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41日審訊 辯方開始盤問趙家賢

47人案-第41日審訊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12 日)展開第 41 日審訊。趙家賢開始接受辯方盤問,並指不會視鄭達鴻為本土抗爭派。

周二審訊中,趙家賢供稱本案 2021 年首度上庭時,才知悉「李伯盧」即吳政亨,又指吳發起「三投三不投」,同意有感吳為「35+」組織者之一。趙又指,戴耀廷曾稱李伯盧「係佢啲 fans 嚟」,曾協助舉辦雷動計劃,而戴亦指其為「民間組織」,有助在民間推動初選。

另趙提及,戴於宣布「休息」後曾與趙會面,稱「過咗風眼位啦,無事啦而家」、「你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讚我哋初選做得好呀」。趙同意,戴當時未放棄否決預算案的想法,希望「民主動力」可向「香港民研」捐款 80 至 100 萬元,以建立全民投票系統,「係畀到民意壓力,畀傳統民主派政黨去服從」。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趙家賢接受盤問 同意不視鄭達鴻為本土抗爭派 指民動與「三投三不投」無關
周二報道:
47人案|趙家賢稱有感吳政亨為組織者 指戴耀廷宣布「休息」後未棄否決預算案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34 休庭
16:20 趙:戴耀廷曾承諾,李伯盧「三投三不投」運動與「民動」的民主派初選無關

代表吳政亨、余慧明的辯方大狀石書銘問,趙家賢是否戴耀廷在 WhatsApp 訊息所提及的民間團體,是與民主派有相近的思想?趙稱,「回應石大狀,之前講咗,同戴耀廷有過個對話,係有個李伯盧嘅問題…」石隨即指,趙沒有答問題。

控方及法官均要求石先讓趙回答問題。趙稱,「同戴耀廷傾有關李伯盧嘅問題呢就係,當時戴耀廷有講到,李伯盧係佢嘅粉絲,而係有依啲民間團體係去幫手初選,係好重要嘅。正如之前我有同法官同主控提及,我都清楚同咗戴耀廷講,李伯盧所推出嘅活動,好大機會係抵觸咗選舉嘅法例。咁但係戴耀廷就講返,『16 年雷動都無事啦』,咁之後戴耀廷向我承諾,就係話我會提李伯盧嗰邊小心啲㗎喇,佢就同我講咗就係李伯盧就係民間團體喺民間推動,同民主動力組織個初選係無關嘅。」

趙續指,戴耀廷的訊息提到是一個「民間團體搞的」,是李伯盧的民間團體,其後戴回應,向趙承諾,李伯盧「三投三不投」運動與「民主動力」的民主派初選無關係。

石再問,趙是否不視吳政亨為「35+」的組織者?趙稱,「我當然唔知道佢同咗戴耀廷之後有啲乜嘢溝通,但係我就同咗戴講清楚,我民主動力去承辦個初選嘅時候,我哋做嘅工作,係同呢個團體無一個關係嘅。咁所以戴耀廷係佢有承諾到,而佢嘅講法係,會繼續同返佢依個 fans 係繼續去推動初選。」

石其後問,「三投三不投」不是戴耀廷、區諾軒所籌辦「35+」初選的一部分?趙稱,「我只可以回應,同我,同埋民主動力,同埋同區諾軒無關。」延伸庭有被告輕聲說「嘩」。

石再問,就趙與戴的對話,趙是否不知道吳在初選的角色。法官陳慶偉則稱,趙已答了問題。石稱,趙在主問提到,留意到「三投三不投」後,問過戴耀廷、區諾軒及吳政亨的角色,而趙指有感吳是組織者。趙同意。

石問,趙當時先問區,再問戴,是否認為這個印象或是錯誤?陳慶偉指不理解問題,要求石簡單提問,並問,是否指任何人看到廣告後,認為李伯盧為組織者,是一個錯誤,因為他不是組織者。趙答稱,「係無錯,法官閣下,用一個 reasonable man 嘅角度。」延伸被告聞言發出「嘩」聲。

陳慶偉問,石是否正指出案情?石確認。李運騰則指,答案很清楚,趙指李伯盧與「35+」無關,與區諾軒有相同立場。

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明早續審。

16:15 法官問選舉開支申報 趙引戴耀廷 2016 年「雷動計劃」作答
在辯方盤問下同意沒參與「雷動」、從其他途徑得知細節

法官陳仲衡問,初選的開支,到參選人參加正式立法會選舉時,需否申報費用?趙家賢稱,「所有選舉相關開支,包括選舉前,無論你最終有無參加立法會選舉,不過你有開支…你最終都係要申報㗎。」陳續問,即使戴指是與初選有關,都需要申報?趙稱,「法官閣下,戴答法係民間團體。」

陳追問,即開支需要申報?趙稱,「係,覺得有兩個層面嘅,佢去使費做咗個選舉廣告,而究竟佢依個開支使費係對邊一啲人係有利嘅。而對嗰啲有利嘅候選人呢,佢係應該要承擔依個嘅使費開支,咁佢哋就應該係要按返一個比率,去承擔個費用,然後去再作申報。但係最重要個問題,究竟整個廣告嘅人,係獲得有關候選人係作為請佢做服務提供者…定係已經委任咗佢係作為選舉開支嘅代理人。」

趙續指,「如果依兩樣嘢都無成立嘅話,而有關人士去做依個嘅選舉開支呢,其實喺我嘅理解,係違反咗選舉活動及非法行為條例。因為之前係早一年到,廉署係就住戴耀廷係依個 2016 年嘅立法會選舉嘅雷動計劃係賣嗰個廣告,佢係無獲有關得益嘅候選人嘅招致選舉開支,而嗰個廣告係一個選舉廣告產生嘅開支,而個廣告候選人係有實質嘅得益係當中。」被告席的吳政亨一度站起,跑去被告席旁與律師對話,其後返回座位。

趙又說,「咁但係因為佢同埋嗰間公司,並不是有關選舉開支嘅代理人或者係服務提供者,所以個開支,係無任何嘅候選人作出依個嘅選舉申報。而依我理解係…法庭嘅判決係判咗罪名成立嘅。」

辯方大狀石書銘問,趙沒有參與「雷動計劃」?趙答稱,「但係當之前戴耀廷有呢個構思做嘅時候,我有同佢提過,『喂咁樣好似唔係好啱選舉法例嘅』。」石指,該案的細節是趙從他人口中或其他報告中得知。趙同意。

16:10 辯方引用 WhatsApp 訊息 林景楠指一「三不投聯署」廣告「內容有問題」
「民動」總幹事覆稱非「35+」廣告

辯方大狀石書銘其後展示「新東訊息發布區」WhatsApp 群組,其中一名稱為「M」的人士問,「廣告是大會落的嗎?」石問「M」是否林景楠?趙稱,沒有特別記憶,故不知道是否林景楠。主控萬德豪則稱,不爭議「M」是林景楠。

石其後展示《蘋果》紅色主色背景、「三投三不投」的頭版廣告,並寫有:「7 月 11/12 日 民主陣營歷史首次立法會大選初選!」、「立即聯署、約束政棍」、「選民:請謹記,7 月初選和 9 月大選『三投三不投』」等字句。石指,在 WhatsApp 群組中,黎敬輝回覆說「不是」,即不是「35+」的廣告,趙同意。

石又引述訊息稱,林景楠提到:「這個廣告的內容很多問題,我建議大會澄清一下。另外,設計上,點解要用紅色做底色,好嘔心,同埋個隻藍色物體是否媽咪麵個 friend?對不起,我真係唔係太接受到這個頭版廣告。」被告席傳出笑聲,鄒家成捂嘴露齒笑,鄭達鴻亦發笑,延伸庭的黃之鋒等人亦發笑。

石指,戴耀廷在 WhatsApp 回覆稱,「這是民間團體搞的,與初選無關係。」石問,廣告刊登前,趙與「民動」不知情?趙同意,直至林在 WhatsApp 群組提出疑問才知悉。

16:00 吳政亨、余慧明代表大狀開始盤問趙家賢

代表吳政亨、余慧明的大狀石書銘開始盤問。石問,吳是否未曾出席組織者的會議、任何記者會?趙家賢確認。

法官陳仲衡則稱,控方沒有提出相關案情,認為問題幫助不大。石遂問,吳有否參與討論,如「35+」過半後的事宜?趙稱,「我唔知佢有無喺其他場合參與,所以我只可以答唔清楚。」

石續問,趙有否留意到,吳沒有參與討論否決預算案?趙稱,「我都係嗰句答,我唔能夠知道佢會唔會喺其他場合,包括同戴耀廷有討論,所以我只可以答唔清楚。」

石又問及,吳沒有參與製作初選提名表格?趙稱,「民主動力做㗎,所以佢無參與。」

15:55 法官就公民黨參選人政綱提問

辯方大狀黃宇逸甫開庭稱,正如早前表示會善用盤問時間,現沒有進一步問題。

法官李運騰則問,黃今早提到公民黨鄭達鴻的政綱有修訂,需否向證人指出案情?黃表示,證人趙家賢稱沒有印象。李問,黃會否有相關文件,黃指現時沒有,並指此議題會留待其他證人,因為趙稱沒有權限,無法登入電郵。

李運騰其後問趙,有部分參選人來自公民黨,除鄭達鴻外,譚文豪、 郭家麒、楊岳橋、李予信亦屬同一政黨。李又展示各人的政綱,指他們的政綱,除了相片以外,其他內容都一樣。趙稱,「多數一個政黨都會有一個 template 格式,大家都黨員都會用。」

李續問,不爭議的是 2020 年 7 月 11、12 日為初選投票日,問趙家賢有否去過投票站?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兩日都有去唔同嘅票站,叫做去觀察唔同嘅情況,係港島同九龍,當然唔係所有票站,但係就方便我去嘅票站,都會去做一個觀察。」趙指,他曾去 10 多個票站。

李續問,趙在該兩日有否看到鄭達鴻的政綱?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當日港島嘅票站去睇呢,我有入去之前都有留意到,有貼到一啲嘅選舉政綱同埋候選人資料出嚟嘅。」李問,公民黨黨員的政綱是否空白?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無特別留意到。」

15:52 開庭
15:21 休庭
15:13 趙:「唔能夠知道鄭達鴻會否否決預算案

辯方大狀黃宇逸其後問,趙家賢早前供稱,戴耀廷關注傳統民主派對於否決預算案有保留,遂建議留一筆款項進行民調。在 2020 年 8 月尾,傳統民主派是否就否決預算案仍無共識?

趙稱,「我諗應該講法就係,喺 2020 年,個初選進行到 7 月底,政府…延遲個選舉啦…其實大家只係知道只係延遲。但係就住戴耀廷希望係整過個新嘅系統,畀香港民研…因為係戴耀廷佢都會感受到呢,傳統民主派入咗去立法會嘅時候,係唔係會如佢之前規劃咁樣做,去否決財政預算案呢,同埋係想整個民主派係要團結,一齊去做個否決,先至可以過到半數嘅投票。咁所以佢先至有嗰個系統想做出嚟…個重點講法係呢,戴耀廷有一個重點講法對於嚟緊嘅事態發展,佢有一個分析。」

法官陳慶偉問,可否說戴想鞏固(reinforce)計劃?趙稱,「係無錯法官閣下。」

黃問,趙是否不知道鄭達鴻會否在當選後,同意否決預算案?李運騰指,即鄭成為立法會議員之後,趙是否不知道他會否否決預算案。

趙答稱,「鄭達鴻係我區議會,大家做咗同事,共事咗一段時間,佢審視唔同嘅政府議題同埋政策,係會好細心同埋理性咁去討論嘅。所以如果剩係講佢個人嘅話,我係唔能夠知道,佢會唔會係入到去係一定否決財政預算案。」被告席的鄭一度望向趙,其後低頭,在延伸庭的黃之鋒則曾發笑。

14:56 辯方就 WhatsApp 傳送的文件 向趙家賢提問

辯方大狀黃宇逸其後問及另一段「民主動力」WhatsApp 群組的訊息,趙家賢有收到「35+ 港島 final」文件,問趙是否不知道戴耀廷有否私下發給港島區參加者?趙稱,正如早前回答主控,因為趙與戴耀廷談過,戴提到文件有起草版、最終版,故他會自行再發送予候選人或候選團隊。趙指,「咁而我除咗佢咁講之外,我唔能夠記得,我問過邊個係有參選初選嘅人,問『喂戴耀廷有無 send 過文件畀你哋?』,而對方話『咁我係收到嘅』,咁所以我知道佢有 send 到就得啦咁。」

法官陳慶偉問,趙曾問過其他人?趙稱,記得是一名男性,但不記得是誰。陳再問,是一人或是多於一人?趙說,「一個起兩個止㗎啫,無再多㗎啦。」黃再問,即趙不能確認是事實?陳慶偉再次提醒指,黃要問得「更有智慧」。

黃問,在港島 2020 年 5 月第三次會議中,趙家賢有否留意到每名選民「4 票轉 1 票」的改變?在法官澄清下,趙稱,「我唔記得,起碼 5 月底度,因為到嗰陣時候,各個選區都係要喺投票形式上統一,因為戴耀廷要搵 HKPORI,外判做個投票系統,要有個一致性喺當中…」

黃其後展示「35+ 港島 final」文件,提到:「以全票制選出他支持的 4 張名單」。法官李運騰問,趙是否同意有不一致之處?趙稱,「係因為嗰陣時個系統嗰度,係因為一定要變咗一人一票嘅咁。我想問返黃大狀,依個文件,依個文件係幾時,係邊度攞到出嚟㗎?」法官陳慶偉稱,假設這是由戴耀廷所製作,但戴出錯。

李運騰則指,趙與戴於 5 月 19 日的 WhatsApp 提到:「現在各區都協調完成了,除了香港島…IT 專家問會否改 4 票…選民會感到混亂」李問趙,是否記得發生的事?趙稱,「因為我唔記得喺嗰一日定係再之後啦,戴耀廷有同我講到話,香港島佢哋係轉返做(每名選民)一票喇咁樣。」

李再問,港島參加者有指出這個改變是不公平,因為不是被同意的事項?趙答道,「無嘅,因為我知道係話唔記得係戴耀廷講定係邊度話,係同意咗轉返做一人一票。」

黃宇逸再就「35+ 港島 final」文件,問有沒有港島候選人向趙提出有不吻合地方?趙稱沒有。

14:40 辯方:有否留意社民連新東會上就否決預算案表示不同意? 趙:只記得稱支持全民退保

法官李運騰則稱,留意到「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的筆記,引述吳文遠在新東會議上提到「大家可制訂共同綱領」,問趙家賢有否聽過吳相關發言。趙指,「回應法官閣下,依一句呢『係 4 月 9 號直接舉行投票』,我記得佢係有咁樣講嘅。」

在追問下,趙稱,「佢(吳文遠)應該口頭講嘅時候,佢唔係用共同綱領依 4 個字,佢應該講話大家整一份大家一齊同意嘅嘢。」

李運騰續指,筆記提到:「將青力:必須有共同綱領」問趙有否聽到發言?趙稱有。

李再指,筆記又提到:「共同綱領原則是否決財政預算案逼政府解散立法會,今次任期可能只有 7 個月。」趙確認是戴耀廷的發言。李運騰問,戴是否嘗試把同意的事項總結?趙稱,「有少少係總結咗一部分人嘅意思,而因為再加埋佢自己本身都係有一啲嘅倡議,而佢嗰篇嘅文章,其實佢之前因為控方畀我睇佢嗰時嗰篇文章,就住佢有個倡議,人哋有提倡要求。咁佢自己有呢個需要,就總結咗依句說話出嚟。」

李續指,筆記提及「共同綱領」字眼,是否有人提出不應有共同綱領?趙稱,「無人提,不過好清楚民主黨個代表係講出佢關注同埋擔憂,難道起醫院起學校,咁樣都反對?」

李回應說,不是指否決預算案,趙有否聽到有人說過不應該有共同綱領?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並沒有聽到,但係剩係聽到民主黨嘅代表講,佢唔能夠代表民主黨去做決定。」趙並確認該民主黨代表是莊榮輝。

代表鄭達鴻、梁國雄的辯方大狀黃宇逸問,黎敬輝是否會按其理解摘錄筆記?李運騰則修正問,筆記並非逐字逐句記錄。趙答稱,「無錯法官閣下,依個唔係立法會嘅逐字紀錄。」

黃再問,趙提到鄒家成在首次新東會議就運用否決權的字眼提出質疑,筆記亦沒有記錄。趙答,「回應黃大狀,因為之前有我都有提到啦,因為本身成件事嘅起源係我對住部電腦整緊區議會啲嘢,我聽到有人提到戴耀廷嘅文章,戴耀廷開始講嘅時候,咁然後就住佢講解完之後,就住運用依個基本法運用立法會否決權,究竟係『會』定係『積極運用』依樣嘢,係有火花喇。」法官陳慶偉一度修正「有火花」的英文翻譯。

趙續說,「咁當大家拗完之後,開始去其他嘅議題,咁我就繼續去做返我電腦嘅工作,我就同返呀黎敬輝去講返,其他繼續開會嘅重點,你繼續 mark 低啦咁,但係就住啱啱嗰個有火花嘅開會嘅情況,我都知道晒個情況啦,咁唔使 mark 啦咁。」

黃又問,有否留意到社民連代表曾就否決預算案表示不同意,若然有全民退保,社民連會投贊成票。趙答道,只記得社民連代表稱支持全民退保,但沒有詳細記憶。

14:35 辯方續就第一次新東會議提問

辯方大狀黃宇逸續問第一次新東會議,問趙家賢是否沒有正式記錄出席名單?趙不解問題,問「黃大狀你嘅意思係話…我助手做嘅筆記紀錄?可唔可以講解下?」

法官陳仲衡問,組織者是否沒有記錄出席人士?趙稱,「我理解應該無嘅。」黃再問,即沒有點名的步驟?趙頓一頓後稱,「無一個白紙黑字嘅,譬如話陳大文,到,無呢個嘅。」但趙指,戴耀廷會邀請各持分者、政黨作出自我介紹。

黃指,但有些出席者可能遲到、早走。黃其後展示 WhatsApp 訊息、「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的會議筆記,問趙是否沒有確認出席者資料是否正確?

法官李運騰問,趙有出席的會議中,有否留意到出席者名單正確?趙稱,「睇返因為當晚我有出席啦,收到我總幹事依個嘅筆記嘅時候,我大致上睇過,都見到係我見到出席嘅人喺度,所以叫做係正常囉,即係做咗個筆記喺度啦。」

陳仲衡則指,若黃不需要證人作身份辨認,質疑其問題用意,提醒黃需善用時間。李運騰又指,若果黃是指有人有出席會議,應向證人指出。黃其後稱,會問其他問題。

14:33 開庭

還押被告下午 2 時 29 分入庭。鄭達鴻、彭卓棋、柯耀林、施德來 4 人等候開庭期間聊天, 黃碧雲、楊雪盈亦不斷對話。鄒家成亦笑著與吳政亨傾談。

延伸庭的岑敖暉亦與旁聽親友作手勢交流,朱凱廸手抱成拳頭放在下巴,另馮達浚與朱凱廸、袁嘉蔚對話。

12:46 休庭
12:42 法官問新東會議上投票爭議

法官李運騰問,新東會議上投票的爭議,是否與採用「會運用」與「積極運用」否決權哪個字眼有關?趙家賢答,「係有,就係依方面係有叫做小小嘅花火衝突喺度,因為鄒家成就有提到要 chur 盡,就係我一定會運用呀,就係咁嘅意思。」

李續問,是否有人要求就字眼投票?趙答,「第一次會議我好記得就係無任何投票,因為民主黨嘅代表都講明係無獲得授權。」

李引黎敬輝為該場會議準備的筆記指,出席者看來沒有社民連的代表。趙家賢閱後指,「回應法官閣下,喺第六行,其實岑子杰,同埋文遠,即係吳文遠」。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午膳。

退庭後,延伸庭內司法機構職員指,正庭內尚有空位,持延伸庭票者若有意赴正庭可上前換籌。惟有中年男旁聽人士聞言指,「我都係聽直播喇,聽力唔好唔好去正庭呀,聽唔到呀」。

12:38 法官問黎敬輝筆記未提民主黨代表稱沒獲授權 趙指自己向黎指「唔使 mark」

代表鄭達鴻、梁國雄的辯方大狀黃宇逸指,「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曾發新東、港島的會議筆記,而趙在控方主問同意筆記並非詳盡完備。趙稱,「我應該個回應呢就係,係一個當時快速嘅重點嘅筆記紀錄…有啲議題係踏入好詳細嘅討論,當然係唔會寫咗落去,會變咗可能係嗰個討論之後,大家係有一個重點出嚟,依啲位置就會記錄喇。」

法官李運騰指,趙家賢先前供稱,據他記憶,民主黨莊榮輝沒獲黨內授權在會議上投票,「你是聽到他這麼說?」趙家賢答,「係,無錯」。

李續問,「但黎敬輝的筆記,沒有記下此點?」趙家賢稱「係無錯。回應法官閣下,因為我當時我同黎敬輝講,喂依個位唔使 mark,我都聽完啦」。被告席的林卓廷、延伸庭的黃之鋒聞言張開嘴巴發呆。

李再問,該場會議上,是在甚麼背景底下提到投票一事?趙家賢指,「 係,我上星期有回應呢,就係有人提出…《蘋果》文章,而戴耀廷叫做用溫和字眼,係簡約地去講解佢嗰篇文章,咁因而就帶起咗嗰個係咪否決財政預算案,嗰個力度應該係點樣嘅討論。咁而係就民主黨嘅莊榮輝就代表回應,就話如果係起學校醫院,都反對?即係佢提出依個咁樣嘅疑問出嚟。就係因為咁樣嘅情況,我就會係比較記得。」

12:25 辯方:黎敬輝並非「35+」組織者? 趙:依個問題好難

辯方大狀黃宇逸指,趙家賢昨日就提名表格第二點,指為安撫本土抗爭派,及迎合對簽署有猶豫者,並形容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九二共識」。黃問,第二點是否沒有提到一旦當選議員,必定否決預算案?趙稱,「個字眼所代表,因為有啲係積極運用,有啲係會運用,所以個表格係畀五大選區去用嘅時候,我無理由喺份表格咁仔細去寫明。」

黃問,該句仍是與本土抗爭派、傳統民主派相關?趙答稱,「應該係話,有多少少彈性係畀唔同嘅政治光譜嘅人士呢,佢去同支持者或者係黨內嘅人士去做一個交代。」

黃又問,黎敬輝是否為 2020 年的「民動」總幹事,負責行政,但他並非「35+」組織者?趙稱「依個問題好難。」

黃再問,在協調會議,黎的角色只限於為「民動」摘錄筆記?法官陳仲衡則指,WhatsApp 訊息顯示,當戴耀廷出錯,黎會出聲指正。法官李運騰又指,黎是純粹協助「民動」寫筆記,或是其角色是代表「民動」?

趙稱,「係,多謝法官閣下係 rephrase 過條問題,我明白。回應黃大狀呢就,黎敬輝佢係總幹事,除咗行政工作,佢係行政首長之外呢,而當我哋執委會嘅成員,不論正副召集人不在席嘅時候,佢當然係會代表民主動力,或者我講白啲,佢係有賦權代表民主動力…」延伸庭的袁嘉蔚、黃之鋒、馮達浚發笑,有人重複說「行政首長」。

黃續問,黎是否沒有參與會議討論?趙答道,「大致上係,但係有陣時可能有啲我哋民主動力嘅角色,如果做初選…行政嘅野,經驗分享,喺我唔喺度嘅時候,啲議題喺度嗰陣,佢都會幫手去講解。」

黃其後展示 2020 年 4 月 14 日第一次新東會議、黎其後有發出會議筆記的訊息。黃指,但趙曾發訊指可以在晚上 8 時後出席,可否確認區諾軒為其中一名主持者。趙稱,當時的情況,正如其助手所寫,有幾位人士坐在主席台位置。趙指,「除咗嗰幾位區議會主席之外呢,咁區諾軒都…係坐喺個主席台嗰度啦。」

趙確認,當時有區諾軒、戴耀廷、程張迎、鍾錦麟等出席,趙又指,「我嘅觀察係都係戴耀廷主要去負責主持個會議,咁而區諾軒係一個,作為主持一部分,但係一個協助嘅角色啦。」

12:20 趙稱記得民主黨莊榮輝 曾於新東會議稱沒獲民主黨授權

辯方大狀黃宇逸其後問,港島協調會議主要由區軒負責,港島區的共識是否由區表達會較好?趙稱,「佢係主要協調人,依個毋庸置疑嘅。」

黃續問,區諾軒曾供稱,第二次新東會議上, 民主黨代表莊榮輝表示他不獲授權。法官陳慶偉則指,趙沒有出席會議。惟黃指,但兩人屬同一政黨。法官李運騰其後稱,他們獲提供「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的會議筆記,若黃想問證人的個人認知,則不太合適。

黃遂轉問,趙家賢於 2020 年 9 月 29 日的第一份口供中提及,第二次新東會議就否決權未有達成共識。法官陳仲衡指,趙當時向警方稱有出席會議。陳慶偉問,趙有否出席?

在法官澄清下,趙稱,「我可以回應呀法官閣下,回應法官閣下同埋辯方律師,其實我喺當時落呢個口供呢,係記錯咗依個會議嘅日期嘅。因為其實我係新界東剩係出席過一次,其實係就係第一次會議…」趙又指,第一次會議中,民主黨的代表是莊榮輝。

趙續指,第二次、2020 年 5 月 5 日的新東會議是由黎敬輝出席,而民主黨與會代表是李永成。趙又指,「而我都記得莊榮輝(於新界東第一次會議)都有講,佢係無獲得民主黨嘅授權。」

法官李運騰問,趙是在首次會議聽到莊榮輝的發言?趙答,「係無錯,我親耳聽到,親眼見到。」被告席的鄒家成聞言露齒發笑。

李運騰續問,是否記得社民連的代表?趙稱有代表,但不記得是誰。李追問,是男是女?趙再次靜默。陳慶偉則問,梁國雄有否出席?趙稱不在。

12:10 辯方問如何知道各區共識的真偽 趙:確信戴耀廷所說是最終版本

辯方大狀黃宇逸問,戴耀廷何時告知趙家賢各區的共識,趙又如何知道真偽?趙稱,「我諗我要多少少,長少少嘅回應回覆。」

趙續說,2020 年 6 月 8 日、召開初選記者會之前一日,為了準備記者會,趙要求戴耀廷將所有協調會議,各個區協議版本再重新發送一次,趙都想確認為最後版本。

趙續指,區諾軒都在 WhatsApp 群組,亦知道區有收到文件,其後〈墨落無悔〉聲明出台後,趙把有關訊息傳給大家。趙稱,「咁而區諾軒就有開始講返,就係話點解佢哋咁逼切要人哋一定要簽份嘢呀,就有依啲嘅討論。而我都有講到就係話,雖然份嘢無白紙黑字簽,而喺當時都係一個 mutually agreed 的 consents。咁喺之後嘅討論呢,無論係戴耀廷定係區諾軒,都無對我依個講法呢,無論係電話定係 WhatsApp 都無去否定我呢個嘅講法。」

趙說,「而另外就係區諾軒喺大概嗰段時間啲協調會議,即係當時啲 dynamics 係點樣嘅情況呀,即係點呀,而佢都有同我講,佢唔係所有會議出席晒,或者其實去到最尾,跟得最足都係戴耀廷,你問返佢啦。所以我想回應返,就係黃大狀嘅意思,係當時所知嘅情況,同埋我所知嘅訊息底下,我係確信戴耀廷所講嘅係最終嘅協調版本嚟嘅。」

法官陳慶偉問,趙家賢理解戴耀廷有出席所有協調會議?趙稱,「係無錯。」法官李運騰問,「民動」總幹事黎敬輝是否沒有出席全部會議,但出席大部分?趙則稱,有時是由兼職職員出席。

李運騰問,趙在控方主問中獲展示黎敬輝的會議筆記,而在組織者 WhatsApp 群組中,包括趙本人、區諾軒、黎敬輝、鍾錦麟、戴耀廷,他們有否指出文件不準確?趙稱沒有。

黃宇逸一度問,趙是否未能肯定戴耀廷發出的文件的真實性;惟陳慶偉指趙無法回答。

11:58 辯方引 WhatsApp 訊息盤問

辯方大狀黃宇逸問,趙家賢提到不視鄭達鴻為本土抗爭派,即視他為傳統民主派?趙稱,「係無錯。」黃問,在 2019 年之後,趙、鄭都有根據內容而決定區議會的撥款?趙稱,「係會經過思考,係去理性嘅處理。」

黃其後轉問 WhatsApp 訊息,指趙曾提醒「民主動力」總幹事黎敬輝「…留意 benny 點樣講民動個角色」,趙更提到「佢啲野真係成日亂咁黎」。

黃問,趙為何會有此評論?延伸庭的馮達浚、袁嘉蔚笑著對話。

趙答稱,「嗰陣時嘅語境呢,我講緊就係依個 WhatsApp 講嘅訊息,就係佢(戴耀廷)係邀請民主動力去幫手,但係我嘅回應係好清楚我係需要思考,未能夠應承。咁但係佢已經喺一啲嘅會議場合,係對住與會者呢就講到話佢邀請咗民主動力去做咗個初選喇。咁而其實我哋民主動力係考慮當中,而佢咁樣嘅講法,而佢又唔講事實嘅後半段嘅話呢…令到好多與會者就已經…認知就係民主動力已經肯,已經會幫手㗎喇。」

趙續指,「人哋嘅期望當中,就以為咗民主動力會幫手。咁民主動力真係考慮過不會幫手嘅話,咁其實就唔單止係『中晒箭』啦,仲會因為個期望落差太大,咁其實根本無形中,佢已經造咗一個壓力出嚟。咁就變咗有陣時,佢想人哋做某啲嘢,而某啲人未必應承,佢就會夾硬嚟,而令到人要順住個勢,係結果都需要按住佢個勢進行。」

法官李運騰問,即戴耀廷有時會勉強或強逼人,令人難以抗拒?趙稱,「係無錯法官閣下,正如我昨日所講,我係採取呢個好迴避嘅態度去應對佢。」

黃續問,在剛才休庭前,趙提到每個地方選區協調會議達成共識。法官陳慶偉問,趙本人都有出席?趙稱有出席數次,如新界東只有去第一次。

11:56 開庭

還押被告早上 11 時 52 分入庭,旁聽的​劉慧卿隨即揮手,林卓廷微笑回應,余慧明出庭時嘟嘴向旁聽揮手。另延伸庭被告入庭,黃之鋒與袁嘉蔚對話。

11:15 休庭
11:05 辯方引用趙家賢 FB 帖文 問「35+」目標

辯方大狀黃宇逸其後展示,趙家賢與警方的錄影會面謄本。黃指,趙家賢當時提到「目標籠統」。趙確認。

黃其後又展示趙的 Facebook 帖文,提到:

目標  1:增加民主派在立法會選舉地區直選及功能界別所獲的議席
2:民主派取得地區直選及功能界別的諷席超過 3 個(35+),合計過半
3: 民主派奪取全體投票的主導權,即立法會的完全控制權」

黃問,這是否「35+」的目標?趙確認。

法官李運騰問,但這 3 項不包括「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是在協調會議加上?趙稱,「無錯,依度嘅寫法其實係…我講緊我依個 post 呢,其實係由返民主動力個 post,即係一雞兩味咁樣用啦。」

李問,即不是由趙所寫?趙同意。李再問,為何沒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趙答,「抱歉法官閣下,我唔太知道,可能係我助手將眾籌個網嘅資料取啲重點,然後整依個 post。」法官陳仲衡則指,背景有提及五大訴求。

黃宇逸問,提名表格需要參選人同意戴耀廷、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但共識有否提到當選立法會議員後所做的事項?法官陳慶偉質疑,問題太廣泛,更稱若是有關否決預算案應該直接問,否則需要延後午膳。

黃遂問,共識是否包括候選人當選後,如何行使否決權否決財政預算案?趙答稱,「我回應係,其實 Facebook 依個資料,其實係宣傳緊依個初選,而喺返嗰個表格嗰句,之後講嗰個寫法,裡面有講返個協調共識係存在嘅。」

陳慶偉問,即趙指他寫的字眼籠統,但在協調會議上就否決權一事,已達成共識?趙確認。

陳其後下令休庭。

10:45 辯方指《國安法》實施後 公民黨參選人修訂政綱為「無字政綱」

代表鄭達鴻、梁國雄的辯方大狀黃宇逸其後展示,2020 年 6 月 13 日「民主動力」的 Facebook 帖文,其中列出「民動」的電郵地址,問趙可否存取該帳戶?趙稱,「我無依個登入嘅權利,因為係職員同埋秘書處去處理。」

黃問,秘書處職員會否就收取的郵件向趙作出報告?趙答,「如果你講當時就住初選嘅報名呢,因為文件有好多,咁所以呀,當時我嘅總幹事同埋職員,綜合性嚟講係收到幾多份呀,但係再仔細地佢無特別同我講。」

黃問,是否記得《國安法》實施後,公民黨要求候選人修改所提交的政綱。趙稱,「回應黃大狀,我同事呢,係就住國安法生效之後,有同我匯報各個候選人嘅情況。佢係有提過有啲政黨,有啲嘅參選人係就住 election platform 呢,係有啲嘅更改嘅。咁但係就無特別同我講係公民黨有提出,但係我都要講得好清楚,佢係好籠統地講,話有啲人有啲嘅修訂,係畀咗我哋。」

黃續指,公民黨修訂為「無字政綱」。在法官澄清下,趙答稱,「多謝法官閣下提點…我記得我同事有同我講過就係,本身有政黨組織係空白咗嘅,然後佢而家係交返一啲選舉嘅政綱過嚟,畀唔畀佢呀咁樣,畀唔畀佢叫做可以叫做係更新呀咁樣。」

黃則稱,不是「空白」,而是寫上「無字政綱」。法官李運騰亦問,何時聽到有政黨需要修訂政綱?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唔能夠記得好指明嘅日期,不過我記得提名期係 2020 年 6 月 13 號開始。而係公布嗰個提名呢,公布完整嘅提名呢就係 24 號嘅,咁我記得呢仲有啲修改呀、更新呀,係 24 號嗰個禮拜之後仲有人做緊。」法官陳慶偉指,但這是在《國安法》實施之前。趙其後稱沒有印象。

法官陳仲衡問,「民動」在初選投票日有否使用影片?趙稱,「回應法官閣下,就我哋當時啲人手已經係 chur 到最緪(音:恆),去支援票站呀…突發情況呀咁,我官方上,我無要求同事去做影片呀咁…」至於相片,趙稱有傳媒影到,大家亦會影相以知道情況。

李運騰則指,提名期是 6 月 13 日至 20 日,在 6 至 7 月亦舉行選舉論壇。趙在提名期階段收取參選人的提名表格,除了一名參選人林景楠轉去參選地區。李一度把「林景楠」誤讀為「吳景楠」。李續指,所有提名表格當時是與政綱一同呈交。

趙則稱,「當時我嘅團隊同我講呢,係有啲選舉團隊可唔可以遲多幾日或一個禮拜先至補交返呀咁。」李運騰則問,即先交提名表格,政綱可以遲交?趙確認稱,當時是採取一個彈性處理。

李追問,同時有參選人夾附聲明、共同綱領?趙確認。李再問,在收到政綱後會否發布在 Facebook 讓公眾知道,或只是保存?趙稱,「回應法官閣下,呢個問題我應該琴日有答…本身嗰啲資料,如果係官方選舉會印刷同寄入屋,但係我哋無做依個步驟。」趙又指,初選時有把資料同政綱有張貼在票站,讓公眾在投票前看到各個候選人資料。

李稱,即除了投票日有公開政綱,公眾當時沒有收到政綱?趙同意,指其總幹事稱可以把所有參與初選候選人的政綱 PDF 版本上載到 google drive,並將網上連結轉做公開模式,讓其他人看到。

10:35 趙家賢指不會視鄭達鴻為本土抗爭派

代表鄭達鴻、梁國雄的辯方資深大狀潘熙稱,會由大狀黃宇逸作盤問。黃稱,會先就鄭達鴻的背景作提問。

趙家賢在提問下確認,2013 年認識鄭達鴻,當時趙為東區區議員,而鄭當時為公民黨社區發展主任 。

鄭在 2015 年當選為東區區議員,任期由 2016 年 1 月1 日開始至 2019 年 12 月。趙、鄭在 3 年內有不少共事機會。趙同意,他們一同處理不少民生事項,如行人板道發展,而兩人在 2019 年區議會選舉再次當選,鄭達鴻為規劃工程及房屋事務委員會主席。法官陳慶偉稱,黃不用列出其當事人所有的職位。

當黃展示《獨立媒體》〈東區體育會申 20 萬續搞區隊 豪言 3 年升港超聯〉的報道時,陳慶偉稱不相關。

黃遂問,趙供稱 2019 年區議會,民主派大勝之後,本土抗爭派令地區活動政治化。法官陳仲衡問,為何不直接問你當事人不激進?黃則稱想先作出確立。陳仲衡遂問,會否視鄭為本土抗爭派?趙稱,「回應法官閣下,不會。」

10:20 法官問趙家賢「五大訴求」

代表鄭達鴻、梁國雄的資深大狀潘熙稱,需花 5 分鐘整理及擺好螢幕。法官陳慶偉稱沒問題,並問趙家賢,「五大訴求」是?被告席的何啟明隨即探頭望趙,吳政亨、鄭達鴻亦望向趙。

趙靜默數秒後稱,「似乎依個…係一個撤回條例,就係成立,由法官主持嘅獨立調查委員會,去調查整個事。」

陳追問,何謂整個事?趙稱,即整個反修例運動,為何會有一個民怨情況發生,以及後續的衝突事故。趙續說,「然後就釋放被捕人士,同埋係可以撤銷控罪…要求…要求依個雙普選,同埋係取消 612 嘅暴動定性。」陳慶偉問,這就只是「五大訴求」?趙稱,「係,係我嘅角度。」

陳問,政府撤回逃犯條例,問趙是否記得何時發生?趙靜默數秒後稱,「係 6 月…6 月底左右嘅時間撤回咗,因為由 612 之後呢…」陳問是指 2019 年?趙答,「係 2019,嗰時係中國駐英大使,就住話反修訂條例唔係國家中央要求,係香港自行提出。」陳則指,即政府在 2019 年 6 月撤回逃犯條例。趙稱,「係無錯嘅,但係因為當時嘅行政長官,係可能用啲唔係太確認嘅字眼,係令到個民怨係積累落去嘅。」

法官李運騰問,撤回逃犯條例不能滿足要求實現「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人士,反對政府的人士,不會因為僅因為撤回逃犯條例而滿足。趙稱,「回應法官閣下,無錯嘅,你所講嘅情況就係當時嘅情況。所以點解係五大訴求話缺一不可,個意思就係話可以講係綑綁式,一定要幾個元素都符合到市民所要求嘅嘢…」陳慶偉問,直至今日,其他四個訴求都未達到?趙稱「係無錯。」

10:04 控方完成對趙家賢主問

主控萬德豪向趙家賢展示「2020 年立法會選舉-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 群眾集資!」的文件。

趙稱認得文件,並指是因應初選此項目而進行眾籌,並由「民主動力」總幹事、幹事處職員負責撰寫。

萬問,製作文件的目的?趙稱,在眾籌平台登記戶口,並在登入後,可以打印眾籌網的資料,並以文件形式展示。法官陳仲衡問,有意捐款的人在登入後就可以看到資料?趙則表示,一般人不用登入,就可以閱覽咗「呢個大路版面」,但捐款就要登入進行部分手續。

萬問,趙是否確認文件內容正確?趙頓一頓後稱,「我知道有關依啲資料係我嘅總幹事,係根據警方要求去提供出嚟嘅,然後佢係打印出嚟。」

萬其後又展示一份題為「民主動力 2019-2020 工作報告」的文件。文件顯示:

回應有關立法會協調工作及民間要求初選安排的要求初選安排的意見

2020 年 3 月 19 日,召集人趙家賢博士及總幹事…黃大仙及觀塘區議會正副主席和區諾軒的邀請,參與多次九龍東立法會協調會議。與會者對舉辦初選的原則概念積極作出討論…機制方式可否率先進行其他出選協調方法(包括初選)未有一致共識。在戴耀廷副教授主持下,根據當時最大公約數的結論,九龍東情況可透過棄選機制方式處理,本會及召集人衷誠希望各區的立法會協調持份者能凝聚共識,設立具公信力公平出選機制作為初選基礎。

趙確認內容正確。

法官李運騰問,在 2020 年 3 月後協調會議有其他發展,為何文件沒有涵蓋?趙稱,「民動」曾發布帖文及其他報告,並指這一份是報告是有關初選,而另外的報告是在其他章節。

該文件又提到:

自2020年3月開始,戴耀廷副教授及區諾軒主導,民動協助,區議會正副主席主持…最終達成一致共識,舉辦35+初選」法官陳仲衡問,在 2020 年 3月民動已協助初選?趙稱,當時 3 月底的協調會議只是獲邀參與,就初選表達意見。

萬其後稱,對趙沒有進一步問題。

10:02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9 時 59 分入庭,林卓廷、鄒家成向旁聽人士揮手, 黃碧雲、楊雪盈則在開庭期間撥扇。

主控萬德豪甫開庭稱,因應法庭早前要求得知公訴書上的其他共謀者(co-conspirator),現提供 3 名人士的名字,包括:蔡澤鴻、黎敬輝、郭榮鏗。

法官李運騰指,會在適當時間聽取此方面的爭議,並問郭榮鏗曾發言?萬指,他曾在公民黨記者會發言。

控方其後傳趙家賢入庭。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