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97日審訊 陳志全開始接受控方盤問

【實時更新】47人案|第97日審訊 陳志全開始接受控方盤問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2 日)展開第 97 日審訊。陳志全開始接受控方盤問,並供稱理解否決預算案並非「35+」目的,自己亦沒有「大殺傷力憲制武器」的概念。法官問,陳所認知的初選終極目的為何?陳稱,「最終極嘅目的,咪就係贏到最多嘅議席,跟住可以畀到最大嘅壓力畀政府,要佢回應,其中最主要就係五大訴求囉。」

控方續問,要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其中一個手段是否決預算案?陳否認。法官問,陳是否同意否決預算案是一個最強而有力的權力,可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陳稱在概念上,「可能好多人都以為係,但係操作層面上,其實唔係囉」,他續解釋,若民主派達成「35+」,即建制派不足 35 席,「係連啟動會議嘅能力都無」,其後又稱「喺第一日都唔知開唔開到會喇!」

周二審訊時,陳供稱人民力量成立源於對傳統民主派不滿,過往較少與民主派合作、沒協調,亦因與民主派對選,被稱為「建制派 B 隊」、「人民幣力量」。陳又指,一直認為民主派需有一致的行動守則,不是指贊成或否決法例或撥款,而是指議員有否盡責開會、加入不同的委員會,並提到過往議員開會「最低出席率嗰 10 個,有 7 個竟然係民主派」。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陳志全:沒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概念、始終不認同35+目的在否決預算案
周二報道:
47人案|陳志全認為35+非實贏 關鍵在於一致行動 稱任議員間民主派出席率低感無力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47 人案周三(8 月 2 日)展開第 97 日審訊,陳志全第二日作供,並接受控方盤問。
47 人案周三(8 月 2 日)展開第 97 日審訊,陳志全第二日作供,並接受控方盤問。獲保釋的陳於審訊完結後離開西九龍法院。
16:27 休庭 周四續審
16:10 庭上播畢陳志全街站發言片段

庭上播放陳志全在將軍澳的街站發言片段,顯示陳提到,「有人問慢必你怕唔怕俾人 DQ 呀,我就話無得怕嘅,因為把刀喺中共嘅手上,喺港共嘅手上」,又指 2016 年選舉引入了確認書,形容為「僭建物」,指人力於 2016 年沒有簽署,但若要簽署支持《港區國安法》,「我覺得所有民主派嘅朋友都唔應該簽,因為咁樣係背叛香港人,係背叛呢場運動…」

陳又指,「今次大家搞初選,已經將個人或者黨派嘅利益係放埋一邊㗎喇,無論邊個出線邊個當選,未來都要同心協力抗爭到底,包括我哋之前話,不惜運用基本法賦予議員嘅權力,嚟去否決財政預算案,逼使林鄭月娥政府重啟政改,回應五大訴求,達至雙普選,但係今時今日似乎呢個 step 已經跳咗喇,因為林鄭…中共傀儡…因為佢只係執行,佢唔需要負任何嘅政治責任或者政治決定…」

陳又提到,「點解張舉能委任做終審大法官我要投反對票…你睇到而家中共推呢條國安惡法,係可以架空我哋法庭,係將我哋極特殊例子係拎返去北京審都得嘅…佢會揀啲咩法官吖…高尚情操嗰啲法官…」

陳志全又稱遭警員拍下其單張,「成份畀你都得吖警察…都話係罪證…我哋都係光明正大嘅…」被告席的林卓廷、黃碧雲、鄒家成及旁聽發笑。

陳續說,「…抗爭到底嘅意思就係咬住唔放,對保皇黨如此,對林鄭政府如此,對共產黨亦都如此….而家民主派議會抗爭係未盡全力,恕我咁講,第一…出席率係好緊要…如果你都唔喺度,你點議會抗爭呢?第二係你嘅參與程度….其實議會抗爭有文鬥同武鬥…文鬥方面,大家係咪做到最盡呢,我覺得都未係囉,頭先話出席率…18 個事務委員會,長毛以前 18 個都加入…我入咗 14 個…但係我 14 個出席率都好高嘅…好多民主派唔係好積極去發言。」

播畢片段後,法官陳慶偉下令休庭,明日再續。

15:54 開庭

控方續播放陳志全的街站片段。

15:16 休庭
15:10 庭上播放陳志全街站發言片段

庭上播放陳志全在將軍澳的街站發言片段,顯示陳志全當時發言提到,「民主派參選名單總共有 12 張…7 月 11、12 號要出嚟投票…12 張名單入面選出 7 張,係參與 9 月嘅立法會選舉…點解今次要喺立法會選舉之前搞一次民主派嘅初選…其實抗爭運動由反送中運動到反警暴到今日反國安惡法…香港喺過去一年係變咗好多係返唔到轉頭,我哋一定要抗爭落去,所以點解我哋今次口號係抗爭到底…」

陳又指,「今次搞民主派初選或者我哋願意參與民主派初選,個目的都係好簡單,希望透過呢個方法或者機制…唔會鷸蚌相爭,漁人得利…」

法官陳慶偉其後打斷,並下令先休庭。

15:00 法官引陳志全街站發言提「不惜運用基本法…」
質疑不只舉例而是準備運用否決權

主控周天行其後再展示陳志全街站的發言謄本,指陳提到「抗爭到底」。陳稱是 2020 年的選舉口號。周又指,是陳志全、譚得志及人力的口號。陳稱,「其實無分得咁清楚…我又係人民力量,快必又係人民力量,我同佢都係有用抗爭到底,因為我哋張 banner 都係咁啦,你見到 Facebook。」

周其後讀出謄本,指陳當時提到「今次大家搞初選,已經將個人或者黨派嘅利益係放埋一邊㗎喇,無論邊個出線邊個當選,未來都要同心協力抗爭到底,包括我哋之前話,不惜運用基本法賦予議員嘅權力,嚟去否決財政預算案,逼使林鄭月娥政府重啟政改,回應五大訴求,達至雙普選…」周問,即陳當時會抗爭到底,以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陳志全稱,「唔同意,嗱我都預咗你會問我呢題,所以呢,你係唔可以剩係睇呢句㗎。」被告席的鄒家成、柯耀林發笑。

陳續說,「琴日我哋其實已經主動提出咗無論係街站定係嗰條宣傳片,我哋都會講 35+ 如果達成到,佢可以做到嘅嘢,但係我唔會將呢樣嘢去講得太過誇或者太過實際,因為咁樣做呢,係好似畀一個 empty promise 畀選民。」

陳又指,後句提到「但今時今日,似乎呢個 step 已經跳咗」,並解釋當時的說法,「我話呢個 step 已經跳咗就係,有人話如果 35+ 就咁咁咁,但係呢個step已經跳咗,就係話不過你唔好諗太大期望呢樣嘢喎!而家林鄭月娥呢就變咗公務員,係中共傀儡,即係佢都話唔到事㗎喎咁樣。」

陳志全指片段很長,因街站歷時兩小時,他一人在尚德邨十字路口發言。陳續指,「我成個街站嘅主軸就係鼓勵人出嚟投票,我琴日講過對一啲…覺得投票、議會無用嘅人,而呢段所要講嘅就係就算唔能夠 35+,唔能夠林鄭月娥有回應,但係初選出嚟投票最少都可以達到一個目的。」

陳又說,「如果…好多人出嚟投票,呢個已經係一個市民、選民力量嘅顯現,佢比起建制派話佢簽咗幾個百萬個簽名運動,嗰個力係大好多,所以就算無 35+,就算林鄭話唔到事回應訴求,你都要出嚟投票,展現市民、選民嘅力量。」

法官陳仲衡指,但陳志全提到「不惜運用基本法…」,指不惜是有「even to」的意思,故不只是舉例,而是提到準備運用此權力。

陳志全答,「即係我當其時係講咗不惜呢兩個字啦,可能係即係而家咁樣睇文字個語氣係重啲…但係係咪可以睇返條片,因為無稿又剩,我當其時就係隨口咁樣噏出嚟…」陳仲衡則指,但不播片是其大狀馬維騉的決定。

陳志全張開雙手、擺手稱,「無問題!無問題!明白呢條片因為都好長…我係講晒成個邏輯呀嗰啲出嚟嘅,咁我亦都唔係話而家強烈要求大家喺度睇,我都唔想浪費法庭時間。」

法官陳慶偉稱不會浪費時間,並指著法庭的螢幕下令播放。

14:50 控方引人民力量 FB 「團結必須共同綱領」帖文盤問

主控周天行問,陳志全在主問作供提到,認為〈墨落無悔〉聲明無意綑綁當選者要否決預算案。陳稱,「即係我唔認為呢一個聲明係話,嗰啲贏咗選舉嘅人要一致去投票去話否決預算案囉,佢嘅意思係要運用《基本法》賦予嘅權力,其中有一樣係否決《財政預算案》嘅權力,係去爭取五大訴求囉。」

周問,但「35+」的目的是要立會過半?陳指,「希望攞到一席多一席,咁呀攞到 35+ 啦。」

周指,但不理解為何不是綑綁當選者。法官陳慶偉稱是兩個事項。周指,欲作出澄清。陳慶偉再稱,毋須作出澄清。周遂指會問其他問題。

周其後展示人民力量的 Facebook 帖文,黃底黑字寫上「團結必須共同綱領」。

周問,此處的「共同綱領」是否與昨日提到的「共同政治行動綱領」一樣?陳志全則稱,會先解釋此圖的出現經過,「咁當我同呀譚得志即係會溝通咗會簽呢個共同聲明(墨落無悔)之後,咁佢就話會叫義工出張圖,咁呢個就係佢叫義工出嘅一張圖,咁出完嚟之後,我哋無討論過用咩字,但係佢就用咗呢張圖啦,咁呀我睇完之後當然無反對啦。」

法官陳仲衡問,但陳是否同意?陳志全答稱,「咁我唔可以話我唔同意呀嘛,我無叫佢抆落嚟…無叫佢改…咁當時我對呢 8 個字嘅理解就係…強調返我哋一路以嚟對民主派合作嘅期望,係話如果我哋要合作,我哋要畀外界覺得我哋團結,就係要共同綱領囉。」

陳又指昨日已經解釋過對「共同綱領」、「共同政治行動綱領」的理解,又指用這張圖片提到簽署〈墨〉,「唔代表話〈墨落無悔〉聲明,已經達到我對共同綱領或者我對共同行動政治綱領嘅期許。」

陳續稱,「我哋喺呢度只係重申如果民主派要合作,要畀到選民、市民一個團結嘅感覺。我哋喺議會裡面係要有一啲…我今日唔重複返晒,要有一啲共同嘅守則呀行動紀錄呀,亦都有一啲綱領需要有啦,唔知可唔可以回應得到主控嘅問題。」

周指,陳昨日提到一致的行動守則,包括對於立法會議員期望,如出席率。陳確認。周問,但陳沒有解釋「政治行動綱領」。陳一度笑稱,「唔係!我解釋過,係咪要我重申講一次?」

陳續指,「其實當我講共同綱領嘅時候,佢亦都包括埋共同嘅政治同埋行動守則,到我琴日講….譬如係反對小圈子選舉,反對功能組別呢啲,就係我自己都希望可以達到嘅綱領囉…」

14:40 控方質疑陳志全曾在街站發言
稱「選出 7 張(名單)參與 9 月嘅立法會選舉」

主控周天行問,陳志全在午飯前提到,初選完結後才知悉新東派出 7 隊名單。陳確認,指一直以為目標為 6 席,派出 6 隊名單。周問,「這不是真的,對嗎?」陳稱,「我係咁樣認為,嗰陣時。」

周其後展示 2020 年 6 月尾的陳志全於將軍澳街站的發言謄本,指他提過「選出 7 張(名單)參與 9 月嘅立法會選舉」。陳答稱,「我諗返,而家諗返,可能係嗰陣時講錯囉。」陳又笑稱,「因為呢我喺呢個街站嘅時候呢,我都試過講 8 張添㗎,如果你仔細搵可以搵到㗎。」

陳又指,「因為嗰陣時我講呢就係話初選嘅名單,係減初選個名單,減到去 7 張、6 張、8 張,我都有講過,需唔需要搵返嗰句出嚟畀大家睇?」

法官陳仲衡問,其中一個段落提到「6 張 7 張 8 張…」問是否這處?陳志全確認,「咁呀我都係一路諗住新界東係 6 席,咁之前我都分析過個邏輯係點解 6 席,係一個最大可能攞到嘅席位嚟嘅…呢個位我就係分析返減低參選名單可以令到我哋攞到更多議席嗰個名單,咁你話我頭先所講 7(張名單),咁可能係我講錯,咁我年份都會講錯。」陳說到最後一句時發笑。

陳又指,「因為呢個街站其實係一個兩個鐘頭街站,咁我係無稿,隨心咁揸住個咪咁樣去講…」

周向陳指出,當時陳是知道新東會派出多少張名單,以及會否決預算案,以逼使政府回應「五大訴求」。

陳擺手答稱,「要搞返清楚…6 席 7 席個認知到底係點樣,我嘅腦一路,或者我嘅分析都係話,新界東 6 席…已經係奇蹟喇,7 席係接近無可能,甚至係有反效果。」

陳續稱,「我仲記得一件事,因為當我哋新界東…有咗嗰 6 個出線嘅人之後呢,我就曾經做過一個訪問,咁我就講咗一句就係話,咁我哋 6 個就一齊拖住手一齊贏咁樣。」被告席的鄒家成發笑,其後手抄筆記。

陳續說,「咁范國威就 send 咗個 message 畀我,佢話,慢必你咁講我唔使選啦咁樣!所以我嘅認知就一路都係 6 席嘅。」被告席的柯耀林、鄭達鴻發笑。

陳仲衡指,但當陳提到 6 席、7 席時不可能說錯,因為是議席數量範圍。陳稱,「呢個係我成個講緊一路由 12 張名單…而唔係當時喺街站度講畀市民知,我哋協議咗 6 吖定係協議咗 7。」

周天行續質疑,但陳有在街站提到。陳說,「我咪話我可能係講錯囉!咁樣!」法官陳慶偉亦打斷著周轉問其他問題。

14:34 開庭
12:35 休庭午膳
12:25 控方引〈墨落無悔〉聲明盤問
陳志全確認同意聲明中兩點而簽署

主控周天行其後問及〈墨落無悔〉聲明,並展示陳志全的 Facebook 帖文。周問,陳是否將自己同抗爭派聯繫一齊?陳稱不同意。

法官李運騰問聯繫的意思?周指,帖文提到抗爭派聲明。周問及聲明首段:「昨日(6 月 9 日),戴耀廷教授召開記者會交代初選細節,表示不會要求參選人簽署共同綱領。」問陳當時有否留意到此時間?

陳稱,「我當然我簽或者我放個名落去個聲明嘅時候,我係有成份𥅈過嘅。但係我無去考究」。陳指,他當時同意括弧內的兩點聲明,其他字眼沒有很嚴謹考究,又指「譬如嗰度多次用到『我們』呀咁樣,嗰啲我都係理解為係『佢哋』嘅聲明,佢哋講嘅嘢。」

周問,誰是聲明的草擬者?陳稱,「抗爭派囉,但係我當其時係無去考究,究竟係邊個人去執筆去寫呢個聲明書嘅。」

法官陳仲衡問,當時是否知悉戴耀廷於記者會的聲明?陳稱,「我而家印象唔係好清晰」,又指「但係佢咁樣寫出嚟,我諗都唔會屈呀戴耀廷,即係無中生有啩。」

周續問及〈墨〉第二段:

我們認為,在初選協調會議上已取得共識的共同綱領,乃一眾參選人之合作基礎。考慮到立場差異,此一綱領已達致抗爭陣營光譜的最大公因數。墨落理應無悔,否則等於失信於選民。

周問,陳志全當時有否留意該內容?陳指,「因為初選協議會議上面達成嘅共識,咪就係蘇浩去咗開兩次新界東會議返黎 update 我嘅嘢囉。呢個琴日…我哋處理嗰個人民力量嘅會議紀錄嘅時候已經交代得好清楚。」

周問,聲明兩點與協調會議的共識相關?陳指,目標議席一點,指「願選服輸…呢個就係成個初選嘅嗰個精神嚟㗎嘛」。

法官李運騰問,陳提到的 4 點共識,但不包括聲明兩點,問為何會贊同(endorse)〈墨〉?陳指,「應該講返就係究竟我哋決定簽與唔簽呢一份嘢,咁呢兩點我都覺得無乜問題。第二點就更加係一個,即係琴日講過啦有人唔會走數呀,應承咗如果輸就唔選,呢個係好正常嘅嘢嚟,我當其時就無與你分析咁好似頭先個 exercise…但呢兩點唔係所謂嘅初選協調會議共識喎咁樣。」

陳志全確認,他簽聲明是因為同意兩點。李追問,即不是指協調會議有協議?

陳稱,「協調會入面我能夠知道嘅嘢係相當有限嘅,即係如果你話最嚴謹就係叫返蘇浩返嚟問…而家諗返轉頭諗就梗係最嚴謹嘅方法啦。」

李問,但當時陳沒有問?陳稱沒有問,「因為呢兩點,如果有一點出咗嚟,係我唔同意或者我質疑嘅我猶豫嘅,咁我就會問佢,喂係咪協調會嘅共識嘅嘢。」李問,即簡而言之,陳同意聲明兩點而簽署?陳同意。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2:20 控方展示新東 WhatsApp 群組訊息指陳與組織者直接溝通
陳志全:只能夠話我係呢個  WhatsApp  群組嘅成員

法官陳慶偉問,陳志全是否認識戴耀廷本人?陳稱,「叫做識啦,我諗從政嘅人叫做都我諗都係會認識呢個人,我初選,在此之前有佢電話,但係夾埋通過唔夠 5 個 message…」

陳慶偉追問,蘇浩與戴耀廷有沒有溝通?陳志全稱不知道,並在追問下稱譚得志都認識戴。

陳追問,譚有沒有戴的手機號碼?陳志全稱,「我唔肯定,但係我覺得應該有,因為其實喺當年佔中嘅時候呢,戴耀廷係搞過好多商討日嘅,咁譚得志係比較熱衷去同戴教授係去商討嘅。」

陳慶偉問,譚出席不到協調會議,都是由蘇代表出席?陳志全指曾經代表過,但應該不是全部會議。陳志全在追問下稱,不是由他指示,而是指譚得志不能出席協調會議時,或會找蘇浩、劉家鴻等人民力量執委代表。

主控周天行其後展示新東 WhatsApp 群組訊息,陳志全確認自己為群組成員。周指,沒有蘇浩的名字,陳稱,「其實我都無考究過。」

周指,在 2020 年 6 月 24 日至 9 月 6 日,都是陳志全與初選組織者間直接溝通。陳稱,「我只能夠話我係呢個  WhatsApp  群組嘅成員囉。」

12:10 陳志全稱不知道有新東協調協議文件
又指如看過文件「一定會出聲」 因 7 張名單參選有很大風險

主控周天行其後展示「35+ 立會過半計劃 民主派新界東協調機制協議」文件;陳志全搖頭稱,「唔知道有呢份文件。」

周問,有否收過初選組織者的文件?陳反問,「提名表格算唔算?」周指除了提名表格,陳則稱無印象。

法官李運騰問,當時陳志全如何取得提名表格?陳答,「我都唔知我同事喺趙家賢度攞吖定係網上有條 link download ,我都無考究過。」

周指,陳昨日提到有新東 4 個共識:搞初選、目標議席、替補機制為「靈童制」,以及有論壇。

陳答,「其實我去到即係初選對呢 4 點,譬如其中嘅議席數目呢,都係有啲糊塗,即係唔係好清晰㗎」,指如剛有展示過的人力會議紀錄,提到新界東嚴謹,目標 6 席有 6 人出選。陳續指,但從蘇浩口中得悉每區不同,「大家有唔同,有啲寬鬆有啲彈性咁樣。」

周欲打斷發問時,陳道,「你要畀我講埋我話唔清晰嗰點都未完成!」並問「可唔可以法官?」法官陳慶偉稱可以。

陳其後擺手答稱,「因為嗰次蘇浩返嚟講,就係話本來新界東係最清晰,我都以為無乜嘢好討論㗎喇,我唔重複喇。咁佢講完就都話可能係會有啲寬鬆,但係跟住就無人再 update 我任何消息,咁我都係從正常思考,新東出 6 席就係 6 張名單啦,即係咁後來你睇呢張(協調協議文件),譬如話第六點,係首 7 張名單可以參選咁樣。」

陳指著螢幕稱,「如果我當其時睇到呢張嘢,我一定會出聲囉!所以頭先主控問話,我係咪即係知道嗰 4 點共識,我就帶出就係話其實真係好模糊㗎,因為連議席都有個問號仔喺底下㗎!」

陳慶偉則指,協議文件的第五點提到 6 席,但第六點是 7 席。陳志全指,「係呀因為當其時開完第二次會議蘇浩返嚟講嘅時候,我無呢個概念呀。」

李運騰問,即當時有多少個隊伍會參與正式選舉,是有不確定性?陳同意。

李續問,陳是何時知道會選出 7 個名單?陳稱是完成初選後,「咁第七名嘅范國威,咁佢都係去報名去參加個正選啦,即係 9 月個立法會選舉,咁我咪知道原來係 7 張名單出選喇。」

李問,陳在初選論壇時是否知悉?陳稱,「嗰陣時我無諗過呢個問題,我真係一路都以為..我琴日講新東 6 席係奇蹟,保住 6 席就係個目標喇咁樣。因為 7 張名單去報名,真係有個好大嘅風險,係連 6 席都保唔到…」

李運騰打斷指,陳昨日已提過。陳其後在法官追問下同意,當時只肯定會搞初選、6 席目標議席、有論壇,以及替補機制為「靈童制」。

12:00 陳志全稱譚得志曾告知九東參選人會交文件
當時不掌握是否名為「共同綱領」、沒看過內容

主控周天行稱,知悉譚得志有參與九東初選,並展示其提名表格附上的「共同綱領」,問陳志全是否知悉?陳稱知道。

周問,兩人有作出討論?陳答稱,「佢無問過我。」周追問,但陳指知悉。陳指,知道九東、新西有連同提名表格交上「共同綱領」。

周指,他是問譚。陳稱,「我宜家咪答你我知道囉。」周又問,陳是否知悉九東達成共識?陳稱不知道。

周問,即譚沒有告知陳?陳稱,「其實佢知唔知道我都唔知」,指因為不知道譚有否出席過九龍東嘅協調會議或是派人出席,笑稱,「我到今日都搞唔清楚」。

陳在追問下稱,譚沒有與自己討論過九東「共同綱領」,而自己亦沒有問過譚或蘇浩。

法官李運騰問,陳是何時知悉譚有夾附「共同綱領」?陳稱,「我都唔係好印象好清晰,因為其實嗰啲時間都係好近初選嘅報名期,當其時我哋亦都係各自做緊自己嘅準備工作。」李追問,但陳是譚交報名表格前知悉?陳稱,「佢有話畀我知。」陳又指沒看過文件。

周問,當時譚是如何告知陳?陳答,「咁佢咪話九東有呢份,即係佢哋會交多一份叫做,當其時我都唔係好掌握係咪叫共同綱領」,陳當時指新東沒有此文件。

陳在追問下稱,「因為其實係選舉,我哋一路整個過程都係各自照顧自己嘅嘢,佢嘅政綱呀我嘅政綱呀,我哋都無互相討論。」

法官陳仲衡問,但陳、譚有一同拍過宣傳片,指兩人似乎不是分開顧自己的事。

陳答,「其實我哋喺呢一次初選一齊做嘅嘢,就係影咗啲相,做咗啲 banner…跟住就(2020 年)6 月尾就上咗一個 studio 拍咗條片,咁嗰條片都係我哋上到去,一路去同個導演傾下講咩嘢,先至一路傾一路拍出嚟嘅。」

周其後問, 陳有否問過蘇浩新東有否類似的文件?陳答,「我無主動問,因為如果有嘅話佢會話畀我知㗎喇,咁無理由有佢唔話畀我知㗎嘛。」

陳續指,「因為新東已經,即係新東已經開咗兩次會,佢有喺執委會匯報咗…咁所以我唔會問佢新東有無呢份文件㗎,因為已經過咗嗰個協調會議好耐啦嘛!」

陳仲衡問,那陳志全有否聯絡初選組織者?陳稱,「我之前有答過就係區諾軒啦,就係佢去通知我去開會,區諾軒都無話畀我知新東有類似嘅文件。」

11:52 開庭
11:10 休庭
11:05 法官:是否同意否決預算案是最強權力逼特首回應「五大訴求」?
陳志全:概念上理論上好多人以為係,但操作上其實唔係

法官李運騰問,即不是逼切的關注?陳志全稱,「咁講啦,即係當其時我嘅諗法係選到先至算啦!你講到上天落水都係咁話啦。」旁聽聞言發笑。

法官陳仲衡問,陳志全是否同意否決預算案是一個最強而有力的權力,可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陳志全稱,「概念上理論層面上,可能好多人都以為係,但係操作層面上,其實唔係囉,如果 day 1,喇咁講,法官你畀多少少時間我,畀少少耐性我。」

陳志全邊擺手邊說,「35+ 面對嘅問題,政府面對嘅問題,係支持佢嘅建制派唔夠 35 席,唔夠 35 席呢,其實單憑建制派,係連啟動會議嘅能力都無,所以如果民主派唔合作去幫你湊夠法定人數…」被告席的鄭達鴻、何桂藍手挨電腦望向陳。

陳續稱,「根據《基本法》,立法會嘅法定人數,係全體議員嘅一半,即係 35 席,所以如果建制派係 35- 嘅話,佢哋連法定人數都唔足夠,如果民主派唔嚟…連個《財政預算案》嚟立法會首讀二讀,都讀唔到!即係…嗰個係遙遠嘅事,即係下一年嘅 4、5 月…」

陳仲衡打斷問,陳志全是否同意,如果不否決財政預算案兩次,就不會有特首辭職這回事。陳稱,「根據個《基本法》嘅條文係。」

法官陳慶偉稱明白陳志全的意思,指即沒有 35 人,連開會都開不成,更不用說要否決。陳志全道,「喺第一日都唔知開唔開到會喇!」法官續指,但特首仍為特首。陳志全笑稱,「大家坐喺度你眼望我眼㗎啫!」

陳慶偉指不是,因為連會都開不成,只可以在電視上互相看對方。陳志全笑稱,「係。」

陳慶偉其後應控方要求下令休庭。

11:00 陳志全稱理解否決預算案並非「35+」目的
自己亦沒有「大殺傷力憲制武器」概念

主控周天行其後問及 2020 年 3 月 26 日的初選記者會,並展示記者會謄本,指戴耀廷當時提過「立會能夠過半就係…大殺傷力憲制武器」。

周其後問,陳志全是否知悉「35+」的目的是,取得大殺傷力憲制武器。

法官陳慶偉其後著周重新組織問題,應問是否知悉初選的目的。陳志全稱,「係。」陳志全再擬答時,傳譯則指,「唔好答。」陳慶偉大聲稱,「不是!是你!周生!」陳志全、旁聽聞言發笑。

陳慶偉其後再著周天行重新組織問題。周遂問陳志全是否知悉「35+」的目的,指是想取得憲制性武器,包括否決權。

陳志全稱,「喇呀周生個問題不斷提及個憲制性武器,嗱,初選個目的我係知道嘅。但我記唔返睇報道嘅時候有無 quote 佢呢個大殺傷力憲制武器,咁所以我當其時係無乜嘢特別嘅諗法嘅,當然我係知道初選嘅目的,就係要令到民主派攞到最多嘅議席,如果議席過半,有好多嘢可以做到,但係就無呢個大殺傷力憲制武器嘅呢個概念…」

周問,但是否知道目的是要否決預算案?陳慶偉糾正周,指初選目的是要取得立法會過半,而其中的目的是包括否決預算案。陳志全稱,「由始至終我都唔認同話個 end,即係個目的,係否決《財政預算案》。」陳慶偉追問,其中一個目的?陳志全稱,「嗰個唔係 end,唔係目的嚟㗎喎。」

陳慶偉遂問,陳志全認知的初選終極目的為何?陳志全稱,「最終極嘅目的,咪就係贏到最多嘅議席,跟住可以畀到最大嘅壓力畀政府,要佢回應,其中最主要就係五大訴求囉。」陳又指,「不過我要補充一句,頭先我講嘅呢個整體概念,唔係單純喺呢個記者會、報道入面得到嘅。」

周天行問,要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目的是要取得否決權?陳慶偉糾正稱,是其中一個手段。周則問,要逼使特首回應「五大訴求」其中一個手段是否決預算案?

陳志全稱,「唔係,你攞到過半你自然有好多權力,咁其中一個權力,係否決《財政預算案》。以我嘅認知或者我嘅理解,又或者我嘅相信,其實如果當民主派係咁僥幸攞到 35 席以上,即係由開票個剎那,你唔講,政府都知你有咩權力啦。」

陳志全續說,「同埋唔係話去到出年嘅 4、5 月先做嘢,而係由開票開始,政府已經要搵你傾,搵人、搵唔同派系…所以否決《財政預算案》係其中一樣嘢,而且係樣好遙遠嘅嘢。」

10:45 控方引人民力量執委會會議紀錄盤問

主控周天行其後展示人民力量執委會 2019-2020 年度第 19 次會議紀錄, 題為「2020 年立法會選舉/「黨內初選」機制」的段落。

陳志全稱,該段落提到「有關立法會選舉『黨內初選』 暫時沒有會員報名」,雖然大家都知其實人民力量就只有我同譚得志會去參加嚟緊嘅立法會選舉,但係我哋唔可以話黑箱作業咁樣樣,自己執委會幾個人圍圍威咁樣就出選喇,咁我哋就發咗個即係訊息畀我哋所有嘅會員,問大家有無興趣參與即將嘅立法會選舉同埋初選…就係呢個操作唔好後來俾人話你哋自己決定晒啲嘢咁,咁直至嗰次會議呢,都係未有人報名。」

法官陳仲衡問,其中一段提到「實體初選投票,將於 7 月 3 至 5 日,大約開 300 個站,市民可自由選擇選區投一票。」

陳志全解釋,「呢個我理解係當其時即係呢個會議嘅時候,其實 35+ 嗰個初選都係未曾定實一個日子。」陳並確認,是指「35+」初選。

周其後問及會紀(會議紀錄)的出席者。陳稱,除了列席的為職員之外,其他都為執委會成員。陳在追問下稱,會議是一個月開一至兩次,按需要而定。周問,陳每次都是主席?陳稱,「如果我有份開就係,如果我無份開就唔係囉。」

法官陳慶偉稱,問題不相關,著周轉問下一個問題。

周其後問,指陳昨日供稱,2020 年 3 月有事情發生導致出現錯誤的報道,有人以為人力不支持初選。陳稱,「清楚啲或者公道啲咁講啦,我就話懷疑與會者,會後呢就放咗啲料畀記者,咁放咗呢啲料呢就令到個記者理解為…喺個會裡面反對初選最強烈嘅。」

法官李運騰打斷指,昨日已聽到證供,著周轉問其他問題。

周問,陳提到為了作出澄清,人力其後在 Facebook 發帖,題為「人民力量贊成有共同政治行動綱領的初選」,問陳否會跟貼初選的新聞?陳稱,「又唔可以咁講,因為就算我唔睇新聞,如果有事發生,自然就會有人話畀我知,但係我琴日講話,因為我做節目嘅關係,有時要搜集資料,所以我有時都會睇到呢啲新聞。」

10:35 控方就陳志全、譚得志何時決定參與初選提問

主控周天行問,陳志全是在何時決定參與初選?陳稱,「呢個好難講話邊一日或者邊一個月,因為大家其實民主派都知道嗰個日子係搞緊初選,如果係傾得成嘅話,咁我哋九成都係會參加㗎喇,咁所以好難講個日子,你係講交 form 嗰日吖,定係講邊一日呀?」

周指,陳在 2020 年 6 月 20 日有交初選提名表格,故必定是在此日之前已決定參加。

法官陳慶偉其後問,有證供聽到 2020 年 1 月有飯局,問陳有否參與?陳稱,「我係喺法庭上聽到證供先至知有嗰個飯局。」

陳其後又指,新東首次會議是在 4 月 14 日,問陳當時是否已想參加初選?陳稱,「嗯…唔係 100 個 %,我諗都 8、90% 喇。」

法官李運騰問,陳是指知道泛民有初選,而泛民都多數會參加,問陳是何時肯定?陳稱,「肯定會有初選,都好難答呢個日子,因為大家都知九東開兩次會議,都係用選前民調會去處理…咁嗰陣時仲係一個問號嚟…好難話係初選嚟嘅…」李追問,陳是最遲於 6 月 9 日已決定參加初選?陳大聲答,「早過!」

周其後指九東首次會議是在 3 月 2 日。陳稱,「我琴日都話區諾軒 send 個 message 畀我叫我去通知譚得志。」

周問,譚是何時決定參加?陳稱,「呢個就真係再難答啲喇,呢個你應該係問九龍東幾時決定搞初選,呢個日子我都唔掌握。」

陳在追問下稱,「可能我哋真係太熟喇,大家都假定大家會參加,佢無問,你參唔參加呀,我參唔參加呀嘛。而我哋亦都係(人力)執委會,我哋係會紀(會議紀錄)一路都係見到呢件事,咁一路講都係諗住會參加㗎啦,所以無一個日子去話,呀慢必我決定我去參加初選喇咁。」陳回答時一度抬頭發笑。

陳慶偉問,「人力」內部有否正式決議授權他們參加初選?陳稱,「喇其實人民力量係一個好細嘅組織,但係呢我哋啲功夫呢都會做嘅,其實琴日展示出嚟嗰個證供嘅會議紀錄,係我哋討論點嘅上面仲有一點嘅。」

10:25 控方開始盤問陳志全

主控周天行開始盤問。陳志全在盤問下稱,他於 2016 年開始任人力主席,直至「被捕之後收押再退出人民力量為止,都係主席個位。」

陳確認譚得志為人力副主席,但不知對方由何時開始擔任。

法官李運騰問是否在 2020 年之前?陳稱,「喔,一定,因為其實本來我係諗住做兩年主席,跟住就畀呀譚生去做下一屆主席,但當時佢話佢未 ready,咁我惟有做多兩年。」

周問,那譚是否於 2020 年整年都有擔任副主席?陳稱,「應該都係嘅」,指 2020 年 9 月 6 日原本有選舉,但後來取消,「咁佢被捕之後就收押到而家喇」。

陳其後在追問下確認,譚在被捕前都是副主席,另確認蘇浩亦為副主席,指他應是在 2018 年換屆時候開始擔任。

周問,蘇浩亦是陳的助理?陳稱,「立法會我嘅同事都係叫議員助理,咁佢係其中一個議員助理。」

周問,蘇是要協助陳?陳指,蘇亦要處理將軍澳地區嘅事務。周追問,但蘇向陳負責?陳稱,「每個同事都係向我負責嘅。」陳在提問下稱,梁家聲為人力成員之一,亦為執委。

10:10 李予信代表大狀盤問陳志全

陳志全代表大狀馬維騉稱,沒有進一步問題。李予信大狀關文渭稱有提問,並開始盤問。關展示立法會投票表決的文件,指為 2016 年 7 月 7 日的《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二讀,指會問及公民黨的投票規律。

關問,草案的目的是要令本地訓練的醫生可以執業。陳志全稱記得。

關問,公民黨有人投贊成、反對,亦有人棄權,包括陳家洛。陳志全稱,「我嘅印象已經唔係好清楚,但係睇呢個(文件)大家都睇到,公民黨係有人贊成,有人反對,亦都有人棄權嘅。」

關其後展示,《打擊洗錢及恐怖分子資金籌集(修訂)條例草案》的三讀紀錄。

關問,修訂目的主要是適用於律師處理客戶交收時,要盡職審查、保存客戶紀錄。關又指,當時法律界有辯論,很多律師不支持修訂,指公民黨成員除郭榮鏗棄權外,其他都支持。陳志全稱,「其實類似情況都唔係少出現,好多時功能組別都唔係跟大隊投票…功能組別因為業界利益呢…好多時都係行咗去唔投票唔表態。」

法官李運騰問,即陳的答案是?陳則問可否提多一次問題?關指,是除郭榮鏗,其他人都支持。法官陳仲衡則稱,人人都看到。陳亦笑稱,「大家都睇到呀。」

關又問及第一份展示的文件,問毛孟靜當時是否為公民黨黨員。陳稱,「對唔住我真係唔肯定呀,Miss 毛孟靜係幾時退黨,我驚我答錯,不過呢個係一個公開資料,我諗都可以搵得到。」

關又指,該草案其後沒有三讀,因為該立法會年度已經完了。法官陳慶偉一度糾正傳譯指是「個 term 完咗」。

陳稱,「呢個係 2016 至 2020 年度最後一條拎上去立法會審議嘅議案,因為當其時醫學界嘅梁家騮議員唔想畀呢條法案通過,要拉死一條法案呢,喺屆尾係最容易嘅。因為進入全體委員會嘅階段,即係 CSA 嘅修正案,係無限次發言,所以呢個好睇個主席。我哋叫做會唔會中止個辯論,如果主席唔中止個辯論,就可以搞好耐,所以我記得呢一條法案當其時,即係踏正嗰條法案,因為選舉要停止運作,個 chamber 個大會要停止運作,所以就無進行到三讀。」

李運騰、陳慶偉先後質疑問題的相關性。關指,是鄭達鴻提及的「議員豁免跟隨黨立場投票機制」。李運騰問,此證人如何回答?陳慶偉亦質疑問題,關遂表示不會再問。陳則稱,「你不用問他任何事情!」關指沒有進一步問題。

10:04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10 時 1 分入庭,身穿白色長袖襯衫的陳志全坐在證人席上,桌上放上膠水杯,陳其後與被告席的鄒家成隔空對話,鄒一度笑著稱「拉布呀嘛!」另林卓廷與旁聽咧嘴笑。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