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7.21非白衣人案|庭上播片見有人遭白衣人圍毆 林卓廷:唔敢跳出去保護真係好抱歉

7.21非白衣人案|林卓廷續作供:咁大規模衝入地鐵站打人係香港歷史上前所未見

分享:

庭上播放林卓廷 Facebook 的現場直播片段,顯示有穿黑衣人士,在站內非付費區被數名白衣人襲擊。林庭上作供指「唔敢跳出去保護嗰個人囉,真係好抱歉」,又一度哽咽。(片段截圖)

本案由法官陳廣池審理,控方由律政司高級檢控官程慧明代表。各被告的代表依次為:大律師黃錦娟、大律師李百秋、資深大律師潘熙、大律師鄭凱霖、大律師周慶澎、大律師黎建華、大律師曾敏怡。

林周二作供時確認,曾於 FB 發出 3 則帖文;另稱看過廚師被襲擊的片段後,「覺得出事啦」,其後獲區議員黃偉賢告知有黑社會背景人士入元朗,他覆黃稱會入元朗,並告知元朗警民關係警長。他同意,入元朗是想以立法會議員身分向警方施壓,促執法,驅散黑社會人士。

辯方周三主問時,播放元朗站閉路電視片段,林確認晚上 10 時 43 分,與莊榮輝、冼卓嵐步出列車,並指當時手上沒有任何東西。法官則指,片段可見,林當時看完手機後放入褲袋,林聞言稱,「法官大人,你明察秋毫,我都睇唔到呀。」

林:月台有人放衣服供更換
自己沒換因「無私顯見私」

辯方問,出車廂時的氣氛如何?林稱,「其他人開始有啲緊張,覺得咩事呀」,並指乘車往元朗時,有一人認得林,「話係咪有白衣人係元朗呀」,林覆稱已聯絡警方,並會入元朗「睇住佢(警方)做嘢」。林又指,不覺得車廂內特別多人穿深色衫,亦不覺得多人手持雨傘等。

林又稱,在月台時「我記得有啲人擺咗啲衫喺度,話唔好著黑色衫,換衫呀」。辯方問,林當時身穿黑衫,為何不考慮換衫?林稱,「我根本唔考慮換衫,因為我太易認啦,換唔換衫啲人都認得我,無私顯見私」,並指自己無打算離開西鐵站,且已聯絡警方,又指當時步速較急,因聽到有人大喊「有人打人」,故想盡快看看發生何事。

林:當時認為留西鐵站應安全

另林指,在乘扶手電梯往大堂途中,把自己的手機交給冼卓嵐作直播,解釋指,「嗰段日子好多唔同場合,可能會唔知發生咩事…第一畀公眾知道我點樣履行公職,第二留返個紀錄,有咩事保障返自己。」

辯方續問,林當時為何不打算離開西鐵站?林稱,「因為我當時綜合收到嘅資訊,入元朗著黑色衫可能有遇襲風險,可能會俾人打」,且西鐵站沒有大型衝突,故認為留在西鐵站應該安全。林又指,覺得警方會「盡快做嘢,會盡快驅散白衣人」。

林:與警長通話時
不知悉元朗站有白衣人

法官問,林於警民關係組警長通話時,是要求驅散元朗站一帶黑社會,問林當時知悉元朗站有白衣人?林稱不知悉,指接獲的資訊是雞地有人集結,但不知他們會否轉移,故他向警長稱要處理元朗站一帶黑社會。

官又問及,黃偉賢著林不要出西鐵站,但不代表白衣人不會進入西鐵站,指「個危險仲喺度」。林則稱,他當時的認知,西鐵站或地鐵站從未發生過大型襲擊,比較安全,「無人咁大膽走去地鐵站咁公然打人,呢個係我當時嘅認知,你問我呢個認知正唔正確,當然唔正確啦,但呢個係超出我當時想像。」

官追問:無人夠膽於地鐵站公然打人?
林:咁嘅規模香港歷史上前所未見

官問,即是指無人夠膽會於地鐵站公然打人?林稱,「我意思係,公然打人我係唔敢相信」,但當時會有零星個別衝突,「咁大規模衝入地鐵站打人,咁嘅規模打人,我諗呢個係香港歷史上前所未見啦。」

官追問,即林的意思是,「地鐵站外大規模打人係覺得唔出奇?」林則指,自己曾於當年 6月底在立法會大樓外的天橋,被親政府人士公然在警察面前襲擊,指「當時社會就係咁㗎嘛」。

官問為何林於片中稱「黑社會」
但庭上稱「白衣人」?

另辯方播放林卓廷 FB 當晚的直播片段。林確認到大堂位置時,看到有女士頭部流血,並上前慰問她,形容她當時惶恐。

林其後曾向市民稱,「喂大家唔好自己出站先,好無呀?因為出面仲有好多黑社會喺度」、「我已經聯絡咗元朗警區,叫佢盡快打擊喺朗屏站、元朗站附近啲黑社會㗎啦」。

林解釋,因當時最後掌握的資訊是白衣人在雞地,「除非有人話我知雞地或者其他地方,白衣人已經被驅散,唔係我會假設都係有白衣人囉。」

官問,為何林當時是用「黑社會」,但庭上則稱為「白衣人」?林解釋,「我相信好多白衣人係黑社會,係咪全部唔敢講,但相當多部分係」,並指現場發言時未必每個字詞都可以精準表達。

官追問,為何會用「黑社會」一詞,「點解唔講白社會?」問林是否認為白衣人等於黑社會?林指,正如早前所述,「我話相當大部分,我相信係黑社會。」

林:沒回應群眾說話因想局勢緩和

另有男士告知林,有人持「架生」,如「刀仔、木刀」,林指自己擔心當時的狀況。片中亦有男聲稱「打柒佢啦,衝出去。」

林指,當時聽到這些說話但沒有回應,因當時想局勢緩和,「大家可以安全返屋企」,「如果我回應佢,同佢鬧交就更加無謂,我純粹想盡快處理好件事咋嘛,如果警察盡快驅散出面啲黑社會,外面平靜啦安全啦…(與莊、冼)3 個一齊返屋企,咁就最開心。」

林又指,當時看到地上木棍感惶恐及緊張,認為木棍上或有指模及 DNA,故著其他人「嗰啲棍唔好逗(觸碰)佢先」。

官其後問,林當時並非只想市民安全回家,而是搜集證據?林則指,「兩樣嘢無矛盾㗎」,追問下確認想調查施襲者,但重申首要目的是想市民安全回家,「呢個係最最最重要嘅目的嚟」。

有男士著林「同何君堯傾」
官:你唔叫佢,你咁勇你自己去?

另有男子向林稱,「何君堯同白衫影相,係公園嗰度呀…你過唔過去呀林卓廷?」林則稱,「嗱,過去呢就準備打交嘅。」 該男子答稱,「唔係打交,你同何君堯傾。」

林解釋,「過去嘅話衝突會好嚴重,你見到我個手勢係想佢冷靜」,又指該人「佢挑戰緊我敢唔敢過去,我覺得有啲來者不善」,並解釋當時有不少立場激烈的人見到民主黨人就會責罵,又指認為該人並非其支持者,「佢哋覺得自己好勇嘅人」。

陳廣池其後問林,「你唔叫佢,你咁勇你自己去?」旁聽席隨即有雜聲。林即稱,「咁我咪有多條罪,煽惑佢喎我驚!」林又解釋,「我睇佢係覺得自己好勇,係咁嘅人。」

林提及,聽到該男子建議後 ,即場想「有冇得諗呢?如果佢(何)識嗰批人,叫佢㩒住嗰批人」,惟其後已有多名白衣人到來閘機外的位置。

林多次稱「唔好郁手」
擔心「一發不可收拾」

林確認,他其後曾多次在現場稱「唔好郁手」,指因擔心白衣人襲擊閘內的人。林又指,當時主要是向白衣人講,亦可讓非白衣人知道其立場,「驚一郁手,一發不可收拾呀。」

辯方問,為何當時要不斷講「唔好郁手」?林稱,「唉…我仲可以做咩呢?呢個係我當時希望啦」,「我真係諗唔到有咩好講,但我盡量講啦,同埋等對面(白衣人)知道,我哋有人睇住你㗎。」

林指當時曾被水樽扔中兩次
拒戴頭盔 以免被人覺得「有備而來」

林確認,曾說過「我頭先俾水樽扔到」,並指曾被扔兩次,一次扔中肚部,另一次扔到腳腕。官問,「你同事全程影住你直播,點解咁重要嘅嘢唔影住?」林指,因當時兩人都有一直移動。

官追問,「點解唔同冼(卓嵐)講,我俾人扔中呀,影我呀!」並指林在直播開頭曾著冼「close up」(近鏡)拍攝在地上的棍。林指,「其實我無呢個心神指示點做呢個直播,又要顧住外面,可能扔到我…又要叫外面啲人唔好扔。」

片中有人稱「你戴住,你戴住」,林確認是自己說出。林解釋,當時有人向他遞上頭盔,但他拒絕,故著該人「你戴住,你戴住」。林指,「我唔想俾人覺得我有備而來,同埋頭盔保護到佢嘅,留返畀佢保護自己囉。」

林又曾稱「影住佢,影住佢…全部影住佢啲樣」,林解釋是著冼拍下白衣人的大頭照,可協助日後警方調查,並可向白衣人表示「影住你哋」。

庭上播片見有人遭白衣人圍毆
林:唔敢跳出去保護真係好抱歉

另直播片段其中一幕顯示有一名穿黑衣人士,在港鐵站內的非付費區,被數名白衣人襲擊,部分白衣人手持長物。辯方問,閘內人有何反應?林稱,「好激動囉,做咩咁多人打一個人啫?同埋好緊張行過去囉」,亦有閘內的人,責罵閘外人打人。

辯方問,「你當時有冇咩做到?」林答,「唔敢跳出去保護嗰個人囉,真係好抱歉,唉(歎氣)」。法官陳廣池指示書記,向林遞上紙巾,並問林需否休息。林稱,「我 OK ,我 OK,講埋呢個 point。」

林哽咽稱「無力感非常之重」
休庭時紙巾拭淚

林續哽咽稱,「嗰吓無力感非常之重,見到咁多市民咁樣俾佢哋打,俾佢哋咁多人圍毆,唉…而我做唔到啲乜嘢囉。」林指,最初叫白衣人「唔好郁手」,但不果,然後想用鏡頭「影住佢哋,希望阻嚇佢哋」,亦沒作用。

林續稱,「似乎佢哋對呢啲完全無所顧忌,仲要口罩都唔使戴,耀武揚威,正面對住你向住鏡頭打人。嗰個係元朗港鐵站,周圍都係閉路電視鏡頭,係香港交通運輸重要基建㗎嘛。我嗰時無力感好重,覺得極其荒謬,香港唔應該咁㗎嘛!」

官其後下令休庭,而林取下眼鏡用紙巾拭淚。有旁聽人士說:「頂住呀呀廷!」,林其後返回羈留室。再開庭後,官問林,「講咗一番感言,甚至感觸,點解有咁嘅感覺?」林指,「其實個感觸唔係當時嘅感觸,係剛才嘅感觸…有無力感、香港唔可以咁、打人好離譜諸如此類,(就)係當時(的感觸)。

官又問林,案發的 20 天前,七一立法會的情況,「嗰度大唔大件事?」林指,「當然大件事,唔係我都唔使跪喺度啦。」辯方追問,當時為何不敢出去?林答稱,「太過凶險啦,咁多白衣人,咁多人揸棍」,且看到有人被圍毆追打,「我諗出到去,我會更加危險囉。」

林指有白衣人站在閘口位
指「成班揸棍衝入嚟就不堪設想」

辯方續播放片段,曾有男聲稱「唔好落單!」官問有何意思,指閘內人不是一個人,而是「圍埋一齊喺度」。林稱,當時形勢瞬息萬變,理解該人的意思是盡量不要散開,並指印象中閘內人有人走去罵施襲者,故閘內人士並非集中。

鏡頭其後拍攝閘外,林解釋當時有白衣人站於閘口位、輪椅通道出入口位置,並指當時他感緊張,故指著該人喝止他,又指「一入嚟就不得了,所以話『唔好入嚟呀』。」

林片中又多次稱「頂住佢」,林稱,當時「閘外白衣人同閘內人有相當距離,縮到好後」,指若扔水樽「個危險性相對無咁嚴重,如果成班揸棍衝入嚟,就不堪設想」,故當時喝止白衣人。林亦確認,曾喊「唔好褪,唔好褪,千其唔好褪而家。」

林又指,當時有看到穿螢光綠寫上「Press 」背心的女士,指當時不認識她,但其後知悉她為何桂藍。

案件周四續,林將繼續作供,預料供述白衣人在閘口之後的元朗站情況。

7 人被控在元朗站參與暴動

被告依次為,時任立法會議員林卓廷(43 歲)及另外 6 人,包括庾家豪(35 歲)、陳永晞(37 歲)、葉鑫昇(31 歲)、鄺浩林(26 歲)、尹仲明(48 歲)及楊朗(26 歲),7 人被控一項暴動罪。

控罪指,7 人於 2019 年 7 月 21 日在港鐵元朗站大堂,及其他身分不詳的人參與暴動。

DCCC1106/2020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

訂閱支持,撐起《法庭線》

所有報道免費向公眾開放,
有賴讀者付費月訂或年訂支持營運。
全部訂閱收入均用於營運和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