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47人案|論壇提「對抗中華民族入侵」 鄒家成否認指共產黨 重申港人應享有自主權

47人案|論壇提「對抗中華民族入侵」 鄒家成否認指共產黨 重申港人應享有自主權

分享:

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三(9 日)展開第 102 天審訊,鄒家成第四日作供,主要解釋他在兩場初選論壇上發言意思。其中鄒稱「對抗中華民族嘅入侵」非指共產黨,而是指「一個用嚟合理化、損害港人利益,干擾港人自主權嘅宣傳工具。」

鄒又解釋,於另一論壇提及「打交」,意指自衛,稱當時腦海有一畫面,「就係之前陳志全被工聯會(郭偉強)使用武力嗰個畫面,所以呢度打交嘅意思,係自衛嘅意思。」至於鄒在同一發言提及「砌低佢」,他解釋是指辯論等方面,若受到襲擊會包括肢體動作,但強調從無想過「開開下會行過去冚佢一巴,呢樣太痴線喇。」

法官另問及,鄒一方面指非推動港獨,另一方面推動自主,是否有矛盾?鄒不同意,稱在中英聯合聲明框架下,除國防、外交,香港人應擁有一系列自主權。辯方擬邀鄒再澄清時,法官打斷指鄒有否推動港獨,屬有待商榷的爭議事項,而鄒早前已表明他認為「香港民族」與港獨屬兩回事。

周三實時報道:
【實時更新】47人案|第102日審訊 鄒家成否認論壇稱「對抗中華民族入侵」意指共產黨
鄒解釋論壇 「中華民族」意思
是指損害港人利益的宣傳工具

鄒的代表大狀陳世傑是日主問針對其初選論壇發言,其中 2020 年 6 月 28 日的新東初選論壇謄本:

「我諗我今次參選嘅目的非常之旗幟鮮明,我就係要宣揚香港民族主義。因為要建立一個民族出嚟,我哋先能夠對抗到中華民族嘅入侵。我今次參選,我亦都要刺破所有假象,呢啲假象包括就係我哋香港人見到有好多嘅殖民工具,一國兩制、基本法,通通都係精心設計嘅殖民工具...」

法官陳仲衡問「中華民族嘅入侵」,是否指共產黨?鄒否認,指「係一個用嚟合理化、損害港人利益,干擾港人自主權嘅宣傳工具。我認為喺殖民統治之下,背後操控嘅人,正正就係擁抱中華民族思想嘅人,而呢一種殖民嘅統治方式係會弱化一個民族嘅根基」。鄒在追問下稱,其意思指要建構「香港民族」。

法官李運騰問,「香港民族」與中華民族不同?鄒稱,「我認為係嘅,因為一個民族係建基於語言、文化、價值、歷史、命運而形成嘅命運共同體,香港人喺歷史上面對價值嘅追求。」

李另問,鄒一方面指不是推動港獨,但推動自主,兩者是否有矛盾?鄒稱不同意,因為在中英聯合聲明的框架下,除國防、外交,香港人理應擁有一系列自主權,「我認為一國兩制起源,係源於兩地族群,同埋所擁抱嘅價值都係唔同,因此我認為除非落實雙普選,否則一國兩制都無真正落實到」。

李運騰其後問鄒,是否同意中英聯合聲明由中國、英國政府決定,而非香港?鄒答,「呢個亦係好多香港人耿耿於懷嘅地方。」

官指理解鄒提倡民族主義與港獨有別
重申本案控罪為有意顛覆

陳世傑欲追問時,李運騰稱,鄒有否推動港獨,是有待商榷的爭議事項(live issue)。法官陳慶偉亦指,本案控罪是指控被告有意顛覆,他理解鄒所指「香港民族」與港獨是兩回事,但另一方面,鄒為了建立「香港民族」,亦可能是有意圖顛覆政權。

李另問及「基本法,通通都係精心設計嘅殖民工具」一句,如何顯示鄒支持《基本法》?鄒解釋,會以信仰角度審視擁護或效忠,「信仰能否強化,必須結合現實嘅考量,如果忽略現實考慮,你嘅信仰只會淪為一種自我麻醉。」他補充指,要落實雙普選、一國兩制等,才能產生《基本法》本身的功能。

論壇稱 DQ「阻止緊香港人奪權」
鄒稱意指 DQ 下不可能存在 35+

陳世傑另問及另一段:

「我諗 DQ 喺 2016 年嚟講,嗰條實嘅紅線就係香港獨立,而家政權就係阻止緊香港獨立嘅聲音去進入呢個議會,但係到今日 2020 年,呢一個 DQ,已經唔再係阻止異見嘅聲音,佢係阻止緊香港人奪權...」

鄒解釋,「奪權」是指奪取議會控制權,「因為有 DQ 嘅存在,我哋係唔會攞到 35+ 㗎喇。」

法官陳仲衡另引鄒發言:「更加重要就係唔可以再畀泛民主派繼續主導呢個香港人嘅話語權」。鄒解釋,話語權是透過立法會的反抗格局形成。當立法會只有泛民主派一派聲音,市民大眾就會接收到一派聲音,故要選出最多具抗爭意志的代議士,「希望透過改變原本立法會入面嘅反抗格局,從而產生一股更加強大、制衡行政機關嘅力量」。

鄒在追問下稱,泛民「有好與唔好」。李問,即泛民沒有代表市民發聲?鄒稱「唔係,正因為我覺得佢哋都代表好多市民嘅聲音,所以我先話佢哋主導緊香港嘅話語權。」鄒又指,2020 年後出現世代更替,故希望自己可成為其中一把可以改變的聲音。

「打交」意指「自衛」
稱當時回想陳志全被工聯會用武

鄒亦就 2020 年 7 月將軍澳居民組織舉辦的新東地區初選論壇上發言解釋用字。當時鄒被網民問「入到議會會唔會打交?入到去最想揪低邊個?」 鄒在論壇上答:

「…所有嘅親中派,每一個都應該我要砌低佢嘅。呢個就係我今日入議會,我需要做嘅事。而入去會唔會去打交,呢一個唔單止係我鄒家成要做嘅事,係每一個今日參選嘅代議士都應該要做嘅事…就算有無國安法都好,就算無以言入罪都好…每一個代議士都應該要具備呢個心理準備,選入呢個立法會,用任何手段,癱瘓每一個議會嘅進行…」

鄒解釋,「打交」是指自衛,稱當時腦海有一畫面「就係之前陳志全被工聯會(郭偉強)使用武力嗰個畫面,所以呢度嘅打交嘅意思,係自衛嘅意思。」

法官陳仲衡質疑,鄒發言時沒用「自衛」字眼,鄒同意,但指論壇講求快問快答,「真係無咁多考量」。

稱「砌低佢」指辯論
從沒想過要「冚」對方一巴

至於「砌低佢」,鄒解釋是指議會上的辯論,「我希望佢哋喺呢場選舉會輸嘅,即係多方面都希望要贏佢哋」。陳世傑問「砌低」是否包括肢體動作,鄒答「如果受到襲擊,咁當然都包括埋啦,但係我…從來無諗過,即係開開下會行過去冚佢一巴嘅,呢樣太痴線喇」。

就「用任何手段,癱瘓每一個議會嘅進行」,鄒稱屬口誤,「議會」應為「會議」,癱瘓則指「阻止個會議進行」,但承認事後回想,用字「的確誇張咗」。陳世傑追問為何要癱瘓,鄒答「因為惡法嚟緊」,追問下鄒稱不是指《國安法》,而是政府想在議會上推行的惡法。至於「任何手段」,則「只係想表達大家要盡力去做,咁囉」。

文宣用簡體字「国安法」表達反對
「但無諗過違反《國安法》」

另就鄒周二供稱,2020 年 6 月 30 日《國安法》生效後,他曾擬退出初選,至同年 7 月 5 日於 FB 發布〈對不起我回來了〉帖文確認繼續參選。鄒周三就帖文用字進一步解釋。

「當初我決定參選,其中一個主要目的就係為咗去講一啲其他好多候選人都唔敢講,但我覺得非常重要嘅野。但而家国安法過咗,如果我繼續原本嗰套主張,唔單止我,我嘅團隊成員,幫手派 leaflet 嘅義工,同埋幫我貼海報嘅黃店都一定會出事。

李運騰問,「国安法」使用簡體字是否故意。鄒同意,並稱因有見《國安法》經《基本法》附件三立法,「起源並唔係經立法會去立法」。李質疑,《基本法》同樣非經立法會立法。鄒回應指,「我唔鍾意用返繁體字去講《國安法》囉」。

陳仲衡則問,起用簡體版「国安法」,是否意作抗爭標誌、象徵。鄒同意,其後指當時他認為參選意義之一,「係表達一種反對《國安法》嘅聲音,但係無諗過違反《國安法》。」

稱《國安法》生效後修改文宣
憂沿用舊版牽連團隊、義工

鄒稱帖文中提到「出事」,源自兩個擔憂,第一個是憂慮自己昔日言論會否違返《國安法》,第二是擔心若他續參選,「被捕嘅未必只係我自己,而係我嘅團隊成員、義工等等,都可能會受到牽連」。因此他決定繼續參選後,曾安排團隊成員聯絡義工,「講如果你感到恐懼嘅話,你就退出,我哋唔會介意」。

鄒稱團隊其後亦重印旗幟、易拉架、傳單,主要減少批評體制時用上的尖銳用字,亦刪去「香港民族」或「殖民」字眼。

是日聆訊至臨近午休時,陳世傑指主問範圍將進入「抗爭派記者會」的內容,考慮到內容多、涉「共謀者原則」應用等,向法庭申請押後至周四訊,獲法官批准。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專題影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