱,沒參與黨簽否〈墨落無悔〉的討論或轉發有關帖文,而在初選論壇上亦沒提及否決預算案。

李另提及,他申請參加超區前,譚文豪曾問他出選意向,李向譚提及他欲爭取撥款,與公民黨否決撥款的立場或有出入,認為譚當時說法,「言下之意」是有彈性、成功出線再算。案件下周一續審。

周五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109日審訊 李予信:考慮選超區時曾與譚文豪傾談
李予信稱想當立會議員
但排鄭達鴻名單第二「唔會做到」

李予信周四首天作供時稱,鄭達鴻 2020 年 4 至 5 月中曾提出李排其立法會選舉名單第二,李於 5 月中拒絕,指地區工作繁忙。而同月底,該黨區議員黃文萱不參選超區的消息傳出,李在 6 月 2 日響應黨內「徵召機制」,報名參選超區。

李周五解釋,拒絕鄭約兩至三周後,改為想參選超區的原因,稱可形容當時是想做立法會議員,但「排第二係唔會做到立法會議員嘅」。

李又稱,想當立法會議員原因有二,第一是他出任區議員時,見政府或因政治氣氛緊張,對議員意見「有時候都唔係好聽」;第二是想為早前提及「被遺忘的業界」爭取撥款。

李:向譚文豪指撥款立場與黨有出入
理解譚「言下之意」是有彈性

李予信續供稱,黃文萱不參選後,公民黨高層找人填補黃的位置,「而當其時譚文豪係有搵過我…佢問我有無意向去參選超區,我記得我嗰陣係有答佢係有嘅」,譚遂在 5 月 30 日前約他見面。

李稱該次會面,他對譚指「有一系列嘅政策同埋理念呢,係好想透過立法會做出嚟…(但)會有機會…同之前黨所講否決所有撥款同埋議案呢,係有出入嘅。因為簡單啲嚟講我係要錢,而之前黨有啲嘅講法就係反對撥款,即係唔要錢,但係我嘅選舉嘅主線將係會不斷講啲需要錢嘅項目」。

李引述當時譚回覆指,「超區呢,最緊要係知名度,而依樣嘢係我當其時欠缺嘅」,故建議他好好運用「社工區議員」及「街頭舞蹈藝術家」的多重身份,惟譚「無正面咁樣去解決呢一個矛盾(對否決撥款的立場),但係佢同我講你可以繼續講你想爭取嘅嘢,因為嗰啲嘢同我頭先講嗰啲身份係有好密切嘅關係」。

李稱,他認為譚的說法有兩個「言下之意」,首先就與黨說法有出入的部分,「言下之意係有彈性嘅,亦都係唔係一個已經決定咗、好實在嘅一個講法,係一個 undecided 嘅議題」。另一個「言下之意係,就係我成功出線到初選,先至再算啦」。

李:賴仁彪通知申請失敗
自己認為與經費有關

李的代表大狀關文渭展示兩封電郵,李確認於 2020 年 6 月 2 日傳電郵予公民黨秘書處表達有意參選,內附 5 個同黨區議員提名,包括黃文萱;同月 5 日獲秘書處覆收到,另稱同晚會見黨內立法會選舉相關委員會。

李稱,會上他向委員展示政綱、選舉計劃及相應財政預算,「希望黨可以係資助到我,我無咁多錢」。追問下,李稱當時保守估計料初選需 40 萬元,正選則需 160 萬元,他稱望黨可全額資助初選,正選則以借貸形式協助,成功當選後再分期還款;惟黨當時只能資助 7 萬元。

李稱其後再出席黨員大會及品格審查委員會,至 6 月 9 日接獲黨副主席賴仁彪來電,「佢同我講經過呢啲嘅會面之後,有時候黨都要作出一啲困難嘅決定,佢話畀我聽個徵召機制嘅申請係唔成功嘅」。

李稱,不記得賴的具體說法,「但係我理解佢言下之意係咁講,應該係關於勝算同經費上嘅,個情況就好似一個投資嘅決定咁樣,佢覺得我開出嗰個 financial 嘅要求,黨滿足唔到呀」。

李:申請失敗後「做返區議員」
沒關心黨內〈墨落無悔〉聲明討論

另李追問下指,不記得賴在 6 月 9 日何時通知他,亦不知道同一日,初選組織者有舉行記招。而他得悉申請失敗後,「咁我就重整心態…決定再做返自己區議員應該要做返嘅嘢」,亦沒有參與黨內任何有關〈墨落無悔〉的聲明討論。

李解釋稱,除了因自己僅為「支部會員」、黨內階級低外,「我當時並不是公民黨既潛在候選人,我無去關心」,而他亦沒轉發公民黨簽〈墨〉的 Facebook 帖文。

李:6.12 一周年被捕
黨稱獲捐獻 准參選

按李口供,他其後能參選超區,轉捩點在 2020 年 6 月 12 日。李稱,當日是 6.12 (反修例金鐘衝突)一周年紀念,有街坊表示其子女「落咗去」,現場多防暴警察,稱感擔心,希望他「去睇下」,李遂赴銅鑼灣,其後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

李指,被捕後獲黨內 3 名大律師或律師探望,包括楊岳橋、梁嘉善及彭皓昕。

李續稱,獲保釋後接到賴仁彪來電,賴指「我被捕之後,其實引起咗一啲黨內高層同埋黨內嘅關注,所以其實有一啲捐獻係嚟自佢哋,去支持我去出選超區。所以之前因為我財政理由退出,而家就可以重新考慮,去解決我之前嘅財政問題,支持我出選超區」,並從速重啟徵召程序。

關其後展示公民黨內 2020 年至 2023 年區議員 WhatsApp 群組截圖,顯示有訊息提到:

早前李予信議員曾表達有意參加區二立選,但由於經濟負擔問題,所以主動要求中止程序。612晚上阿信被無理拘捕事件得到極大關注,有心人得知阿信出現選舉經費問題,因而向他表達願意捐款支持鼓勵他重新考慮出選。立法會黨團及候選人即時作出討論,並支持重啟相關程序。雖然時間緊迫,我們認為始終需要得到黨內區議員及執委……重新安排區議員大會…

最終李予信在 2020 年 6 月 19 日,在 Facebook 發文宣布參選初選。

李稱「好急」籌備參加初選
向黨總幹事查詢初選規則

李供稱,決定參選後,「好急咁籌備緊要參選超區嘅初選」,曾發訊問公民黨總幹事歐陽志飛(歐飛),有關超區初選的規劃。庭上展示相關訊息。

李指,他獲「歐飛」致電回覆,「咁佢就回應返我問初選規則係點樣之後嘅問題,咁佢就好快地去講話超區嘅形勢呢,係民主派可以坐 3 望 4,即係 5 席入面坐 3 望 4…佢就講緊啲規則呢,係有一啲嘅前設嘅,就係唔可以有第五張名單報名啦…」

李在追問下稱,想了解初選規則,「我當時嘅概念就係,咁每一區都會有一個目標嘅議席,而又就住個目標去做協調,例如地區直選 66443。」關問,「歐飛」有否著李找另一人問細節?李稱有,「因為我有追問條數點計」,「歐飛」則著李找賴仁彪。

初選提名表格「協調會議共識」
李稱理解為「超區坐 3 望 4」

另就初選提名表格聲明第二點:「我確認支持和認同由戴耀廷及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包括『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及其目標。」

李供稱其理解,「民主派需要有個協調,咁我將呢個協調就聯想,早前向黨詢問個協調目標,即係超區(議席)坐 3 望 4,咁就應該係超區個協調目標,咁我係認同呢個目標嘅。」

選舉單張有承諾否決預算案字句
李:取自公民黨公用範本

關續問及籌備初選的工作。就李予信的政綱及單張、夾附於初選提名表格的政綱單張,以紫色為背景,寫上「越打壓越頑強」,李指該政綱是所有公民黨參選人均使用的設計,而自己提倡的政綱當時仍在製作。

至於另一款寫上「顛覆想像」,以黑色為背景,附有李予信的大頭照。關問,政綱提到承諾會否決《財政預算案》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問為何會寫上此句?李予信稱,「呢一頁應該係我嘅團隊從黨公用嘅 template(範本)到攞返嚟嘅」。

李予信又提到,在 2020 年 6 月 30 日獲得 5,000 份單張,但其後沒有派發。李解釋當時聽到消息,「夜晚《港區國安法》將會出爐,所以我決定夜晚去觀察住嗰個法例嘅條文,睇下有啲咩事發生」。李又指,《國安法》生效後有改變單張內容,並約在 7 月 3 日印刷一萬四千份,並派發所有單張。

另李確認,如鄭達鴻早前供稱,初選提名表格夾附的政綱,沒有在初選投票日在票站展示,並更換為「無字政綱」。

李確認
初選論壇上沒提否決預算案

關又問及超區初選論壇;李確認,當時沒有提過倡議否決預算案,並同意不爭議的是,只有岑敖暉、鄺俊宇有在論壇上提過否決預算案。

李又確認,他在初選中「慘敗」,李同意只有 2%得票,其後在 7 月 15 日在記者會上宣布,不會參加 9 月的立法會選舉。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