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現場 見證記錄

【實時更新】47人案|第40日審訊 趙家賢指戴耀廷退初選後未棄否決預算案想法

47人案-第40日審訊

分享:

【實時更新報道】47 名民主派被控「串謀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周二(11 日)展開第 40 日審訊。趙家賢續在控方主問下作供,稱在投票日完成、組織者退出初選後,戴耀廷曾提出「民主動力」捐 80 至 100 萬元予「香港民意研究所」,以建立全民投票系統,因戴正關注傳統民主派於立法會否決預算案有保留,故想透過新系統了解市民意見,能夠統一民主派到時投票的行動。

趙又指,他當時理解,戴「係想攞一個民意...係個民意嘅壓力,畀到傳統民主派都係要服從」。法官問趙是否想指出,戴未有放棄否決預算案,令政府回應民主派訴求的想法?趙答稱,「回應法官閣下,無錯,佢係好著重依個憲制嘅權力。」

趙家賢上周四供稱,2020 年 7 月 14 日與區諾軒通話後,決定「民主動力」會在合適時候宣布退出初選。惟本土抗爭派翌日召開記者會,提到會否決財政預算案、在議會進行「攬炒」等。趙作供時數度指相關言論「絕對不合符擁護基本法、效忠特別行政區」、「絕對係同國安法係踩界㗎啦」、「整件事係完全地失控」,令他想法有變,認為需要清楚交代退出,讓公眾傳媒等認知「係一個切割」。

另法官一度關注,「民動」在 Facebook 發布的帖文有「#光復議會」、「#對抗暴政」。趙回答時向法官認錯,稱「自己無做好謹慎責任角色」。

全日綜合報道:
47人案|趙家賢稱有感吳政亨為組織者 指戴耀廷宣布「休息」後未棄否決預算案
上周報道:
47人案|趙家賢指抗爭派記者會「絕對不符擁護基本法」 就民動帖文提「光復議會」認錯
47人案|第九周審訊 文字及影像報道整合

本案 16 名不認罪被告,分別為吳政亨、鄭達鴻、楊雪盈、彭卓棋、何啟明、劉偉聰、黃碧雲、施德來、何桂藍、陳志全、鄒家成、林卓廷、梁國雄、柯耀林、李予信及余慧明。
16:36 休庭,周三續審
16:20 趙家賢確認「民動」就初選投票系統、數據處理 向「香港民研」支付 160 多萬元

法官陳慶偉指,文件提到向「HKPOP」已支付 160 萬元。趙家賢沉默數秒稱,「回應法官閣下,香港民意研究所叫做 PORI 啦,佢繼續底下香港大學嗰個民意研究計劃,就係 Public  Opinion Programme。我諗呢個係我嘅職員只係將舊時用開 HKPOP 繼續標示,但其實都係鍾庭耀嘅民意研究。」陳仲衡指,即應為「HKPORI」?趙確認。

法官李運騰問,文件的條款與「35+」有沒有關係?趙稱,「回應法官閣下,我要講依份文件未必係最終個版本嚟嘅..」趙同意,這是一個初稿文件。

趙續稱,「呢個係就係就住 35+ 嗰個戴耀廷喺個協調會議,就同所有參與者講話搵香港民意調查系統,鍾庭耀做嘅,咁而就係呢,香港民研就將要做嗰啲服務就寫咗呢份 MOU,就畀民主動力係去簽署。咁但係其實仔細服務嘅需要,就係戴耀廷佢嗰陣時提供咗科大初創嘅企業,希望香港民意研究所嘅投票系統項目要外判畀嗰個機構去做。」

李運騰承接法官陳慶偉的問題,續問「民動」有否付 160 萬元?趙稱有,「就住初選投票,佢哋喺嗰個票站收集嘅數據同公布結果嘅數據同埋有關嘅 IT 系統,就係總共嗰度 160 幾萬(元)。」

陳慶偉續問,趙今早提到,戴想「民動」捐款予「香港民研」,不是 160 萬元,而「民動」同意給 80 萬?趙確認。

陳慶偉其後下令明日續審。李運騰問,控方主問仍需時多久?萬稱,希望很快完成。另辯方大狀石書銘稱,明早需到高院,下午才能出庭。

16:00 趙家賢確認控方資料內容正確

主控萬德豪展示《獨立媒體》、《立場新聞》、《蘋果日報》所提供的文件、「民動」總幹事黎敬輝的筆記本材料。趙家賢均確認描述正確。

法官李運騰問,是指黎敬輝為「民動」工作的內容?趙稱,「係無錯法官閣下,有關嗰啲,都係我哋做活動嘅一啲宣傳品呀、設計呀,或者係眾籌嘅嗰啲嘅工作呀類似。」

萬其後又請趙確認提名表格及其他文件、訊息內容。趙把左手托在檯上,手指貼住嘴唇,頭望向傳譯旁邊的屏幕畫面。

趙看文件期間,法官李運騰一度雙手托腮發呆,陳慶偉單手托頭,陳仲衡則雙手握成拳頭,放在嘴前看電腦螢幕。趙在數分鐘後閱畢稱,確認資料準確。

代表何桂藍的大狀 Trevor Beel 質疑,趙不能為黎敬輝發言。李運騰指,黎是以「民動」的身分工作,而證人是其上司。 Beel 指,但此部分尚未確立。萬德豪遂指,會以另一個方法問。萬指,趙供稱「民動」為「蚊型組織」,黎是唯一全職職員。法官李運騰亦問,趙在飯後看到的文件,是黎敬輝代表「民動」所製作?趙確認。李追問,即這些是「民動」的文件?趙確認。

萬其後展示,2020 年 1 月 16 日「民主派第一次地區發展協調會議」的文件,並請趙解釋。法官陳慶偉指,問題太廣。李運騰問,文件與「35+」有否關係?趙稱,「直接嚟講係無嘅,依個討論本身個會議,係就住區議會小選區嘅地區發展嘅協調。」

陳慶偉指,文件提到「HKPOP」,趙稱是「Hong Kong Public Opinion Programme」。陳指,此與香港民研「 HKPORI」不相同。趙稱,「係有唔同嘅法官閣下,但係應該係講緊…鍾庭耀博士佢個民意研究計劃呢係香港大學裡面嘅,我唔記得係 2018 年定 2019 年開始就,同港大社會科學院傾好咗,係分咗出嚟,變咗鍾庭耀博士就自己創立咗個 Public Opinion Programme。」

李運騰問,即「HKPOP」,是一個計劃名稱,而香港民研「 PORI」是機構名字?趙確認。

15:50 開庭
15:18 休庭
15:00 趙:戴曾稱「李伯盧」是其 fans、自己不支持「三投三不投」因屬違法

法官陳慶偉問,趙家賢是否有感李伯盧為「35+」組織者之一?陳又指,這是一個簡單的問題,可以簡單回答。趙遂稱「yes」,萬德豪續請趙繼續講述與區的對話。

趙稱,「我就問佢(區),依條友乜水嚟㗎,佢好似係一齊去舉辦初選嘅一部分咁嘅。我再問啦,係咪你同戴耀廷,除咗邀請我哋民主動力之外,係咪有邀請埋佢,而我唔知道㗎。咁區諾軒同我講返就話完全唔認識,唔認知呢個人。咁我有同區諾軒講係,我好擔憂個情況,因為…」

法官陳慶偉再次打斷稱「謝謝」,問趙最終有否與戴耀廷商討?趙稱有,「我同戴耀廷就係問佢,你係咪有聯絡過李伯盧依個人呀,佢究竟係咩角色咩身份嚟嘅…戴耀廷就回覆畀我聽,就話呢個係我啲 fans 嚟嘅。」

趙續指,戴耀廷早前舉辦的論壇計劃,李伯盧都有幫手,而戴指,這對於在初選、推動民間很有用。趙則向戴耀廷提及他當時的看法。趙又指,「35+」是民間初選,希望集中民主派票源,所以參與者會自願地放棄選舉,而是出於參選人自願的態度。根據香港選舉法例,任何人都有自由參與或者不參與,而李伯盧當時「三投三不投」的活動是不支持、不參與、不服從。對於一些有機會想參選的人士,造成阻礙。

主控萬德豪指,趙所說的議題與問題扯得有點遠。趙稱,「主控,好快㗎啫。」法官陳慶偉遂問,趙是否不支持「三投三不投」,因為會造成制肘?趙稱,「無錯啦法官閣下,因為呢個係違反咗選舉舞弊…」萬德豪一度發笑。李運騰亦打斷問,戴有否作出回應?

趙答稱,「佢(戴)就話點會咁容易有問題,嗰陣時就係話雷動計劃賣廣告都無嘢呀…都會叫李伯盧推動個時候小心啲…」

萬其後向趙展示民動 Facebook 帖文、文件。趙逐一審視確認。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4:45 趙:李伯盧似協助初選 是舉辦初選一部分

法官李運騰指,2020 年 6 月 8 日發出的協調文件,都有列出落敗者要支持「35+」。李其後指,趙家賢稱戴耀廷曾提及李伯盧,並請他解釋。

趙稱,「喺傾初選嘅協調會議開頭,大致上無話一定要落選者支持勝出嘅人嘅,咁當然慢慢討論落去嘅時候呢,就有一啲既政黨組織就會自己覺得,如果落選願意支持其他勝出者啦,就有一啲咁樣嘅承諾。而我記得戴耀廷,就有喺會議上面提到李伯盧,佢話依啲係一個民間團體…」

趙稱,當時戴引述這些團體人士稱希望有初選,如果參與機制,候選人應該要服從機制,故除了政界討論之外,民間都有提出要服從機制的想法。即是提倡落選人士,就應該要支持機制,支持勝出初選的人士。

趙續說,「咁戴耀廷係,我諗佢係喺協調當中有呢啲嘅訊息,提出嚟講畀與會者去聽。咁依個都係慢慢協調會議討論之後,然後就喺共識文件裡面,最後有相關意思嘅條款,係落咗落嚟。我都要講返,點解有啲政黨組織,話落選咗必定要支持勝出者,一齊行出嚟叫做助選拉票嘅嗰啲嘅支持…因為自己行出去變咗自己組織或支持者,相對上無咁鐵票嘅支持者,會喺過程當中,流失畀支持嘅嗰個。咁而有一啲嘅政黨組織會覺得,就係贏咗嗰個都無邀請我去作為落選者去協助…」

法官陳慶偉指,不需要知道細節。主控萬德豪問,有否聽過「三不投聯署」計劃?趙稱,是由李伯盧發起,又指他曾與區諾軒商討過。法官陳仲衡問,是何時發生?趙稱,是「民主動力」同意承辦初選,到初選記者會,約 2020 年 5 月底至 6 月中。

萬續問,趙與區商討的內容。趙稱,「就好似話係戴耀廷教授有回應佢,有佢加持,咁就講講下呢,李伯盧就講到會支持初選呀…好似協助緊依個,舉辦初選嘅一部分。」被告席的林卓廷一度搖頭。

14:35 趙:組織者要求初選落敗者承諾支援「35+」計劃 是改變了想法

主控萬德豪問趙家賢,是否認識李伯盧?趙家賢稱知道,並指知道他在 Facebook 專頁發表一些政見。被告席的吳政亨望向證人席。

萬指,不爭議的是李伯盧為吳政亨,問趙在「35+」之前是否認識他?趙稱,沒有與他有接觸,直至 2021 年 3 月 1 日上庭,才知道吳政亨是李伯盧。被告席的鄒家成一度微笑。

法官李運騰問趙,在 2021 年 3 月 1 日前是否知道李伯盧事實上是吳政亨,之前有否見面?趙稱不知道,亦沒有見過。李運騰追問,在 3 月 1 日前,有否聽過有人提及李伯盧?趙稱有。李再問,是誰提起?趙靜默數秒後稱,「戴耀廷同我講,有一啲政界人士都有講,因為…總之傳媒都有就住李伯盧同佢所提出嘅一啲睇法呢係有一啲報道。」

萬問,初選最初的構想中,落選者是否要支持勝出者?趙稱,過去是有討論,當然有政黨覺得初選落敗,要支持勝選者。

法官陳仲衡問,主控是問 2020 年初選。趙答稱,「知道法官閣下,我會盡快講完。有啲政黨覺得,我已經喺初選落敗咗,要據初選退出參選,至於支唔支持,應要 case by case…去到戴耀廷提出 35+ 嘅時候呢,當時都係有我頭先所講嘅背景嘅情況喺度,就係無話係一定要輸咗初選嘅,一定要支持勝出初選嘅人士。因為初選落選咗嘅人,不再參與官方選舉,已經做咗取捨,而令到票源更加集中,唔會分薄。咁當時戴耀廷喺協調會議上面,都有人問到類近嘅問題呢,其實當時開始個情況,都無話係落選嘅人必定要支持初選勝出嘅人。」

萬問,是否知道李伯盧的看法?吳政亨的代表大狀石書銘一度站起想發言,法官陳慶偉打斷稱,「謝謝,繼續,坐下。」

萬遂問,組織者的最終看法是?趙稱,「就變咗呀,首先係初選落選嘅人士,要服從於初選基制,係不參與官方選舉。」另外要承諾落選人及團隊都要用方法支援整個「35+」計劃。

14:34 開庭
12:41 休庭午膳
12:30 控方就「民主動力」眾籌收入提問

主控萬德豪續問,趙家賢在 2020 年 10 月 7 日有否回應?趙稱,「回應主控,就住依個議題呢,喺嗰陣時候一個民主派嘅我哋區議會正副主席嘅交流當中,就有邀請到戴耀廷出席嘅。」

在追問下,趙稱會面是在 10 月份、訊息之後,「咁佢(戴)係想去到推動啲地區法治教育計劃,咁其實係會後嘅時候就,咁係嗰個會議之後呢就,有同佢面對面講咗幾句嘅。」

趙續稱,「戴耀廷有追問返,到底可以畀到幾多錢佢去協助民研嘅工作。咁我當時就同佢講,計到呢,我同我執委會研究後,應該可以捐到 3、40 萬畀香港民意研究所,係一個無條件,無特別項目指明嘅一個捐助。但係而我哋民主動力,就並不會就住一啲其他新嘅項目,對香港民意研究所作一啲撥款或者資助。」

萬問,在 2020 年 10 月 20 日,黎敬輝在 WhatsApp 提到「100萬要捐…」趙解釋,「按返我哋嘅眾籌啦,係剔除咗唔合適 1,000 蚊以上嘅捐款,就係有一百萬左右係要捐出去。」

萬追問,淨收入是?趙稱「嗰度係撥歸返我哋民主動力經費嘅收入。」在追問下,趙稱,「​​佢(黎)係當時同我匯報整個財政狀況。佢講緊嗰 56 萬淨收入可能係一啲項目呀,一啲人對我哋嘅捐助呀嗰啲嘅收入。」

萬其後稱,主問仍需時約半小時。法官陳慶偉遂下令休庭午膳。

12:23 趙:戴曾稱「過咗風眼位啦,無事啦而家」、「你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讚我哋初選做得好呀」

主控萬德豪其後問及,戴耀廷於 2020 年 10  月 1 日發 WhatsApp 給趙家賢:「Ben 告訴我民動會把錢捐給門下的慈善機構,還不知道還有多少…給民意研究所的項目…」趙在提問下稱,「Ben」是民主動力副召集人、其副手鍾錦麟。趙指,他當時未有即時回應該訊息。

訊息顯示,戴在 6 天後問,「民研想確知已籌的…預支準備作下年選前民調之用」。趙作供時解釋,「我嘅認知就係,佢(戴)其實係想要求我哋民主動力,無論如何都總之將 80 萬左右呢,係可以轉到畀佢係畀香港民研去做一啲後續,即係戴耀廷所做嘅一啲項目。」

法官李運騰指,根據訊息,戴耀廷是指把金額投放下一次立法會選舉,還是戴是指選前的民調。

萬德豪遂問,戴所指的是甚麼?趙稱,「其實係講緊個民意調查,係我上星期講到官方選舉投票日前,大型嘅選前民調。」

萬續問,趙當時有否回覆?趙答,「我當時未有回覆嘅,因為當時候我哋民主動力都係仲傾緊錢銀方面點樣處理,即係捐畀邊個慈善機構。而另外我都有同執委會報告咗,係有關於民主動力,因為我要顧及風險問題,係唔應該再係後續有任何有關連嘅工作,咁所以喺嗰陣時候,所謂嘅叫做去直接回應…應該咁講,我係唔敢直接向佢 say no 囉,喺當時我係一個好困擾嘅迴避嘅取態。」

趙續說,「因為係初選 7 月 16 號嘅時候,我同民主動力嘅退出…我關注到我同民主動力係一定要做啲合法嘅工作,而我好知道就係,戴耀廷佢係繼續仲用咗好多嘅『大思想家』嘅計劃,喺度繼續進行緊。喺 8 月底 9 月頭,我哋喺太古城嘅會面當中,佢其實係有一種態度呢係,佢個字眼係直情係話,『過咗風眼位啦,無事啦而家』而佢仲有講到係話,『你睇美國國務卿蓬佩奧,讚我哋初選做得好呀』。」被告席的林卓廷聞言搖頭,鄒家成則發笑。

法官陳仲衡一度更正翻譯,指國務卿是「It’s Secretary of State.」。

12:10 趙指沒就提名表格擁護《基本法》條款問參選人問題 因認為「你簽署得嘅,你就需要遵守」

主控萬德豪續問,提名表格聲明的第三至七項是否來自立法會選舉的提名表格?趙家賢答,「我哋係參考返官方選舉提名表格,我哋係覺得合適係需要用嘅,將有關嘅字眼係放喺初選表格上面。因為我哋做一個初選,我哋係希望推出市民會較支持嘅民主派代表去參與官方選舉,咁所以佢既然要參與官方選舉,咁所有有關嘅條款都係要遵守,咁尤其是係第六條,特此聲明會擁護基本法同效忠特區,正如我之前所講,依個都係作為民選公職人員嘅應有之義。」

法官李運騰問,就提名表格第六點:「我特此聲明,我會擁護《基本法》和保證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民動」有否採取任何措施確認參選人擁護《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別行政區?趙稱,當參選人簽署,就確認了條款。李追問,即「民動」沒有問問題?趙搖頭答稱,「唔會,無特別問題去問。因為我哋係民主動力同我本人覺得,依個官方選舉所需要嘅條款守則,你簽署得嘅,你就需要遵守。」

法官陳仲衡問,就第五點:「我特此聲明,據我所知,我並無因(立法會條例〉(第 542 章)第 39 條或任何其他法律喪失獲提名為候選人或當選之資格。」有沒有候選人曾經喪失提名為候選人或當選資格?趙則稱當時不清楚。

12:05 趙:「民動」在戴耀廷要求下 接收參選人夾附的共同綱領

主控萬德豪續展示選舉按金收據,問趙家賢有沒有參選人曾表示不同意協調會議的共識?在澄清下,趙稱,「回應主控,就係我自己個人同埋我嘅總幹事呢,我哋分別都無收過任何嘅提問。」

萬又展示被告施德來的提名表格,另有一頁為方格表,附上其名字、個人資料及照片、有一頁寫上「墨落無悔 堅定抗爭」的政綱。趙確認,提名表格及方格表,是由候選人交予「民動」。

趙又提到,「整份表格係,我助手全部會按返每個候選人收到嘅,會擺返好為一疊,即係包括咗提名表啦,頭先嗰個方格表同埋政綱嘅呢個表格。我叫做為參與民主派初選嗰個表格嘅整套。」

法官陳仲衡問,「political platform」是政綱?趙同意,他又指是模擬官方選舉,選舉事務處會把資料整理寄給選民,但「民動」沒有寄出予選民。但「民動」有指引,每個票站的站長會將資料打印出來給投票人士。

萬問,各名候選人交提名表時,可以隨意加上夾附資料?趙答稱,「回應主控,其實係正常係唔應該咁樣處理嘅。但係因為戴耀廷喺我哋初選做 organisor 個 WhatsApp group 有提及,同埋之後我都有同佢喺電話度傾,佢就係作為依個初選嘅倡議人,佢就係想我哋民主動力就係照收有關嘅共同綱領嘅依啲簽署文件。」

趙續說,「因為當時同區諾軒等等嘅溝通,就知道係九龍東佢哋就自己有一份綱領出咗嚟啦,而新界西都係有另一份文件係簽署咗。咁兩位嘅初選協調人都覺得地區做主導嘅時候,就叫民主動力喺接收提名表格嘅時候就接收埋個綱領。」

趙又指,「我要講清楚就係,當時我同戴耀廷講明咗,只係按戴耀廷要求,而我哋照收咗啲文件,我哋係作為存放,而唔會作任何嘅跟進嘅,因為並唔係民主動力需要收嘅。」

12:02 開庭

還押被告早上 11 時 56 分入庭,旁聽的劉慧卿、陳寶瑩向被告揮手。吳政亨向旁聽親友手舉耳機示意,又作手勢溝通。另施德來、鄒家成、梁國雄一度交談。

11:14 休庭
11:00 趙:「民主動力」向參選人或團隊發還選舉按金 唯獨呂智恆經多次聯絡仍沒取回 

主控萬德豪其後展示初選選舉按金收據,請趙家賢解釋發出收據的機制。

趙答稱,「回應主控呢,依個表格係由我總幹事整出嚟嘅,其實應該正確嘅名字係叫做『選舉按金收據』,就係就住個啲候選人參與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當佢哋投票時附帶一萬蚊支票時,就將個收據係畀返候選人同埋個團隊…依個係佢同我匯報返,佢整咗依張嘢去做,佢同我匯報返時,我先知整咗依張野去做。」

萬指,選舉按金收據第二點:「民主派35+公民投票計劃」候選人必須支持和認同由戴耀廷及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包括「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及其目標,是否與提名表格的第二點一致?趙同意。萬續問,第三點是:「選舉按金將於立法會選舉後全數發還,如候選人違反上述共識,將不予發還。」趙解釋,「係依嗰個意思呢,當戴耀廷邀請我哋提供初選服務,我哋確認要去做嘅時候呢,就係有講過要收選舉按金,邊個違反嘅話呢,就要收返個選舉按金嘅。但係就住點樣叫做違反咗個共識呢,依個並唔係我哋民主動力去決定,係因為需要由返嗰個會議嘅協調人,係戴耀廷同區諾軒佢哋去決定,而我哋民主動力係做執行嘅角色,咁我相信我嘅總幹事,都係就住依個意思,加咗第三句嘅依個資料喺裡面。」

法官陳慶偉問,總幹事是如何得知?趙答,「法官閣下我唔能夠好確切答到,因為我唔記得係我同戴耀廷嗰次會面開會,總幹事聽到定還是我從戴耀廷度聽到,(然後)我再同返總幹事去講個情況。」

法官李運騰亦問,戴耀廷、區諾軒有否確認提名表格?趙稱有放上群組讓兩人看,「我知道戴耀廷係有仔細睇嘅,而區諾軒就同我講話,呀戴耀廷睇過,得啦。」李再問,兩人有否看過選舉按金收據?趙稱,「收據係無嘅,因為收據呢已經係總幹事接收表格後,先同我講返話佢整咗依個表格,方便行政工作。」

李追問,在初選完成後,民動有否發還按金?趙稱,「未去到嗰個按金發還,因為我哋有成 250 幾個嗰啲投票站,咁我哋有好多行政工作有啲開支我哋仲處理緊嘅。」在法官追問下,趙同意在 2020 年 9 月 6 至 8 日有發還按金。

李運騰再問,是否發還按金並非「民動」的決定?趙稱,「戴耀廷邀請我哋嗰陣時嘅計劃,並不是民主動力去決定個按金發還個問題嘅。」

李再問,但最終有發生?趙稱,「因為當政府宣布選舉延期,代表個計劃係已經,尤其民主動力,我以召集人身份,係 7 月 16 號已經退出啦。因為退出咗㗎啦,所以我哋民主動力係要盡返個服務提供者嘅責任,係將有關嘅資料發還返畀候選人。」李指,簡單而言,趙只是把按金發還?趙稱,「絕大部分人或者團隊已經攞咗㗎啦,但係呂智恆係除外嘅。」李追問,除呂智恆,趙有向所有參選人發還?趙同意。

李再問,但趙是否沒有問過戴耀廷或區諾軒?趙稱,「係無錯,因為都退出咗之後嘅嘢,都係做返初選計劃嘅工作,積極嘅善後工作啦或者係。」

李亦問,呂智恆的情況有何特別?趙稱,其總幹事及職員表示多次與他聯絡,但呂都沒有取回有關資料與支票。

法官陳慶偉其後下令休庭。

10:50 趙:為迎合抗爭派在提名表格加「支持協調共識」條款

法官李運騰續問,「目標及共識」是指?趙答稱,「目標我哋係希望議會過半,即係民主派喺立法會議席過半…而法官閣下有多一個補充,整呢份表格時,(2020 年)6 月 9 號記者會話宣布咗唔使簽任何嘅嘢啦,但係然之後,本土抗爭派嗰 3 位發起人,佢哋就有個墨落無悔嘅聲明發出嚟,而所以當時我哋整表格嘅時候,依個第二個條款,依個整體嘅意思…」

法官陳慶偉問,表格是何時製作?趙稱是 2020 年 6 月中。陳追問,是否在 2020 年 6 月 9 日記者會及抗爭派記者會之後?趙問,後者法官是否指 7 月 15 日舉行那個記者會。陳慶偉稱,因趙家賢先前答該句是為了迎合抗爭派而加,故問此問題。趙指他當時是指就〈墨落無悔〉一事迎合。

陳改問,所以 6 月 9 日記者會後,該句被加入提名表格?趙確認。陳慶偉再問,是為了滿足抗爭派及迎合一些不願意簽署聲明的人士?趙稱,「無錯法官閣下,我正想解釋點解寫得比較籠統就係咁解,因為傳統民主派俾當時嘅本土派…雙方嗰個對立性係好大嘅。」

陳慶偉問,組織有否通知初選參加者留意內容?趙稱,「我記憶中,我嘅總幹事喺簽收嗰啲文件嘅時候,個回條好似有特別提到依一樣嘢嘅。因為咁樣先至能夠,令到本土抗爭派同埋傳統民主派大家都睇到,見到呢個條款。我叫做..叫做『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九二共識』嘅嗰種做法。被告席聞言大笑,鄒家成則露齒發笑。

陳慶偉又問,趙的意思是指總幹事收表格時,會請參加者留意第二點的內容?趙稱,「係,係行政上去做嘅依樣嘢。」

陳慶偉再問,即「民動」總幹事會要求參加者簽回條,如表示已得悉第二點?趙稱,「我唔記得個形式係點,因為佢哋(參選人)要交選舉按金一萬蚊嗰個項目,喺收嗰陣可能有喺當中有特別條款顯示出嚟咁…」

10:40 控方就提名表格「支持協調共識」條款提問 趙指由戴耀廷告知故加該條款

主控萬德豪展示被告施德來的提名表格,問第二點:「我確認支持和認同由戴耀廷及區諾軒主導之協調會議共識,包括『民主派35+公民投票計劃』及其目標。」提及的共識是甚麼?

趙家賢稱,「回應主控,個協調會議共識,我有特別講到明係由戴耀廷同區諾軒主導嘅,因為並不是由民主動力去主導同埋進行協調,而因為當時…」萬再問,是甚麼共識?趙稱,「因為各個區係有啲唔同,所以我當時係用咗籠統嘅寫法擺落去。」

法官陳慶偉問,是否有人告知趙,協調會議達成共識,否則趙不會加第二點。趙同意,並指是由戴耀廷告知。陳追問,戴耀廷當時說了甚麼?

趙答稱,「其實就係佢話,各個區要達成咗共識先可以進行初選,而點樣去運用基本法嘅嗰個權力,就係各個區有一啲唔同嘅寫法,而譬如好似…」陳問,戴是面對面告知趙?趙稱,「法官閣下,我唔能夠記得佢係面對面講定係電話講。」

陳慶偉問,除了運用《基本法》外,戴有否告知協調會議的其他共識?趙稱,「回憶所及,沒有。」陳再問,只有一項?趙指,「…當然對我嚟講,對我最重要佢哋係要做初選,用一個公民投票嘅形式。」陳問,第一項是公民投票,第二項戴告知使用否決權,而不同地區的字眼有分別?趙同意。

陳再問,那法官李運騰所問的,「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及其目標是指甚麼?趙稱,「民主派 35+ 公民投票計劃呢,其實就係講緊個初選,我叫做活動項目呢,係畀市民參與個投票,而依個都係我哋民主動力作為選舉服務提供者,都就住服務各個選舉團隊,係畀返單據佢哋去做選舉申報…」

10:30 法官關注趙用 WhatsApp 收發訊息曾否遇困難

主控萬德豪遂問及,新東訊息發布區的 WhatsApp 訊息。法官陳慶偉問,在 2020 年 7 月至 9 月,趙家賢在收取訊息有否遇過困難?

趙稱不明白問題。在法官澄清下,趙稱,「我唔能夠確認有無問題,因為 WhatsApp 個系統,間唔中會整低個 server,又間唔中會出問題咁。」陳慶偉問,趙如何得知?趙答,「反而係大家用唔到嘅時候,《有線》呀、《Now》呀就會喺新聞講返,WhatsApp 係亞洲地區或全球有問題而得知嘅。」

陳則指,他的意思是趙在個人使用手機時,有否遇到收取或發送訊息的困難。趙稱,「我回應返,當時我唔覺得有特別嘅問題出現。但反而呢就有啲附件因為隔得太耐,我無撳掣去下載,係下載唔返嘅。」

陳續指,2020 年 1 月至 9 月的情況?趙靜默約 10 秒後,「回應法官閣下…回應法官閣下,真係回憶唔到有任何情況。」

陳再問,整體而言 WhatsApp 的系統是可靠、穩妥?趙同意,又稱「因為嗰陣時有睇過啲資訊科技學會…」陳慶偉則指,不是問趙的意見。林卓廷聞言大笑。

10:20 法官:戴 2020 年 9 月未放棄否決預算案? 趙:「回應法官閣下,無錯

法官陳仲衡則稱,知道趙家賢想解釋「民動」資金的情況,但指現時不是關注資金、款項,趙似乎是指戴耀廷想請「香港民研」收集民意,且是針對傳統民主派。

趙答稱,「佢(戴)諗住嗰個系統係個新嘅電子民研收集系統啦,咁當然個講法就緊係話收集唔同嘅市民意見,去了解個情況,睇下到時市民同唔同意係否決預算案,但係佢當時係特別同我講,傳統民主派對於否決財政預算案係有顧慮,依個係我當時收到佢同我講嘅訊息。」

法官李運騰又指,趙的答案冗長,但趙是否想指出,2020 年 9 月底時,戴耀廷未有放棄否決預算案,令政府回應民主派訴求的想法?趙說,「回應法官閣下,無錯,佢係好著重依個憲制嘅權力。」

李續問,如果民調結果顯示市民想否決預算案,戴會想傳統民主派使用否決權,否決財政預算案?趙稱,「我當時理解到,佢係想攞一個民意…係個民意嘅壓力,畀到傳統民主派都係要服從,所以都係因為咁樣,我以及代表民主動力,都唔想有個款項係支持有關嘅計劃。」

法官陳仲衡問,這是一個面對面或是其他形式的對話?趙稱,「佢希望約我去傾,有啲嘢同我傾,咁我就約咗佢喺太古城嘅酒店係去食早餐嘅…車位都幫佢安排埋啦。」

主控萬德豪問,立法會選舉若無押後,「香港民研」會進行民調,了解清楚候選人之間的票源分配、幾多張名單出選?趙同意。萬續問,民調所預留的費用為多少?

趙稱,不太知道實際價錢,但根據 2016 年立法會選舉「民主動力」委託鍾庭耀的民意調查,當時使用 80 萬元,「咁如果去到 2020 年,加埋有少少物價提升,我諗 80 萬至 100 萬係一個合適嘅估算。」

萬續問,立法會選舉押後,當時有沒有計劃立法會選舉重開後有何計劃?

趙稱,「因為當時嘅工作未去到嗰個階段,所以戴耀廷係無好仔細去講係要去點做嘅。但係嗰個大方向,我講個民意調查點做呢,我同幾位法官閣下講咗,係分咗 5 大選區,嗰種 sampling size 嘅做法,而我要補充多點,其實到時官方選舉投票日嗰個民意調查呢,就住當時官方入咗閘嘅候選人都做嘅,即係無論傳統民主派或建制派都做嘅。」

李運騰問,即目的是確保民主派所奪得的最多議席數目?趙同意。當萬欲續問及捐款時,法官陳慶偉打斷指,已問了足夠的問題,要求問下一個範疇。

10:05 趙家賢:戴曾提出「民動」捐 80 至 100 萬元予「香港民研」

主控萬德豪稱,欲問及新東的 WhatsApp 訊息。趙家賢則稱,「上星期陳仲衡法官問我哋民主動力嗰個款項嗰度,我未答完㗎,我使唔使答返先。」萬則請趙繼續。

趙表示,2020 年 8 月底戴耀廷與趙會面,而當時民意調查已不需要做,戴則稱希望「民主動力」捐 80 至 100 萬元予「香港民意研究所」,以建立全民投票系統,索取民間意見。因為當時預計選舉延後一年再展開,戴正關注傳統民主派於立法會否決預算案有保留,故想透過新系統了解市民意見,能夠統一民主派到時投票的行動。

趙續稱,當時自己回應指「民主動力」仍計算「35+」開支,故當時未有答應可以捐的款項,但 9 月初趙已計算好「35+」所有候選人給予選舉事務處的經費。趙遂把捐給「民動」的資金,即超過 1,000 元的數目統合,總數大概約 100 萬元左右。

趙又指,「咁依筆錢呢,全部無用喺 35+ 嘅選舉開支嚟嘅,咁而就住之前我有講到就係,對於民意研究所呢,我嘅判斷係會覺得係有一個責任呢,都有一個數額嘅錢去支持民意研究所嘅工作。咁但係絕對因為唔想戴耀廷佢所計劃嘅事情,可以好似變咗民主動力好似牽連參與落去,咁所以呢,當時我就向民主動力嘅執委會建議,喺 100 萬當中,係以一個 5、4、1 嘅分配,50 萬呢係捐畀稅務 88 嘅慈善團體;40 萬係捐畀香港民研,而 10 萬係留畀民主動力作為會務經費。」

趙續說,「咁喺執委會嘅討論當中,有啲意見就係覺得如果單一 50 萬捐畀一個慈善組織,可能金額太大,可能加多一兩個慈善團體落去。咁由於執委會係會喺 2020 年 12 月換屆呢,當時就係等到 12 月去到新一屆執委去處理個捐助嘅安排。」

趙稱,與新一屆執委會講解整件事情後,但直至 2021 年 1 月 6 日本案的人士被捕,「民主動力」召集人、副召集人及司庫被捕之後,該筆款項在「民動」戶口「仍未有郁動」。

10:03 開庭

還押被告約上午 9 時 59 分入庭,林卓廷向旁聽人士咧嘴笑;吳政亨戴上口罩,並與旁聽親友點頭。另鄒家成等候開庭期間翻閱筆記本。

HCCC69/2022
焦點
最新文章
最新法生咩事