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36日審訊 趙家賢指戴耀廷寫「煽動性」文章

47人案-第36日審訊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五(31 日)展開第 36 日審訊。趙家賢在控方主問下,供稱戴耀廷在協調會議討論否決權期間,發表有關「攬炒」的「煽動性、預言家」文章。趙稱,庭上首次看到文章,「我睇到呢啲字眼,我係好火滾嘅」。

趙續稱,戴在未有共識下,「佢都已經係好似係民主派全港唯一領導人,講話民主派就會咁做喇」,行為是「自負、不負責任」,又稱「如果當時我喺 5 月底,同意承辦初選之前,如果我同我組織成員有仔細睇返清楚戴耀廷咁多嘅文章同埋發言,咁,我好深信,我同民主動力都不會同意承辦初選。」

趙家賢周四作供指,「民主動力」至 2020 年 5 月初,才獲戴耀廷、區諾軒邀請承辦初選,又指自己曾要求戴承諾由「民動」全權處理初選,而戴當時「口輕輕答係無問題」,惟事後有變異,然後稱「我知道主控之後會帶領我去講出」。趙又提及,資深傳媒人蕭若元曾贊助選民登記活動,冀令民主派可取得由建制派佔據的批發及零售界等 3 個功能組別議席。

全日報道:
47人案|趙家賢稱首次讀戴耀廷文章感「火滾」 斥戴如「民主派全港唯一領導人」
周四報道:
47人案|趙家賢:戴耀廷曾允民動全權承辦初選但有變異 蕭若元曾贊助選民登記活動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20 趙指在否決權分歧上 戴耀廷傾向本土抗爭派一邊

趙家賢又指,不知道戴耀廷有在 Facebook 上發布〈攬炒的時代意義〉一文。主控萬德豪其後又引用戴與趙的 WhatsApp 對話,有關 4 月 23 日的新西會議,以及會議 2 日後,戴發出的「35+ 新西 」文件。

萬其後展示「35+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新西協調機制(初稿)」文件。法官李運騰問,趙有否出席 4 月 23 日的新西會議?趙頓一頓後稱,「回應法官閣下,我能夠肯定 5 月 8 號嗰個新界西會議我係有出席到嘅,而 4 月 23 號嘅個會議呢,我應該有出席嘅。」

法官李運騰再問,趙家賢有否下載文件?趙指,如果警方能夠取得文件,相信是有下載。

主控萬德豪指,文件第二段提到「會積極運用立法會的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迫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等」,問會議有否討論過?李運騰指,主控的意思是 2020 年 4 月 23 日的會議。

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嘅印象係有,戴耀廷係有提過話整個民意係要追求運用否決權,去逼政府回應五大訴求。而當中…當時嘅討論大概嘅情況,就正如另一位法官閣下所講,好似拔河咁,就係本土抗爭派同傳統民主派就住議題喺度拉扯…戴耀廷透過廣播(使用 WhatsApp 廣播功能)嘅時候,佢發送呢個文件嘅初稿呢,佢都表明咗,唔係大家最想見到嘅方案。即係佢作為協議嘅協調人,但佢就有拉向咗運用基本法畀立法會否決權嘅呢個方向。」

李運騰追問,趙是指戴作為一個協調人,他傾向用「積極」還是「會」運用?趙稱,「正如個初稿係用咗『會積極運用』呢個字眼。」法官陳仲衡問,趙稱戴耀廷「傾向一邊」,是傾向哪一方?趙稱,「佢傾向係本土抗爭派嗰邊。」

陳再問,但初稿使用「積極運用」,反映到戴傾向本土派?趙答道,「法官閣下,喺我嘅角度我覺得係有嘅,原因係如果係有保留嘅話,佢應該要釐清有關政團嘅一啲關注,而但係佢已經喺個草稿當中…佢已經喺個草稿當中將運用基本法賦畀立法會呢個權力,已經要加落去,如果未傾得完全大方向同意㗎話,係我作為做調解員嘅操守當中,其實成句係唔應該出現。」

陳追問,即在拔河中,戴的手是本土抗爭派一方?趙答稱,「我當時觀察到嘅係。」萬指,將問下一個議題,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5:57 法官指不看《蘋果》 因此需確認庭上展示的《蘋果》網頁截圖是否香港發布

辯方資深大狀潘熙指,庭上展示的《蘋果》網頁截圖是台灣發布;主控萬德豪則指是香港。法官李運騰稱,要確認是否在香港發布,因為他不看《蘋果》。法官陳慶偉則指,可以選擇香港或台灣,指截圖的右上角落顯示「台灣、香港、北美」。萬德豪則稱,是在香港下載。被告席的鄒家成發笑,被告之間亦有議論。

萬其後展示〈攬炒的時代意義〉文章。法官陳仲衡一度關注「攬炒」的英文,萬指困難之處是有 3 個翻譯版本,但意思均為「攬炒」,陳慶偉一度發笑。

萬指文中提到,「否決《財政預算案》,目的是要最終令政府停」、「很多港人的心態已轉化,準備來一次真正的攬炒,決心要死而後生」、「港人也是退無可退」、「再尋找破而後立的契機」等。

被問到有否閱讀文章,趙家賢指有讀過標題,以及最後一段。

15:53 法官提問下 趙指協調會議未有共識 同意情況像拔河

法官陳仲衡問,趙家賢於 2020 年會否閱讀《蘋果日報》?趙稱,「回應法官閣下,當時《蘋果日報》就好似係要訂閱。」陳指,可以在報檔買報紙。趙遂稱,「回應法官閣下,我就真係,我太多行政事務,除咗民主動力係呢個做選民登記,東區區議會作為副主席嘅行政事務,以及太古地區事務…坦白講係唔會所有文章都會睇晒」。被告席的余慧明一度微笑,何啟明亦有發笑。

法官李運騰稱,撇除趙對戴的個人看法,趙作為證人,是否指文章提到的策略及民主派目的,不是在協調會議間所達共識?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想講嘅,係協調會議上面,傳統嘅民主派政黨,佢哋係表達有擔憂嘅,而當中仲係繼續協調中。」趙說到最後一句時,聲量變得稍為大聲。

李再問,即趙宣誓下的證供指,戴的看法並非沒有支持者?趙確認。陳仲衡問,即會議上有如「拔河」的情況?趙點頭稱,「好準確呀法官閣下。」

15:45 趙:如當時有仔細看戴耀廷文章和發言 「好深信」自己和民主動力都不會同意承辦初選

趙家賢續供稱,「尤其是佢(戴)係寫『民主派現正密鑼緊鼓』、『民主派明言若能成功,在明年就會否決財政預算案』、『民主派的策略是以「攬炒」去迫使中共』,整段嘅依啲訊息,根本佢無獲得任何嘅清楚明確嘅授權,我而家第一次睇到呢篇文章,我睇到呢啲字眼,我係好火滾嘅」。被告席的鄒家成隨即捂嘴笑。

趙續說,「因為佢根本係未有處理所有人嘅共識底下,佢都已經係好似係民主派全港唯一領導人,講話民主派就會咁做喇」。被告席再次有被告、旁聽發笑。

趙續指,「完全係一個自負、不負責任嘅行為,而對於我同民主動力嚟講…我有一個呃…欠缺咗一個盡職審查嘅責任,如果當時我喺 5 月底,同意承辦初選之前,如果我同我組織成員有仔細睇返清楚戴耀廷咁多嘅文章同埋發言,咁,我好深信,我同民主動力都不會同意承辦初選。」

趙續提到,「因為我昨天有講到,初選嘅初心,就係希望協助民主派,立法會嗰個嘅議席取得主導權,可以推動一啲民主派倡議、利民惠港嘅政策,而同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並唔係用佢文章依一個角度,係去用一種攬炒嘅字眼,去迫中共、特區政府,係去作出讓步,而係透過喺議會架構,喺現有嘅機制去反映民意。但係戴耀廷好明顯,佢已經好燥動地,透過民主派去參選,去攞過半議席,就係同中央同埋政府領導『頂到衡』,依個絕對不是民主動力過往多年嚟,去進行協調初選嘅初心。」

15:39 趙家賢:協調會議討論否決權期間 戴寫「煽動性、預言家」文章

萬德豪展示戴耀廷於 2020 年 4 月 20 日發布〈香港攬炒大對決〉文章,其中提到:

民主派現正密鑼緊鼓部署9月的立法會選舉,希望奪取一半議席。民主派明言若能成功,在明年就會否決財政預算案,到時立法會有可能被解散,特區政府也可能停擺。民主派的策略是以「攬炒」去迫使中共及特區政府就「反送中」所提出的五大訴求作讓步。訴求其中一項是實行雙普選,是港人多年來爭取,亦是由2013年的「佔中」到2019年的「反送中」的共同目標。

由『反送中』開始,中共一直處於守勢。9月的立法會選舉,建制派更會陷入苦戰。一旦立法會失守,財政預算案被否決,政府停擺,那時中共別無選擇,只能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解散民選的立法會,成立由中共委任的臨時立法會,那無異是宣布『一國兩制』死亡。

萬問趙家賢,有否閱讀過該文章?趙稱,「…成篇文章我都無睇過,但係我有一啲補充。呢篇文章頭先講緊 4 月 20 號嘅,但當時我所知道就係各區嘅協調會議當中呢,戴耀廷係有帶出佢嘅建議,加埋可能係民間嘅一啲建議,就係要運用個否決權,去否決呢個財政預算案…傳統民主派就係好…呢個 doubt 當中,當時其實仲係喺個討論當中,而戴耀廷係依個協調嘅時候,佢寫一啲咁樣煽動性,仲係好似預言家咁樣嘅文章…」。

15:38 開庭
15:11 休庭
15:00 趙同意 港島會議上否決預算案並非重要議題

主控萬德豪及法官追問,趙家賢在該次港島區會議上逗留多久?趙同意出席約 1 小時。法官李運騰指,訊息提到「擺街站」,趙指「係..去到呢一度我應該係撤離咗啦」,延伸庭有被告說「痴線。」李問,討論港島選民每人投 4 票時的議題,趙是否在場?趙稱在場。

辯方大狀沈士文一度提出,事件是否順序發生。萬遂問,紀錄是否按時間先後次序?趙稱,「回應主控,佢整個筆記,係好重點形式地,都係大致跟住個紀錄嘅…可能就因為無乜特別討論,所以就無重點紀錄喺度…真係一個開完會…係一個好快嘅重點嘅筆記紀錄。」

李運騰問,筆記看到預算案議題在會議中並非一個重要議題。趙稱,「同意法官閣下嘅講法」,他又同意大部分時間是討論替補機制。

法官陳慶偉打斷問,戴耀廷、區諾軒為共同組織者,在趙有出席的會議中,區有否參與否決預算案的討論?趙答道,「回應法官閣下,係我記憶所及係並沒有嘅。」

被告席的施德來笑著與懲教對話後,懲教人員舉手。法官陳慶偉遂下令休庭。

14:45 趙:港島會議上 有印象司馬文反對否決預算案

主控萬德豪續指,當日趙家賢向黎敬輝發訊息,請他幫手做紀錄,其後黎於翌日發送訊息。趙確認,指為會議重點的筆記。趙從訊息確認,出席者有徐子見、羅冠聰、楊雪盈、民主黨時任副主席羅健熙、區諾軒、鄭達鴻、司馬文、周世傑等。

萬問,筆記的內容與他出席的記憶是否一致?趙答,「回應主控,我係能夠確認我有出席…剛剛引領我檢視返有關嘅資料嘅時候,部分嘅討論我都係有印象,不過都要補充就係,當日我應該唔係全程就出席個會議。」

法官陳仲衡問,趙是遲到或是早走?趙稱應該是遲去、早走,被告席傳來輕微笑聲。萬問,紀錄提到:「軒:讓區議員知道選舉形勢不樂觀,要有戰意鬥志否決財政預算案」問趙當時有否聽到?趙稱沒有印象。

趙又指,「因為司馬文係要聽英文嘅,所以係我坐喺佢隔離,係有幫手一啲討論嘅重點,我會協助佢翻譯畀佢知道…但好有印象司馬文佢個人反對否決財政預算案,然後我記得戴耀廷有講到,佢依個建議都係根據返基本法賦予立法會權力…」。

14:35 法官問有否出席其中一次港島會議 趙一度靜默

主控萬德豪續以 WhatsApp 訊息作提問,其中有則是 2020 年 4 月 17 日,「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在中午問趙家賢,當日有沒有港島會議,趙稱有。萬又展示,一個港島會議名單訊息,包括趙的名字。萬問趙家賢,當日有否出席?

趙靜默約 10 秒後答稱,「回應主控,我有出席香港島嘅會議,但係而家就算睇到呢啲相之後,我都係有少少模糊,係咪確定有出席,因為我係用『圖像記憶』嘅思維。」被告席隨即傳出大笑聲,鄒家成微笑。延伸庭的袁嘉蔚、譚凱邦、朱凱廸、岑敖暉、黃之鋒亦有笑。

法官陳仲衡問,趙在 WhatsApp 訊息中曾提到「有啲樣我會搞錯咗」。趙解釋,「字面上嘅意思,我自己認為係應該,係我當晚有出席會議,但係有一啲新面孔我不認得。」

法官李運騰問,趙沒有印象自己有否出席會議?趙靜默,李再問情況是否如此?趙稱,「呃,我而家思考緊。」林卓廷隨即大笑。

李再問,但趙在 2020 年 4 月 18 日時的記憶較好。趙稱,「抱歉法官閣下,我唔係好明條問題。」李指,即事隔差不多 3 年,趙現沒有清楚的記憶,趙稱,「依個當然係咁嘅情況啦法官閣下。」法官陳慶偉說,如果趙沒有出席,應感到驚訝,因為戴耀廷發出的訊息確認趙有出席。

萬德豪又問,趙訊息提到「 有啲樣我會搞錯咗」,為何會這樣說?趙靜默數秒後稱,「我咁樣講,當時係開會嘅時候見到有啲新面孔唔認得,所以作出咁樣嘅詢問。」陳仲衡再問,即有出席會議?趙遂說,「從依度嘅情況,我應該係有出席個會議嘅。」

14:32 開庭
12:30 趙:新東會議上「有啲花火」 鄒家成對傳統民主派的顧慮「作出好大嘅批評」

主控萬德豪續問,趙家賢提到新東會議上有人討論積極運用否決權,可否解釋。趙要求展示剛才的 WhatsApp 訊息,並稱戴耀廷指大家都應該要有個共同綱領,他會收集大家意見,再草擬、個別發送予有關人士。

趙稱,當中戴耀廷提倡「積極運用」立法會權力,包括否決《財政預算案》,「係有帶出呢個嘅方向出嚟」,當中有傳統泛民主政黨,例如民主黨表示有些疑問,指如建醫院、建學校撥款,「當時開會就慢慢開始『有啲花火』,咁我就係好記得,本案嘅被告之一鄒家成,佢就對於傳統民主派嘅依啲嘅顧慮呢,作出好大嘅批評。而佢覺得要呢喺個民意係要選到抗爭嘅人士入去嘅,而就係要去用盡方法係去逼政府回應『五大訴求』,咁所以就應該係個字眼上係要進取,要係『會否決』。」被告席的鄒被提及時,抬頭望了趙一眼。

法官李運騰問,是當時會議所發生?趙靜默約十秒後稱,「我而家嘅記憶就係應該呢個會議都有講到呢啲訊息。」趙確認是 4 月 14 日,但指之後的會議亦有繼續討論有關事項。

萬問,會議翌日戴耀廷發出「35+ 新東」的文件,問趙有否印象?趙稱,「我應該唔係太有印象…」,又指自己應有收到,但沒有下載文件。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午膳。趙退庭時,曾回頭望向記者席。

12:20 法官問誰在會上問戴〈攬炒的定義和時間〉一文 趙指一名本土派男士

法官李運騰問,戴耀廷承認他寫〈攬炒的定義和時間〉文章?趙家賢確認。李續問,戴當時如何用溫和字眼來解釋?趙指,「因為喺與會者當中,其實唔係個個有睇到佢一啲咁樣嘅文章,咁既然有人提出,佢就想帶去講返,其實嗰篇文章佢寫過啲咩嘢咁解…」

李追問,是否記得誰人問起文章?趙稱無法記起,但在追問下指是一名本土派的男士。

法官陳仲衡再問,若展示「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筆記的出席名單,可否幫助趙憶述?趙稱,「多謝法官閣下諗方法去協助本人去記返」,被告席的何桂藍、陳志全及鄭達鴻微笑。趙又指,「但係我嗰陣時係隻耳係聽到有人咁講,但係隻眼係望緊個螢幕處理緊自己嘅事務。」

李運騰則指,若不記得就是不記得,但當該人士提到戴的文章時,其態度是支持文章?趙稱,「回應法官大人,頭先對於主控嘅作答,都有講到佢係對於依篇文章呢係表示認同。」

12:15 趙家賢:戴耀廷曾在協調會議上介紹過〈攬炒的定義和時間〉的重點

主控萬德豪展示戴耀廷於 2020 年 4 月 14 日發布的〈攬炒的定義和時間〉一文。文中提到:「攬炒的定義,可以是指立法會被解散和特首辭職,也可以是指特區政府運作停擺,亦可以是指中共正式宣佈一國兩制結束。」另又提到根據《基本法》,特首在三種情況下可解散立法會,而其中一種:

三、如《財政預算案》被拒絕通過,特首可解散立法會。政府一般會在 3 月初向立法會提出《財政預算案》,相關法案會在 5 月初交立法會表決。故最早出現解散立法會的時機,就是新一屆立法會會期開始後大概七個多月。

萬續指,由黎敬輝所撰寫的筆記,有關共同綱領部分,提到「個會任期可能只有 7 個月」。趙家賢指記得。

萬續引述上文部分段落,問趙有否讀過此文或當中的內容?趙稱,「回應主控,我係從來無整篇文章去讀過。」但趙指, 2020 年 4 月 14 日戴耀廷有介紹過重點。

趙續指,記起當時應該有與會者說過「呀戴教授好似有文章…我支持你睇法喎」。趙續說,「但其實唔係個個人都有睇《蘋果》,或者好似粉絲咁睇戴耀廷文章,所以我記得戴耀廷有寫過篇文章,係講『攬炒』的意義,佢有講有呢篇文章喺度」。

趙又指,「但係佢喺個會上面呢去講嘅文章,當然唔係成篇去講晒啦,佢用一啲比呢篇文章溫和好多嘅字眼,大概就係講其實佢嘅意思,係想用《基本法》裡面賦予立法會嘅權力,就係要去否決《財政預算案》,而依個先至係一個籌碼去同中共去打過,而所以佢再有講,大家預咗當選嘅話,可能都係做得 7 個月㗎咋。」

12:05 趙家賢供述黎敬輝背景 指非常盡職、細心

法官陳仲衡問,趙家賢可否講述「民動」總幹事黎敬輝的背景,想知道其教育、工作背景等。趙稱,「佢係讀到碩士畢業嘅,咁就應該係讀緊社工既嗰陣時,而佢之前呢係公民黨係任職立法會嘅議員助理嘅。」

法官陳慶偉問,2020 年時黎的年紀是?趙靜默數秒後笑說,「回應法官閣下,我真係無乜特別問」。在陳追問下,趙指他本人 37 歲,黎應該年紀相若。趙又指,黎約於 2017 年加入「民動」前,任職立法會議員助理數年;黎以前應在中大社會科學或社會學系。

陳慶偉問,是由趙聘請?趙確認,並指他由 2014 年任召集人,當時的總幹事於 2016 年請辭,前總幹事則物色到黎敬輝,認為合適幫助「民主動力」,趙在會面後亦覺得非常合適,遂於 2017 年起聘請。趙形容,黎為人「非常盡職、非常細心」。

陳慶偉問,摘錄紀錄方面如何?趙稱,「其實係按有幾多嘅工作時間畀佢去準備嘅。啱啱所睇嘅  WhatsApp 嘅依個就住新界東協調會議嘅重點紀要,就好明顯見到嗰種係好非正式,只係將重點訊息,係記錄嘅一種形式…係警方喺我辦事處搜到嘅民主動力嘅執委會會議紀錄,係好認真嘅會議紀錄,就嗰種格式就係完全唔一樣。」

12:01 開庭

還押被告早上 11 時 55 分入庭,旁聽的劉慧卿笑向林卓廷揮手,林與黃碧雲聊天期間,從西裝外套取出紙張,黃亦有點頭。楊雪盈則撥扇,吳政亨嘟嘴、比劃手勢與旁聽交流,何桂藍走到被告席前方與律師交談。

11:19 休庭
11:10 法官就 WhatsApp 訊息內容提問 趙確認新東會議出席者

主控萬德豪續展示「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與趙家賢的 WhatsApp 訊息,黎在 2020 年 4 月 14 日問新東會議是否會延遲,其於約 7 時向趙發訊息指「我剛到」, 趙則回應「剛開完區議會會議、搭緊的士」等。

趙解釋,「本身民主動力就需要出席個會議,而黎敬輝都有關注當晚嘅會議,係咪有延期嘅問題。咁所以我就同佢講,係開嘅,而我之前係有同佢講,都係叫佢要一齊列席嘅。因為我都未必能夠準時到達…」故趙曾發出 3 個訊息。

趙又指,「呢個好盡職嘅職員呢,幫手留意住會議個情況,而我呢個麻煩嘅老細,就係交代緊已經我區議會嘅工作已經完咗趕緊嚟。」

趙在控方提問下,指當晚搭的士約八時許到達教協的新東會議場地,當晚會議約 9 時半完結。趙續指,「我到咗嘅時候,我都知道黎敬輝係幫手聽緊個會議,有做到一啲重點嘅紀錄,其實我喺會議到達之後…個人處理緊區議會嘅工作。」法官李運騰問,即趙沒有留意會議?趙稱,「可能係有啲起哄位會留意,但係整體嚟講係無留意…」

李追問, 「起哄」是指熱烈的討論?趙稱,「我記得有啲係譬如,有啲嘅與會者見到民主動力喺度,咁因為直接開名講『民主動力』,咁我會豎起隻耳仔聽,呃…係嗰啲本土派呢,就會覺得民主動力係『民主派嘅大台』,覺得唔想民主動力喺度。咁因而呢佢地會覺得,要做任何協調或者初選呢,係唔應該有民主動力嘅參與嘅。」

被告席的陳志全一度微笑。趙續指,「咁所以呢當中呢,我係有啲嘅回應嘅,詳細我唔記得啦,但呢個例子同返法官閣下講解…都係有少少爭議嘅,我先會去關注…」

控方續展示由黎向趙發出的訊息,為黎出席會議的筆記。李運騰看訊息後問,誰是「Gary」?趙指是本案被告之一范國威。趙在提問下同意,趙的副手鍾錦麟以西貢區議會主席身份出席、「慢必」陳志全、林卓廷的代表、何桂藍、鄒家成亦有出席。另筆記記下「旭」,趙解釋稱,「抱歉我剩係記得佢應該係北區嘅議員,但係就唔記得全名。」

李運騰問,訊息提到有些是由代表出席,是否與趙的記憶吻合?趙確認準確。趙又補充,他與職員有特定的溝通模式,並舉例指,如寫上楊岳橋的訊息打多了空格,其實是指楊岳橋的代表。另他同意郭永健、「將軍澳青年力量」代表亦在場。

李運騰其後問,筆記所寫的與趙所記得是否一致?趙稱,「可以講係大體地係一致嘅,因為其實我會有啲聽到覺得重要嘅嘢,但係忙緊做嘢嘅時候,我會同呀輝(黎敬輝)講『記低記低』,咁所以其實我都係靠佢做返個紀錄。」

10:55 法官關注控方就日期提問的用意

主控萬德豪續問到會議日期的訊息。趙家賢亦有解釋訊息,是提到新界東、九龍西的會議日期。

法官李運騰一度關注,前一名證人(區諾軒)已提到會議的日期,且沒有人爭議,笑問控方為何需要問。萬回應指,此方面的問題不會花太多時間,又指法庭稍後就會知道為何他需問這些問題。

萬問,趙曾於 2020 年 4 月 14 日發出訊息問,有多少人今晚會參與,戴耀廷有回應並發出一個名單。

趙解釋,「呃…因為我本身只係想話了解當時將會開嘅會議,係會有啲咩嘅持分者去參與,因為不同嘅政治光譜嘅團體或者人士呢,佢哋可能對於點樣協調唔同嘅初選係有唔同嘅意見。而最重要係,都係首次會議,所以特別作為調解員…要好好準備背景資料嘅。」

10:20 控方就 WhatsApp 訊息提問 辯方關注

主控萬德豪轉問 WhatsApp 訊息, 其中有廣播訊息提到九西協調會議舉辦的時間、日期、地點;亦有提醒新東會議將於翌日舉行等。

法官李運騰一度關注,廣播訊息是由誰發出?趙家賢回應稱,是由戴耀廷的電話,但趙亦同意或是戴耀廷使用電腦所發。

何桂藍代表大狀 Trevor Beel 一度就眾多的 WhatsApp  訊息的主問提出關注。李運騰則指,證人已確認 WhatsApp 訊息的準確性,其實已是證據,認為可以再等萬作主問。Beel 則指,他已很有耐性,希望萬會轉問其他問題。

陳志全的代表大狀馬維騉亦一度就控方問的廣播名單提出疑問。李運騰則指,證人尚未回答問題,又指萬所問的問題並非證據。

萬其後問及,趙與戴耀廷的 WhatsaApp 訊息,其中趙收到重複的訊息,問原因為何。趙解釋,文件左方顯示的訊息是他一部電話,右方的訊息是另一部 G3 電話,相信戴耀廷將他的私人電話號碼及工用電話號碼一併加入廣播名單。

10:03 控方引戴耀廷文章〈立會過半是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提問

法官陳仲衡甫開庭關注,趙家賢有否管有其證人供詞。主控萬德豪遂問趙,是否管有他所錄取的供詞?趙說是。被告席一度傳出「哼」聲,鄒家成則在發笑。萬續問,他有否讀過供詞?趙稱沒有。

法官李運騰遂問,供詞是由懲教保管還是由趙本人所管有?趙頓一頓稱,「呃…係我嘅…嗰個房間裡面。」李遂提醒,因為他現時作供中,故不應閱讀供詞,趙遂稱,「清楚明白法官閣下」。

萬其後展示戴耀廷 2020 年 3 月 31 日發布的文章:〈立會過半是大殺傷力憲制武器〉,並讀出文章兩段。法官李運騰一度就「抗爭」譯為「resistance」提出關注。

陳仲衡問,趙當時有否讀過此文章?

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本身個文章嘅嗰個標題呢我有睇過啦。依篇文章而家睇咗嗰 4 段..第三段加第四段最尾嗰句,我透過一啲 FB 嘅帖文嘅轉發節錄個度呢,係有睇過嘅,但係整體嘅文章,我就無咁樣睇過。」

趙所指的該兩句為:「立法會選舉快要來到,我希望更多人能明白,這場選舉並不是一個民主社會進行的正常民主選舉,而是一個專制社會中爭取民主的抗爭場地」及「若能成功達到立會過半,因立法會擁有法案及財政否決權,抗爭力量就可以得到一項「大殺傷力憲制武器」。

萬續問及該文的另外段落:

這『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有多大的『殺傷力』?最重大並可主動使用的『殺傷力』,就是否決《財政預算案》。若立法會否決了預算案,特首可解散立法會。如重選出來的立法會繼續否決原案,特首就得辭職。

參與選舉的人,可通過這公民參與的程序,讓選民明白更多,他們對如何使用立會過半這「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有甚麼不同的想像。最後無論是誰當上了議員,在甚麼情況下才否決《財政預算案》,都應與抗爭連結起來。

萬問趙當時有否讀過?趙則稱,正如先前所述剛剛才讀到。

10:02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9 時 59 分入庭,吳政亨與旁聽親友點頭,林卓廷一度打哈欠,黃碧雲則在閱報紙,坐在後方的林亦探頭張望。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