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29日審訊 區諾軒稱憂〈墨落無悔〉增 DQ 風險

【實時更新】47人案|第29日審訊 區諾軒稱憂〈墨落無悔〉致入閘者被 DQ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22 日)展開第 29 天審訊,何桂藍的大狀 Trevor Beel 展示〈墨落無悔〉聲明,區諾軒同意內容沒提無差別否決預算案,又指當時最擔心的是帖文的第一段,並設想簽署者入閘時,會被政府問及運用否決權的目的。

區周一作供時被法官問及,戴耀廷是否推動民主,但「行為上不民主」。區回答時舉例指新界西協調文件使用「會運用」否決權的字眼,直言「我到而家都係後知後覺」,難接受過程可稱民主。區又稱,初選整體記者會到文件,沒提及要政府停擺,而文件及新聞稿亦無提及要特首林鄭月娥下台。

全日綜合稿:
47人案|區諾軒:立會奪半為取政治籌碼 稱攬炒派表達絕望、用盡手段爭破局
周一報道:
47人案|區諾軒指戴耀廷協調過程難稱民主 另指初選後期似變「一派拉倒一派」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24 休庭,周四續審
16:18 法官關注盤問及審訊進度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換言之(立法會處理預算案時)民主派提出的「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是被功能組別否決?區同意,其後他又補充,「我講多個情況,嗰陣時係陳建波做主席,好多時候佢哋都話我哋民主派議員提嘅議案可能係重複,佢就唔接納。」

法官李運騰問,即不是投票,根本是不被接納?區稱,「所以我哋要及時遞交呢一啲嘅議案。」李再問,有沒有議案被接納的情況?區稱,「總會有,有時建制派都會支持。」

法官陳慶偉其後問, Beel 的盤問還需時多久?Beel 指,應需要一個多小時。陳其後請區先行離開。法官李運騰說,今天已是第 29 天審訊,故關注審訊進度。Beel 則指,他不是唯一一人令審訊時間延長,指明早會完成盤問。案件遂押後至明早續審。

16:10 辯方就立法會處理預算案流程提問

區諾軒盤問下同意,他在任立法會議員時,立法會的草案可以投贊成、反對或棄權,草案只有大多數支持就可以通過;他又指大部分投票是用電子系統處理。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欲就立法會議員的否決權再提問時,法官陳慶偉則打斷,要求問下一條問題。

Beel 問,區在任時有否投過反對票?區稱有。Beel 再問,有沒有議員慣性投反對票?陳慶偉再打斷指問題太廣。

Beel 問,區是否熟悉立法會議事規則?區指,「呃…盡力去回答你問題啦。」Beel 問,當中沒有就投票作出規定?陳慶偉再度打斷,要求問下一條問題。

Beel 遂問預算案的流程。區指,是由草案委員會交由財委會,其後開一個特別會議,立法會議員可以在會上問財政預算案的問題。Beel 問,委員會上有很多討論?區稱,「係無錯,議員甚至有意見嘅話,可以動議議程,理論上政府聽到意見之後,佢可以作出修訂。」

區同意,該名稱是「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修正案」,作出修訂都要通過大多數,且泛民主派的同事經常提出修訂。Beel 問,是否多成功例子?區稱,「如果你話投到通過嘅話呢,真係唔係好多,因為我哋係少數,同埋功能組別成日投贏我哋。」被告席的鄒家成一度發笑。

16:00 區指自己政治信念同「香港眾志」不全然相同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其後轉問,區諾軒直至 2016 年都是民主黨的成員,為何會離開?區稱,「因為當時候,的確呃…係完咗『民間人權陣線』召集人職務,我當時已經部署離開政壇,我亦都搵咗人接區議會嘅班,我當時認為無必要一定要留喺民主黨。」

Beel 再問,但區有參選 2018 的立法會選舉。區指,「無錯。因為幾個月之後,就出現咗補選嘅問題,當時『香港眾志』要搵 Plan B…替補嘅人選,我當時認為,如果用得著我嘅時候就使用我啦。」被告席的何桂藍一臉疑惑。

Beel 問,為何區不參加「香港眾志」?區稱,「第一,我嘅政治信念同『香港眾志』不全然相同,第二無黨派嘅身份反而有助我參與當時嘅選舉。」

15:55 Beel:退出初選因合法性,沒其他原因? 區同意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區諾軒作供時曾提到政治判斷,意思是?區稱,「因為我對於法律真係無專業嘅認識,但係官方機構開始指責初選涉嫌違法,我多少要向所有參加者,所有義工負責㗎,所以我得出嘅政治判斷就係一定要解散初選。」區說到「一定」時,語氣稍重。

法官李運騰問,即區認為是亮起紅燈(red light was on)?Beel 問,但區在初選前有否發現過紅燈?

區稱,「如果你話政制及內地事務局曾國衞曾經作出批評呢,咁呢個都係警號,但我當時無細心咁去冷靜思考。」

Beel 再問,初選的合法性,是區退出初選的原因,沒有其他原因?區同意。

法官陳仲衡追問,是指整個初選,或是包括解散立法會、 特首下台等事項?區指,是初選整件事。李運騰再問,即是想「35+」畫上句號?區同意。

15:45 Beel:中聯辦、港澳辦聲明沒表明初選違法 區:都會擔心涉嫌違法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區諾軒當時退出「35+」,是基於初選的合法性,又曾聯絡時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助理吳璟儁。區同意。區主動稱,可以翻閱行事曆翻查當日的事件,惟翻查文件後,他說,「好抱歉,我見到行事曆去到(2020 年)6月 23 號就再無內容。」

法官李運騰問,是否有機會區曾刪除資料?區稱有可能,但可以向法庭講述曾輸入過甚麼資料。他又指,他記得是在 7 月 13 或 14 日與吳璟儁對話。區憶述,當日是在灣仔星街的一間餐廳與他見面,是自己主動與吳聯絡,吳則提議兩人出來見面。

就兩人如何認識,區說,是在畢業後的校友活動中認識吳,又指「因為佢係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嘅聯絡人,而我哋係互相認識,我相信佢會畀到我一個好嘅意見。」

Beel 問,但當時戴已確認過初選是合法?區稱,「呢個係初選投票日前,佢經常講嘅,但我哋要留意返 7 月 13 日嘅朝頭早,中聯辦同港澳辦都出咗聲明去指責初選有機會違法。」

Beel 指,但這只是批評,沒有表明違法。區則指,但都會擔心涉嫌違法。

15:43 開庭
15:19 休庭
15:10 區:如無法律風險、選舉延期 他直至立法會選舉結果公布才功成身退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又問,故戴的〈真攬炒十步〉文章是一個不切實際的假設?區諾軒指,「佢嘅文章基於好多假設。」

法官李運騰又問,區有否告知戴耀廷?區稱,「我嗰陣係有咁同佢講過,當佢出咗呢篇文之後,我忘記咗佢點樣回應呀,係呀,但係佢類似都係回顧返去佢文章入面嘅一啲觀點。」

Beel 其後問,區是否同意初選完結後,其工作亦已完成?區指,「我尤其係退出咗初選啦,我都會視一切已經完喇。」

李運騰問,假設區不退出,其工作直至哪個時間才視為完成?區指,「如果我哋無法律風險,而如果我哋無延期選舉,咁我嘅工作如下,喺初選投票日後,有 3 區嘅協調係未完成嘅,香港島、九龍西,新界東都仲要傾出選名單。」

區又說,「我哋仲要搵『香港民意研究所』,做民意調查,去到立法會競選後期,我哋要監察棄選嘅基制係妥為運行。喺中間當然有無數嘅行政,或者係財政上面嘅工作啦,當立法會選舉結果公布,我會視為功成身退。」

15:08 區盤問下稱:討論運用否決權毋須推進到要攬住中共跳出懸崖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其後轉問,戴耀廷 2020 年 4 月 28 日發布的〈真攬炒十步 這是香港宿命〉一文,問區為何認為是瘋狂(crazy)?

區答:「我一路都話初選其實係協調唔同民主派派系喇,即是你話,要討論運用財政預算案權力,都係基本法入面寫咗嘅權力,但你唔需要將件事推進到要攬住中共跳出懸崖,喺香港爭取民主係唔應該將呢啲講法講到…我形容為係『出晒界』。」

法官陳仲衡問,即是不用「置諸死地」( burn the phoenix )?區稱,「係,我哋以前都話香港係一隻金絲雀。」有被告聞言發笑,並傳出「吓?」

法官李運騰則指,他曾聽過「生金蛋」。林卓廷笑著反問「生金蛋?」,何桂藍則把手放在電腦上望向前方觀察,期間又不時微笑。

區其後又指,「我用個好啲嘅比喻呀,呃…我記得有一位中共元老話,香港係一個『紫砂茶壼』,但係無必要去打爛佢嘅。」

14:55 區形容「攬炒」為雙輸局面 指源於社會矛盾、民主路難有寸進

法官陳慶偉澄清指,因為不知道戴耀廷的實質意思,一直說「攬炒」是與政府有關,但未有提到另一方面的破壞,而區又提到「攬炒」是會影響市民的生活。

區諾軒遂稱,「我綜合一下喇,喺 2020 年因為社會上面都係有好大矛盾啦,民主嘅路亦都係好難有寸進,就我理解,『攬炒』喺呢度意思,就係政府無辦法得益,市民都無辦法得益。民主派作為代表市民嘅代表,佢哋都無辦法爭取到佢哋為市民可以爭取嘅野,呢種狀態係一種壓力,點解要有呢種壓力?係因為要有一個更大嘅目標去爭取,希望任何一方都能夠透過各種方法,去離開呢一種壓力嘅狀態,最終就有浴火重生嘅嗰個結果。」

法官李運騰問,即「攬炒」是一個死局(deadlock)的情況,沒有人獲益?區指,「我形容係雙輸局面,lose-lose situation。」

Beel 其後問區,會否認為是通過「攬炒」來實現平衡?因為沒有人獲益。

陳慶偉指完全不明白 Beel 的提問,指「攬炒」其中一個事例,是 1960 年冷戰時期出現的相互保證毀滅(Mutual Assured Destruction),(即使)一方擁有核武器,但沒有人會使用,因為雙方(若用核武)都會死,因此達至「平衡」,陳補充,或許那不是「攬炒」,而是互相威懾(mutual deterrence)。陳又稱,但這裡是指互相摧毀,而冷戰就是阻止這種情況發生。Beel 遂稱,不會爭論,會轉問另一個議題。

14:45 區盤問下指 否決預算案不致令政府完全不能運作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區諾軒是否就兩種看法,把「五大訴求」與否決預算案掛勾?區稱,「頭一種睇法,我會話同政府談判、立會過半,財政預算案否決權係一種籌碼或者係一種能力呀。」

法官李運騰其後問,區有否讀過〈香港攬炒大對決〉,並展示相關文章,當中提到「民主派現正密謀緊鼓希望奪取一半議席,民主派聲言否決財政預算案。」區讀過文章後稱,他是第一次閱讀此文。

Beel 問,否決預算案或致政府停擺,說法並不全面?區指,「立法會最多令到政府財政,無得到適切撥款,就唔會令到政府完全唔能夠運作。」區同意,不會因為解散立法會而令政府停擺,而政府可以向立法會申請臨時撥款。

Beel 其後再問,區對「攬炒」的理解是?區指,「你一定要我講嘅話,只能夠係由否決預算案,去到特區政府停擺呢個步驟。」Beel 再問,即兩邊都會造成破壞(destruction),但是甚麼破壞?法庭翻譯譯為,「即係『炒』啲咩野呢?」有旁聽聞言發笑。

法官陳慶偉問,即一邊是「攬炒」議會,另一邊是甚麼?區稱,「既然政府運作都得不到撥款,咁市民都係會受害。」

李運騰問,是否與區在受訪時提到的「幻想」有關?區指,「呢篇文同我講幻想又係兩樣嘢嚟」。區其後反問,「其實係咪真係要我去講『攬炒』呢個講法?」

14:40 區盤問下指「攬炒」非戴耀廷所創 「佢演譯咗佢一個版本」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指,新東首個協調會議是在 2020 年 4 月 14 日,而當時沒有人提及「攬炒」?區諾軒同意。

Beel 問,「攬炒」不是在戴耀廷的〈真攬炒十步〉文章後出現?法官李運騰指,戴在 4 月 14 日曾發表〈攬炒的定義和時間〉的文章。Beel 遂問,「攬炒」是在 2019 的反修例運動中已曾出現?

區稱,「就我記憶,最早出現『攬炒』論係喺網上,例如連登嗰啲論壇度出現。」

法官陳仲衡指,但文章所指的「攬炒」,是包含否決預算案的內容,區指「個語境係唔同嘅」。

Beel 問,「攬炒」一詞不是由戴所創立?區指,「唔係由佢創出嚟,但佢演譯咗佢一個版本。」Beel 續問,區的版本是否指戴版本?區稱,「我當時係一個近似戴耀廷嘅版本嚟嘅,因為篇文章係講緊立法會。」Beel 問,是否同意否決預算案的行為,並不引致「攬炒」?

區答稱,「可以分開睇嘅,《財政預算案》否決可以係一個單獨嘅行為。戴耀廷嘅「攬炒」,裡面否決《財政預算案》只係其中一個元素。」

Beel 再問,是否同意戴的文章與「35+」沒有連繫?區指,「正如我之前講過,佢講呢啲文章嘅時候,係脫離咗參與者當時候嘅睇法。但係佢嘅文章可以視為係當時候,佢演譯「35+」嘅時候嘅演進。」

14:35 辯方續就區諾軒受訪文章提問

法官陳仲衡甫開庭問,區午飯前作供提到有一派人士「用盡佢哋抗爭嘅手段,去爭取一個破局,可能亦有一種意思就係,置諸死地而後生嘅意思」其中「置諸死地而後生」一詞,可否譯成:phoenix reborn from ashes?

區指,「浴火重生呀嘛,我覺得都係一個恰當嘅翻譯。」

代表何桂藍的大狀 Trevor Beel 其後續問,〈【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或五區齊初選定出線權 區諾軒:以「35+」否定中共極權路線〉的區諾軒受訪文章,問文章發布的時候,是區看到當時社會情況後所表達的意見?

區指,「可以話係支持民主陣營,社會上面兩種上面嘅聲音。」

14:32 開庭
12:41 休庭
12:35 區:部分人感絕望 要用盡抗爭手段爭破局

法官李運騰追問,區諾軒在受訪文章提及「唔好再令香港存有任何幻想」的部分,是否其中一派人認為中共政府沒有真誠看待「一國兩制」?翻譯一度把真誠(sincere)譯成重視。

區稱,「佢哋無具體指涉呃…政治制度,就我解讀,佢哋其實係表達緊一種絕望。佢哋覺得咁長嘅時間,都無辦法實現到佢哋心目中理想嘅香港,所以要用盡佢哋抗爭嘅手段,去爭取一個破局,可能亦有一種意思就係,置諸死地而後生嘅意思。」

區續說「我唔知我係咪一個啱嘅位置度講,我唔係好詳細研究佢哋嘅論述。不過我試下講,就係講緊既有嘅體制。」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午膳,李運騰指 Beel 期間可索取指示。

陳慶偉則關注,不論「赤裸」的翻譯為何,都對其盤問方向要點沒幫助,稱其重點為當時有兩個派別的想法,相關內容 Beel 最終可以在陳詞中列出。

12:30 何桂藍指出法庭翻譯有錯

法官李運騰問,在區諾軒的訪問中,當時區相信民主派有兩派人?區同意。

李再問,區訪問中提到「唔好再令香港存有任何幻想」,當時區的觀察?區稱,「戴耀廷當時出嘅文章,可以話係代表呢一派嘅人嘅想法。」被告席的鄒家成一度搖頭。

區續說,「因為佢(戴 2020 年)4 月嘅時候,開始出一系列攬炒嘅文章。對於呢一派嘅講法,佢哋會覺得,佢哋會覺得,就算我無辦法爭取到我想要嘅嘢,我都要你做得最赤裸,意思係你就算唔畀我去實現個訴求都好啦,你都要用一啲好核突嘅方法…」

法庭翻譯,將「最赤裸」翻譯為「most horrible thing」。何桂藍其後舉手說,翻譯出錯, 其律師沒法說廣東話,令他理解有誤。李運騰其後指,何桂藍可在被告席旁告知其律師。

區則說,「我試下諗下一個啱嘅翻譯。」李運騰又說,「他們想向公眾揭開現象(They want to expose the phenomenon to the public)」法官陳慶偉則稱,不是現象,直譯應是赤裸(naked)。區其後說是 naked。主控周天行則稱,「直譯應是 nakedness。」

12:23 辯方續就區諾軒受訪文章提問

代表何桂藍的大狀 Trevor Beel 續引述區諾軒〈【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或五區齊初選定出線權 區諾軒:以「35+」否定中共極權路線〉的受訪文章:

區稱,按其觀察,不同派系代表都期望未來能於選舉組合出基本綱領,但具體做法仍未有共識,指公眾或候選人都對『35+』有兩種不同想像,其一是透過議會過半提高民主派的議價能力及政治力量,爭取五大訴求,『至於點樣爭取係冇人傾落去嘅,亦都好難去傾,因為牽涉到到時個政治局勢係點』。另一種是不惜攬炒,否決《財政預算案》等向北京施壓,「寧願你(北京)做得最赤祼,咁你唔好再令香港存有任何幻想」,他強調兩者都假設整個陣營集合政治力量共同實踐。

Beel 問及,最後一句的意思,區解釋,「呢一段頭一句,議會過半後的具體部署,所以我講嘅政治局勢,係講緊立法會選舉後嘅政治局勢。」區又同意,當時沒有討論。

Beel  續問到​​「35+ 兩種不同想像」,其中一種為不惜攬炒。區指,「第一,中英翻譯我有個異議嘅。」

他在法官陳仲衡追問下解釋,「我中文嘅意思係,呢一派嘅諗法係寧願你做到最赤裸,咁你唔好令香港存有任何幻想,佢主張呀。呢一,呢一派嘅人主張呀,英文呢,有個 『we』字嘅,會令人誤會包括我在內,所有人都會有呢種諗法。好,而家我回應攬炒嘅問題。」

12:15 區:直至政府押後立會選舉 民主各派沒清楚說出立會過半後部署

法官陳仲衡問,「35+」的組織者發起初選謀劃,是源自區議會民主派大勝?區同意。

Beel 問,但區議會選舉與立法會選舉有不同,因為區議會的所有議席均是直選?區稱,「一方面係全面直選,而立法會只係有一半係直選,區議會亦都係奉行『單議席單票制』…立法會就係行『比例代表制』。」

Beel 續引述區諾軒受訪文章中:「而成功爭取議會過半後的具體部署,則是各派系必須說服選民投票前要回答的問題。」問不同界別有否回答這個問題?區稱沒有,「始終去到(2020 年)7 月尾,政府亦都宣布立法會選舉延期,各個派系都無清楚去講出,佢哋嘅具體答案。」

Beel 指,就如計劃去一個行程,但沒有目的地。區指,「所以我呢篇文章講,唔同派系係有唔同嘅想像,而佢哋係未傾清楚嘅。」區又同意,在 6 月尾、初選舉行時情況都沒有大變化。

12:10 區:特首要決定是否解散立會 若不解散需跟議員商討可獲通過的撥款草案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但根據《基本法》,行政長官可選擇不解散立法會?區稱,「佢會去到一個位置,要決定解唔解散立法會嘅。因為如果佢繼續現行嘅立法會組成,佢就要同呢一班議員,去傾一個可以通過到嘅議案,如果唔係佢就無辦法能夠去通過到恆常嘅撥款。」

法官李運騰問,不是指一些撥款草案?區稱,「係,撥款條例草案,係一個整體嘅草案。」李指,即可以包括預算案以下的事項,法官陳仲衡續指,如「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區答道:「可以有呢一種咁樣嘅情況,個意思就係通唔通過財政預算案係手段,其他嘅政治目標先係目的。」

Beel 問,但最終解散立法會是需要投票決定。區稱,「政治人物係大家互相縱橫捭闔啦,但係…」翻譯問:「縱橫咩話?」區稱:「博弈啦。」

他續說,「但對市民嚟講。佢哋始終係要作出選擇嘅,對選民嚟講…」他聽到翻譯發言後,一度反問用字是否適合,他其後稱「呃…唔緊要喇」。

區續指,「市民舉個例,市民係會諗,若果,若果撥款係長期無一個正常嘅撥款嘅時候,對於日常生活嚟講,係有一個好大壓力。」Beel 問,重選時,最終是由功能界別及地方選區選民作出決定?區同意。

12:00 法官:預算案第一次被否決,需否解散立會? 區:權在特首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續引述〈【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或五區齊初選定出線權 區諾軒:以「35+」否定中共極權路線〉一文,問及「有份協調民主派初選的前立法會議員區諾軒直言,在行政主導的體制下,議會極受局限,『所以話攞到 35+ 係奪權,其實係笑話』」一句。

區諾軒解釋,香港奉行行政主導制度,法官陳慶偉一度指正翻譯「行政主導」一詞出錯,區附和並點頭說,「executive-led yes 」。區續說,「《基本法》第 74 條有好多由行政部門限制立法部嘅措施,所以即使民主派立會過半,佢哋都依然係受制於既有嘅框架嘅。」

法官陳仲衡問,如果立法會兩度解散,特首就要下台?區答稱,「講到去最盡係會有呢個情況,不過如果我無記錯嘅話,解散立法會嘅權力,都係要由行政長官去做嘅。」陳追問,但預算案被兩度否決後,特首都沒有選擇,就需要解散立法會?區同意。

法官李運騰澄清問,如果立法會議員第一次否決預算案,特首需否解散立法會?區稱,「我無記錯嘅話,權力喺特首嘅手裡面嘅,係解散立法會嘅權力。」

李續指,其後會有第二次立法會選舉,假設其後立法會議員再次否決預算案,特首就要下台?區同意。李指,即可以說預算案被否決兩次後,就不是解散立法會,而是特首下台。

區稱,「最終嘅結果,可以係咁。所以中間其實我哋應該要,睇返法律嘅機制,個假設就係期望立法會同埋行政長官,可以傾得成一個通過到嘅預算案。」至於特首下台後會如何?區答:「我相信將會要重選特首,喺呢段時間入面,呃…或許係政務司司長呃…臨時去代咗特首嘅位置。」

11:57 開庭
11:13 休庭
11:05 辯方展示區諾軒受訪文章 法官問當中「否定中共」的意思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其後展示文章:〈【立法會選舉】民主派或五區齊初選定出線權 區諾軒:以「35+」否定中共極權路線〉區同意,他當時是將訪問內文,發布至個人 Facebook。

法官陳慶偉問及,文中提到「否定中共」其意思是?區答稱,「當時正值反修例運動,當時我亦都見到有好多一啲政府嘅做法喇,係好極端嘅。可以睇返訪問裡面,我係有提過一啲內容啦,我大約嘅意思就係,若果民主派喺立法會攞到「35+」,可以話畀政權聽,唔應該再行極權,或者極端嘅路線。」

陳續問,文中提到「越多人支持返民主陣營,亦都代表住對於中共個路線係越大嘅否定…」是否指,中共所揀選的特首不好?區稱,「當時文章嘅意見係有呢個講法喺入面,因為當時雙方都好劍拔弩張。」

區在讀過文章後解釋稱,「當時呢篇訪問有個背景嘅,就係應該係中聯辦呃…或者係中央啦,重新去詮釋《基本法》第 22 條,當時我記得政府一晚就改咗個新聞稿內容嘅。當時令我覺得,『一國兩制』下嘅高度自治空間,係有收縮嘅意思,而當時社會上面,有一啲政團例如希望聯盟呀等等…」

翻譯一度稱需要搜尋政團的名稱,陳慶偉則表示,認為可以先作早休。區遂稱,「不如我完成埋呢個論點,唔緊要啦嗰個政團。」區在說出最後一句時,望向翻譯更一邊擺手。

區續說,「當時呃…佢哋個種講法係,不如搵個中間啲嘅特首,就可以解決香港嘅問題喇。我當時係認為,若果只係為咗揀一個中間啲嘅特首,係無辦法真係應對香港市民關心嘅問題。」

10:55 法官:〈墨〉可視為對組織者的挑戰? 區:係一個異議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區諾軒,就「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否說普選是最重要的訴求?惟法官李運騰指,證人只可以從其立場回答。

Beel 問,區早前供稱民主派人士被選入立法會後,就沒有任何討論或計劃?區稱,「係,而且根據我觀察,由 2016 年起,民主派嘅狀況就係咁。」

李運騰問,即呈碎片化的狀態?區指,「無錯,我哋當時喺立法會,都成日用『四大版塊』,去歸類唔同民主派議員。」區在李的追問下同意,沒有人帶領民主派。李續問,即使是戴耀廷都不是?區同意。

李再問,〈墨〉可否被視為「35+」組織者的挑戰?區稱,「如果我哋講緊戴耀廷無要求參選人簽署文件,但〈墨落無悔〉就要作出一個表態囉,係對組織者嘅一個異議嘅。」

10:45 辯方展示戴耀廷〈反制警察政權〉一文 區:有講談判、以立會奪半為籌碼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其後問,草案的首讀程序多數是在 1 月尾至 3 月,至少 5 個月才帶上立法會,初選組織者有否討論過該 5 個月的事宜?區諾軒稱,「無討論過,太遠了。」

法官李運騰問,目的是要政府回應「五大訴求缺一不可」,但沒有討論細節?區同意。

Beel 其後展示,戴耀廷於 2020 年 4 月〈反制警察政權就要立會奪半〉的文章,問區是否同意文章提出的目的是協商。區稱,「呢度有講談判,但都要留意基礎係要以奪半嚟取政治籌碼。」

Beel 問,未能奪半,就沒有太大的力量談判?區稱,「因為無咗呃…否決預算案呢個籌碼,所以更加無條件談判。」Beel 問,即沒有力量談判?區答,「唔係話完全無嘅。即使民主派一直喺立會佔據少數,各黨派都可以同政府交涉。」

Beel 問,在政治協商,要有進展,雙方都要作出讓步?區同意。

Beel 續問,但不能讓對方得知底線?區稱認同有此策略,「有句廣東話係叫『開天殺價,落地還錢』。」

Beel 其後問,有時政府、民主派都會讓步?區稱,「如果大家肯一人行一步,就係我哋啱啱所講嘅妥協。」

李運騰問,即若任何一方不讓步就是「無得傾」?區同意,其後稱「廣東話係咪叫『先破後立』呀。」李問,有否在選舉論壇上聽過相關言論?區稱,「我無辦法忽然連繫到每一個言論。」李又問,曾否聽過「破局」?區稱有。

10:35 法官問 FB 〈墨〉帖文中如何加人名 區一度稱只有管理者可更改、後指「唔估計」

代表何桂藍的大狀 Trevor Beel 問,據區諾軒早前的證供,他在 2020 年 6 月時對於部分參選人的言行感到煩惱?區同意。

Beel 再問,區曾任立法會議員,故知道使用否決權沒有問題?區稱,「正確,我當時真誠地相信,只係履行緊基本法賦予嘅權力啫。」

法官陳慶偉其後問,看到帖文的〈墨〉聲明下,有多個名字,問區是否知道如何加上名字?區答稱,「真係唔知道。」

法官李運騰又指,帖文看到何桂藍的名字,亦有其他人士的名字。區指,「根據面書帖文嘅操作呀,只有管理者可以更改裡面嘅內容。」李稱,若區不知道,可以明言,區遂答:「咁我唔估計。」

李又指,因為不太清楚 Facebook 操作,故看區是否知道,區笑說,「我盡力協助大家。」

10:30 法官:選舉論壇言論令區關注 DQ 風險增? 區同意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2020 年 6 月時是初選之前,當時仍未決定誰人會報名參與立法會選舉?區同意。Beel 問,是否同意 DQ 的範圍可以很寬,可以包括任何一名替補者?區稱,「可以咁講。」

Beel 再問,DQ 或會令初選的各區直選議席目標「66444」未能達成? 區稱,「我哋無人有水晶球知道民主派一定能成功協調到,並且能妥為成功分配選票。」

Beel 續問,區當初提到希望係透過初選,不會浪費選票,以及爭議更多議席。但參選人發表意見,會對初選的目標造成風險?區同意。

法官李運騰問,法庭上曾展示多份「35+」文件,包括協調文件,但文件是在所有階段均不公開?區同意。李再問,〈墨〉是否唯一一份文件政府當時可以閱覽?區稱,「政府係可以接觸到嘅,因為公開。」李又問,選舉論壇中部分言論,令區關注可能會大增 DQ 風險?區同意。

10:15 區:最擔心〈墨落無悔〉聲明第一段 設想入閘者會被政府問用否決權目的

法官李運騰再問,〈墨落無悔〉聲明是否區諾軒所指的其中一個風險?區同意。

辯方大狀 Trevor Beel 問,區當時擔心參選人會陷入風險的具體想法是?區稱,「正如我之前講過當時有輿論指出,若有候選人罔顧後果地否決財政預算案,會被視為不尊重《基本法》。不過,因為無先例可循,我哋只能夠主觀地估計。」

Beel 其後展示何桂藍 Facebook 發布〈墨落無悔〉的聲明。Beel 問,內容上是否沒有提到無差別否決預算案?區同意。

區指,當時最擔心的是帖文的第一段,「雖然當時我哋無辦法知道,政府會唔會提問候選人,但我會設想一個可能性。當簽署咗呢份聲明嘅候選人入閘嘅時候,政府可能會問候選人一個問題,呢位候選人曾經喺 6 月 10 號表示會運用《基本法》權力,否決預算案,請問佢係以乜嘢目的,去運用否決權。」

10:05 法官就立會選舉參選人若被 DQ 情況提問

代表彭卓棋的大狀​​盧敏儀稱,星期一下午才收到控方提供的 WhatsApp 群組附件,故有事項需向區諾軒澄清。戴上口罩、聲線變沉的法官陳慶偉則稱,她可以在最後才作詢問。

何桂藍代表大狀 Trevor Beel 繼續盤問區諾軒,問如果參選人遭 DQ(取消資格),對立會過半而言屬不能移除的障礙。區同意。

Beel 續指,區在周一作供提到,有參選人在 2020 年 6 月發表公開意見,區當時供稱感到無奈。區又確認,他當時曾參與選舉論壇。

法官陳仲衡問,政府一旦 DQ,替補機制就會生效?區指,「係,理論上一個候選人被取消資格,佢就要搵到替補人選。」

陳再問,政府是否僅會在提名期開始後 DQ?區稱,「係,不過,若有候選人參選期間,被政府提問問題,要佢哋回答一啲政府提問嘅問題嘅時候,佢就應該要預計,有機會被取消資格。」

法官李運騰問,當時 9 月立法會選舉,提名期是在 7 月 22 日開始,故政府的提問會在此日期之後?區同意。

李續問,是否有參選人在論壇或其他場合的發言,令區擔心他們會被 DQ?區答稱,「確切地說,若果候選人講咗一啲我暫且稱為超越紅線嘅說話喇,佢就會增加無法參選嘅風險。點解我講風險,係因為喺當刻,我哋無辦法知道,政府係咪真係會將相關言論視為取消資格嘅理據。」

10:04 開庭

准保釋的柯耀林、彭卓棋、陳志全、施德來等候開庭期間交談;黃碧雲、何啟明則在撥扇。還押被告約上午 9 時 59 分入庭,有懲教人員說:「阿廷」,指示他在被告席一旁、隔著玻璃與律師交談,他回被告席時又與黃碧雲聊天。何桂藍亦一度舉手,隨後向律師對話。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